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性爱禁区

  • A+
所属分类:牡蛎

“……真有意思,这小子还敢拿小白鼠的吃得……”

夜色已经渐深了,一处街边的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性爱禁区

面馆里。

顾小影坐在廉歌身侧,一边吃着放在身前的碗面,

一边似乎看着老宅里的景象,有些兴致盎然地看着小白鼠教训她儿子,脸上不禁笑着。

看了眼顾小影,再微微笑了笑,廉歌再转过了些目光,看了眼这面馆里,

面馆不大,还坐着的其他些人也都各自吃着面,说着些话,似乎对廉歌两人浑然不觉。

“……廉歌,我们到这儿来,是……”

再看了阵老宅里的景象,顾小影再转过些头,循着廉歌的目光在面馆里看了看,再轻声问了句。

“答应了位故人,说等到秦始皇陵重见天日那天,帮他过来看看。”

此处就是长安。

再看了眼这面馆里正吃着些东西,说着些话的其他些顾客,

廉歌再转过些目光,看向面馆外远处,出声应了句。

顾小影点了点头,顺着廉歌的目光往着面馆外远处望了望,没再多问。

就在这时候,

面馆外的街道上,再走过来两人,

一个是四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一个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两人走到面馆前,商量了下,便朝着面馆里走了进来。

“……两位随便坐,吃点什么?”

面馆的老板见有顾客来了,再从厨房里走出,出声招呼着。

望了眼这面馆外的远处,廉歌再转过了些视线,看了眼这进了面馆的中年男人和年轻人。

中年男人上身穿着件衬衫,下身穿着条长裤,脚上却踩着双运动鞋,

年轻人同样穿着单衣长裤,手上还捧着套折叠好的衣服,是套警服。

警服折叠着整整齐齐,上面还扣着个警帽,

年轻人一只手托着,一只手还扶着,有些小心着。

“……我就来二两牛肉面吧。小尚,你要点什么。今天你刚来,这顿就我请了。”

中年男人转过头,再面馆墙上挂着的菜单上看了看,出声应了声,再问了声他跟前站着的年轻人一句,

“我也二两牛肉面吧。”

年轻人抬起头望了望,应了声。

“……成,两碗牛肉面……两位先坐,面马上就上上来。”

餐馆老板再应了声,往着厨房走了进去。

中年男人和着年轻人找了张空桌,相继坐了下来。

中年男人先坐了下,

年轻人坐在中年男人对面,

坐下了身过后,年轻人再有些小心着,

先是空出只手,去摸了摸旁边那空位上有没有灰,有没有油,

再小心着,将手里叠好的警服摆到了那空位凳子上,再伸出手,理了理叠好的警服上摆着的那警帽。

再抬起头,年轻人再转过头,看到对面中年男人正看着他旁边那警服,有些不好意着笑了笑,

“……没事儿,第一次领到新警服的时候都这样。”

中年男人转过头,笑着说了句,

“当初我刚当警察,刚领到第一件警服那会儿,警服第一次要洗了,都舍不得给扔进洗衣机里,愣是用手搓洗了遍。”

笑着,中年男人再说道。

年轻人听着,也跟着笑着,再转过些头,朝着旁边凳子上整齐放着的警服和警帽看了看,

那中年男人也循着年轻人的目光,朝着那警帽望了望,

顿了顿过后,再转回头,看向那年轻人,

“小尚,你父亲以前也是警察吧?”

中年男人出声说了句。

“对。”

年轻人点着头,应了声,再伸出手,轻轻去抚摸了下警服上那串警号。

“……这串警号,就是我父亲的。”

听着年轻人的话,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有些沉默,

“那是该珍重些……”

只是出声说了句,中年男人便再沉默下来。

年轻人转过着头,望着警服,望着警服上的警号,也有些出神。

“……两位,面来咯……”

……

“吃饱了吗?”

看着那年轻人,廉歌停顿了下目光,再转过些视线,看了眼那靠着面馆里桌,同样正说着话,吃着面的桌顾客,

那桌,坐着对父子。

再转回视线,廉歌再看向了身侧,已经吃完了碗里面,停下了筷子的顾小影,微微笑着问了句。

“吃饱了。”

放下筷子,顾小影对着廉歌笑着,应着。

“那我们走吧。”

“好。”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性爱禁区

着廉歌的手,顾小影随着廉歌站起了身,

再在桌上放下了面钱,对着厨房里的餐馆老板说了声过后,

廉歌带着顾小影,再挪开了脚,走出了面馆里,

带着顾小影,再离开了这处。

这时候,

面馆里吃着些面的顾客,

似乎才注意到已经离开了面馆的廉歌两人,

那年轻人转过了身,朝着面馆外望着,久久望着。

那靠着面馆里,吃着面父子中,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也抬起头,朝着面馆外望着。

“……小尚,怎么了?”

“没事儿,好像看到个熟悉的人……”

年轻人身前的中年男人问了句年轻人。

年轻人摇了摇头,再望了望过后,转回了身。

……

“……怎么了,爸?”

“没事儿……”

靠着里侧些,坐着的父子中,那十八九岁的年轻男人也转过头望了望,再唤了声他父亲,

他父亲也只是摇了摇头,再转回了头,接着和他说着话,

“……既然出去读书了,在外边就自己照顾好自己……你也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在外面呢,总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像你爸我,当初刚来这长安才一两年的时候……”

“……我知道了吧,你当初那点事儿,我都听好多遍了……那时候你正是最难的时候,爷爷给你打电话,跟你说,实在不行就回去……你想哭都强忍着,不敢哭出来……”

父子中的年轻男人抢过话说着。

“臭小子……”

年轻男人他父亲,听着自己儿子的话,笑骂了句,紧跟着,又再停顿了下,

“……要是实在遇上难得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你爸我还在呢,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我知道了……”

……

“……小心点啊。”

考古发掘的现场,

虽然已经夜深,但却也没停下来发掘,

种种声音混杂着,却依旧有序,

站在考古现场边,

周围不时来往的些人,似乎浑然不觉廉歌两人。

廉歌站着,看了眼那考古发掘现场的景象,再微微转过些视线,

发掘现场内,稍旁边些的位置,

一个年轻人正跟着自己老师,做着发掘工作,

专注着看着身前还被掩埋在泥土里的器物,有些小心着,用着手里的工具清理着器物旁边的泥土,

等着这件器物出土,小心着运开,年轻人再抬起头,朝着四下的发掘现场望了望,脸上不禁浮现出些笑容,

紧跟着,再埋下了头,继续做着发掘工作。

目光在那年轻人身上微微停顿了下,

廉歌再转回了视线。

“走吧。”

“好……”

廉歌带着顾小影,再离开了这处。

“……廉歌,接下来我们去哪啊。”

“再往前走走,隔着这儿没多远,再去看看吧。”

喜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