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牡蛎

陈警官点了点头,看着向暖,突然又说道:“沈林峰死前见过沈微雨,沈微雨应该知道些什么。我们今天去找沈微雨的时候,她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有话想跟我说,但又不敢说。我们把她带回警局盘问,却又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向暖皱了皱眉道:“我感觉天美的案子和沈林峰的死应该是有关联的,陈警官如果有了新的进展,还请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这是当然。”陈警官应了一声,随后离开了薄家。

向暖跌坐到沙发上,把所有的事情在脑子里理了一遍。

“在想什么?”薄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从背后轻轻的抱住向暖,将下巴搁在向暖圆润的肩头。

向暖回过神,伸手拉住薄南城圈在她腰间的手道:“陈警官跟我说,沈林峰死了,被虐杀的。”

薄南城俊眉一皱,绕到向暖身边坐下道:“沈林峰也死了,看来我们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向暖抬眸看向薄南城:“你是说怀疑欧阳敦?”

薄南城点了点头:“死的人都是当年欺负过欧阳敦的人,死的都还很惨。你不是说沈林峰是被虐杀的吗?如果没有刻骨的仇恨,怎么能做到虐杀一个人?”

向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手指不由自主的扣了起来:“如果是他做的,那天美呢,天美跟他有什么关系?天美是被沈林峰害死的这总没有错吧。”

薄南城抱住向暖,安抚道:“这件事情还没有结论,一切都还只是我们的推测。”

“南城,我多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向暖垂下眼睑,将头靠在薄南城的肩膀上。

“我明白,只是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尽快查清楚。如果真的是欧阳敦,他不会就此收手的。”薄南城的脸色有几分凝重。

只怕欧阳敦会让沈家的人一个一个死去,沈林峰不过是第一个而已。

向暖一张俏脸皱成了一团,感觉似乎有一团乌云一直笼罩在头顶:“心里得有多变态,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薄南城沉默了一下,随后道:“不要想这件事了,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出去吃。”

向暖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吃什么?”

“自然是不会让你失望的。”薄南城神秘的一笑,牵着向暖就朝外走。

他知道向暖最近被事情压的已经透不过气了,他真怕再这么下去,事情还没查清楚,向暖人就先垮了,是该带她去透透气了。

向暖手心被薄南城紧紧的握住,一道暖流从指尖弥漫到全身。

有这个男人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在身边,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替她挡着,让人无比的心安。

薄南城对上向暖的视线,不由勾起薄唇,故意调侃道:“怎么,这就感动了?”

向暖收回视线,啐道:“我呸,谁感动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薄南城紧了紧手心,将向暖牵的更紧了。

两天后,一张红彤彤的请帖送到了薄家。

烫金的喜帖两个字格外的刺眼。

向暖打开喜帖,看到新郎新娘的名字,下意识的朝薄南城看了一眼。

见状,薄南城伸过脖子看了一眼,念道:“欧阳敦,沈微雨。”

向暖合起喜帖,扔到一边问道:“欧阳敦竟然在这个时候跟沈微雨办婚礼,他到底想做什么?”

薄南城摇了摇头:“恐怕要问他自己才知道,不过,以他的性子来看,是不会对沈微雨好的。”

“所以他这婚礼就更显得怪了。”向暖眉头紧锁,只从怀疑起欧阳敦之后,不管欧阳敦做什么,她都下意识的要揣测一下欧阳敦的目的。

“我会让冷池盯着。”

向暖想了想,又道:“那这婚礼,我们要去吗?”

“去,当然要去,不去怎么知道欧阳敦到底想做什么。”

向暖赞同的点了点头:“有道理,那我去准备准备,既然要去,贺礼可是少不了的。”

薄南城伸手理了理向暖的耳发,温柔的说道:“辛苦你了。”

向暖嫣然一笑,双手抵着薄南城的胸膛道:“既然知道我辛苦,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那你打算补偿我?”

“这样可以吗?”

薄南城说着,俯下身径直吻了上来。

这家伙……

向暖睁大眼睛,本想故意挣扎一下,可她的腰被薄南城紧紧圈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很快,向暖就沉浸在薄南城的温柔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全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欧阳敦身为公爵,他的婚礼自然不会简单。滨城最大的酒店都被包了下来,整个城里的电子屏也都播报着他和沈微雨的婚礼。

滨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

这样的排场让整个滨城的人都津津乐道。

“这婚礼倒真是像模像样的。”向暖站在酒店外,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今天的她特意穿了一条青色织花长裙,既不会夺了新娘的风采,又不会太过朴素。

薄南城穿着跟她同色的西装,牵着她的手朝酒店里走道:“欧阳敦的性格,他的婚礼自然是要最豪华的,否则怎么能凸显他的身份。”

“就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真是花钱找罪受。”向暖嘟囔一句。

酒店内一片丽光华影。

薄南城突然低声提醒道:“等下你要小心一些,谨防欧阳敦搞什么手段。”

“我知道,我可没那么蠢。”向暖环视酒店,观察着酒店内的一切。

这时,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

身为新郎的欧阳敦本应该好好的在门口接待贵宾,可他看到薄南城出现,径直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表哥,感谢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欧阳敦含笑对薄南城说道。

薄南城眉头微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从欧阳敦身上传来的阴冷气息,不由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婚都结了,收手吧。”

欧阳敦脸上的笑容隐去,眼神阴冷的盯着薄南城道:“你在说什么,我亲爱的表弟。”

薄南城直视着欧阳敦的眼睛,有力的重复道:“我劝你尽早收手。”

喜欢薄爷,我们领证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