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 2012国语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

  • A+
所属分类:牡蛎

在三中工地做工的男工们带着喜悦各回各家,有孩子在三中读书的等伢崽放学后再一起回去。

九稻乡在三中做工又有小孩在三读书的家长们也等得孩子放学后才结伴回家。

从工地上回来的周扒皮、程有德等人,待吃了晚饭才携家带口去乐家串门,也直至那时才知小乐乐身体违和。

不管是周奶奶还是周哥程家等人,他们见到的小乐乐总是顶着笑脸,精神百倍、活力满满,从没见过那么弱的小乐乐,都吓了一大跳。

因晁家哥儿说小乐乐只是虚弱,养养就好,他们才将信将疑的信了,也因知道了小乐乐身体欠安需要静养,大伙儿只坐一个来钟就回家,第二天上午再赶早给乐家送了些瓜果。

乐爸周秋凤与蓝三黑九等人在送走来访邻居们后也早早睡觉,第二天便是中秋,乐爸周秋凤也不出去干活,在家做吃食。

蚁老岩老黎照和宣少华少中秋节前一晚则在北二楼客厅参悟了一夜的匾额,天亮时分结束修炼,全乐呵呵的各自做自己擅长的活儿。

乐小同学为了晚上能愉快的吃饭赏月,早饭后回了书房吃了药丸子再给自己扎针,然后睡觉。

宣少华少与黎照、蓝三黑九给乐家夫妻忙着做月饼、烤面包。

美少年人在九稻过中秋,中午给爷奶和大伯二伯家、外公家分别打了电话,也代小团子给万俟教授王师母打了电话,给她的小伙伴们回了信息。

与家人打了电话,也不得与发小们互相联络感情,萧少已经正式上班,罗少万俟大小等人也在月初时返校,都在国外过中秋节。

小萝莉的小伙伴也在月初出国去了学校。

联络了感情,余下的就是坐等晚上的中秋大餐。

周村长的儿子大小海与各自的媳妇,女儿与女婿也回了梅村过节。

周村长和周满奶奶从亲戚家捡养回来的女儿大名周海英,有一子一女,大儿子比乐韵还大几个月,在读大学,当然,是三本大学,小女儿明年高考。

周海英被养父母培养得很好,读了中专,水电专业,毕业后端的是铁饭碗,她的丈夫是丹市人,也是水电行业的同行。

周海英找到对象谈婚论嫁时,她的亲爸亲妈眼红彩礼,想拿男家的彩礼给儿子娶媳妇,跑周村长家闹了一场,也闹僵了,断了来往。

周海英认了亲爸亲妈,彩礼也给了亲爸亲妈,而那份彩礼也等同于买断了亲妈怀胎十月的那点微薄的亲情,结婚后便与亲爸亲妈姐姐弟弟形同陌路,她只认养父母,逢年过节回娘家也只回梅村。

也因她有主见,明辩事非,周大海小海兄弟俩对她与对堂妹周秋凤的态度是一样的,从没把她当外人。

儿子女儿回来陪自己过中秋,周村长周满奶奶满心欢喜,麻溜的张罗中秋团圆饭。

有宣少大厨在,乐家中秋节晚饭十分丰盛,十二个菜,吃饭时间延迟到了晚上七点半后,在北

言教授要撞坏了 2012国语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

楼前的地坪摆了两桌,在夜风轻拂中享受美餐,特别惬意。

自己给自己扎了针,乐韵晚上勉勉强强能拿得动筷子,当然,能夹得动的菜也不超过20克,并且没坚持满十分钟便颓然无力。

饶是如此,乐爸周秋凤看到小棉袄在极快的恢复,欣喜欲狂。

老少们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坐在地坪上嗑瓜子嗑牙,等月亮出来了,拜了月神,吃月饼,赏夜。

也因知晓小乐乐休养宜静不宜吵闹,周村长周哥等人各自在家过中秋,晚上也没去乐家串门。

热热闹闹的过了像征着团圆的中秋节,全国人们又准备开启工作。

乐小同学陪着家人过了中秋,第二天早上与众人一起吃了午饭,也说了她将给她自己针灸治疗,如果她没醒不要进她的书屋。

乐爸周秋凤与在乐家的一干老少爷们也没问她几天才好,让她只管安心治疗。

交待了家里人莫进自己房间,乐同学回了二楼,先扎几针促使身体排尽体内的食物残渣物,冲个澡,一连吞吃三十多颗药丸子,又喝下足足一斤的琼浆玉液,再给自己扎几十针,安安静静地躺着进入治疗中。

乐爸周秋凤中秋休息了一天又下地干活。

周村长周满奶奶带着儿女们到乐家串门时,乐爸周秋凤已经出工一个多钟,美少年和帅哥们招待乐善的小外公一家。

周村长听说小乐乐自己给自己治疗,可能要躺几天才会醒来,怕他们人多声杂,扰了小乐乐的静养,坐了半个钟便回家去。

当天下午,大小海和周海英也各回各家。

周哥与村里的哥们也于下午回县城三中,他们明天得上工。

中秋节是周六,周一补休一天,学生们周一才返校,曹清月陈晓竹等人还在家。

曹冰月和姐姐外婆在家周家过中秋,她也知道乐家姐姐身体不舒服,没跑乐家找乐善玩,她跟着姐姐去了村办楼,姐姐学习,她看连环画、漫画。

而就在中午过后不久,梅子井有了新的新闻——陈雷的大儿子陈丞和小儿子陈相回来了!

陈丞是横着回来的。

陈丞读书不好,在初中混了三年,毕业就去外面打工混日子,他文化不高,做普通工人吃了不苦,工资也不够花,辗转过很多地方,之后去了G东,跟着混街头的烂仔赚快活钱。

陈相在家里受了乐家小短命鬼的一顿搓揉,吓破了胆,跑去投奔他哥。

不学无术的哥俩,跟着混街头的头儿过了一段逍遥的日子,但,那一切就在不久前戛然而止。

陈家兄弟的头儿因与另一群同样混街头的烂崽因为马子的事动了口角,双方都不服,不服就约架。

双方约架定好了时间地点,到了那一天,于半夜三更开战,开战不久即变成了混战,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混战之中,双方的头儿都倒在了血汩中,当混战结束,双方倒的倒躺的躺,两败俱伤。

因为约架的地方在偏僻无人区,约架双方打战到结束都没被别人发现,直到还有些许战力的人清醒过来发现情况不妙,赶紧报警求救。

当警方找到现场救援,有几个伤势过重已不治身亡,受伤的人送去了医院,事后再统计、问话,发现双方的头儿都挂了。

领头人挂了,双方受伤的马仔们唯有各自负责各自的医药费用。

约架那天,陈相因为前一天晚上喝高了,骑摩托车撞了路墩柱子,摔得头破血流,住进了医院。

陈丞和众烂仔跟着头儿去参战,身受重伤,他的右腿失去了一截,左手掌也被削掉了大半,仅余大拇指完好,食指只剩下半截,右脸被划了一刀,毁了容。

虽然捡回了一条小命,陈丞落下了伤残,余生得与拐杖为伍。

陈丞去参战之前,有头儿给的一笔鼓舞士气的鼓励金,那点钱对住院费来说杯水车薪,陈相也没钱。

没钱住不起院,陈相搜齐了自己和哥哥所有的钱,带着哥哥回家乡。

陈相买的是火车票,坐车到宜市,再乘巴士到了神农山区的鱼镇,然后,兜里的钱不够,打了车送回九稻,到了村办楼叫家里送车费。

陈丞陈相回来时正值晌午后最热的时段,梅村的人大多还没出工,村办楼附近的人家,以及因小孩子吃了饭又跑图书室的家长也跑村办楼嗑牙。

陈雷送钱去村办楼时被村民看到了,然后村民又看到了陈相,看到陈雷陈相从车里背出一个裹着纱布的人。

那人左腿的小腿肚以下部分肢体没了,缠裹着纱布的地方非常明显。

言教授要撞坏了 2012国语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

最初,大家没认出一条腿和手、脸上包裹着纱布的人是谁,七嘴八舌的问陈雷陈相那是谁,怎么少了一截腿。

陈雷陈相恨不得别人不认识自己,低着头,脚步匆匆地往家走去。

村民人看陈雷陈相都不说话,有人孤疑不已,试着问了一句“是不是陈丞”,陈雷先是站住,然后低头逃也似地跑了。

陈雷的反应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村民反应过来,都吃了一吓,陈丞废了?

于是,陈丞没了一条腿的消息也因此不胫而走。

而当梅村村民或邻村的人听说陈丞废了,大部分人难掩幸灾乐祸,尤其是家有孩子与陈丞陈相兄弟同龄的一些人家,因为自己的孩子以前没少受陈丞陈相的欺负,听说那兄弟俩倒霉了,只觉天道好轮回,个个喜形于色。

陈雷背着大儿子回到家,马麻雀看到大孙子伤成了那样儿,当时就发出杀猪似的嚎哭。

朱矮子也大受打击,呜呜大哭。

陈丞从鬼门头转了一圈回来,打知道自己成了缺腿缺掌的残疾人士,整个人颓废了,被奶奶和妈妈的哭声弄得烦燥,极为不耐烦。

他不耐烦也没吼,反而是陈相不耐地吼:“奶,妈,你们光哭有什么用,哭得让人心烦。”

马麻雀和朱矮子被吼得哭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下,又抽抽噎噎的,一个劲儿地抹眼泪,问怎么搞成了那样。

陈相陈丞在外面做了什么,从不会跟家里说,被问怎么弄成那样,就一句话“打架打的”。

马麻雀朱矮子不敢再问,即不敢问跟谁打架,为什么打架,被打伤了对方有没赔钱。

陈雷将大儿子放在躺椅上坐,叫了老婆去给儿子整点吃的。

陈相因为钱不够,自然没钱买午饭吃,而且,因为钱不够,火车上吃的是泡面,昨天晚上也是在车站将就。

朱矮子抽噎着,给做了鸡蛋面,让两个孩子垫肚子。

自己的爸拐卖了乐韵的姑姑,陈雷因为自己一家成了人唾骂的对象,平日很少出门,现在大儿子又成了残疾,他更加没脸出门,下午缩在家,哪都没去。

他不出去,不代表消息不扩散。

晚上的时候,周扒皮周村长跑乐家溜跶,把陈雷儿子陈丞陈相回来了的消息告诉乐清周秋凤。

乐爸周秋凤在外面干活,还没听到八卦消息,从堂叔那听说陈丞成了伤残人士,吃惊之下嘴张成了一个“O”。

陈丞陈相从小就是蛮横的小混子,长大了挂在嘴边是“老子弄死你”“有种你打我啊”的口头禅。

陈丞从小横到大,陈相呢也不遑多让,从小就是村中一霸,梅村也就小乐乐不怕死,跟他对着干,两人水火不容。

结果,现在陈丞在外面弄得一身伤回来了?

乐爸周秋凤震惊之后就余平淡,管他陈丞是横着回来的还是竖着回来的,与他们家不相干。

觉得陈雷家的事与自己家无关的夫妻俩,八卦消息听听就过,第二天仍该干吗就干吗。

梅村的人听了陈雷家大儿子伤残了的消息,大部分都当八卦谈,仅只有三几个与陈雷相处得还算不错的人去他家探病。

陈家家族们知道了,请了陈大路老太爷,十几个人去了陈雷家,将陈家父子骂了一通,特别针对陈相来了一顿教育,希望他改邪归正,别再执迷不悟,免得将来步上他哥的后尘。

要是以往谁敢跑家里来说教,陈相早就冒火,指着人的鼻子骂回去,这一次,他破天荒地的没有回嘴。

陈相知道自己哥哥为什么变成那样,也确实怕了。

以前打架顶多受点伤,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这一次,他哥一个好好的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残疾人,后半辈子要与拐杖为伍,那种惊惧感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亲眼看到了哥哥伤残后的种种,陈相仅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受伤变得要拄着拐杖走路,心里便发慌。

陈家人将陈雷父子骂了一通,拍拍屁股就走了,以前,陈家家族人也不是没骂过陈雷和他的伢崽,可惜,陈武护着惯着两孙子,让两小的无法无天,根本不听家族长辈们的教导。

但凡陈丞肯听得进忠言,哪会落得那般下场。

陈家只希望陈相经过乐家姑娘一顿教育,又亲眼见过了陈丞的下场,能痛改前非回头是岸。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陈相还年轻,他要是及时悬崖勒马,好好做人还来得及,改好了,说不定还能说一门好点的亲,自己好好过日子,总会有盼头的。

陈雷陈武再混,陈相身上流着陈家的血,陈家家族还是想将陈相给拉回,不想看他一条路走到黑。

陈相挨了一顿训,没回嘴也没背后去报复,也不出去,第一次安安份份地呆在家里。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