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舌尖上的大连
2017年6月29日
夏天试试三种海味做法 吃一次便会爱上它
2017年6月30日

牡蛎又名蚝,是一种贝类生物,生活在海洋沿岸,肉供食用,又能提制蚝油,在咸淡水交界处的生蚝肉尤为肥美,肉质丰腴,嫩若羊脂,营养价值堪比牛奶。结合课文可见,牡蛎的特点是是折射出资本主义国家的拜金实质和人民唯利是图之本性。”我仍然记得我的高中语文课上,张老师介绍牡蛎时那扭曲的神情。

我们那一代成都人,在中学时代连生蚝长啥样都没见过,更别提生啖其肉啦。我们对牡蛎的全部印象,仅仅来自于课文《我的叔叔于勒》,

“父亲忽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打扮得漂亮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拿小刀一下撬开牡蛎,递给两位先生,再由他们递给两位太太。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

张老师读到这里,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喉结在起伏,作吞咽之状,有同学举手问道:“张老师,为什么要把蛎壳扔到海里啊?”

“小资产阶级的通病,自由散漫”,张老师强作镇定地回答。

“毫无疑义,父亲是被这种高贵的吃法打动了,走到我母亲和两个姐姐身边问:‘你们要不要我请你们吃牡蛎?’”张老师继续往下读。

“不要!不要!”那是1998年,13岁的我们也被这种高贵的吃法打动了,纷纷举起稚嫩的拳头,在张老师的带领下控诉起了于勒一家人的虚伪善变,发誓此生一定要和这种腐朽的生活划清界限。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生物专业,实事求是地讲,这个选择和当年张老师的尊尊教诲干系不小,当时满腔热血和求知欲的我,一心想要深入研究牡蛎和资本主义的神秘联系。我当时想,也许勘透了牡蛎,就能找到解救全世界三分之二水深火热人民的方法。

研究生我选择了贝类养殖学方向,师从中科院海洋研究生副所长。

我对牡蛎的第一个了解,来自于它能自由转换性别。牡蛎能够根据环境转换性别,至于为什么要转换性别?我的老师,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都没有研究出结果,我就更没发言权啦。有研究人员认为其性别转换和水温有关,理由是在月平均水温为13-20℃时,雄性个体比例高;月平均水温升高至20-30℃时,两性比例接近,当水温下降时,雄性比例又增高。我曾经问过所长为何水温低时雄蚝比较多,所长说因为女的比较怕冷。

还有一个研究结果:在养殖场作对比试验,发现在优越环境条件下,雌性牡蛎占多数,而在营养条件差时,雄性牡蛎占多数。所长告诉我这是因为女儿要富养。

最后我把所长问得不耐烦了,他说你还有啥问题一起问了吧!我扭扭捏捏地说,我有一个大胆的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什么?”

“雄蚝要是在水里遗精,然后过了一段时长它又变成了母蚝,那它那些在水中飘零的精子能让自己怀孕吗?”

所长沉默了,他说你这个问题有点超纲,学术界还没有进行过相关研究。他建议我将此问题立项,作为我的硕士论文题目。

我谢绝了所长的建议。因为我害怕出现这样一种极端的情况:经过DNA检测,我发现天下所有的生蚝都拥有完全一致的DNA序列,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同一只生蚝的后代,大家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反复怀上自己的孩子,然后形成了今天的庞大种群。这样的结果会让我崩溃的,我是个传统的男人,接受不了这种伦理怪象。

我的第二个待选毕业论文方向是《生蚝为什么这么紧》。众所周知,生蚝之所以蛎壳禁闭,难以开启,是因为它有着强悍的闭合肌,(见下图,图片来自网络,)而经我考察文献研究发现,18世纪之前的生蚝,其闭合肌是远比现在弱小的,究竟是什么事情造成了那短短几十年中生蚝的突变?

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

最后,在这个不适合吃生蚝的季节,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正确的吃蚝方式。

1.准备好一盘生蚝(这里选的是法国的吉拉多)、开蚝刀和柠檬。

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2.作为一个前生物工作者,不忘在开蚝之前设计一组对比实验,以验证我前文所述。将卡萨诺瓦的照片放给生蚝看,生蚝的壳闭得比赵忠祥还紧,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可能撬得动分毫。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2当然,我这种old school的男人是不会采用这种投机取巧之法的,我坚持用小刀撬开(初学者请戴手

你真的了解生蚝吗?3挤上柠檬汁,搁在冰块里保鲜,然后就开吃吧。
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你真的了解生蚝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