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丑陋的牡蛎

28蚊/打生蚝,19.8蚊/斤海鲩刺,14年来佛山街坊无人不知的老字号
2017年9月29日
生蚝野兔之后,袋鼠又泛滥了?你还是国宝吗?!
2017年9月29日

只见门口的老者年近古稀,头上套着斗笠,穿着一身黑色的雨衣,脚上还踏着一双沾满淤泥的雨靴。

“各位爷,有要海蛎子的吗?”

他面带谄笑,手里拎着一张渔网,里面盛着一堆黑漆漆的贝壳,此时还不断往下滴着水珠。

“哪来的鱼贩子,身上这么大的腥味,也好意思来这里推销海产品?”距离最远的姚虹捏着鼻子,表情厌烦的从兜里拿出香奈儿香水,不断往身上洒着。

而在她身旁的程旭功,却是一脸阴沉,表情非常难看。

“你们饭店的管理水平就是这个样子的吗?”程旭功不愿训斥鱼贩子,似乎那样有失他的身份,于是朝一旁摆弄龙虾的厨师冷声道:“能随随便便让外人进入包厢,我很怀疑你这里的安全保障。”

“程老板,不好意思,这也算是我们饭店的特色,如果您不喜欢,我这就赶他走。”见金主不高兴了,一旁的厨师哪敢怠慢,毕竟还要从他身上吃回扣呢。

闻言,程旭功冷言道:“这种特色不要也罢,如果下次还让我看见有这种人出现,你们就等着工商局的传话吧。”

“我这就赶他走,程老板,您消消气。”厨师鞠躬屈膝的陪着不是。

待程旭功神色有所缓和后,只见厨师脸色一变,冲门口的鱼贩子喝道:“老头,卖海产品也不看看地方,还不抓紧滚蛋!”

“不买算了,干嘛这么凶。”老头子像是受了委屈般的嘟囔着。

厨师两眼一瞪,叫道:“还来脾气了是吧,像你手中这种垃圾货色,怎么敢好意思在程老板面前献丑。”

“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冒着坠海的危险从海焦上一个个捞下来的,比你这种人工养殖的海鲜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厨师侮辱他没关系,但侮辱他好不容易打捞上来的海产品就不行,因此牛脾气上来的老头,与厨师当面对峙起来。

见老头还不知难而退,这让孔武有力的厨师,撸着袖子,走上前去:“刚才让你滚蛋是给你面子,居然还不知道好歹,看来我有必要亲自让你滚了。”

就在厨师即将抓住老头衣领的时候,他只觉手臂处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

“老爷子好歹也快七十岁了,你不知道尊老也就罢了,难不成在我面前还想动手打人?”

景浩冷眼相观,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不知道尊老爱幼的家伙。

“疼,疼!快放手。”按在厨师胳膊上的手掌宛如一把坚固的铁钳,疼的他一阵鬼哭狼嚎。

见厨师求饶,景浩猛然甩手,冷哼道:“再有下次,看我不把你的胳膊扭下来!”

“景班长,你的威风还是不减当年啊。”程旭功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赶走老头可是他的主张,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景浩居然敢当面训斥厨师,这不就是当着众同学的面,不给他脸嘛。

见状,景浩冷笑道:“面子是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别人施舍的,老大爷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景浩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告诉程旭功,要不是你现在凭借父辈们的关系,这才混的风生水起,走到哪里都会给你一个面子。

除此之外,你屁都不是!

“你再给我说一遍!”这么明显的暗喻,如果程旭功再听不出来,他也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闻言,景浩嘴角一撇,不屑道:“再说几遍都一样,程大老板!”

程旭功怒目而视,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他,这让他心中怒火丛生。

“哎呀,你们别吵了,我还是走吧,好好地聚会可不能因为我的海鲜,闹得不可开交。”老头见双方的争执愈演愈烈,立马好言相劝道。

然而程旭功却冷哼一声,语气不善道:“死老头,你早该滚蛋了,手里拎着一堆脏不拉几的贝壳,也不知道想要毒死在场的哪一位!”

“我都说了,这海蛎子是我从海礁岩上打捞的,绝对没有毒!”

老头不满的解释着,只不过他手里拎着的袋子里,各个硕大的牡蛎品相太差了。

只见它们的外壳被一层深绿色海苔附着,那滑腻粘稠的模样确实让人看着有点恶心。

特别是部分露在海苔外面的贝壳上,还粘着灰色的泥沙,再配合它难看的纹理,着实让人怀疑,这老头手里的牡蛎究竟能不能吃。

“都这把年纪了,还满嘴胡言,我这就给工商局打电话,看你还敢在这里卖假货不!”见老头还敢还嘴,小肚鸡肠的程旭功立马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见程旭功仗势欺人,老头气的浑身发抖,嘴里还在喃喃道:“我卖的不是假货,是冒着瓢泼大雨,从海里捞来的。”

“那又怎样,就这种丑陋的牡蛎,你即便送人都没人敢要,更何况拿出来卖!”程旭功不屑道。

“够了!”

就在程旭功即将接通电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阵爆喝,让他手掌一抖,差点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景浩双眼微眯,看着不可一世的程旭功,冷声道:“不就是一袋子牡蛎嘛,我买了不就完事了!”

“啥?”

程旭功不敢思议的瞪着眼睛,连手中的电话都忘记播了。

片刻,反应过来的程旭功,只见他仰头大笑,甚至眼角都挤出了讽刺的笑泪。

“你是不是傻,这么难看的牡蛎你都买,简直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然而景浩并没有理会一旁讥讽的程旭功,而是扭头看向无助的老头,笑道:“老大爷,这袋牡蛎多少钱?”

“啊,我也不太清楚价格。”老头表情有些蒙,他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真要买他手里的牡蛎。

毕竟这堆牡蛎确实生的太难看了,这老头要不是因为家里急着用钱,也不会硬着头皮来到海鲜城,亲自推销这袋牡蛎。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二千块买这堆牡蛎,如何?”景浩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