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吸着我的小豆豆 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 A+
所属分类:牡蛎

安若雪,眼神清明,像是才从一场大梦中苏醒一般。

她看着两人,看似在笑,眼角却已经润湿。

安若雪的病症,宋正比谁都清楚。

国医院会诊给出的结论是,当今医术,无解。

这多年来,安若雪一直萎靡不振,极为痛苦。

之所以服用重生组织的毒素,其实并非沉迷,而是缓解痛苦。

大多数时候,她都浑浑噩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又哭又笑。

只有很少时间,才会保持清醒。

但,就算最清醒的时候,也不及此刻。

此刻的她,完完全全就是个正常人一样。

这怎么可能?

宋正如遭雷击,眼神充满震惊。

他心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道,任狂没有撒谎?

他,真的治好了安若雪?

如果是真的,这手段,称之为神也不为过啊!

“若雪,能不能让我帮你诊下脉?”

宋正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激动。

“当然没问题,我现在已经彻底清醒了。”

安若雪落落大方的道。

宋雅眼眶一红,上前抱住母亲,抽噎起来。

“妈,您真的清醒了?”

安若雪轻拍女儿肩膀,柔声道:“醒了,真的醒了。”

“这20年来,我感觉自己生活在地狱之中,周围都是黑暗。”

“可突然间,黑暗全部消失,眼前一片光明。”

“女儿啊,你这个男朋友,不错,妈喜欢。”

宋雅开始还挺开心。

突然听到最后一句,差点跳起来。

“妈,您误会了,她不是我男朋友。”

安若雪皱眉道:“不是?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你居然不抓紧?”

“还不快给我追回来。”

宋雅娇嗔道:“妈,您说什么呢。我堂堂宋家大小姐,不要脸面的么?”

宋正咳嗽了一声,道:“若雪,此事不急,还是我先替你诊个脉,确定一下病情吧。”

安若雪矜持一笑:“有劳二叔了。”

一番诊断之后,宋正脸色越来越难看。

宋雅担忧的道:“二爷爷,状况如何?”

宋正松开手,眼神好一阵变幻。

宋雅大惊:“难道任狂是骗人的?”

宋正道:“不,老夫,服气了。”

他顿生挫败之感:“老夫研究医术几十年,竟然不及一个毛头小子,真是太羞愧了。”

“雅儿,无论如何,你上学的时候,一定带上我。”

宋雅张大嘴巴,好半响才合拢。

“二爷爷,您的意思是?我妈的病,真的好了?”

宋正道:“当然,若雪现在脉象平稳,强劲有力,绝对比正常人还正常。”

“如果不是昨日才替她诊脉,我真不敢相信一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任狂,乃神人。”

“我必须亲自向他道歉。”

宋雅脸色有些尴尬。

“二爷爷,我看还是算了吧,任狂就是这样的人,大大咧咧,不会在意。”

宋正喝道:“宋雅,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他帮了我们这么大忙,难道不该说声感谢?”

安若雪也道:“小雅,妈妈是没有什么能力报答他了,你一定要代替我,好好报恩。”

“这孩子,不是比任风强多了么?”

宋正哈哈笑道:“幸好没答应任风的求亲,否则就尴尬了。”

宋雅娇嗔道:“你们别说了,我不会嫁人,谁逼我,我就离家出走。”

一想到任狂的滥情,她就忍不住想翻白眼。

除此之外,这小子其实还挺合适的。

任狂走出宋府不远,正要打车,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却是徐徐开来,在他身边停下。

车门打开,走出来两名钢筋修为的高手。

这两人,却不过保镖罢了。

两人站在车门前,恭敬的打开老板位的车门。

一个老者从中跨出。

老者年约五旬,气场强大。

眼帘开合间,有一股霸气侧漏。

他先是鹰一般凌厉的扫过任狂,随后露出一丝和善。

“你就是任狂?”

老者开口,声音之中有着无法形容的骄傲。

任狂面不改色,淡淡道:“没错,我是任狂,阁下有何见教?”

“不必这么客气,其实,我们是一家人。”

“我叫木天河,你应该称呼我一声舅舅。”

老者含笑道。

似乎能当他外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舅舅?”

任狂皱眉。

这老者他人都不认识。

“没错,真乖,不愧是繁星妹妹的好儿子,拥有我木家一半血脉。”

“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认祖归宗了。”

“任家不认你,我们木家认你。”

任天河说着,居然想展示长者的风度,伸手来拍任狂肩膀。

任狂不动声色后退两步。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我只有一个舅舅,叫江云天。”

任天河愣住。

太阳穴青筋跳了几下。

“任狂,你小时候不常回家,而我一直在外打拼,所以你很少见过我。”

“但我保证,我绝对不是骗子。”

任狂还没说话,另一侧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

她妆容精致,眼神倨傲。

穿貂皮大衣,尽显奢华。

一看便是养尊处优。

目光在任狂身上巡视一番,冷哼了一声。

“这就是那个号称什么狂先生的表哥?”

“呵呵,传言那么凶,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呢。”

“没想到就是个普通乡巴佬。”

“再厉害,也是无根浮萍。”

“我们木家肯让你回来,完全是看在姑妈的份上。”

“你,应该感恩。”

任狂眼皮都没抬一下,平静道:“不必,我漂泊惯了,不习惯大门大户。”

木天河河道:“灵儿,赶紧给表哥道歉,你这是什么态度?”

木灵撇嘴,不屑道:“要我堂堂木家大小姐给他道歉?开什么玩笑?”

木灵自小受尽宠爱,肆无忌惮。

她乃真正的京城名媛。

这些人,对道上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

整天关心的是身份地位,荣誉名利等浮夸的东西。

最近狂先生的传闻甚嚣尘上,木灵曾经非常骄傲。

因为,这是她表哥。

但今日一见,大失所望。

这比那些讨好她的男人,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尤其是任狂天人合一,与自然融洽。

所以给人的感觉,没有半点锐气。

任狂摇摇头,没打算理睬这对父女。

呵呵,木家的人?

回想当初,他嘴角不由浮现一丝冷笑。

小时候,任狂痴迷阅读,个性孤僻。

对于姥姥家,印象模糊。

对舅舅姨娘们,也没怎么在意。

他认可的木家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江云天。

当初遭任风陷害,名誉扫地,木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过话。

尔后,被人追杀针对,也只有江云天誓死相护。

这个所谓的云天河,他记忆力根本就没有。

这么多年过去,任狂,似乎被木家忘记。

此刻,他们却找上门来,想要任狂认祖归宗,怎么可能?

木天河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凌厉。

其实,木灵所说,也是他心中所想。

这个任狂,真是太不懂事。

邪医传人,臭名昭著。

有那个家族会冒险和他扯上关系?

木家不计前嫌,任狂应该感恩才是。

没有家族身份加持,再强大的人物,也不会得到外界认可尊重。

龙首邓天就是个例子。

彻底脱离家族后,哪怕他贵为龙首,对家族联盟的影响力,也

他吸着我的小豆豆 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依然不大。

“任狂,不要急嘛,你表妹还小,请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木天河连忙追上来。

“云家主,你还有事吗?”

任狂语气漠然,看似平淡,但却有着冰冷的拒绝之意。

“其实,你姥姥,姥爷,都盼望着你能回归,见他们一面。”

木天河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年纪都大了,又病魔缠身,怕是没有几天可活了。”

任狂道:“那是你们家的事,与我何干?”

木天河苦笑道:“你可知,正是因为你和你母亲的失踪,才导致两位老人伤心过度,整日以泪洗面,最终恶疾缠身。”

“实不相瞒,消息是我让人隐藏的。”

“毕竟,地下传言,你的名声不大好,我怕会刺激二老。

他吸着我的小豆豆 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任狂露出一丝嘲讽:“既然害怕连累,为何现在又找上门来?”

木天河叹息道:“因为,二老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还整天念叨着你这个外孙。”

“或许,让他们知道你还活着的消息,反倒是件好事。”

任狂道:“好一个孝道的木家主,真令人感动。”

“不过,我任狂,孤身一人惯了,早已经斩断世俗情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告诉他们,他们的孙子女儿,早在13年前,便已经死了。”

说完,任狂大步而去,不再理睬。

木灵大怒,厉声喝道:“任狂,你真是铁石心肠,爷爷奶奶都病重了,你连问都不问一句。”

“哼,冷血无情方面,倒是和传言一模一样。”

但,任狂却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瞬间消失在风雪之中。

木天河眉头紧锁。

他倒是没想到,打亲情牌也没用。

这个任狂软硬不吃,还真是难办。

木灵气呼呼的道:“乡巴佬,一点素质都没有。”

“而且还是特级通缉犯,又臭又硬,你为什么还要热脸贴冷屁股,干脆别理他算了。”

木天河道:“你懂什么,任狂现在已经成为国医院的国医,他已经不是通缉犯了。”

木灵吃惊的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因为拍风紫涵的马屁?”

“风笑天这也太一手遮天了吧。”

木天河喝道:“瞎说什么呢,任狂是因为对国家有杰出贡献,得到龙首亲自特赦。”

“据说,他才是武道协会真正会炼丹的那个人。”

“21岁的二品炼丹师,简直就是盖世奇才。”

“如果能够回归我们木家,目前这点困难算什么?”

木天河眼神一片火热。

木家,最近遭遇了很大的危机。

任狂,正好出现。

这难道不是天意?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