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grills学生18 聊斋艳谭

  • A+
所属分类:牡蛎

“不要,千万不要,”艾萨克立刻拒绝道,“无论如何,也不要宣扬蠕虫的存在。知道蠕虫的人越少越好……知道蠕虫的人越多,蠕虫也就越强大。

“你可以从‘施法者的流派众多’与‘莫名其妙的死斗’上着手。民间施法者几乎是一波人一个流派,甚至在同一个流派内的施法者,掌握的法术都不一定相同。

“因为他们缺乏基础知识的教育,根本没有掌握真正的传承,而只是凭借先代经验来继承……这种传承是有相当程度的损耗的。

“不只是民间施法者与高塔巫师——甚至民间施法者与其他的民间施法者也可以战斗。他们也可以混杂在一起,因此而产生乱七八糟但又说不定很强力的效果……你有思路吗?”

“……非常有。”

哈士奇听到一半,就异常肯定的答道。

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了。

“巫师自走棋”不过是先期的预演。

她真正需要制造的……是卡牌游戏。

收集大量的情报,来创造一个集换式的卡牌游戏——自由的搭配流派,确定巫师、法术、仪式等元素。

而因为不同卡组之间,意想不到的连携性……只要玩家们追求的是胜利,环境平衡后自然就不太可能像是游戏王TV里的那样,玩着什么“纯主题卡堆”。

而是会像“这是小狗狗、这是小狐狸、这是小兔兔、这是天霆号阿宙斯”一样,形成奇怪的卡组……

众所周知,奇妙毛毛兽卡组的本家大哥是高达。

而这种派系主题混乱杂糅、传统与理性毫无意义,一切为了胜利的死斗——就正好契合了巫师战争的核心元素!

“我有思路了……但这个可能花费的时间会比较长。而且我需要查大量的资料。不光是关于巫师和法术的知识……还有我们那个世界的资料。或者这么说吧,我得爬点东西。”

哈士奇回头看向安南,直言道:“老大,能开放搜索引擎和下载的权限给我吗?”

喂喂喂——

一旁的十三香和龙井茶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虽然大多数的玩家,差不多心里都清楚,安南就是他们那个“冻水港论坛”的管理员,但大家都没有在这个世界里说出来过的。

也就是线下聚会的时候,会有人分析两句。

也不清楚安南到底是不是来自他们那个世界……不过也有地理专业的玩家提出了“镜像地球论”,所以安南或许也可能来自另一个镜像地球也有可能。

因为安南手中握持的权限是货真价实的,谁知道一不小心揭穿了安南那其实也不怎么靠谱的伪装过后,会不会被恼羞成怒的直接踹出这个世界……

“可以。”

但让玩家们没想到的是,安南也并不在乎这个:“等英格丽德的事情结束,我就给你开放权限。既然你一时半会也做不出来,那么就先不着急做了……你先做你的巫师自走棋。

“等之后凛冬变回丰年、你再回凛冬开始做吧。我会给你拨一只团队——你也可以给凛冬公国创造点工作岗位、纳点税什么的。”

安南说到这里,陷入了片刻沉思。

他回头对“尤里乌斯”认真的说道:“尤里乌斯阁下……或者说奥本海默先生。我的确感受到了你的友好。但英格丽德利用你作的恶,不应该让你这个受害者代为赎罪。

“所以你的这份情报,我们不能就这样收下——我这里正好也有你肯定会关心的东西。”

安南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龙井茶:“跟尤里乌斯阁下说一下四暗刻的事吧。”

“……刻子哥?”

龙井茶愣了一下。

安南点了点头:“对,刻子哥。就是刻子哥转职破坏者时发生的事。”

“……哦,我明白了。”

龙井茶反应过来了。

联想到现在“尤里乌斯·灼牙”的处境,不难预料到——破坏者这个职业,应该正是为了成为塔之主而预备的。

和普通的破坏巫师相比,这个职业所带来的“破坏欲”并没有那么强烈。而且在死后也不会发生殉爆——这正是成为熔岩禁塔的塔之主所必须掌握的才能。

“破坏者这个职业,理论上应该只存于灼牙的内部。”

“尤里乌斯”有些疑惑、却依然温和的声音传来:“请问你们是如何得到这个职业的?”

“最开始,是我们从地下都市那边看到了一本书……”

龙井茶讲述着。

当时推荐四暗刻转职成破坏者这个“冷门职业”的,就是奈菲尔塔利。

但她其实当时也不知道,这个职业实际上是灼牙家族内的秘传职业。

想要进阶为破坏者,必须要掌握“金属引爆”、“黏土引爆”、“高热血浆”等指定法术。

但这并非是全部的要求。

四暗刻也是在集齐了法术序列之后,才发现还有另外一道加密——于是他们前往了拿塔郡,寻找他们已知的唯一一位破坏者。

也就是“仪式:统一战争”的开创者。

——艾克·灼牙。

他们之间就缔结了友谊,而且这个仪式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倒不如说,他是在阻止四暗刻——希望他不要因此而遭难。

经由艾克·灼牙的解释,玩家们了解到……想要转职成破坏者,他们还需要将一份“破坏之血”经过特殊的处理、使其无害化后,再将其注入到体内——只要在被这钝化的“破坏之血”将心脏灼穿前顺利净化噩梦,就能转职成“破坏者”。

除了指定的法术序列之外,破坏之血的净化步骤也是灼牙家族对这个超凡职业人为添加的加密手段。而且后者才是真正的秘密。

在与得到情报的奈菲尔塔利研究过一段时间之后,四暗刻还是没有得到惰性化破坏之血的技术……不过他想出了另外一个方法。

那就是再输回自己的破坏之血。

这是四暗刻从“脐带血”上得到的灵感——他想的是,破坏之血为什么要“无害化”?

因为心脏停止跳动,但尚且没死透的破坏巫师,其实也可以被强力的治疗手段瞬间救活。

只要在破坏巫师爆炸之前,让他们的心脏恢复跳动,那么他们体内的破坏之血的活性就会被瞬间抑制、并逐渐转化回灼热之血。

也就是说,在心脏仍旧跳动的时候、破坏之血应该会直接转化回灼热之血才是。

那么,为什么破坏之血在稀释、钝化之后,还能灼穿心脏、置人于死地?

四暗刻有一个推测。

——那是因为,这个仪式中使用的,是“别人的破坏之血”。也就是灼牙家族在熔岩禁塔中收集到的,因意外而死去的破坏巫师们的破坏之血。

如果是自己的破坏之血——或许不钝化、也不会致命了!

于是四暗刻仗着自己玩家的身份,决定用自己做个实验。

反正他死掉也不是真死、也不会因为侵蚀度过高而发疯。他还有一次复活权……四暗刻就在跟安南说过之后,直接自杀了一次。

在他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之后,让他姐姐第一时间从他体内抽出破坏之血。等到四暗刻自己复活过后,再重新输入自己的破坏之血、并进入噩梦。

——而他的仪式成功了!

“也就是说,其实这个进阶仪式需要的,不一定是‘被处理过的破坏之血’。重要的并不是那个复杂的处理方式,而是破坏之血本身……如此一来,进阶者只需要想办法先停止心跳假死、再于真正死亡前恢复他的心跳,这个时候进入噩梦,就可以直接进阶为破坏者了。”

龙井茶讲述着他们发现的新知识。

听完之后,“尤里乌斯”也沉默了一会。

他自己分析了一下,惊异的发现——这个逻辑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假如这是正确的,那么整个“灼牙”家族,从这一代开始就可以全部转化为破坏者了……

甚至不只是灼牙家族!

这个仪式被保密的原因,是因为它需要消耗大量的“破坏之血”。而这个材料一直以来,都需要“同胞的尸体”才能采集到。他们不把这个进阶仪式公布出去,正是为了保护破坏巫师们。

但如果有这个优化

japanesegrills学生18 聊斋艳谭

版的转职仪式,就连其他的熔岩禁塔的巫师们也可以转职成破坏者了!

这或许意味着,熔岩禁塔的巫师再也不会成为“危险品”了!

不用再因缠绕在心底的破坏欲而苦恼,也不会担心自己炸到普通人而不敢住在市区、更不用担心自己“不得好死”的缘故而提前选择死亡……

……或许,老一代的破坏巫师就要绝迹。

他们也将成为正常人,融入于正常人的生活中了!

而他们传承至今的苦难与不幸……也将就此终结。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