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老师4中字 母性本能

  • A+
所属分类:牡蛎

“来者何人?”

见刀芒未能预料般建功,行凶的两人面色陡变,同时侧首怒瞪而来,凌厉杀机如有实质罩了过去。

“你们又是谁?”

莫求飞身靠近,拦在同门之前,审视对面。

两人一位做儒生打扮,一位好似气焰正盛的年轻人,是两个陌生面孔,看服饰打扮,当是魏朝散修。

其中儒生炼气十层,年轻人也有炼气八层修为,放在散修之中,殊为不弱。

“师兄小心。”背后,刚刚死里逃生的苍羽派弟子挣扎着站起,道:

“他们两个一个叫李尘舟,一个叫岳琅,都是魏朝有名的散修高手。”

“我看他们修为不弱,有意结交。”

“想不到……”

此人面露狰狞,狠狠道:

“这两人狼子野心,竟然看中我身上的东西,妄图杀人掠货。”

“他们在外面,肯定经常做这等事,若非我反应快,怕是已经着了道。”

“废话真多!”对面岳琅面带不屑,单手虚托,一枚金珠静静悬浮:

“那边那个,你是一定要插手了?”

李尘舟一声不吭,只是身形移动,暗暗阻住莫求两人的退路,飞刀法器横隔半空。

“朝苍羽派弟子动手。”莫求目视两人,慢声开口:

“尔等难道就不怕事后追究?”

“追究?”岳琅冷笑:

“也要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才成!”

“明白了。”莫求点头:

“看样子,你们是不会就此罢手了。”

“你以为?”岳琅嘴角一翘,陡然单手一抬,金珠当即电闪而来。

好似一道金光划过虚空,瞬息间逼近莫求三丈之地。

“彭!”

金光爆裂。

还不等阴风无影剑斩至,那金珠竟然自行爆开。

浓郁且刺目的灵光,瞬间笼罩亩许之大,也让莫求忍不住双眼一闭,再不能视物。

感知中,天地原有的气息当然无存,唯有浓郁至极的金气弥漫四方。

不好!

对面,李尘舟淡然一笑,长袖轻挥,一道明艳刀芒飘然斩落。

斩念刀!

此乃佛门戒刀,上品法器。

刀诀名曰明王斩。

这门刀诀初看刚猛霸道、势大力沉,实则重意不重力,乃极为上乘的刀诀。

虽然是佛门刀诀,却也是阴人利器。

就如此即。

斩念刀如同镜面一般的刀身佛光流转,似缓实急没入金光,无声无息斩向莫求。

明王斩、斩念刀。

即斩身、也斩心。

刀出,身心俱裂,一刀中分。

“呲拉……”

莫求的身体在锋芒内隐的斩念刀前,几乎毫无抵抗,瞬间被斩成两半。

“好!”

岳琅大笑出声:

“李大哥的斩念刀,还是一如既往的无往不利,轻松把人拿下。”

说着,大手一招,那漫天金光汇聚,再次化为一枚金珠飞回掌中。

下一刻。

“不对!”

李尘舟突然面色大变:

“小心!”

音未落,岳琅也突然变色,身躯一缩,化作一道金光朝前疾冲,同时朝后抖手打出金珠。

奈何……

一根漆黑棍棒凭空浮现

亲爱的老师4中字 母性本能

,恰好出现在他前冲的路途,朝上猛然一刺。

“噗!”

重玄灵光轰破护身法术,巨力余势不减,悍然贯穿他的胸膛。

刺目火光自棍棒前端浮现,涌入岳琅体内,轰然爆发。

“轰……”

好似一团烈焰爆开,人影化作火炬,如燃烧的蜡烛般飞速消融。

莫求立于场中,随手卷起一个储物袋,朝着李尘舟所在看去。

然后,屈指一弹。

剑光一闪而逝。

有奔雷疾电之速,有云雾缥缈之形,如一缕阴风悄然闪过。

剑出,命丧。

流光!

斩念刀虽然御刀回防,奈何,却拦截不住无影无形、飘渺不定的飞剑。

李尘舟目露讶然,似有不甘、不忿、不舍,身躯摇摇晃晃。

在他脑后,一丝剑芒浮现,轻轻一绕,斩下他尽是绝望的头颅。

“噗通!”

尸体坠地。

这位曾经笑傲一道之地,威名赫赫的散修,竟这般身魂消寂。

莫求并不知道对方曾经的惊人战绩,面色淡然的收起飞剑。

死在他手里的人命,早已不知多少,其中哪一位没有故事。

今天,不过是又增加了两人而已。

同时。

他的眼神扫过自己的‘同门’。

却见那位苍羽派弟子,手持一根三尖刺,正自目瞪口呆的立在原地。

三个呼吸?

还是两个,仰或只是一个?

两位手段惊人的炼气好手,就这般被一位名声不显之人轻松斩杀。

若非亲眼所见,他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身子,刺痛感让他回神,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师……师兄。”

他面色发白,颤颤巍巍的拱手:

“好手段!”

“你在害怕?”莫求淡然开口。

“怎么会?”对方急急摇头:

“我只是……太过惊讶,师兄如此手段,在宗门竟然寂寂无名,怕是一心苦修,实在是让人佩服。”

“你确实应该害怕。”莫求却仿若未闻,道:

“一人蒙蔽我的感知,一人正面强攻,你则负责最后的补刀。”

“呵……”

“你们的配合,倒是不错。”

“师兄在说什么,我不明白。”男子面色惨白,悄悄后退一步,道:

“这,这是误会。”

音落,他突然身形暴起,朝着后方狂奔,速度比来时快了何止一倍。

“逃?”

莫求抿嘴:

“逃得了吗?”

“哗……”

岩浆轻颤,九头长约数丈的火龙轰然从地底钻出,把那人团团围住。

“我很好奇。”莫求开口:

“莫某自问应该没有的罪过人,更是如你所言寂寂无名,说是无人知晓也属正常,怎会引得尔等觊觎?”

说着,面露沉思,继续道:

“这段时日,我只遇到过一人。”

“刘累!”

他目视男子,把对方的面色变化尽收眼底,然后轻轻点头:

“看来真的是他。”

“师兄饶命!”男子身躯一颤,双膝跪地:

“我……我只是一时糊涂,受刘累引诱,再加上他手上有我的把柄,这才被逼无奈做下这等错事。”

“师兄!”

他跪地开口,声音哽咽,满是后悔:

“我愿意作证,让宗门严惩刘累这等败类,但请师兄手下留情,饶我一命。”

“嗯。”

莫求点头:

“好主意,不过不必麻烦师弟了。”

音落,九龙吐息,漫天烈焰一拥而上,瞬间把人烧成一堆焦炭。

…………

七霞缎可隐可显。

显时,好似一条彩虹横跨虚空,美轮美奂,让人望之生艳。

隐时,藏于云雾,匿去真容。

在平常时候,迷月峰的修士都会隐去真形,以免太过引人瞩目。

此即。

两女立于七霞缎之上,洞穿云雾,在身后带出丝丝缕缕的云烟。

“前面就是刘累的地方了。”黄闵目视前方,道:

“这人本是一介散修,靠着内门一位师兄的关系,入了我门。”

“不过穆师姐曾言,此人是个散修性子,品性不好,最好不要跟他打交道。”

“嗯。”初瑶点头:

亲爱的老师4中字 母性本能

“我见过他,有些……油腔滑调,让人不喜。”

“师妹心性天然,能看本心,是有大智慧的人。”黄闵闻言轻笑。

“师姐又笑我。”初瑶面泛娇羞,忍不住轻拍一下对方。

“嘻嘻……”黄闵抿嘴轻笑:

“我这可不是笑你,王师姐也说过,你的禀赋,本就在心性上。”

“若是入了佛门,定然前途无量。”

“我才不要做尼姑。”初瑶撇嘴。

“怎么?”黄闵美眸闪动:

“师妹不愿意做尼姑,可是心中有人了,要不要说给师姐听?”

“放心,我绝不会说给第二人。”

“师姐!”

初瑶一脸娇羞,忍不住连连跺脚,引得七霞缎都显出不稳来。

“好了,好了,我不笑话你了,别乱动,万一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黄闵急急开口。

“哼!”

初瑶嘴角翘起,侧首不理对方。

下一刻。

她美眸闪动,一脸惊奇:

“师姐,你看看那边是不是有人在斗法?”

“唔……”黄闵眉头轻皱:

“还真是,一追一逃,前边那人看样子不成了,还都是高手。”

当下心中一凌,急忙降下七霞缎,拉着初瑶躲在一块山石后面。

“禁声!”

这里可是秘境,只有两个势力,不管动手的人是谁,怕都不愿被人发现。

万一被人发现的话……

两女心头一寒。

“师兄饶命!”这时,天际响起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我真的是无心的,我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敢朝您动手。”

“多说无益。”莫求冷冰冰的声音紧随其后:

“我这就送你上路!”

“你……”刘累又急又怒,随即仰天咆哮:

“我跟你拼了!”

音落,先是一道霞光直冲高空,然后不顾一切朝莫求猛冲。

苍羽派救援讯号。

“唰!”

天际,一抹剑光一闪而逝,那讯号还未绽放,就被当空斩灭。

直冲而来的刘累,也被一个火焰罩子罩落。

九头火龙盘旋而出,大口张开,朝着罩子内猛吐炽热火焰。

“轰……”

九火神龙罩!

罩子内,刘累凄厉惨叫,一层金光把他包裹,在烈焰焚烧下一点点缩小。

最终。

金光陡然一缩,肉身呈现在烈焰之下。

“噗!”

护体灵光、法衣、飞剑,在烈焰焚烧下,竟是无一例外尽数爆散。

肉身,更是瞬间化为灰烬。

仅剩下的寥寥几物,也被一个无形大手一捞,尽数捞在手里。

“师……”

初瑶美眸圆睁,正要开口,就被黄闵一把捂住,身躯僵在原地。

半空中。

莫求收起刘累的储物袋,随手颠了颠,身躯一晃,化作云烟消失不见。

“呼……”

知道此时,两女才慢慢放松绷紧的身躯,彼此对视,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后怕。

擅杀同门,这可是宗门不赦大罪!

莫师兄,竟敢如此?

“走!”

黄闵开口,面色阴沉:

“回去。”

“回去哪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两位师妹,怎么又回来了?”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