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方名家经验之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法国“劳斯莱斯”生蚝惊现烟台万达文华酒店!
2017年8月4日
看图学海鲜的英语名字,为家里的孩子收藏并教会他们吧!
2017年8月4日

汉方名家经验之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头条怎么发私信? 关注“中医骨科笔记”投稿——点击我的头像——右上角有“发私信”功能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备忘录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原方有二个,一个有黄芩,另一个无黄芩,用的是有黄芩的方剂。另外,原方还配以铅丹,我使用时减去铅丹。有时加上甘草或减去大黄使用。用于癫痫有时可加上芍药、钩藤、黄连等。如果加上羚羊角效果会更好,但羚羊角的正品很难买,并且价格很高,现在已不用。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的腹证近似于大柴胡汤,上腹部膨满,胸胁苦满,屡屡有脐部悸动。如果没有便秘的倾向,可减去大黄。

该方可应用于神经症、血道症、精力衰退、阳痿、心脏肥大、心脏瓣膜病、高血压病、动脉硬化症、失眠、神经性心悸、癫痫、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等疾病。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未知《伤寒论》。

【组成】柴胡12克 龙骨 黄芩 生姜 铅丹 人参 桂枝(去皮) 茯苓各4.5克 半夏6克(洗) 大黄6克(切) 牡蛎4.5克(熬) 大枣(擘)6枚

【用法】上药十二味,除大黄外,以水800毫升,煮取400毫升,再纳大黄,更煮一二沸,去滓,每次温服100毫升。

【功用】和解清热,镇惊安神。

【主治】伤寒往来寒热,胸胁苦满,烦躁惊狂不安,时有谵语,身重难以转侧,现用于癫痫、神经官能症、美尼尔氏综合征以及高血压病等见有胸满烦惊为主证者。

【方方中柴胡、桂枝、黄芩和里解外,以治寒热往来、身重;龙骨、牡蛎、铅丹重镇安神,以治烦躁惊狂;半夏、生姜和胃降逆;大黄泻里热,和胃气;茯苓安心神,利小便;人参、大枣益气养营,扶正祛邪。共成和解清热,镇惊安神之功。


方歌

陈修园《长沙方歌括》

参苓龙牡桂丹铅,芩夏柴黄姜枣全。枣六余皆一两半,大黄二两后同煎。


临床应用】:

  1. 癫痫《刘渡舟医案》:尹某某,男,34岁。胸胁发满,夜睡呓语不休,且乱梦绘纭,时发惊怖,精神不安,自汗出,大便不爽。既往有癫痫史,此病得之于惊吓之余。视其人神情呆滞,面色发青,舌红而苔白黄相兼,脉来沉弦。辨为肝胆气郁,兼阳明腑热,而心神被扰,不得潜敛之证。治宜疏肝泻胃,镇惊安神。予本方1剂,大便通畅,胸胁满与呓语皆除,精神安定,不复梦扰,唯欲吐不吐,胃中似嘈不适,上方加竹茹、陈皮,服之而愈。

  2. 恚怒卒倒《生生堂治验》:一妇岁50余,恚怒即少腹有物上冲,心绝倒,牙关禁闭,半许时自省,月一发,或二发,先生诊之,胸腹动悸,与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数旬愈。

  3. 痰饮《王旭高医案》:心境沉闷,意愿不遂,近因患疟,多饮烧酒,酒酣之后,如醉如狂,语言妄乱,及今2日。诊脉小弦滑沉,舌苔薄白,小水短赤,大便不通,渴欲饮冷,昏昏默默,不知病之所在,因思疟必有痰,酒能助火,痰火内扰,神明不安,此少阳阳明同病而连及厥阴也。少阳为进出之枢,阳明为藏邪之薮。今邪并阳明,弥漫心包,故发狂而昏昏默默也。仿仲景柴胡加龙牡汤主之:柴胡、黄芩、半夏、茯苓、龙骨、甘草、牡蛎、铅丹、菖蒲、大黄、竹沥、姜汁。

  4. 神经官能症《陕西中医》(1984;12:41):梁某,女,32岁。2年多来,自觉头晕乏力,夜寐不安,心悸怔仲,胸脘痞闷,胃纳不佳,有时脘痛,大便不实,月经不调,白带多。上述症状每因情志不畅而加重,自疑癌症。查无阳性体征,服中西药不效,苔薄,诊断为肝郁型神经官能症,予本方6剂后,症状明显好转;继服10余剂,除脘部略有不适,余症消失。

  5. 帕金森氏综合征《上海中医药杂志》(1986;4:25):潘某,女,59岁。高血压、动脉硬化史10年。两年前两手颤抖,走路不稳,西医诊断为帕金森氏综合征。给安坦、莨菪浸膏片、安定等治疗,病情好转。4个月前因精神刺激颤抖加重,继用上药无效。现患者两手呈有节律之细震颤,走路呈慌张病态,头部前倾,摇摆不止。胸部闷胀,烦躁口苦,小便黄赤。舌微红,苔边白中黄,脉弦劲。证属阴虚阳亢,郁怒化火,火盛生风,风火相煽,无神失主,筋脉失约所致。治宜调肝清热,潜阳熄风,镇惊安神。予本方加蜈蚣2条,水煎服。上方服12剂后颤抖明显减轻,继服24剂后颤抖消失,追访两年未复发。

  6. 舞蹈病《北京中医学院学报》(1983;4:30):张某,女,12岁。手足乱动、行走不稳、挤眉弄眼等5个多月,伴烦躁易怒,时时叹气,脉弦而细。某医院诊断为舞蹈病。证属邪入少阳,痰湿内郁,风邪外客。拟本方去铅丹、大黄,加白芍6g,生甘草6g,煎服3剂后诸症好转,继服30剂而愈。


各家论述

汉方名家经验之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伤寒论 中医 经典

  1. 《内台方义》:用柴胡为君,以通表里之邪而除胸满,以人参、半夏为臣辅之,加生姜、大枣而通其津液;加龙骨、牡蛎、铅丹,收敛神气而镇惊为佐,加茯苓以利小便而行津液;加大黄以逐胃热、止谵语;加桂枝以行阳气而解身重错杂之邪,共为使。以此11味之剂,共救伤寒坏逆之法也。

  2. 《伤寒来苏集》:取柴胡之半,以除胸满心烦之半里;加铅丹、龙、牡,以镇心惊,茯苓以利小便,大黄以止谵语;桂枝者,甘草之误也,身无热无表证,不得用桂枝,去甘草则不成和剂矣;心烦谵语而不去人参者,以惊故也。

  3. 《医方集解》:柴胡汤以除烦满,加茯苓、龙骨、牡蛎、铅丹,收敛神气而镇惊;而茯苓、牡蛎又能行津液、利小便,加大黄以逐胃热、止谵语;加桂枝以行阳气,合柴胡以散表邪而解身重,因满故去甘草。

  4. 《古方选注》:柴胡引阳药升阳,大黄就阴药就阴,人参、炙草助阳明之神明,即所以益心虚也;茯苓、半夏、生姜启少阳三焦之枢机,即所以通心机也;龙骨、牡蛎入阴摄神,镇东方甲木之魂,即所以镇心惊也;龙、牡顽钝之质,佐桂枝即灵;邪入烦惊,痰气固结于阴分,用铅丹即坠。至于心经浮越之邪,借少阳枢转出于太阳,即从兹收安内攘外之功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