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水儿霍泽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中文

  • A+
所属分类:牡蛎

“那人是不是半边白半边黑,长了一副人模狗样,十分乖僻?”叶枫问。

那探子直点头:“不错不错,一点不错。”

“糟了,是魔帝,这家伙怎么会跟飞蓬打起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穆志飞慌了:“咱们人马不齐,动员没做完,最关键的是……我们好像打不过飞蓬!”

叶枫咬咬牙:“还能怎么办,只能去了,不然呢?”

他拽着穆志飞,穆志飞也一咬牙,心想豁出去了,毕竟都到这一步了。

两人看向狮心:“去不去由你,是坐以待毙,还是上阵杀敌,你自己看着办。”

穆志飞瞪了狮心一眼,率众进发,叶枫也紧随其后。

“狮心,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看着么!”翁娘道。

狮心拍了拍胸口,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冷笑:“嘁,飞蓬,既然你送上门来,老子怎么会放了你,小的们,走!”

狮心抡起对斧,带人也要出发。

“我也去。”翁娘道。

“你留下。”狮心甩过头:“你在这,联系其他势力,让他们放下成见,今天一战,都不知道能活下几条狗命。”

……

镇魔石外,大将军飞蓬手执长戟,身影如同一道冰冷的铁剑,插在一块浮石之上,银白色的铠甲一尘不染。

“将军,咱们不是要去上禀神庭么?”水师一人问道。

飞蓬咧嘴一笑:“穆志飞,此人你知道么?”

“那名不见经传的偏将么?将军,此人不足为虑。”

“不足为虑?”飞蓬冷笑:“你知道,当年天蓬死后,他的遗体精元为我所化,而天河战甲与九齿钉耙去了哪里?”

“属下不知。”

“便是让这穆志飞拿去了——他继承了天蓬的衣钵。虽然老子不清楚,天蓬这家伙为什么会青睐这样一个窝囊废,但是,这也是个机会。”

“所以,将军您才把穆志飞收归麾下么?”

“不错,他伪装的很好,只可惜,终究瞒不过我,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实在太特么难得了,嘿嘿,如今,终于来到了。”

“机会?”

飞蓬哈哈大笑:“你可知道,天蓬乃是天河第一猛将,即使我斩杀了他,但实力上,也很难与他正面匹敌。而唯一的机会,便是炼化他的精元和神器。精元,已经在我血脉之中,可是这神器么……”

“属下懂了!将军是要引蛇出洞,把穆志飞这小子引出来,杀人越货,取他的神器。”

飞蓬摇摇头。

“不,你猜错了,老子是要他双手奉上。”

“他怎么会呢?”这水师不解。

“你当然不明白,但是很快,你就能有幸见到这一幕。”

飞蓬反手横握长戟,忽然感受到浮石在震动,昏暗混沌的一片虚无之中,居然响起了刀兵之声。

可是这茫茫天河之中,敢称军队的,只有他飞蓬将军而已,这是——什么声音?

飞蓬抬起头,极目远眺,见到自己引以为豪的八十万水师雁阵排开,此刻却节节败退,脸色顿时变了。

“什么人?”

“报!将军!!”

从前线撤下来一员探子,急报:“是魔族大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此时,竟然杀了过来。”

飞蓬的眉头“咯噔”一声,像是绷断了弦一般,一字一顿道:“魔族大军?”

“是……为首的,像是猿魔与牛魔二将,这两人,都是十洞魔王之一,实力深不可测。”

飞蓬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深不可测,好一个深不可测,老子会一会这两个虾米。来人,取我大旗!”

“是!”

刚才与飞蓬对话的偏将点头哈腰,取来大旗,交到飞蓬手里。飞蓬从他手里接过大旗,忽然见这人眉目面生,问道:

“你是什么人?”

此人微微咧嘴:“要你命的人!”

飞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耳边嗖嗖两声,锐利的破空之声传来,不由分说的一道刀痕从他面前切过,来不及动用灵气护体,这一刀,直接刺破他的表皮肌肤,露出森然白骨。

但飞蓬毕竟是堂堂神庭的神将,很快镇定下来,急退几步,反手握着长戟,叮当两声护住身前一方天地,而他身后几

霍水儿霍泽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中文

名探子已被杀了。

“魔帝!”飞蓬认出眼前男人。“好啊好啊,老子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

魔帝舔舐手指,指尖锃地一声,亮了亮金属光泽,一道笔直的刀锋竖起,在飞蓬眼前明晃晃地闪烁明灭。

“新仇旧恨,该一起算了,飞蓬,你做好觉悟了么?”

飞蓬冷笑:“算账?魔帝,你可真会讲笑话,你的本体已经被封印在不周谷中,就算是神灵之力,也决然无法解除,

霍水儿霍泽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中文

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抹微不足道的魔血,你拿什么跟我斗。”

“试试再说吧!”魔帝怪吼一声,整个人拔地而起,像一把尖刀直插入飞蓬身前。

飞蓬再退两步,阴险的一笑,手掌托出,掌心闪烁一道水蓝色的光辉,在魔帝面前结了一道符印。

这符印乃是当年天蓬掌管水师天河之力,在这天河仙域当中,无尽的能量既是劫难,却又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武器。

飞蓬一捏拳,隆起的高大光柱一排排照射而去,在魔帝的身上打出无数洞穴,但并没有伤着他的本体。

但即是如此,这强悍的攻势并未停止,任凭魔帝身形扭动,却绕不开这一排排光柱的联手进攻。

“水淹七军……?”魔帝大吃一惊:“厚颜无耻之辈,当日是你暗害天蓬,如今,却又用他的招式!”

飞蓬哈哈大笑:“那又如何,魔界帝君,亏你还是一族首领,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想不通么?你以为,神庭是如何一步步爬上来的?难道,靠你那廉价的正义感?哈哈哈哈哈,可笑,实在可笑。”

飞蓬抡起长戟,朝魔帝掷出。

这长戟变幻莫测,风云激荡,带着雷霆九天之力,一击就定吞山河,让魔帝避无可避,再加上乾坤巨变的水柱,水淹七军之势威猛得不可一世。

“死!!”

飞蓬的脸狰狞着大吼,正逢此时,一杆金铁浑厚的长棍转了百八十圈,格一声,推开长戟,钉在飞蓬脸前,弹了弹。

“定海玄尺……”飞蓬冷笑:“我当时谁,原来是你,猿魔无支祁!”

一只硕大无比的猿猴从虚空之中,扯裂两边的空间裂缝,又长又硕的手臂伸出,按着自己的身体拔出,落在地面之上,双手捶胸,大吼:

“帝君!!”

“找死!”飞蓬见到猿魔,心情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这货能来到这里,证明,八十万水师已经溃败。

虽然他一早不指望这群废物,但是也没有想到,能废到这个地步,连一只秃毛的猢狲也挡不住。

但既然来了,飞蓬也决定一并收拾。

他掌握天蓬的水淹七军,天河之力,在这天河仙域,几乎是所向披靡的,但对付无支祁,用不到这一招。

飞蓬拔出长戟,朝无支祁刺去。

这一击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蕴含的却是飞蓬多年来参修的绝技,九天水势无穷星河,猿魔的实力本就不及飞蓬,此时遭到如此强悍的歼灭一击,身体陷入泥沙一般,竟然不知所措。

“猴子,用你的定海尺!”魔帝高喊。

无支祁惊醒,双手一展,两臂展开,遮天蔽日,足有百丈。

他两手招摇,那定海玄尺飞入手中,往地上一杵,百丈流沙,万千山洪,一瞬间偃旗息鼓,而飞蓬这一斩势,居然破了!

天河的力量,不能为他所用!

飞蓬大怒不已,靠着灵气托举膂力,嗤嗤作响的肢体膨胀如山一般高大,如河流一般雄伟,滔滔不绝的力量源源不断。

“猴子,闪开!”这时,魔帝身边响起另一道声音。

飞蓬这“法天象地”之神力,却见得小了,只见到天河外,一条汩汩流淌的“血河”从脚底漫过,接着传来蹄响声。

踢踏,踢踏。

这声音不断,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功夫,已来到飞蓬面前,只见到一头硕大无比的巨牛,双角对长一眼望不见尽头,浑身赤红色的肌肉冒着蒸汽。

“牛魔疯王。”飞蓬道:“你也来找死么?老老实实待在魔界,如何?”

那“疯王”牛魔岂能如他所愿,身形更是比飞蓬还要巨大得多,甩了甩鼻子,喷出一团热烈的真气。

“猴子,帝君,上我身来!”

猿魔无支祁骂骂咧咧,朝那老牛吐了口水,道:“说你性子缓你不信,连这种事,也能迟了,艹。”

老牛不服气:“你这泼猴,懂个屁,老牛牵制那数十万军众,你当是好差事?”

无支祁不理,恭顺托起魔帝,几步来到老牛肩上,手中舞起定海玄尺,与飞蓬对垒。

飞蓬倒是有些讶异,道:“你们,不会觉得这样,就能耐我何吧?啊?哈哈哈哈!”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魔帝道。

“来!”飞蓬道。

魔帝在猴子老牛耳边细声嘱托,两人点头,分成两股。

猿魔手中的定海玄尺能够稳住天河涡流,而老牛的铁蹄踏来,飞蓬竟然料理不下,他虽然境界不差,又仗着神将一身神器神装,但是两头魔王也不是盖的。

两人配合得极佳,猿魔的定海尺与飞蓬的天河之力对冲,减小了他的攻势,而牛魔的铁蹄踏来,几乎能把一切化作齑粉,膂力大得恐怖。

而交手一番,飞蓬才知道,这老牛,竟然并非“法天象地”,而是靠着真魔之身与自己较量,天然便长就了一副惊天彻底的尊容。

最要紧的还不是他俩,而是魔帝。

飞蓬已经看出来,若不是魔帝在中间调和,两位魔头不可能配合无间。

好……飞蓬分出法外化身,料定魔帝此刻虚弱,不假思索,乘虚而入。

喜欢万界仙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