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乐园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牡蛎

主仆两个心里,福宁王世子已经是个纨绔子弟,一身的恶习,大少奶奶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还是云谨亲眼所见,难怪不愿意嫁了。

sm乐园完整版全文阅读

是,相公派人去打听过,福宁王世子连个通房小妾都没有,洁身自好出了名的,会是好色之徒?

大少奶奶实在劝不下去了,她听来的怎么比得上云谨亲眼所见,劝她嫁个好色之徒的事,她可做不来,只得让她别哭了。

不然一会儿被老夫人看见,肯定会过问的,然后把娘叫去训斥,回头娘一气,又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云谨抹了药,几人就在大树底下坐着,一直坐到夕阳西下,云谨的脸淤青褪去才挤出笑脸去老夫人屋子陪她用饭,谁也没提之前发生的事。

第二天,福宁王府就大张旗鼓的送纳吉礼来国公府了,国公府上上下下都高兴,除了云谨主仆还有大少奶奶三个。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准备云馨出嫁事宜,国公府热闹非凡,越是热闹,云谨的心就越是寒冷,整日窝在屋子里。

除了去老夫人那儿,基本不出门,谁上门她都不见客,国公夫人之前还来一趟,碧儿拦着,被二少奶奶借机打了一巴掌后,云谨亲自去关的门。

还是当着二少奶奶的面关的,气的二少奶奶直跺脚,想骂她没规矩,又元忌云谨的规矩是老夫人教的,有气都不敢吐出来。

七天后,云馨热闹的出嫁了,原以为可以安生一段时日,没想到,一个更大的消息传了来,福宁王世子醉酒轻薄了永昌候府的二姑娘。

原本大少奶奶还抱着三分云谨看错了的心态,之前听云谨和碧儿那般说,她还不信,便又让大少爷去打听了。

结果还是福宁王世子是个洁身自好的好人,这会儿呢,醉酒轻薄一个清白女儿,好人两个字就离他十万八千里了,云谨坚持不嫁果然不错。

大少奶奶当即一边倒,永昌候府的嫡出女儿可不是什么家世差的,又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怕是不娶不成了。

云谨有足够的理由去退亲,她虽然人微言轻,但帮着说两句总是好的。

这不,国公府才歇了几天的退亲就这么又搬出来了,这回国公爷不论国公夫人怎么阻止,怎么说也要去退亲的。

国公夫人劝国公爷说的那些话,云谨全听见了,对着国公夫人连笑都挤不出来,好在国公爷心里有她,不为所动,甩着袖子就去了福宁王府。

云谨欣喜的在屋子里等待,结果去了几个时辰的国公爷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福宁王忙着教训儿子,谁都没搭理,他在那里干坐了几个时辰,当然,不算他一个,永昌候也在,也不算太孤单。

最后,福宁王才出来,揉着太阳穴说,今儿这事他一定会给一个满意的交代,让他们暂且先回来,但

sm乐园完整版全文阅读

是临走前来了一句。

云谨这个儿媳,他很中意,听得国公爷眉头都皱了。

他这话什么意思,不等他询问,永昌候就说话了,他一个清白女儿被世子玷污,不娶不行,他的女儿不做妾!

福宁王当即冷了脸,那个吓人啊,没差点把永昌候毁尸灭迹了。

还是王府的管家连忙送他们两个出门,说了一通的好话,王爷训斥世子爷正气头上,谁惹恼王爷,王爷一准待他像世子爷一般的,见谅,见谅。

同朝为官,福宁王什么脾气,他们不是不知道,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这不,去退亲的国公爷和去逼婚的永昌候两个碰到权倾天下的暴脾气福宁王,那叫一个没辙,除了回家等消息还能怎么样?

第二天,国公爷又准备去福宁王府找王爷退亲。

都一宿了,什么气也该消了吧,正要出门呢,一道明晃晃的圣旨来了,皇上给二姑娘赐婚,赐给福宁王世子做世子妃!

晴天霹雳不外如是啊,打定主意退亲了,这会儿圣旨却下来了。

国公爷都懵了,国公夫人却很高兴,问公公,永昌候府的姑娘是如何处理的,公公恭谨的回道,正要去永昌候府宣旨呢。

永昌候府的二姑娘可没有府上姑娘的命好可是做正妃,哪怕是生米煮成熟饭,这个回答让国公夫人满意的不行,当即让人给公公封红包。

不当圣旨赐了婚,连成亲的日子都一并赐了,半个月出嫁,云谨听了直接就晕倒在了老夫人的床上,要不是丫鬟眼疾手快,只怕是要撞到床榻的。

老夫人吓坏了,忙让人去请太医来,老夫人毕竟是受了创的身子,早先就说过切忌大喜大怒,这会儿这么一惊吓,连着咳嗽了起来。

咳的帕子上都是血,病情一下子就严重了起来。

两日后,云馨回门,太子陪同,一脸容光焕发,国公夫人很高兴,国公爷陪着太子说话,她就陪着云馨去老夫人屋子。

正好碰上老夫人跟云谨说话,不少人都在,老夫人把一个木匣子教给云谨,气息弱的像随时就能挂了一般。

“祖母这回怕是挨不过去了,连你出嫁都见不到了,这是祖母这一辈子最喜欢的东西,就让它陪着你出嫁,是祖母给你的嫁妆。

嫁给福宁王世子是逼不得已,但是你也别因为国公府而委屈了自己,无论你做什么,祖母都支持你。”

云谨哭着接过木盒子,一屋子的人有伤心的有嫉妒的,云谨打开木盒子,看着琉璃,连着说不要,老夫人让她好生收着。

这东西她带不走,带走了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盗走,那她连死后都不能安稳了,那边大少奶奶劝云谨收下。

她对老夫人最孝顺,拿着也是应该的,只是木盒子里除了琉璃外,还有之前云谨的碧玉镯,大少奶奶不知道老夫人怎么又给了云谨。

云馨也知道老夫人最宝贝的就是琉璃,她以为会给她,不然也会给国公夫人的,那样迟早也会是她的,没想到老夫人直接就给了云谨。

给她嫁妆,气的云馨抿紧了唇瓣,扭紧了帕子,那边国公夫人却是让她别那么小心眼,云谨嫁的不如意,给她也是应该的。

云馨想想也是,但是二少奶奶气啊,她也没少伺候老夫人,就是冲着琉璃去的。

没想到她不留给孙儿,反倒给了外嫁的孙女,给了云谨,那可就是别人家的了!

琉璃是老夫人的,没人敢不同意云谨拿着,老夫人气息弱,挥挥手,让人们都出去了,弥留了三五日,也就去了。

圣旨赐婚,除非父母去世守孝,否则没有推延的可能。

云谨给老夫人守了七八日的孝,国公府的灵堂就撤了,挂了喜绸。

每日都吹锣打鼓,直到大少爷背着云谨坐上花轿,一路吹吹打打的朝着福宁王府而去。

福宁王世子青着嘴角,一身大红的喜绸,怎么看怎么不搭调。

福宁王府的事外面早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宾客很多,但没人敢笑话,两个花轿都在福宁王府跟前停下。

福宁王世子去踢云谨的花轿,才踢了一下,一个被吃了一半的苹果砸出来,正好砸他喜袍上,看客懵了,这是神马礼节?

福宁王世子望天,这脾气,跟父王如出一辙,在花轿里就闹脾气了,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踢轿门呢。

那边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直接就掀开了轿门走了出来,一阵风吹过,正好吹走她的盖头,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她手里拿着的不是苹果,而是琉璃,当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碧儿赶紧去捡起盖头给云谨盖上,云谨没让,瞥了世子爷一眼,直接就朝着王府走了进去,所有人都懵了。

他们原本就好奇世子爷娶两个,怎么拜堂,没想到世子妃直接就不鸟世子爷。

自己进大殿,彪悍,福宁王世子瞧得眼角都打颤,有些懂为什么云馨不中父王的意了,他的世子妃跟父王简直臭味相投!

世子妃没按照规矩来,侧妃还按什么,福宁王世子把喜娘递过来的红绸一扔,迈着步子就往里走,后面的沈莲心气的手都攒紧了。

也不管了,由着喜娘扶着进去,里面福宁王见云谨抱着琉璃进来,人家是跨马鞍,她偏踩着马鞍走,什么跨火盆,她绕着走。

福宁王有些怔住,随即大笑,“果然是本王看中的儿媳,非同凡响,规矩什么的都是狗屁!”

满屋子的宾客嘴角其抽,忍着发麻的头皮连连称是,您看中的儿媳,谁敢说不好,对自己的儿子都打的嘴角清淤的拜堂。

他们要是说不好,还不得走着进来躺着被扔出去,拜堂倒是没太出格,然后就是送入新房,这绝对是大御绝无仅有的拜堂了。

新娘一脸不愿意,新郎一脸淤青,还有一个不搭调的侧妃凑热闹,可偏偏没有人窃窃私语,仿佛拜堂原本就该这样似地,宾客尽欢。

碧儿浑浑噩噩的跟在云谨身边,姑娘怎么会这样,她不是想惹恼福宁王,然后被轰出门吧。

她一个弱质女流,得罪福宁王府哪里还有活路,好在福宁王没有说不好,反倒中意大姑娘,不管是不是顾忌着面子,好歹没有轰姑娘出门。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