穿越民国泡尽美人 av收藏家小次郎

  • A+
所属分类:牡蛎

最快更新丹师剑宗 !

第三千九百五十五章裁决之剑

这个声音响起之时,寻隐的魔刀和云天河的长剑,已经宛如砍瓜切菜般在守门的队伍里硬生生开出了一道口子,对握着长剑的云天河和变态无比的寻隐来说,这些魔相高手的神殿魔人侍卫全都是一堆小菜。

现在不是保留实力的时候,不能一次冲出去,后面想走也难了。

云天河手中的长剑挥向谁,便能轻易带走那个人的生命,长剑的厉害不止是锋利,还有精神攻击,只要压向他们,就会令人产生瞬间的呆滞,也不知躲闪,下去必会毙命!

寻隐后来干脆毫不犹豫亮出擎天巨剑,巨剑所及,血花四溅。

至于混沌,则是眯起绯金的眼睛,弹出一缕缕细小的混沌之火,稍有沾染者即刻便会被焚为灰烬。

“该死的,他把那个寻隐放出来了!”

警钟大响,飞快地向着四面八方传了出去,恐怕谁都没料到,有人来这里放走了寻隐。连妖神宫副宫主万余也想不到,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血的气味,混合着人体瞬间蒸发的枯焦人油味,迅速蔓延。

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有不下二十名高手丧命在两人一兽手中。

但二人的神色却都无比凝重,现在的优势根本不算什么,妖神宫的高手众多,即使妖神宫副宫主不出现,光是那些审判者协会的四十多个魔王三层四层就能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两人各自挥出一记大幅度的攻击招数将周围的人逼开少许,就看见远方上方有人向着这边飞了过来。

“是孙泽天,他们过来了!好快的速度!”寻隐看到那领头的人物,面色微沉。

“快走!”虚晃一招,趁着方才撕扯出的那道口子,当下他们便飞射了出去!

“拦住他们!”孙泽天怒声喝道,这该死的家伙竟然在他们老窝里放火,如果让他就这么走了,传了出去,他们面子还要往哪里摆啊?

于此同时,一道恐怖的强力光柱,在寻隐前方平地而起!

“寻隐,小心!”云天河眼露骇然,一把抓住他,手中的长剑对着那白色光柱狠狠挥出一击,被那巨大的力量狠狠反震得后退了数步。

强烈的能量波动几乎擦上了寻隐的鼻子,幸好在危险来临之前即使被云天河抓住,但经这一阻,寻隐和云天河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孙泽天等人紧随而上,四十余名魔王五层将寻隐团团围住。

那白色光柱慢慢出现了真身,却是一支通体银白的长剑,圣洁的光辉刺得人两眼发疼。

“该死!裁决之剑……”云天河握紧手中的长剑,咬了咬牙。

浮空的裁决之剑后方,妖神宫副宫主万余冷冰冰的身影倏地出现,满脸嘲讽怜悯之色:“单枪匹马独闯妖神宫大本营,胆子倒是不小,可惜你这是自投罗网!”

云天河轻而易举将他单手拥住,寻隐诧异地向他看过去,却发现他的檀木面具不知何时多了一道深深的缝隙。

那是刚刚在交锋之中被波及到的,裁决之剑和黑暗长剑的交锋,平常的物质性东西,只要被余波刮到,都会损坏。

男子的唇角漾着深深的笑容,邪气凛然,讥嘲讽刺。

“咔嚓”一声,云天河的面具突然从中心裂开,半块檀木制作的面具从脸上缓缓滑下,露出了一张熟悉至极的俊逸脸孔。

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你……”妖神宫审判大长老孙泽天双目圆瞪,颤抖地指着他惊叫道。

“是你?”

一片匪夷所思的目光,视线的焦点集中在那个长发飘逸,的男子身上,连万余都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瞳孔。

天空上方的所有人都将“不可能”喊了数十次,拼命揉着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但任凭他们把两眼揉的发疼发肿,那张太过熟悉的面庞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寻隐也震惊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男子,黑眸一遍遍扫过他褪去了面具后的俊美容颜,讶然地动了动嘴唇。

“墨?”

这张脸,不是墨吗!

男子轻轻转过头,唇角勾起,抱住寻隐的手臂微微一紧,熟悉的面容上,露出熟悉的邪魅笑意:“不,寻隐,你应该叫我天河,这才是真正的我。”

两个印象之中完全不同的人,突然就合到了一起,可是这种转变,寻隐却完全不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相反却是脑子里轰然一响,瞬间豁然开朗。

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墨当初会说“哥哥,我舍不得你”,为什么他见到云天河之时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原来是他!原来墨,就是云天河!

“墨从此以后不会在你面前出现”意思就是他从此将丢弃掉墨那个身份!

妖神宫的圣女,就是圣子!

那个本来应该圣洁无比的形象在这一刻彻底模糊了起来,这两个人合二为一!

所以……

他果然是女子吗?!

“若能平安出去,好好在找你算账!”寻隐冷着脸说道。

云天河一愣,却是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眸光愈发柔和起来,抓住他的手坚定地点头轻笑:“恩,我们同生共死,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谁也不许单独留下自己面对。”

墨的圣洁是假的,温柔却是真的,那温暖的感觉,足以包裹整颗心,寻隐几乎忘了他们的处境,心中完全没有惧怕。

“你怎么不去唱戏!”

对面的万余一字一字充满寒意地吐出这个名字,口吻透着极其浓重的杀意:“好!你好得很!想不到你竟在我妖神宫里潜伏了十几年,而且还光明正大地进入了我妖神宫高层,当真好手段啊!”

怒极反笑,万余明显被气得不轻。

自己一心一意培养的圣子圣女,居然是一个人,而且现在还背叛了妖神宫!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这件事情只要传了出去,妖神宫的脸面真不知道要丢到什么地方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天下人口中的笑柄。

感觉到万余的愤怒,孙泽天等人大气不敢喘一口,看着云天河的眼神已变得无比愤慨,想不到十几年来竟是引狼入室。

“万余大人说笑了,我所有的权力和地位可都是你给我的嘛!怎么能说我潜伏,我潜伏什么了?”云天河那气死人不赔命的无辜笑容又出现了,睁着眼睛就说起了瞎话。

“你……”万余被他的无赖态度气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人若是不要脸,再怎么都不可能说得过他。

“副宫主大人息怒,其实今天他露出来也好,若是我们还蒙在鼓里,日后带来的的危害将会更大!”一名审判长对万余说道,冷冷凝视寻隐二人:“这两个亵神者,便让我神的光辉来裁决了他们吧!”

万余定了定神,恢复了冰冷的态度:“没错,你为了一个寻隐就破坏了自己的大计,破坏了你十几年来营造出的优势,简直愚蠢至极。”

“你真可怜,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你们这些脑子里只有神灵的人,却始终不明白。”云天河眼底掠过一缕怜悯,淡淡笑道:“寻隐在我心里胜过任何东西,所以,我可以为他放弃一切,得失我不想与你争论,因为作出决定的时候我根本没考虑过这些。”

“既然如此,本君就成全了你们!”

穿越民国泡尽美人 av收藏家小次郎

不愿再说什么废话,万余单手前抬,轻轻握住裁决之剑,身份像是蓦地就发生了变化,宛如一个最为诚挚的信徒,在和神灵对话似的,裁决之剑上妖神宫大放,天地间的星辰之力好似洪水般向着上面汇聚了过去!

云天河满面凝重,右手持着长剑,左手轻拥着寻隐,低魅声音叹道:“真想多抱你一会儿,我想用自己的双手去守护,可到头来,却什么也保护不了……”

寻隐反手握住他的手,也轻声道:“你不行的话,还有我,还有那么多伙伴,我们并肩,总能杀出一条血路!”

视线相交,目光凝于一点,有一种默契就那么在心中蔓延了开去。

“说得好!裁决之剑,那又怎样?既然有人要找死,我们也成全了他!”

透着冷酷却又似十分欣赏的笑声传到耳旁,一直在寻隐身边不远的混沌酷酷地不屑地瞧了瞧万余,对寻隐道:“有人来接应你,那便不用顾忌那么多了,寻隐,用魔元帮助我,召唤我的本体,施展最强妖兽技能,今天,我们便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的真正力量!”

寻隐愣了愣,惊疑问道:“有什么后遗症么?”

没有限制的话,混沌应该早就拿出来用了,果然,混沌也不隐瞒地点了点头:“有,因为我的本体消耗能量太大,想要施展出来,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在用出以后我或许会和刚见到你的时候一样沉睡一段时间,而你也会因为魔元枯竭在十天半个月之内无法使用魔人力量,这个绝招只适合在敌方的阵营里使用,上次你那个会场我怕会牵累到你的朋友,现在刚好,你一会儿就明白了。”

“这么狠啊……”寻隐轻叹一声,旋即狠狠点点头:“总比在这里被困死的好,要我怎么做就说吧。”

“很简单,输出魔元就可以。”

混沌一跃飞上高空,霸气地扬眉,属于王者的气息瞬间扩散,周身的混沌金色火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子,金芒在人们惊疑的视线之中不断涨大,眨眼便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而这个身影居然还在不断增长着。

云天河仰着头,看着那还在膨胀的巨硕身影,有些骇然。

他没有见过混沌的实力,只是感觉混沌不是普通超神兽,可现在看来,恐怕连普通的渡劫境妖兽都不是呢,他的本体到底有多大啊?

越是庞大的躯体,便拥有越为恐怖的力量。

头顶突然出现的一团不断涨大的金芒,愈发巨硕,竟几乎遮蔽了整个夜空,遮挡住了星辰的妖神宫,裁决之剑没有得到足够的力量,不足以激活其中的器魂,发出一阵阵不满的嗡鸣声。

在混沌开始召唤本体的一刻,寻隐便感觉到身体中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流逝了下去,快得吓人!连自己控制都不必了,那速度也是极快,魔元在魔魂之中被直接抽取过去,造成一阵阵晕眩。

“寻隐……”云天河担心地唤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