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牡蛎有良好的食疗效果:滋阴补肾
2017年12月8日
清蒸生蚝的做法,简单易学
2017年12月8日

海鲜大概分为四类,一是鱼类,二是活动甲壳类,比如虾蟹,三是各种贝类,四是各种水生植物。从鲜味角度而言,一般甲壳类和贝类味道最好,而且总体而言价格也比较亲民,今天我们就主要说说贝类。一说起各种贝类,什么扇贝啊象牙蚌啊牡蛎啊佛手啊什么的。。。好吧小编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然而,不管价格高低,买这些贝类总还是需要花钱的,不过也有一个不用花钱的办法,就是去海边自己扣,比如前一段爆炒的丹麦牡蛎成灾。然而大部分人不也没钱没空去欧洲吃生蚝么?相对而言,还有一个获得方式,就是靠船只“外带”……

大家看到的船只照片,尤其是在船坞中的,大部分是新船,光滑亮洁,但是当船只在水中航行一段时长之后,总会有各种水生生物附着,这些生物一方面增加船体重量(每个不大,加起来就多了),因为不光洁的表面增加阻力,而且还会阻塞船底一些设备注水口,影响船舶正常运行,因此,每过一段时长,船底都要进行清理。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新船的船底都是锃光瓦亮的

当船舶再次开回船坞的时候,那形象普遍会比较惨,所以刮船底就成为了一项船舶每年都要做的事情。(以下内容不建议正在吃海鲜的亲们阅读)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注意螺旋桨边上的四个“块”那是牺牲阳级,不是附着物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附着了大量藤壶的船壳

事实上,这些附着物其实都是挺常见的海鲜。。。。今天小编就来介绍一下最主要的几种附着物,其中附着的最多的,比如上图所显示的,叫做藤壶。一般附着的藤壶分为两种,一种是上图这种我们见到的比较普遍的总体呈锥型的普通的藤壶,另一种则是鹅颈藤壶,在国内又称海佛手或者角瓜。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爬满鹅颈藤壶的船

藤壶小的当然不好吃,但是长大了总的来说还是有一定肉质的,同时,一些长期浸泡在海水中的船只身上的藤壶可能会长的很大,自然也就有肉了。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藤壶也可以长得很大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一个东西只要是有机物,尤其是被我们归类于“有肉”的,都可以被问出哲学界三大经典问题“它能吃么?”、“它好吃么?”、“它怎么吃?”惊闻这“天人三问”,我似乎听到了簋街垃圾堆无数“冤魂”的怒吼“我还能抢救一下”。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被中国人嘴消灭的经典生物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藤壶汤,卖相一般,据说味道不错

藤壶也不例外,如果说传统藤壶食用还较少,那么鹅颈藤壶的食用就更多了,而且不仅仅是中国的“佛手”。欧洲人对于鹅颈藤壶的热爱更甚一筹。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掰开后的“佛手”

尽管鹅颈藤壶的“尾巴”比较长,不过其可食用部分主要还是头部的硬壳内,在欧洲市场上,这货卖的不便宜。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欧洲市场上的鹅颈藤壶

在中国,似乎对于佛手,主要做法一是炒菜,像是平常炒贝类,或者类似大家小时候吃扇贝那样,直接煮煮沾点醋就吃了。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白灼藤壶

欧洲人对于鹅颈藤壶的做法则更为多样,虽然看起来似乎未必符合中国人的口味吧。。。。西红柿炖水产总觉得好像是有黑暗料理的感觉……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船壳上仅次于藤壶的就是牡蛎了,长久以来,牡蛎都是中西方美食,只是对于船舶而言,这也是个令人头疼的生物。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牡蛎在船体上也不少见

牡蛎怎么吃,这个应该不用我们多说了吧,煎炒烹炸炖,生的熟的都不错。。。对了,哪位大佬告诉我为啥家里做软炸牡蛎总是软踏踏的,饭馆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蚝是个好东西,而且西方认为这货有催情作用

当小编知道西方人用牡蛎指代女性某器官之后,突然对于小学课文用《我的叔叔于勒》大惑不解。。。。。有些隐喻真的是。。。。好吧你们想想课文里描述的画面。。。当年上课饿的时候真是流口水啊。。。。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烧烤必点的蒜蓉牡蛎

与牡蛎竞争第二名,总量上差不多的是海虹,这种壳很锋利,味道其实一般的贝类在船体上附着的也很多。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船壳上密密麻麻的海虹

其实很多时候船体附着的海虹比牡蛎更多,但是毕竟这货似乎不太好吃。。。。。而且作为一款廉价海鲜,这货似乎作为点缀比直接吃更好。这货也被称为淡菜、海鸡蛋等等。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可能是含水量较小吧口感上不像其他贝类那么鲜嫩

事实上,船壳上有时候还会小规模附着一些其他贝类,但是总体数量较少,比如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扇贝科贝类(但是比藤壶科以及各类牡蛎少很多)。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船底排水口附着物种类可能会比较多

当然,这提到的不仅仅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扇贝,而是整个扇贝类。不过,对于大部分类似小编这样的吃货作者而言,嗯,只要没毒,只要好吃,是啥我就不管了是吧。。。。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扇贝壳上普遍会有藤壶

除了各种贝类,附着物还包括很多种类植物,此处上一张潮汐线附近石头退潮后的状态: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请你告诉我你看到了多少种海鲜,啊不对,海产,啊不对,水生生物。最显眼的还是还带和海白菜。。。。。这是一块体现了生物多样性的石头,请问哪位生物学大佬给解释一下下面那个橘黄色的是啥?当然,船体上一般植物附着的比例会少一些,但是依然很多船只会被各类水草附着。但是多发于内河航船中。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挂满水草的小艇

客官,诶客观别走啊,请问要来一盘爽口的海藻菜/海白菜、拌海带开胃么?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当然,回到船舶的问题上,这些水产对于船只可不是什么好事,一则增加船体重量,二则增加船只航行阻力,三则是附着物多少都有一定的腐蚀性,会对船壳造成影响。四则是船底毕竟不是光板一块,有一些设备,比如进水口,用于发动机降温等用途,比如减摇鳍、比如艏侧推,而越是这些结构上,越容易附着水生生物,这些生物或是堵塞进水口,影响入水效率,或是卡住一些活动部件,造成操作迟滞,所以定期要对这些附着物进行清理。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剥离附着物后的木头被侵蚀的很厉害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同一螺旋桨清理前后对比图

由于大型船舶并不经常有机会进入船坞清淤,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占大多数的还是各种商用客货轮,停船对他们就意味着减少了收入,所以,除了船舶在大修的时候进入船坞清理船体附着物外,现代不少公司开办了水下清淤业务。当船舶停靠在港口装卸人员、货物的时候,潜水员下水对船只一些易附着水生物的位置进行清理,当然这不可能清理的面积很大,但是也能够对关键部位进行有效的复原。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潜水员清理船壳

潜水员所手持的是一个大型电动“钢刷”,早期采用金属刷,后期采用高强度材料刷子,将附着物研磨清理掉,而在干船坞中,清理员则更多使用高压水枪将附着物冲刷下来。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一款清理刷外观

当然,人员在水下作业毕竟比较危险,所以现在也有一些新型的清理机可以挂在船体上自行运转,清理船体附着物。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如果有人有兴致可以从船上收集足够多的贝类,甚至长期不清理的船只会有虾趴在船壳上,你都可以凑起一大锅海鲜杂烩,比如下面这种:

那些美味的“船舶牛皮藓”,虽然好吃,但是有毒

但是小编劝你别吃,毕竟现代船舶的水线下涂料都是有毒的,用来缓解水生物的附着,如果不是这些涂料,可能你船开出去用不了几个月,你就可以收获几车的碳酸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