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澳洲免费鲍鱼:万名游客海里各展神通,中国大妈通杀险被罚
2017年12月13日
牡蛎的营养价值
2017年12月13日

泉州有个很有特别的小村,这个村里的一切都和海蛎有关,连空气中都有海蛎咸中带腥的海鲜味道。这个村里的人不仅享用海蛎的美味,还把海蛎用到极致,用海蛎壳建成极具特色的海蛎屋。

他就是蟳埔村。

村里的老房子皆用蚝壳建成,因此得名。

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传说,明朝时期,蟳埔村是泉州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重要港口。大部分载满丝绸、瓷器的商船从蟳埔起航,沿着闽南沿海航行到达南洋,经印度洋、非洲东岸,然后再到北岸卸货。

返航的时候,如果舱内不载货就会形成空船,重心不稳则不利于航行。于是船员们就将散落在海边的蚵壳装在船上压舱,载回来后就堆放在蟳埔海边。

后来,当地平民拾蚵壳拌海泥筑屋而居,建起一座座蚵壳厝,无意间成就了一个建筑奇观。

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砌蚵壳需要精湛的手艺,砌得错落有致,片片如鱼鳞。在砌时,凹的一面向下,第一个叠好,另一个要叠在前一个的一半,如此这样,一个叠一个,同时要和内壁一起砌,内外交叉,避免蚵壳脱落。

这里散发着浓浓的古城余韵,用蚵(海蛎)筑造的房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走在其中就可以嗅到海的气息。

难过的是,多数的蚵壳厝已被弃用,残垣断壁,人去屋空,古榕下一派萧瑟颓废。

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然而,吸人眼球的还是行走在大街小巷的蟳埔女。走在狭长的巷道,无论是围坐在门前敲海蛎,还是在庭院织鱼网、带小孩的渔家女,或是往来奔波菜市场的“蟳埔阿姨”,每个蟳埔女像过节似的,头发簪上插满五颜六色的鲜花,咋看像古希腊人戴在奥运英雄头上的橄榄枝,煞是好看。

据说,当年蟳埔女每天都要为“头上花园”采购新的“花样”。一般普通的花搭配要20-30元,喜事节日有时候头上的花就需要近100元的花费,所以这也是价值不菲的一项爱美投资。这就好比城市里的女性,花钱买玻尿酸一个道理。(下次来蟳埔拍照,看到有人一头满满的花饰时,一定要好好拍,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访完蚝壳厝,自然要去海边转一转。到了海边,眼前的视野一下子辽阔开了,闻着阵阵海腥味儿,立马感觉呼吸都更舒畅了!

发现这里的活儿大都是女人们干,像挑海货,挖海蛎等,男人们都坐在门前屋后喝茶聊天,想想真没道理啊!

由于常年劳作,蟳埔女手指都会比较粗实,没有文人墨客那样纤细的小手,但这双“打手”是撑得起蟳埔,撑得起家庭的顶梁柱。

泉州这个渔村,墙上“长满”生蚝

蟳埔虽然是个小渔村,但是千万不要认为这里的人很穷。

这里的家家户户基本以渔船,海鲜批发为主,特别随着海鲜这里几年的热销,“船老大”(船主)个个都是十足的土豪,村里各种豪车,豪宅,手上的金戒指,金项链,身上的ARMANI,LONGINES都变成土豪们的物质追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