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求放过 一受多攻肉文

  • A+
所属分类:牡蛎

杨修、郭武刚走到半路,就接到斥候报告:胡封退出了战场,正在向西北方向逃窜。

郭武听了,立刻看向杨修。“侍郎,奈何?”

杨修略作沉吟,伸手一指。“去李式的大营。”

郭武应了一声,拨马就要走,随即又勒住坐骑,回头看着杨修,眼神惊讶。

“去李式的大营?”

“对。”

“不追胡封,去截李式的退路?”郭武的眼神更加疑惑。

虽说这千余步骑战斗力不弱,赶去截击李式率领的飞熊军也太冒险了。

杨侍郎这是飘了,还是把我当项羽,可以怒喝退敌?

杨修摇摇头。“不是截李式的去路,而是劫李式的大营。骑兵消耗大,李式的大营里必然有大量粮草、辎重,数倍于胡封……”

杨修话还没说完,郭武就明白了,猛踢马腹,大喝一声:“骑兵跟我来!”

数百骑兵听令,齐声呼喝,拨转马头,跟着郭武狂奔而去。

自从郭武阵前斩杀三名飞熊军游骑,这些骑兵就对郭武言听计从,比亲卫还要听话。

看着郭武率领百余骑兵狂奔而去,剩下的步卒将士一脸羡慕,杨修目瞪口呆,半晌才咂了咂嘴,带着步卒们紧跟郭武的步伐,赶向李式的大营。

说实话,此时此刻,他心里是慌的。

虽说这些段煨的部下训练有素,比杨定的部下更善战,毕竟只是步卒,没有了郭武那样的勇士押阵,一旦遇到李式、胡封麾下的溃兵,依然有可能遇到危险。

但郭武已经跑远了,他想劝,郭武也听不到。

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杨修的运气不错,率领近千步卒走了一个时辰后,他安全到达了李式的大营。

虽说途中也遇到了一些西凉溃兵,但是一看段煨的大营,严整的队伍,没人敢自找麻烦,都远远的避开了。

眼前的一切,却让杨修喜出望外。

郭武来得及时,抢在了李式的部下溃败之前攻占了大营。

留守大营的百余飞熊军骑士本来没把这百余骑当回事,开门出营,准备捡点首级当功劳。没想到被郭武等人迎头痛击,一个回合就死了十几个,百人将也被郭武挑于马下。

有人认出了郭武,再无斗志,掉头就跑。

郭武顺序占据了李式的大营,紧闭营门,又降下了李式的战旗,升起了段煨的战旗。

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飞熊军骑士见战旗变了,没一个人敢回营,纷纷绕营而去。

营中的粮草、辎重,以及数百被俘的关东百姓——其中大半是年轻女子——全部成了郭武的战利品,丰厚得让郭武和骑士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傻笑。

迎杨修入营,还没说话,郭武就挑起了大拇指。

“侍郎不愧是读书人,见识广,知道哪儿收获最多。这营里的粮食比我们送进后将军大营的还多。”

看着堆得到处都是的粮食,杨修也惊呆了,随即感到一阵恐惧。

去年关中大旱,收成极差,李傕居然还有这么多粮食,这得饿死多少人?

或者说,李傕要杀多少人,才能抢到这些粮食?

他又看向那些眼神惊恐的关东女子,轻声说道:“郭侍郎,你见过菜人吗?”

郭武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散去。“你是说,这些人……都是菜人?”

“飞熊军才一千多骑,就算要人服侍,也用不着这么多人

室友求放过 一受多攻肉文

。”杨修收回目光,不忍再看。“这些人……都是菜人,又被称作两脚羊。”

在杨定营中等了几天,郭武自然知道两脚羊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这些女子生前遭李式及其部下污辱,死后还要被人吃,勇武如郭武也不禁毛骨悚然。

相比之下,倒是段煨的部下更淡然一些。

杨修不忍再看,转身准备离开。

“杨……”俘虏中,一个年轻女子突然站了起来,叫了一声。“侍郎……侍郎是杨公之子么?”

杨修停住脚步,转头看去,只见那女子中等身材,骨瘦如柴,脸上更是脏得无法直视,隔着几步,就能闻到她身上的恶臭。

“你是……”杨修掏出手绢,掩住了口鼻。

年轻女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跌跌撞撞的冲向杨修,刚走了两步,就摔倒在地。她顾不得站起,在地上爬行了几步,赶到杨修面前,一把揪住了杨修的衣摆。

“你……你真是杨公之子?”她两眼放光,声音颤抖。

“是,我是杨修,太尉杨公之子。”杨修端了下来,凝神细看,觉得似曾相识,却还是看不清女子相貌。他将手绢递给女子,示意她擦擦脸。“你是……”

“妾……妾乃蔡伯喈女。”女子接过手绢,却没有擦脸,失声痛哭。

杨修倒吸一口冷气。

——

战鼓声渐渐平息,飞熊军扔下了近三百具尸体后,逃离战场,只匹空鞍战马静静地伫立下战场上,不时的低下头,拱一拱已经阵亡的主人。

士孙瑞下令休战,派斥候打探消息,同时收拾战马。

阵亡将士的遗体要埋葬,受伤的人要治疗,武器要收集备用,战马更是如此,受了伤,无法救治的则直接宰了吃肉。

大战之后,需要大量的酒肉赏赐,天子偏偏穷得两袖清风,这些受伤的战马是难得的肉食。

战果不大,损失却不小,这一战是名符其实的惨胜。

卫尉营损失最大,正面迎战的将士承受了飞熊军的冲击,阵亡超过六百,受伤逾千。

步兵营损失也很大,七百步卒损失大半,已经残了,短时间内没有再战的能力。

射声营的损失有限,但箭矢消耗一空。即使将战场上的箭矢全部收集起来,还是有不小的缺口。

损失很大,收获却很小。

胡封大营被杨奉抢占了。虽然还不知道结果,但可以想象,战利品肯定会被杨奉洗劫一空,朝廷能够分到的油水有限。

李式的大营下落不明,暂时还没收到消息。

但不管被谁占了,都和朝廷没什么关系。

朝廷付出了最大的代价,却没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这时,杨修在几名骑士的保护下,赶到了大营,向刘协报告了抢占李式大营的消息。

“陛下,我们从李式营中救出一个人。”杨修颤声道,脸色潮红。

刘协有些奇怪,杨修这么激动,这是救了什么重要人物?

“谁?”

“蔡伯喈女,蔡琰。”

喜欢汉道天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