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无删减全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 A+
所属分类:牡蛎

以教名命名的岛屿——巫毒岛。

特意种植起来的茂盛草丛深处,一位披头散发的修士,倒在血泊中,正被一只只巫虫,啃噬着血肉。

修士旁的草地,空出了一大片,他以自身精血,似乎在地上刻画出了诡异图案。

那图案,望着像是一只有无数爪牙的巨虫,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他就倒在巨虫中间,被许许多多米粒大小的虫豸,啃食着鲜血和筋肉。

初入魂游境的他,灵魂识海浑浊不清,仿佛被一股异能冲击的稀巴烂。

虞渊和冯钟悬空而停,似厌恶下面的毒虫和污浊,两人都没有落脚在地面。

率先生出警觉的两人,从通天岛呼啸而至,反而是最先抵达者,巫毒教的那些修行者,因他们的现身,这时才反应过来。

“传讯林天明长老!”

“快!快请林天明长老过来!”

巫毒岛上一片鸡飞狗跳。

“看到没,这家伙背后有一张兽皮。兽皮没发毛,光滑的一面,刻画着的符号和图案,应该出自鬼巫宗。”冯钟提醒。

虞渊轻轻点头。

过来的那一霎,他就看到脸贴地,倒在血泊中的巫毒教修士,后背显现的兽皮。

兽皮上,以青色线条刻画出一个,形如恶鬼般的图案,周边还有不少特殊符文。

恶鬼图案也好,不知深意的符文也罢,都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长时间盯着那些图案符文,普通人后背都会凉嗖嗖的,如被厉鬼盯上。

刚在通天岛和殷雪琪沟通过,虞渊知道那些图案符文,必然又是鬼巫宗的手笔。

这位惨死者,兴许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修炼了鬼巫宗的邪术。

却在这个特殊的,极为敏感的时刻,和连琥一起死去。

“难道,只要修炼鬼巫宗的邪术,这个宗派的幸存者,就能在任何时刻生出感应?连琥也就算了,他以前追随你,被你撬出了不少事,被残害可能是为了惩治连琥。”

“可是……”

“他什么也没做,你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怎么也突然暴毙?”

冯钟对历史悠久的鬼巫宗,突然就反感起来,这个被打散之后,销声匿迹多年的宗派,行事手段太狠毒了。

“或许是为了灭口。他可能……也知道些什么,脑海中留有相关的记忆。”虞渊沉着脸,“我审讯连琥时,将曲云的残魂从妖刀唤出,我能从曲云潜意识内,挖出至深的秘密,该是被幕后人知道了。”

“他是担心你,能通过这个人,也挖出点东西来?”冯钟奇道。

“有这种可能性。”

虞渊答了一句,就在原地等待,等巫毒教的人过来,好弄清楚下面那人的来历。

他听到了,巫毒教的人嚷嚷着林天明……

没让他等太久,从天外星河归来的林天明,刚从九幽寒渊来到裂衍群岛,又再次遭遇虞渊。

满腹牢骚的林天明,苦着脸,都在考虑要不要重返外域星空了。

可他既然是巫毒教一员,又恰巧在裂衍群岛,他就避不开来,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几个巫毒岛上的教徒,再次来到虞渊面前。

林天明身后,不知深浅的几位巫毒教教徒,看到虞渊现身,草丛中死了一位同伴,早就怒火中烧。

“都闭嘴,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许说!”

林天明瞪了那几人一眼,旋即朝着虞渊躬身一礼,又向冯钟点头致意,“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家伙,又怎么惹前辈你了?”

“不是我。”

虞渊摇了摇头,“他的死亡和我没关系,他背后兽皮中的邪术,有没有人知道从何而来?我特意过来看一下,只是在查别的事情。”

此言一出,林天明立即松了一口气。

“不是你就好。”回过头来,他看向那几位长期在巫毒岛坐镇,和死者熟悉的人,“你们几个,知不知道情况?”

“程博的这张兽皮,是从彩云瘴海得来的。他去那边捕捉毒虫,驯服炼化为巫虫时,深陷一个沼泽,在沼泽的底下寻到的。他也不知道兽皮的来历,却觉得上面的图案符文熟悉,他参照教内的一些巫毒秘术,还从中修得了一种饲毒之术。”

“他是以身饲毒虫!他培育的毒虫,因那种饲毒之术成长极快,各个凶厉残暴。”

“没想到,他从兽皮悟出的饲毒之术,出了大岔子,被自己饲养的毒虫吃掉了。”

“……”

和程博认识的那些人,七嘴八舌地,道出自己知道的事。

冷静下来后,他们仔细去看,就发现程博被自己饲养的毒虫,啃噬着血肉,还有毒虫进入他的脑壳,吸食他的脑浆。

于是,那些人就知道程博的死亡,是饲毒之术的问题,应该和虞渊无关。

“又是彩云瘴海!”冯钟哼了一声。

众人讲话时,拉在后面的殷雪琪,被通天岛的齐灵芋护送着,也赶到了这里。

殷雪琪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程博,还有他背上的,兽皮上就快要消逝干净的恶鬼图案,和兽皮边沿的奇异符号,皱眉说道:“这个人修炼的,不是饲毒之术,而是叫饲鬼邪咒。他是以自己的灵魂,饲养着邪鬼,而邪鬼饱食之后,也就离开了。”

“饲鬼邪咒?”齐灵芋讶然。

“这厉鬼图案,就是他饲养的邪鬼,旁边那些的符号,代表着魂食。本来,吃他血肉的巫虫,也会被一只只的抽离虫魂,一起供养那邪鬼的。邪鬼消逝的仓促,应该也是害怕被发现,就放过了那些虫魂。”

殷雪琪落下了一点,不过还是脚不沾地,似乎害怕沾染了程博的血。

“这个人,不认得那些图案符文,他参悟不了饲鬼邪咒。他……应该是在领悟时,被饲鬼图的邪鬼,侵入灵魂识海进行了点拨。他以为他领悟出的饲毒虫的秘法,其实是邪鬼让他知道的,可怜他浑然不觉,还以为自己智慧,以为是用自己的力量领悟。”

殷雪琪摇了摇头,觉得下面那个叫程博的家伙,还真是可怜。

“消逝的图案,就叫饲鬼图,边沿的图案有标注的。得到饲鬼图者,最终都是一样的命运,都会被邪鬼吞掉灵魂后丢弃。”

“鬼符宗!”

林天明,还有这些巫毒教的教徒,顿时激愤起来。

“林长老!不用想了,肯定是鬼符宗的人,投靠了神魂宗、商会之后,以为有了依仗,又在暗中作祟!”

“该死的!鬼符宗的手段,越来越下作阴损了!”

巫毒教的教徒,理所当然地认为,就是和他们永恒对立的鬼符宗的人,密谋算计了程博,想要害死更多人。

“走吧,去鬼符宗的岛屿看看。”

虞渊凌空的身影,缓缓地拔高,他手中的斩龙台,和心魂相通,已在观察鬼符宗修行者所在的岛屿,有没有异常发生。

此刻,他内心也有诸多困惑。

饲鬼图,自然是鬼巫宗之物。

可是巫毒教的教徒,原则上

run away无删减全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也是鬼巫宗的一份子,但那幕后的人,似乎根本不将程博般的巫毒教教徒当回事。

那人以程博的灵魂,去饲养所谓的邪鬼,供邪鬼壮大。

那人,还特意让大家前来,让大家看到程博背后的兽皮,看到那些奇异的图案,好误导巫毒教的人。

连琥死亡时,残破魂决上的符号,极短时间内消失干净。

程博死了,饲鬼图是一点点的,等殷雪琪来了,才完全消失。

给虞渊的感觉,就是背后的那人,想要挑起巫毒教和鬼符宗的战争,让两个宗派斗下去。

难道,不应该整合巫毒教和鬼符宗,让两个宗派合二为一,变成崭新的鬼巫宗?

虞渊想不明白。

他一动身,冯钟、齐灵芋两人,也带上了殷雪琪,朝着鬼符宗的岛屿而去。

林开明不想去,可又骑虎难下,不去又不行。

于是,一群人在虞渊之后,浩浩荡荡地,向鬼符岛奔去。

先巫毒岛,又是鬼符岛,虞渊的动向引起了裂衍群岛许多强者的注意,明里暗里,又有不少窥视的眼神,落在他们身上。

“冯钟回来了!”

“齐灵芋也跟着!”

暗自观察者,注意到冯钟和齐灵芋陪同着,都觉察出不对劲。

意识到,怕是又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偏僻海域的鬼符岛。

本来还在幸灾乐祸,恨不得巫毒岛上的事情,闹的越大越好的一名女修,眼见虞渊过来,后面还大张旗鼓地,跟着一群人,顿时忐忑起来。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