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1v1h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 A+
所属分类:牡蛎

再次归来,老规矩先各回住所,君临则直接去了最高殿堂。

来到最高殿堂,水池中现出沃兹的影像。

他看看君临,发出一声轻咦:“怎么回事?你竟然变弱了?”

“唔,被某个老阴比给暗算了一把。”君临无所谓道。

“我可没有暗算你。”沃兹立刻道。

“没说是你。”

沃兹有点明白了:“第一天命?”

“应该是他,你对他了解多少?”君临问。

“我没有见过他。”沃兹道:“但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捣蛋鬼应该是他的手笔。”

果然沃兹也想到了。

君临嗯了一声:“这个家伙应该很擅长布局,这次我算是被他阴了一把,有惊无险。”

“尼古拉竟然没找他的麻烦。”沃兹有些不服。

“人家做事情比你水平高,没有把柄。”君临笑道。

沃兹:“……”

顿了一下,他说:“你不是过来奚落我的吧?”

“当然不是。只是想问一下,你有和星光文明开战过吗?”

“星光文明?”沃兹想了想,回答道:“我现在已经踏入自由之旅,这段时间的确有和他们交过手。不过因为你的缘故,我没有主动出击,而是一直致力恢复元气。”

“所以你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教训?”君临想了想,道:“我说得直接些吧。星光文明知不知道你是天命圣徒?”

沃兹回答:“他们知道我是圣徒,但这段时间我比较收敛,应该还没到可以确认我是天命的地步。”

“是么,那就有意思了。”君临点点头。

踱了几步,君临道:“我也不瞒你,这次的位面之旅,我遭遇了星光文明的全力阻击。”

“什么程度的全力?”

“末日级,位面毁灭。”

水池中,沃兹的大脸骤放光辉:“你说什么?星火位面还存在吗?”

君临点点头:“你知道我和灭霸的关系还算不错,我找他借了无限宝石,算是问题解决,但也导致我等级下降。”

沃兹已明白他的意思:“他们知道你是天命,为了抹杀潜在威胁,所以发动位面毁灭袭击?可他们不知道我是天命,也就是说……”

君临点头:“他们应该是在第一天命手上吃过大亏,所以才这么害怕天命。”

“那就奇怪了。”沃兹已道:“这段时间我也在寻找第一天命,但是我问过了所有熟悉的候选者,甚至一些幻想生物,还有星光文明的一些

将军不可以1v1h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人,没有人知道第一天命是谁,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有这样的存在。”

“这就是矛盾的地方。不过有矛盾,就有意思,不是吗?”君临笑了。

一个让星光文明吃过大亏,而且知道是吃了天命圣徒的亏,却依然能够不显露自己身份的神秘存在。

这的确很矛盾,也很有趣。

而君临之所以问他这个,显然就是要确认这点。

沃兹已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君临却摇头:“我需要你的信息来做交换。”

“什么信息?我也不知道第一天命是谁。”

“但你可以知道星光文明最近吃过什么亏。”

沃兹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点点头:“你说的没错。那么好吧,给我几天时间,到时候我们交换信息。”

“没问题。”君临回答。

然后他说:“我们这算是正式联合手了吗?”

沃兹嘿嘿笑了一声:“这就是政治,敌人可以是朋友,朋友也可以是敌人。”

“没错。”君临道:“那我等你消息。”

他说着走出最高殿堂,水池中,沃兹的表情现出思考,片刻后,渐渐消逝不见。

——————————————————

结束和沃兹的对话,君临直接出现在罗伯特的房间里。

罗伯特正在洗澡,看到君临忽然出现吓了一跳:“我去,你怎么进来的?”

“五级权限,可以自由出入别人的房间。”君临笑嘻嘻回答。

“我操,那你不是可以随便进别人房间里偷东西了?”罗伯特大惊。

这世道也太不安全了,连系统空间都能被随意进入。

“那可不行,需要付出代价的。权限就是权限,可以拥有,但不能滥用。理论上你要是和我不对付,甚至可以投诉我。”

“还能投诉?”

“向尼古拉投诉。”

“得了吧,他根本不会搭理我。”罗伯特唉声叹气:“好吧,反正大家都是男人,被你偷窥也不算损失。”

“想点正事吧。”君临随手一挥,呼啦啦大片水雾化成手掌,对着罗伯特的黑皮死搓:“帮你洗快点,早点出来,还有正事。”

“该死,这是黑皮肤不是脏皮肤,你那么用力干什么?”罗伯特愤怒大喊:“还有我也不需要你来搓澡……咦?你的绝对掌控已经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总是后知后觉,萝卜。”君临笑道。

十分钟后,罗伯特终于换了身衣服出来。

麦子和叶清弦也在君临的“催促”下来到酒吧。

酒吧见面已经成了大家的惯例。

叶清弦有些不满:“我还没化妆呢,你就催催催。”

“哈,你现在的生活都已经悠闲到可以化妆了吗?”君临笑道。

“选民就非得打打杀杀吗?”叶清弦白眼。

“至少大部分人是这样。”麦子给自己倒酒:“不过说回正事。下趟任务,我就要进入高级位面了,没法再和你们一起了。”

“这就是叫你过来的原因。”君临道:“有没有兴趣在中级位面再执行一次任务?”

麦子一愣:“我都九级候选者了,怎么留在中级位面?”

“留级。”君临回答。

留级?

大家乐了。

选民生涯还没听说过有留级这种事。

但是君临很认真:“没有可以创造,比忘了还拥有先例真理。我现在是五级权限者,有一定特权。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事可以和尼古拉谈。”

“尼古拉会同意吗?”

“那就要看,你愿意为之付出什么代价了。”

“我?”麦子指指自己,然后摇头:“伙计,我留下来可是帮你,要付代价也是你付才对。”

“不,是我帮你。”君临很认真的回答:“我在想办法挽救你的生命。”

“你说什么?”麦子怔然。

君临看着他:“你的天赋是信息!对于绝对全知来说,那是最好的营养。而高级位面距离平衡者,至少比中级位面要近一些,也就意味着更好下手。”

听到这话,麦子脸色变了:“我操,不是吧?你确定?”

“不,我不确定。”君临端起酒杯:“但如果我是全知序列的第一天命,我一定会想办法从你身上获得些什么。至于死活……唔,反正你也就是块磨刀石,怎么整,尼古拉都不会在意的。”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