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乳浪妇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 A+
所属分类:牡蛎

他索性掀开被子,蹬上靴子下了地,叫进来大帐门前侍立的亲兵,命他又点上了两盏油灯。

大帐里顿时明亮了许多,岳钟琪坐在案前援笔在手,思量着给皇上写奏折,详细的把几天来的战斗经过都向皇上奏明了。

把当下两军的情形和处境也讲了,最后又表明了自己宁愿以身殉国,也要把敌军死死挡在这里的决心。

洋洋洒洒写了数千言,最后在折本上誊写好了,吹干了墨迹装在封套里,他又叫进了外面的亲兵。

亲兵掀起门帘时,他才发觉外面已经晨曦微露了。

“大帅!”

“你把这个收好,”岳钟琪郑重的道:“如果打完了今天这一仗我还有命在,你把它还我。”

“如果我战死了,这就是我的遗折,你一定要把它送回科布多,进呈御览!”

“大帅……”亲兵一时哽住了。

“无需多言,准备迎战吧!”岳钟琪说罢,拿起衣架上挂着的大氅,大步出了帅帐。

因为炮台被炸毁,上面的瞭望塔也倒在地上摔成了几截,岳钟琪命人连夜又架起了两座。

他刚刚啃完了手里的一个杂和面馒头,一个兵士匆匆的跑到了的近前:“禀大帅!塔上传回消息,城堡西门开出来大量敌军向这里来了!”

“知道了,”岳钟琪转对身后的几个亲兵道:“去知会各标游击,敌人出动了,马上就要开打了!让兵士们都打起精神来!”

“我老头子就站在这防线后面,不会后退一步!如果这一仗败了,我和所有将士一起以身殉国!”

从将领到兵士,每个人都知道今天这一仗意味着什么,听说马上就要开打了,所有人瞬间都绷紧了神经。

东边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大营西边传来。

在大战前的紧张气氛中,这马蹄声格外的刺耳,声声都像是踏在人们的心上。

岳钟琪心中又是一凛,如果没有紧急军情,是没有人敢在军营里如此纵马疾驰的,难道是布和那里出了状况?

他转过身盯着飞奔过来的几骑,离着二十几步远,那几人勒住马下来,为首的一人向这里快步走来。

这时岳钟琪看清了,正是布和手下的参将沈玉成。

“卑职参见岳军门!”沈玉成极利落的打了一个千站起来。

“有什么事?”

“禀大帅,西边来了俄国人!”

岳钟琪脑袋中“轰”的一响,表面上却不露声色的问:“是敌人来了援军吗?”

“不是,”沈玉成忙道:“是卑职情急之下没说清楚,出去巡逻的兵士带回了三个俄国人。”

“他们并没有携带武器,其中一个自称是俄国外务部大臣米哈伊尔的代表,奉命来求见大帅。”

岳钟琪听了心下稍安,问道:“他有没有说,来见我做什么?”

“说是代表俄国来请求停战。”

“停战?”岳钟琪的眉棱骨“豁”的一跳:“带他来中军大帐见我!”

沈玉成转过身向远处自己的随从一挥手,其中一个飞身上马,拨转了马头疾驰而去。

很快,一队兵士带着三个俄国人骑马来到

荡乳浪妇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了中军大帐前,在帅帐门前立等的沈玉成返身进来禀报。

岳钟琪此时威严的端坐在帅案后面,左右侍立着两个通译,副将孙成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十二名千总服色的武官腰悬佩刀,手握刀柄在两厢昂首肃立。

这三个俄国人老早就被巡逻兵搜过了身,听见岳钟琪叫进,沈玉成示意三人走进大帐里来,在帅案五步之外站定了。

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向岳钟琪鞠了一躬,说道:“将军阁下,我叫叶夫根尼,是俄国外务部大臣米哈伊尔的代表。”

“你来见我有什么事?”岳钟琪凛若冰霜,冷冷的问。

“将军阁下,我是陪同米哈伊尔先生一道从圣彼得堡赶来的,代表俄罗斯帝国向大清帝国请求停战。”

“那米哈伊尔现在哪里?”

“他带着使团的所有成员在距离这里三十几俄里的地方等待,如果将军阁下同意与他见面,我这就派人回去,请他到这里来。”

“虽然停战不是我能作主的,但见上一面也未尝不可。”岳钟琪道:“只是两军在这里已经一连激战了六日。”

“如今大战马上又要开始,在这个时候见面,是不是有些大不相宜?”

“将军阁下,”叶夫根尼道:“我带着战争部给阿列克谢将军的命令。”

“如果将军同意双方暂时休战,我可以马上赶到对面我军的阵地上去,向他们传达战争部的命令,让他们立即停止进攻。”

岳钟琪听了怦然心动,且不管他们来请求停战是真是假,或是另有什么花招。

但能拖延个一天半日,策棱老亲王的大军就该到了,不管怎样对自己一方都是非常有利的。

心里想定了,他正色对叶夫根尼道:“我大军对俄军已成包围之势,原本胜券在握。”

“但你们远来求和,似乎有些诚意。既如此,让你的两个从人留在这里,本帅差人送你去对面的阵地。”

“如果阿列克谢接受了命令,下令暂时停战,你就回到这里来告知本帅,我也命军队停战警戒。”

“然后你再派手下去知会米哈伊尔,如何?”

“好,就遵照将军的意思办!”叶夫根尼痛快的应道。

“还有,”岳钟琪补充道:“既然本帅允许你们进入了我军大营,同意与米哈伊尔见面,我就要具折向皇上奏明此事。”

“俄军必须让开一条通道,不得阻拦我军的通信往来!”

“否则就不必停战,我也不会见米哈伊尔,让阿列克谢尽管率军来攻,咱们一决高下!”

叶夫根尼当然明白岳钟琪这只老狐狸是为了与援军取得联络,以便合围俄军,但此时的他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咽下了一口唾沫,他无奈的说道:“好吧!”

“什么?停战?”阿列克谢吃惊的望着叶夫根尼。

虽然他心里感到一阵轻松,但是常识告诉他,帝国在这种情形之下请求停战,必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这代价是俄罗斯所不能承受的!

喜欢潜伏在大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