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 A+
所属分类:牡蛎怎么吃

“贺礼?贺什么?总不会是来贺三夫人成为城主吧!”我点了一袋烟问包老板。没想到她居然对我点了点头。

“真是为这事儿?这件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啊,东龙道总部那边还没派人过来么?”我有些诧异的追问着包老板。按理说事情发生了这么久,就算路途再远,东龙道总部也要派人过来吧。不说调查事情的真相,就是这城主的位置,总不能这么儿戏的让人说占就占了。除非,东龙道总部那边是默许三夫人接掌东城的。要不然怎么会听之任之?

“嘿,细作这玩意儿可是无处不在的。咱们会在人家那里安插细作,人家也同样会在咱们这边安排几个。大和跟东龙人的面相又差不多,稍微培训一下,会说彼此的语言就行了。这不是一件什么高精的事情。况且如今只要能活命,能挣钱,你还怕没有人愿意给人家当细作么?至于东龙道总部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我打听到了,东城这边的事情早在你去金鸡山的那天,已经抵达了道城送到了道宗的手里。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派人过来,这事儿我可打听不出来。”包老板摇摇头对我说。

“还有金鸡山那边一直也没有动静,你托付小秋转告我信息之后,我就马上派人在金鸡山附近监视。到今天早上为止,他们并没有出兵的迹象。希望那不过是赵德尚的一时兴起吧,还不容易安生下来,要是再起战端。大和,妖兽,可都不是善茬啊!东龙和金鸡山总算是同一个血统,总不能外敌不打,自己人打自己人吧!”包老板接着对我说。

“我托付包老板打听的人,还没有下落吧?”打听完东龙道的消息,我又对包老板打听起彼岸他们来。如今,我身边可就差彼岸,如意,兰馨,秋棠,苏娅他们几个了!要是能找到他们,良人府的实力不敢说天下无敌,最起码也是一个雄霸一方的存在。到那时候,才是我光收门徒,扩建白沙岛附近配套设施的时候。

“很抱歉,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派了专人去处理这件事。你隔三差五的过来一次吧,你找我容易,我找你却很难。”包老板对我说道。

“成,以后我最起码一个月会过来一次。就算我来不了,也会让阿离或者是妙先生过来。她俩你应该都认识的。除此之外,我不会派其他人过来。如果有人打着我们的幌子过来,包老板大可以将他扔湖里去喂鱼。”我跟包老板交代了一遍。

“行,那就按照这个约定执行咯?除了你,阿离,妙先生三人之外。其余任何人打着你们的名头来找我,我可就把他们当敌人对待了。”包老板端起茶杯对我笑道。

“当然除了我要找的那些人之外啊,没准他们听到了消息,自己找来了呢?”我又追加了一句。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我还没有蠢到那种程度的哈哈哈!这次过来,住一夜吧!每次都来去匆匆的,我连请你喝酒的机会都没有。知道你忙,今晚在这里住一夜明天你走我绝不多留。”包老板喝了口茶水对我说。

“包老板盛情难却,那我今晚就留宿一夜。物资暂时够用了,包老板可以暂时不用再管这件事。下次我来的时候,如果缺什么,我再跟你说。”这一次的物资,比上次更多更丰富。白沙岛上人不多,我问包老板要的这些东西,足够100来口子用上一个月的了。

“万事开头难,江先生如今有了自己的地盘,你只管好好经营。需要什么就对我说,我能解决的马上帮你解决。我不能解决的,发动朋友也要帮你解决。小秋,今儿江先生留在这里过夜,你去准备一些酒菜。咱们晚上陪江先生喝两杯。”包老板这番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我对她抱抱拳,表示了一番感谢

“以江先生的实力,想要雄霸一方不过是反掌之间。我今天跟你交好,他日我遭了难,江先生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我是个生意人,这叫做投资哈哈哈。不过,跟江先生交朋友,我却是真心实意的。所以江先生今后有什么需要的话,用不着跟我客气。也不要觉得自己欠了我什么。这是我的投资,将来有一天,是会要江先生给予回报的!”包老板这话不仅没有让我着恼,反而让我变得轻松了起来。

“好,我记住包老板的话了。以后我可不会跟你客气的。你行商多年,经验比我丰富。我虽然占了一个落脚之处,不过才刚刚开始。很多事情我以前没做过,也没经历过。对于掌管一个门派,实在欠缺经验。包老板要是有什么要教我的,只管开口就是。我一定虚心接受!”我哈哈一笑,对包老板抱拳说。

“现在你身边的人,都是你信任的,自然没有什么值得我叮嘱。等将来你身边的人多了,就会有很多不了解的人出现。到那个时候,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好说话了。想要掌管好你的门派,就要跟我掌管商行一样,恩威并施。光有恩没有威,久而久之人家不仅会当做理所当然,还会造成令不能行,禁不能止的局面。世上的可怜人很多,有的值得你同情,有的则是完全活该,不能一概而论的!”包老板拿起茶壶,为我斟着茶水说道。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道理我自然是懂的,不过却没有具体的去执行过。所以我决定今后要多向包老板请教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就是这个意思,你是习武的人,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你缺的是,实践!没关系,凡事总有第一次,有的事情或许你刚开始会不习惯。但是时间久了,你便能熟能生巧,运用自如!”跟包老板就这么聊了一个时辰,我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江先生,我们知道你在!夫人说,大和这次送来的贺礼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请江先生务必前往城主府一叙!”晚上,正跟包老板和秋执事在院子里喝酒赏月。忽然一阵喊声就从桥头传了过来。包老板闻声面色一变,啪一下将酒杯拍在了桌上

“一次两次我也就算了,莫非真当我包某人没有脾气不成?”这是包老板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发火。
大司天使和另外六个永恒势力的二把手,面面相觑。

他们的眼神,在虚空之中交流着,想要表达的意思,就一个!

那一刀,上演了一步层次的奇迹,更是创造了天才道会的历史!

如此怪物,与其他九百九十九位超级天才同时放在席位争夺战的洞天战场,犹如降维打击!

可那道白袍身影的生命层次,确确实实是一步道君!

况且,其生命气机,年轻的有些过份,仅仅一百亿年出头而已!

单纯通过生命气机这个方面来看,就如同一个婴儿,一巴掌拍死了上百个成年般!!!

……

九色宫殿。

众位永恒大能脸上的表情,格外的精彩。

“三个呼吸?斩一百零二?”

“就算加上后边杀剑狱他们的时间,也就五个呼吸啊!”

“不行,我不跟你们客气了,我也要加入抢人的行列!”

“这等怪物,唯有成为我的亲传,才不会浪费他的妖孽天资!”

“纵观无尽疆域,哪怕是当初的非夜,也没有造化这么耀眼,说不定,未来,我的弟子中能有一位永恒大能。”

“边去边去,一个个就不能矜持点啊?惊才绝艳的天才道君多了去了,却只有我们这点永恒大能。”血圣楼主一本正经的说着说着,就绷不住了,他深吸了口气,说道:“造化早已在集结血圣楼时,就已成为了我的弟子!”

“以为我信你?”黑暗真主鄙夷的说道:“等道会落幕,叫来一问便知,到时别尴尬啊!”

我和他,都受益于启明星的星光冥想,就是缘分。”迷踪真主笑着说道:“相信这是启明星为我指引的亲传弟子!”

身为永恒大能的他们,被赵凡的那一刀,惊艳到了!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

洞天战场。

赵凡的天才徽章引发的震动,持续发酵!

加入了临时联盟的超级天才们知道,只要接近前者的方位,就能遇到大批大批的联盟天才,绳子也会越拧越粗,故此,就纷纷从各个区域,不同的方向,开始动身。

凭着徽章感应,他们也根本不怕在汇流前就遭遇到赵凡,知己知彼,离的近了就避开便是。

但临时联盟中有一小部分怂货,不敢招惹赵凡,连凑过去的念头都没有。

反倒没加入联盟的,也有一部分存在野心的超级天才,欲要前去加入临时联盟,唯有除掉赵凡,才有争夺第一的希望,否则,第二的位子注定会被抢的头破血流!

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冰封区域之中。

至白道君凝神问道:“造化兄,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原地等上半日时间,我们就直接开溜!”赵凡当机立断的说道:“此中都是超级天才,同时对付一百位上下,我还有把握,可若是原地等着同时面对几百甚至六七百人的围剿,那就是想不开了。”

他的极致一刀,群攻模式的威能,斩杀一百左右就会耗尽!

蚂蚁多了都能啃死大象!如果数量太多,非但无法一次性灭掉绝大部分,反而,那些超级天才有了徽章感应,能在碰上自己前就实现集结,更会有防备的进行磨合训练,一旦配合默契,恐怕自己的极致一刀,效果也微乎其微,然后就会被铺天盖地的威能吞噬,沦为不知哪个幸运儿名下的一个积分,还是买一送一百零七的那种……
当年,龙界之主是唯一能与蝶月争锋一战的顶尖强者。

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武道本尊想要将其镇压,只需要祭出武炼乾坤即可

但武炼乾坤一旦释放出来,动静实在太大,迸发出来的力量,也极为可怕,直逼大帝之境!

魔主曾提醒过他,不要弄出大荒一战那种动静。

面对一个龙界之主,武道本尊还没打算释放武炼乾坤。

“轰!”

武道本尊抬手一拳,凝聚着无尽的道与法,武道意志,撞击在龙界之主的一方世界上,传出一声巨响!

龙界之主的一方世界不断晃动颤抖,但配合他的血脉异象,竟生生扛住武道本尊一拳!

若是元武洞天再进一步,成就世界,武道本尊的肉身血脉力量也会随之暴涨。

只是凭借赤手空拳,便可以将龙界之主的大圆满世界击溃。

现在还差了一筹。

“荒武,也不过如此!”

龙界之主大笑一声,精神大振。

面对这一方世界,武道本尊一口气抡上几拳,也能将其打碎。

但听到龙界之主这句话,武道本尊也懒得跟他纠缠,直接祭出镇狱鼎,抡圆了照头砸去!

四大圣魂环绕,龙吟梵音交织!

轰隆!

天地震动,周围的亢龙大殿都在摇摇欲坠,无数灰尘簌簌而落!

紧接着,龙界之主凝聚的一方世界上,传来一阵龟裂之声。

镇狱鼎下,浮现出一道道裂痕,如同蛛网一般,迅速蔓延!

碎了!

只是一下,一方大圆满世界就当场崩溃!

就连龙界之主的血脉异象,都被打得四分五裂。

镇狱鼎在大荒一战中,吸收四大圣兽血脉得以重塑,在武道本尊的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绝不弱于当年的大帝神兵!

龙界之主瞪大双眼,神色惊骇。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见到武道本尊将镇狱鼎倒扣下来,整整一鼎的地狱溟泉,兜头浇了下来!

武道本尊原本只是想敬他一杯泉水。

龙界之主不肯就范,他就只好敬他一鼎!

转眼间,龙界之主浑身湿透,被地狱溟泉浇了个透心凉。

下一刻,他的天灵盖上升起一道道青烟。

双眼中,也浮现出一条条幽绿丝线,正是身染厌胜诅咒的迹象!

龙界之主沾染厌胜诅咒的程度,比之灼日龙帝要轻一些。

但比其他两位龙帝,却要重了许多。

就算他能在地狱溟泉之下暂时保住一命,元神恐怕也将遭到重创,时日无多。

龙界之主被洒了一身的地狱溟泉,在承受着巨大痛苦。

刚刚虽然还在奋力抗争,但此刻,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什么,竟一声未吭,只是咬紧牙关,默默承受着这种痛苦,身体一下下颤抖着!

看着这一幕,群龙神色复杂,心中升起一丝悲哀。

堂堂龙界之主,也中了诅咒,被人操控,迷失心智,带领龙族一步步走向深渊,直到今天这样一个无可挽回的境地!

在冰霜龙帝和剩下几位龙帝的指挥下,大殿中的群龙,纷纷饮下溟泉水。

其中,又有一些身染厌胜诅咒的龙族暴露出来。

但与大殿中龙族数量相比,身染诅咒的龙族并不多。

许多龙族呆呆的望着正在冲刷诅咒,承受痛苦的龙界之主和一些族人,显得有些茫然、无措,甚至是失落……

这些族人身染诅咒,迷失了心智,被人操控,才做出诸多伤害龙族的事。

可他们并未染上任何诅咒,这些年来,却也追随在龙界之主和这些龙族的身后,犯下无数罪恶。

他们终究还是没能守住内心的底线,将内心之恶释放出来,陷入疯狂

他们虽然没有染上厌胜诅咒,却还是迷失了自我。

苏子墨感受到这一切,不由得暗暗心惊。

厌胜诅咒,还不是最可怕的。

利用厌胜诅咒,来蛊惑人心,让一个个原本正直良善之人,渐渐蜕变成恶魔,才最为可怕!

身上的诅咒,有地狱溟泉可以化解。

可心中的诅咒,又谁能化解?

龙族就算渡过此劫,也是元气大伤,不复当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诸位龙族身上的厌胜诅咒渐渐消除。

有的龙族沾染厌胜诅咒的时间太久,与灼日龙帝结局相似,没过多久,便身死道消。

但大多数身染诅咒的龙族,都活了下来。

虽然,对于他们而言,现在是生不如死。

元神上的创伤还是其次,当恢复心智,找回自我,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自然也都浮现在脑海中。

每一段记忆,都沾染着族人和无辜生灵的鲜血,让他们的内心备受煎熬!

“荒武道友,对不住……”

龙界之主脸色苍白,气息虚弱,站起身来,朝着武道本尊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武道本尊微微摇头。

目前为止,龙族并未伤害到他们。

龙界之主这些人,伤害最大的是龙族,是整个龙界!

龙界之主环顾四周,看着周围的一众失魂落魄的族人,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原本强盛一时的龙族,就只剩下这些族人,落得如此凄凉的境地!

他几乎毁了整个龙族!

这次龙族之劫,对龙族的打击不仅仅是在实力上,对众多龙族的内心,精气神更是一记重创!

这种伤害,不知要经过多少年,才能恢复过来。

龙族还有这个机会吗?

蝶月突然问道:“据我所知,厌胜诅咒的施法条件颇为苛刻,只要有所防备,便不会受制于人。”

“唉。”

提及此事,龙界之主深深一叹,道:“当年巫界之主前来拜访,说发现一处古之大帝遗迹,邀请我一同前往,我有些心动,便答应下来。”

“我始终防备着巫界之主,不敢大意,但那处遗迹中,禁制重重,一时不慎,我们都沾染上一种失传已久的古毒。”

“以我们的修为,可以暂时压制这种古毒,但无法化解,留在体内始终是个隐患。”

蝶月淡淡一笑,道:“想必巫界之主早就知道解毒之法。”

龙界之主点点头,自嘲的笑了笑,道:“如今想来,他当时染上此毒,无非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

“几年之后,他再来龙界之时,身上古毒已解。我询问他方法,他说有一种巫族的不传秘法,可化解此毒。”

“我身为龙界之主,当时又在龙界之中,在我想来,他绝不敢有其他心思。龙族绝不受迫于人,他敢借此机会在我身上动什么手脚,我纵然身死,也会将其留下斩杀!”

听到这里,众人也都能猜出后面的事。

龙界之主道:“我从未听过厌胜诅咒,也不知道天下间竟有如此可怕的诅咒,更不知这种诅咒可以令人迷失心智,失去自我。”

“更何况,在他施法之后,我身上古毒确实被化解,也没有察觉到身染诅咒的迹象,便任由他离开……”

“蹈海啊,你,你怎可如此贪心,如此大意!”

冰霜龙帝哀其不幸,叹息一声。

龙界之主被人操控,想要创造出机会让其他龙族身染诅咒,就容易太多了

苏子墨突然问道:“你染上的是什么毒?”

这句话问得有些突兀,又来自于刚刚一直沉默的那个人族王者

龙界之主看了一眼苏子墨,略有迟疑,还是说道:“冥厄之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