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uss 私家电影院

  • A+
所属分类:牡蛎

你要说徐文良对齐磊的客观评价,聪明,有眼力,很优秀的一个年轻人。

徐文良甚至很欣赏齐磊,毕竟让章南看得上眼的年轻一代,真的不多。

别看老婆大人对齐磊仿佛一百个看不上,但是,做为丈夫,徐文良从平时章南提起齐磊的次数上就能看得出来,章南很欣赏齐磊,有意栽培。

可是,人他就不是客观动物,在每一个当爹的眼里,女婿都是从仇人关系开始的。

更何况,这还不是女婿,只是一个妄图拱自家白菜的小奶猪。

如果说主观评价,那就...怎么瞅怎么不顺眼了。

狡猾,两眼放贼光,整天没什么正事儿,净瞎琢磨的混蛋玩意。

更可恨的是,你们在学校里搞些男生女生的小动作也就算了,徐文良眼不见为净,怎么还跑这儿来了?还拉拉扯扯的。

“倩倩?你怎么在这儿?”

徐文良虽然依旧保持着镇定,但明显感觉得出语气之后带着颤音。而且,目光一直盯着齐磊拉着徐小倩的那只手。

真想把它剁下来啊!

而齐国君……

齐国君没啥想法,只能说,小子胆真大啊!还不松手?

还不松手!

随谁呢?

好吧,其实是齐磊忘了松手。

要是只碰上徐文良或者亲爹一个人,他还能淡定点。关键是,你们两个是怎么凑一块儿的?

脑子有点不够用,只能机械地叫人。

“爸...”

“徐叔叔....”

齐国君面色平静没搭话,倒是眼神不住地往徐文良那里飘。

他家里是男孩,不吃亏。

可是徐文良,“嗯。”勉强应了一声。

毕竟有外人在,徐文良也好像发作,只能盯着两孩子牵起来的手。却是没管齐磊的招呼,看着徐倩,“怎么没去上课去啊?”

徐小倩这才发现老爸眼神不对,也终于发现齐磊的手放的不是地方,赶紧挣脱,甜甜一笑,“放月假了啊!您忘了?”

“哦。”

徐文良…终于分开了!

“那怎么在这儿?”

徐小倩忙道:“有同学从哈市过来,叫我们吃个饭。”

徐文良点了点头,松了口气,嘱咐道:“那别太晚了,早点回家。”

说着话,就准备走了,毕竟他这还有客人呢!

却是不想,人群中一个中年人突然走过来,“徐书记,这位是……”

只见徐文良登时陪笑,“让董总见笑了,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

又对徐小倩道:“叫董叔叔。”

“董叔叔。”这种场面徐小倩见的多,自然不会怯场,“对不起,我和同学在这里聚会,打扰到你们了。”

“这孩子不错。”姓董的叔叔立时开怀大笑,“会说话,徐书记家教好啊!”

徐文良却只能尴尬一笑,家教好……

家教好就不和那野小子天天混一块儿了。

本来要不管两个孩子直接带着客人进包间,现在董总站了出来,他还不好动了。

却是董老板关心完徐小倩,又把目光落在齐磊身边,“那这位……”

似乎是对齐磊的身份也有兴趣。

徐文良只好耐着性子介绍,“这是我女儿的同学。”

“哦。”董老板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目光不着痕迹地在齐国君身上瞟了一眼。

似乎也就不太在意了,而且很体贴的道:“年轻人聚会,咱们上岁数的就别打扰了。”

随后,又对徐小倩道:“我们一帮子上岁数的谈工作,叔叔就不邀请你们过去了,你们年轻人玩吧!”

说着话,给徐文良让出前路,在服务员的引领下,领着一群人进了包厢。

齐磊微微凝眉,让徐小倩先回包厢。等姓董的和徐文良已经一个个进入包厢,这才拦住落在最后的老爸。

“爸,你怎么在这儿啊?”

齐国君却是不答,眼神随着徐小倩开门关门的动作,往包间里探查,发现桌上没酒,而且确实是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这才放心。

皱眉呵斥,“不许喝酒,早点把倩倩送回家!还有,月考考第几?”

齐磊无语的应着,“放心吧!你儿子啥样,你还不知道吗?”

“第4!”

然后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在这儿啊?”

他是真好奇,老爸怎么和老丈人混一块儿去的。

齐国君则是一听考第4,终于放下心来。虽然比上学期有所退步,但也还能接受。

好吧,他这个当爹的一点也不称职,不知道儿子上个月其实才考了22。

“好好学习,小孩家家的关心那么多干什么?”

他指的是齐磊后面问的那句,嘴上呵斥,却还是给齐磊解释了下。

“你去年见过的那个陈副部,给找来的一个投资商,专门做农业项目的,带着人来考察。”

“这事儿市里自然要重视,听说这个董老板来头不小,手眼通天。”

“这不……”一摊手,“你老子做为尚北唯一的一个民营粮企,也算是招牌了吧?就被征用过来了。”

齐国君说的既自嘲,又不无骄傲。

没想到,自己就承包了一个副食厂而已,却成了尚北的门面了。

其实,徐文良也是没办法,农业试点拿到手的时间还短,拿得出手,冲门面的也就一个齐国君。

“哦。”

齐磊心说,那还来头不小呢!只不过……

看向董老板进包厢的背影,怎么感觉这个人怪怪的?

此时,另外几个比董老板还显眼的背影落入眼帘,齐磊再问:“那几个老外又是干啥的?也是董老板的人?”

齐国君虽然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给齐磊解释了起来。

“那几个老外不算董总的人,好像是搞什么农业科研的。没太记清,反正是旁边那个德盛银行的文经理给拉来的技术顾问。”

“嗨!”齐国君怕齐磊这个好奇宝宝没完没了,干脆一口气说完算了。

“这么说吧,陈副部的意思是,尚北可以效仿一下南方的特区,做一个政府主导与民资合作的发展集团。”

“说简单点,就是董老板出钱,出商业思路,尚北出政策出资源。”

“那个文经理就是他的资金来源,德盛你知道吗?一个国际上有名的投资银行,不但资金雄厚,对商业投资和运作也很有一套,比国内的银行更懂运作。”

“这次就是董总请过来,一并考察,做风险评估的。”

“然后那几个老外,又是和德盛有商业往来的一个外国大公司的技术人员,正好在我们省做什么生物标本采样,就被德盛叫过来了。”

“董老板那个意思好像是,他和德盛的关系很亲密,可以让德盛出面,让那个外国公司在尚北做一个农业研究的基地。”

“总之,这个董老板人还不错,处处为尚北考虑,也挺专业的。”

指着另外两个西装笔挺的人道:“那两个也是董老板找来的,一个什么雅什么管理公司?也挺有名的,也是国际大公司。”

“可以让咱们尚北的这个发展集团和国际化管理模式接轨。”

齐国君到底还是小地方的小厂长,哪见过这阵势?正二八经的国际化阵容,排场就不一样,连徐文良都要点头哈腰的招待着。

一气说完,不给齐磊多废话的机会,追着众人进了另外那间包间。其间,还不忘叮嘱齐磊,“早点回家,不许喝酒!”

齐磊看着老爸的背影,倒是没老爸那么惊叹。

德盛银行??

技术顾问?

还特么管理公司?

好大的排场啊!齐磊满心狐疑,感觉更怪了。

德盛银行是什么级别?齐磊在后世多少有一点了解。

好像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在国际上都是知名的投资银行。

九十年代进入中国内地,经手的不是国字头大企业,就是大公司上市的案子。

跑尚北来投资了?

还特么带了个国际化的管理公司?

这还不够,又拉了一个国外的农业公司,建什么科研点?

怎么这么玄乎呢?

一个县级的农业试点,用得着这么大

eeuss 私家电影院

的排场吗?

齐磊怎么想也没想明白,甚至都把这事儿往骗子上面靠了。

但这种可能几乎没有,陈副部找来的投资商,要是个骗子那就搞笑了。

而且,刚刚那个董总说话的味道也不太对。

有点喧宾夺主,就没把徐文良一个小县官儿放在眼里。

可是,既然都没把书记当回事儿,你特么关心我和徐小倩是啥关系干什么?

想不通,处处透着怪异。

可是,再一琢磨,毕竟老丈人也不是吃素的,有什么猫腻应该看得出来,他就是瞎操心。

返身回到包间,一进屋就问徐小倩,“那个董总,你之前见过?”

徐小倩正在小口小口的吃饭,一听登时皱眉,“没见过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齐磊一脸纠结,“没见过吗?那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和咱们差不多大啊?”

不然,说不通啊!

徐小倩简直无语,恶狠狠道:“他我都没见过,上哪知道有没有儿子去?”

齐磊嘿嘿一笑,“那没事儿了,吃饭,吃饭!吃完赶紧撤,我爸和老丈人都在隔壁呢!”

这话是对宁站长说的,把宁站长听的都无语了。

不过,有一点宁站长确认了,刚刚齐磊在门里和徐文良、亲爹说话,包间里也能听到一点点。

他就说嘛,特么十七岁哪来这么大本事,原来老丈人是书记,亲爹也是能和书记同桌吃饭的大商家。

接下来,齐磊没提榕树下搬家的话题,宁站长还要呆两天,有得是时间讨论。

而齐磊这个老板也好不容易放月假,吃着饭聊着天,突然想出是一出了。

“要不.,明天咱们去龙凤山玩一趟吧?”

那是尚北比较有名的一个旅游景区,群山环抱,还有大型水库,更有着尚北最早的一家度假村。

可以钓钓鱼,划划船,看看风景,最主要的还是那里的山野味最正宗。

宁站长当然没意见,来见老板还连带旅游,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齐磊准备回头给唐爸打个电话,把那辆别客商务借出来,让小亮哥开着。

两台车就能把大伙儿都带上。

“这学期累死个人,正好都去散散心!”

听的宁站长想哭,特么的,能不再拿还在上学,而且是高中这个事儿刺激我了吗?

……

——————

齐磊这边定下了轻松闲淡的出游计划,而在另一个包间,徐文良推杯换盏间,却在为尚北的未来努力争取着。

此时,董老板就坐在徐文良身边,举起酒杯,“来,徐书记,我敬你一杯。”

徐文良不胜酒力,勉力推脱,“董老板酒量惊人啊!我却不行,让我缓一缓吧!”

在此之前,徐文良已经敬了一圈儿了。

却是董老板佯装温怒,“你看看,徐书记这就是不给小弟面子了吧?”

徐文良没办法,只得再干一杯。却是有些微醺,亦是腹中翻滚。

见他干了,董老板这才满意的放下酒杯,给自己斟满。突然隔着徐文良,朝远处的齐国君举杯,“齐厂长,来,我陪你喝一杯。”

齐国君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举杯起身,来到董老板身前碰在一处。也不会说什么喜庆话,只来上一句:“欢迎董总来尚北投资。”

“哪里话?”董老板大笑,“来了尚北也要仰仗你们这些本地人多多关照啊!俗话不是说,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回头看向徐文良,“徐书记,您说是不是?”

徐文良微微皱眉,这叫什么话?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董总放心,我徐文良起码保证在尚北不会发生这种事!”

“是吗?”董老板大笑,“那我就放心了。”

转向齐国君,“刚刚那个小男孩是齐厂长家的孩子吧?我看和徐书记家那姑娘很般配啊!”

齐国君一听,也懵了,怎么又转到孩子身上去了?

连忙解释,“董总误会了,两个孩子还小,只是同学,可不是董老板想的那么回事。”

“是吗?”董老板一怔,仿佛很是惊讶,看向徐文良,“那是我...我误会了?”

徐文良简直无语,点头道:“董总真会说笑,他们还在上高中,可不是那种关系。”

“哦哦!”董总自知突兀,“你看我这事闹的,我还以为你们两家早就定下了呢!”

“不是不是不是!”齐国君尴尬至极,“董总千万别这么说,我与徐书记今天才算正式见面吧?”

齐国君是老实人,这不光是孩子的问题,还关系到徐文良的名声,一定要解释清楚。

对此,徐文良稍稍松了口气,给齐国君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

这个时候,齐国君没有攀交情,真的是帮了他。毕竟这个董老板是陈副部给找来的,要是回去乱说一通。他还不好解释了。

而以董老板的眼力,自然也看出齐国君说的不是假话,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是的,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其实就是想确认徐文良和齐国君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既然不是特别亲密的关系,那就好办得多了。

渐渐的收敛神情,不再劝酒,更不苟言笑起来。

而徐文良那边就不明白了,这个上面下来的投资商,怎么突然会情续有变。

只得又开始小心的伺候,力图让董总高兴点,投资尚北也痛快点。

……

酒过三巡,自然而然和徐文良也就聊到了正题了。却是一改之前的和善,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老徐啊,我说几句实在话,可能不太好听。”

徐文良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董总直说,我们悉听教导啊!”

说着话,看向市委陪同的几个同事,大伙儿也是勉强挤出笑意,附和道:“我们尚北现在就缺意见啊!”

董总摆手,“意见不敢当,在商言商罢了。”

“有人找到我,希望我董战林到尚北来看一看,为东北振兴出一把力。”

“说心里话,我是不愿意来的。”

董老板第一句话就有点不留情面的味道。

看着众人尴尬的面容,淡然一笑,“这边还是太落后了,要交通没交通,要经济前景没前景。”

“说句难听的,投钱就等于往大街上撒钱一样。我董战林的钱也是一点一点攒下来的啊,哪经得起这般挥霍?”

说的尚北这边的人一点脾气都没有,更为尴尬。

有人不想徐书记难堪,连忙把话头接过来,“是是是,董总说的有道理啊!可是,这不更说明董总够意思啊!即便不情愿,还是来了。”

董老板听的舒服,“嗨,我这个人啊,嘴硬心软。嘴上说不愿意来,可是还是不忍心啊!”

环指包厢内他带过来的班底,“别管愿意不愿意,但是这个诚意,老徐你是看见了吧?怎么样?够意思吧?够专业吧?”

这回是直问徐文良,不说话都不行,“没得说!董总的这分诚意,我们尚北感激不尽。”

只见董老板一叹,“诚意不诚意的…无愧于心吧!至于感激,也不要太早,毕竟还没最后定下来要投钱不是吗?”

徐文良:“……”

董老板挑着眉头,手捏着酒杯,“你们这个地方啊,真的太落后了!如果我不拉来一点先进的管理理念,不带足了资金进来,恐怕是起不来的啊!”

徐文良还是只能忙不跌的点头,“董总真的是费心了。”

董老板继续这个话题,“没来之前,我想了很久啊,怎么能让尚北起死回生?”

“最后的结论就是,成立一个统筹试点政策、合理分配改革资源的发展集团。学特区,学南方,都不见得管用,还得是学国外。”

“这一点,我和上面的领导汇报过,上面也是同意的。”

董老板开始高谈阔论,什么德盛的资本介入,资金监管,管理公司的国际化理念,把尚北农业打造成一个品牌,不但要在国内打响名头,还要在国际上有所建树。

再加上那家大型农业公司的介入,提供先进的技术支持。

一整套的发展规划,力求五年内让尚北摆脱衰落的面貌,十年发展成为东北三省最富裕的农业大市。

其间,还有德盛和那家管理公司的现身说法。

德盛讲了他们银行的历史,投资成功的大型案例,以及如何在钱的问题上为尚北开路。

至于那家管理公司,更是句句珠玑,分析了东北体制和社会的弊病,然后他们的管理结构如何摆脱这些危机。

包括尚北的农林产品要如何包装,怎么样进入一线城市的餐桌,再如何搭上国际大型仓储集团的快车。

说实话,这些问题尚北的官员们也都思考过,可是他们视野哪里比得上这些国际成名的大公司,大机构?

听得血脉喷张,无限憧憬。

但是到了最后,董总话锋一转,“这些我都是和上面汇报过的,上面也同意我的思路,只不过还有一点小分歧。”

徐文良一滞,“什么分歧?董总直说无妨。”

董老板,“上面的意思,还是要ZF主导这个发展集团,还是得尚北市为大股东。可是....”

徐文良一听就明白了,打断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这一点董总放心,你做的是生意,只要董老板真心为尚北好,谁来决策,我们可以让步。只要上面同意,我们配合。”

“哦?”董老板挑眉,“这样吗?”

沉吟道:“但是,上面的态度很坚决啊!我又不在体制之内,不好多说什么。反倒不如徐书记身在其中,你们的意见也许更容易被采纳。”

徐文良又明白了,这是让我去帮你们搞定?

沉吟良久,“这事儿....我做不了主。还要请示。”

董总一笑,“没关系,请示是必然的嘛!我理解。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发展集团不符合我的利益,那真的对不起,还是那句话,我毕竟是商人。”

“嗯。”徐文良咬牙点头,却还是那句话,“我要请示!”

这事儿,他还真不敢答应这个董老板。

而董老板听到这儿,微微皱眉,要请示……

那就难办了,上面是不会同意让民营资本主导地方改革的。

看来,这个徐文良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更不太好对付。

低头沉吟,最后暗下决心,拿不到多数股份,那就拿不到吧,反正影响不大。

且有的时候要学会取舍,既然掌控权不肯交出来,那另一件东西,你就必须给我了。

那才是董战林,和在坐的各位真正想要的东西。

……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