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看我是怎么c哭你

  • A+
所属分类:牡蛎

来者不是别人,便是酒安坊的老城隍。

陈九也不曾藏匿,故而在踏入酒安坊的时候,老城隍便知晓他来了,正巧到了米粉铺子,便赶了过来。

陈九吃了口米粉,答应道:“好的很。”

“咦?”

老城隍疑惑一声,问道:“先生身旁的小狐狸呢,怎么不见了?”

陈九说道:“它啊,自己去玩了。”

老城隍打量了一眼陈先生,比起之前见时候,变化却是极大,之前兴许还能看透几分,如今却什么都看不透了,坐在面前,就如一个普通人一般。

陈九问道:“当初米粉铺子的小姑娘去了何处?”

“先生说的可是杨家女?”老城隍问道。

“嗯。”陈九点了点头。

老城隍笑道:“老夫还以为先生不在意呢。”

陈九说道:“倒也不是,只是命数变化太大,陈某也没用料到罢了,故而来瞧一瞧。”

老城隍问道:“有何命数?难道这不都是先生安排好的吗?”

“陈某施法封了她的慧眼,按理说往后应如凡人一般度过余生,不会像如今这般……”

陈九挑了挑眉,说道:“陈某以卜算得知,却是算得模棱两可,那小姑娘,或许是入了仙门了,就是不知是哪座仙山。”

“春夏之时,便有一位仙人造访此地,观其天资聪颖,便带走了杨雪,老夫倒是知晓此事,不过仙人到底是从何而来,却是从未听其说起。”

老城隍一愣,抬手问道:“先生不是传了她的修行法吗?这不是先生想要的吗?”

陈九夹面的筷子停顿下来,抬头问道:“我何时传过她修行法?”

老城隍亦是有些疑惑:“难道不是先生?”

陈九听到这话一愣。

他放下了筷子,抬起手来掐指算了起来。

那一日长亭送别的所有一切皆在脑海中重现。

在那离去之时,海棠将那修行之法刻入了小姑娘的脑海中……

“原来如此。”

陈九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只能无奈摇头。

世上的许多事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却没成想这些个小事却出了岔子。

果然…命不可算全呐。

“客官,米粉来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看我是怎么c哭你

了。”

伙计将那满是辣子的米粉端上了桌。

老城隍心满意足的吃了两口,今有故人归,难得欣喜。

一边吃,他一边说道:“说来这杨家人也是命好,杨志学从戎归来,中年之际再提笔墨,还能得秦公看重,如今入了秦公门下。”

“而那杨雪,则是入了仙门。”

“而且这米粉铺子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这一家子都福运不浅。”

陈九听完后说道:“不该是苦尽甘来吗。”

老城隍怔了一下,连忙改口道:“先生说的在理,的确是苦尽甘来。”

人运终有兴起时。

哪有什么福运不浅,不过是熬的苦尽甘来罢了。

“不说他们。”

陈九看向老城隍,问道:“倒是你,往后可有什么打算?”

“老夫?”

“嗯。”

老城隍说道:“老夫能有什么打算,安心做自己的城隍便是了,待到圆满之际,自会往生。”

陈九说道:“鬼神道近来也不太平,虽说请龙君暂时解决了此事,但也只是震慑,说到底还是得有人来管这些事,老城隍若是再酒安坊待腻了,陈某倒是可以介绍个好去处。”

老城隍摇头道:“不必。”

他没有多的打算,安于现状便好,没必要再去追逐那所谓的仙道,若是真有仙缘,早晚也会至。

或许陈先生便是那仙缘,只是他如今还没有多强的念头罢了。

酒安坊,何时又差过。

他只是舍不得这个僻静无争的地方。

陈九放下了筷子,说道:“看你自己吧。”

……

吃完面后,陈九便付了银两。

老城隍倒是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陈先生。

陈九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便问道:“老城隍看我作甚?”

“没什么。”老城隍摇头不答。

他只是有些诧异,陈先生居然也会自己付银子了。

他还特意少带来些银子来。

看来自己的担心也多余了。

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老者与那儒衣先生走出了米粉铺子。

煮粉的杨氏擦了擦手,问道:“方才那两位客人付了银子吗?”

伙计上前察看,见桌上摆着银子,便答道:“给了。”

杨氏往外看去,她莫名觉得这位老者与儒衣先生极为眼熟。

似乎是见过……

但好像又隔的有些久了,有些记不太清了,好像还差了些东西。

想起那一身儒衣,杨氏恍然道:“这不是……”

她走出了铺子,朝那街上望去。

却见那儒衣先生的身影淹没进了街道之中,再难瞧见。

时隔半年。

不曾想,那位先生竟又来吃面了。

杨氏站在米粉铺子门口,想起了姑娘当初就站在这里傻傻的等着,如今这位先生确实也来了。

只不过自家姑娘却不在这儿了。

杨氏口中嘀咕道:“姑娘啊,若是你知道的话,定然会很高兴的吧。”

就是不知姑娘如今过的好不好……

当初的那位仙人说修行需淡去凡尘,也不知道往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姑娘了。

杨氏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祈祷着。

于她而言,能不能见到都无所谓,她只希望自家姑娘往后好好的,平平安安就好。

.

.

陈九走在酒安坊的街上,今日正是上集的日子,人也颇多。

“先生在看什么呢?老城隍问道。

“老城隍可还记得我初此来就酒安坊的时候。”陈九说道。

“三年之前。”老城隍点头道。

“嗯。”

陈九指向那卖胭脂的小贩,说道:“那年胭脂的小贩还是那个人,只是多了些许褶皱。”

只道是岁月不等人。

人没变,但却在这短暂的岁月之中,似乎又全都变了。

老城隍轻抚胡须,说道:“岁月不饶人,但只要还是当初的人就好。”

“陈某只是觉得有趣。”

来到这世间这么久,他也许久没有察觉到这岁月的流逝了。

反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贩,提醒了他。

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

虽说在于妖而言,三年却只不过是眨眼即逝。

但那又何妨,他陈九也不过是半个妖仙,外加个俗人。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