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牡蛎

东庭南陆,随着一缕光华飘过,玄浑蝉舒展开灿烂若星的双翼,来到了那一片舆图上用赤色涂抹的地界之前。

随着飞驰,玄浑蝉的高度在不断降低。

自此一纪浊潮变动以来,上百年中不断消减,之只近来又是异动频频,然而东庭这处,某些地方的浊潮其实一直保持着一定的浓盛程度。

比如眼下这片地界就是如此。故是一般从空观望,所能见得的就是一片扭曲和缤纷的色彩,也就是张御有目印,再加他上道行高深,故才能分毫不差的判断清楚。

不过要是浊潮极度强盛之时,能够完全分辨清楚的怕也没有多少人,那时候唯有落到地面之上才能分辨清楚周遭事物。

玄浑蝉并没有急着闯入那片红雾标注地界中,而是围着转了一圈,自外看来,里面也只是地形较为复杂一些,除却山岭沟壑还有丛林植株稍加稀疏一些之外,与别处有什么两样。

张御看到这里,略作沉吟,随后意念一转,便以心光制拿住了两头神异生灵,种入一缕心光,令其往这区域进入。

一会儿之后,他心中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那神异生灵进入了里间,但是他的心光却似是排斥了出来。与其说是排斥,不如说是进入了不同的界域之中。他的心光仍然停留在了世间,而那两头神异生灵却是进入了另一个所在,由此不知所踪了。

他开始还以为这里会是间层裂隙或是灵关神国一类的东西,现在看来不是如此。

他已然明白了,对于层界不高之人,不难进入此中,但是似他这等超脱出尘世之外的玄尊,则是无法入内。

这就像是一扇既是狭窄又是低矮的门,层次较低之人自能轻松入内,可是层次较高之人自身好比高山天穹,自是没办法挤入进去,强行去为,就算撞破了门户也没有用处。在不确定这里是什么情况的前提下,这等粗暴做法是不可取的。

不过复神会对此无能为力,并不代表他同样也是不能,随着玄浑蝉蝉目闪烁,一层层混乱秽浊被剥离而去,前方的道路变得开阔起来,并且有一片完整神异灵光被自里析出。他心光上去一接,霎时一点灵光照入了其中。

而与此同时,前方景物霎时一变,张御此刻当已是站在了那一片灰沉沉的地界之上,周围漂浮着似是余烬一般的黑色飞灰。

此间有一个个披着枯槁斗篷之人慢慢在这片地界之上走动着、其气息深沉、晦涩。这并不是生灵,而是某种灵性的具现。

张御的身形此时也是微微闪烁着,这一回事他进入此间,乃是运用了一种映照灵光之法,此是从那晶片生灵之中得来的一点灵感,从而变化出来的。

此只是将这片这地域之中的一切照了入自身心神之中,而两者相映,便又可反以心光相观,故他看着在这里,实则又不在这里。

不过对于某些神异生灵而言,照见也即是见到,同样能够发起各种接触,并对心神展开侵夺,所以这等手段并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用的,一个不巧,反会自陷绝地。

他此时抬头看去,在最前方有一团赤色红雾,里面传出了细碎的窃窃私语之声,他便迈步往前走去,随着接近此物,那语声也是越来越大,可是却是越来越纷杂,怎么也听不清楚那说得是什么。

不过他凭着自身的高深道行,却是隐约分别出了一些东西,很快,他的身影走到了那片赤色迷雾之前,并且毫不犹豫走入进去,但这一刻,那嘈杂声音却是陡然消失了。

他丝毫不受影响,脚步不停,继续向着浓雾深处走,而随着他的深入其中,这红雾也是逐渐淡散,前方景物渐渐显露,那似是……轰地一下,一个东西猛然冲到了近前,并在距他仅有数指相隔的地方扑腾挣动着。

他不为所动,眼神平静地看着,这却是一种似蚊似鸟,有着五彩羽毛的东西,其有着针管般尖而细的喙,细长的足,毛茸茸的身躯,其疯狂一般向他这里冲撞着,然而两者之间却被一无形屏障挡住了。

他抬头往上看去,赤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散尽了,广阔的空域显露出来,不止是这一处,入目所及,全都是此类东西,其密密麻麻、无以计数,一直延伸到高穹上空,形成的声浪更是铺天盖地般朝他涌来。

只是这个时候,一只赤红色的巨爪陡然浮现出来,伴随着地崩山摧一般的爆响,在那无形屏障之上留下了四道巨大的血肉磨烂出来的长痕,而方才那些蚊鸟几乎被一扫而空,不是惊散了,就是被直接凭空震爆了。

随后他听到了无形的咀嚼声,但是具体的生灵却似是并不存在。此刻他往更深处看去,见是山原之中,无数形状古怪的鸟类从高处飞过,此时有一朵朵长着利齿的艳丽花朵却是从虚无之中冒出来,将只一口口吞下去,再是退了回去,重新还变成清澈的天空。

在他观看之时,面前陡然有一道阴影过来,光芒陡然一黯,便见无数细小的虫豸在无形屏障上爬动的,待其过去,寸草不生,大地之上留下了一片骸骨。

可是很快,又有许多古怪植株破土而出,不一会儿,便开花结果,果实掉落在地,化作一个个满地乱爬的甲虫,而后泥土翻动起来,那所谓的大地,竟也是由许多更为细小的怪虫所构成。

其实不止是大地……

张御抬头看着,在他眸光之中,连天空也是无数生灵挤满了,它们互相之间挨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只是它们处在一种虚化的形态,那些花朵就是其中一种生灵的捕食器官,唯有待猎物出现身边的时候,才会化作由虚转实加以捕杀。

他可以看出,这些生灵在一种异常之快的速度下循环繁衍着,并且一直在更替之中,只是他所观看的这么一会儿,已经有许多生灵不再出现,并被随后出现另一些生灵所替代。

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并且这片界域像是被刻意从世间切割出来的,一个被人有意圈占起来的地界。

可以看到,此方界域与世间有一道深深的裂痕,那些从外到来之人只会在裂痕之中停留,所以那些复神会派遣入此之人也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一直在寻到的路上,只要不曾到达尽头,那么就无从解脱。

圈占这片地界之人似是在尝试什么,所以隔绝了内外,既是不让外边之人进来,也不让里面的生灵跑出去。

事实上,虽然他望到了这里的许多生灵,可那只是借用了灵性映照上,实际上彼此之间仍然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难说其具体在哪里,或许在虚空远端,也或许在间层深处。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全文在线阅读

他思索了一下,若只是方才所看到的这些神异生灵倒不算什么,外表虽望之可怖,但层次并不高,也没什么威胁性。可考虑到这些东西极快的更迭速度,又存在了这不知多少年月了,难以保证没有更为上层的东西存在。

他此时不禁想起了另一事。每一次浊潮过后,必然有一些神异生灵冒了出来,那会否就是从这些地界之中跑出来的?

或者说,此类地界并非只有一处,而是有许多处?

要是这样的话,浊潮就相当于其开阖之门户了,那么再进一步去想,这背后与浊潮的来源是否有所关联呢?

随着深入思索,他感觉似乎触及到了什么,眸光微微一闪,决定回到上层再言,于是身影一虚,自此化去不见。

数日之后,月中廷议再开。这一次仍是议讨世间守御之事,包括戴廷执在内的数位廷执都是认为该是加强守正宫,而不是去利用造物。

这一次竺廷执呈请廷决,虽然绝大多数廷执站在守正宫这一边,可钟唯吾、崇昭、长孙迁三位却是将此予以否去。

首执对此不置一词,若在以往,他肯定不会任事情落至五位执摄那里,但是现在明显开始移交权柄了,所以不像以往那般加以调和。

陈廷执则似是对此并不执着,只是言道:“今次不过,便下次再议,不过守备不能松懈,守正宫驻地的守御监察,需予以加强。”

他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哪怕结果还不出来,却也不妨碍他加强守正宫驻地。

这里理由也很恰当,总不能廷议上商量不出结果,就什么都不做,那极可能让敌人趁虚而入。他们廷议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被问题本身所牵绊。这也得到了诸廷执一致认可,哪怕钟廷执、崇廷执二人也没有反对,在他们二人看来,只要加强守正宫驻地的决策不是以正式廷议定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全文在线阅读

下来的,那么就有挽回和改变的余地。

待得此番廷议之后,钟、崇二人往宫中回转,钟廷执沉声道:“看陈廷执的态度,我等还需再否议两次。”

崇廷执道:“那至多也就两月时间,守正驻地也没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实力暴长……”说话之间,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往下界看去。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