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三观怎么了?

生蚝才是夏天的Freestyle啊!
2017年7月25日
可别小瞧了生菜,这么吃味道跟蒜蓉生蚝一样!色香味俱全
2017年7月25日

他们整天考虑着明天吃什么、后天又该安排什么样的菜谱来消磨时光,在享用饭食以前得先吃一粒开胃药丸;他们吃牡蛎、海蟹和其他珍馐佳肴,之后便到卡尔斯巴德或高加索去度假休养。作者从来就不羡慕这些大人。但对于中等绅士在第一个驿站要了一只火腿,在第二个驿站又要一只乳猪,在第三个驿站又要一块鲟鱼或葱烤灌肠,而后还随时都可以若无其事地再坐到餐桌旁,喝着鳕鱼和鱼油炖的熏鱼汤,吃着鲶鱼,大快朵颐的样子让旁观者们垂涎不止。这是果戈里《死魂灵》中的一段对于这些绅士的日常描写。本身这是一本非常著名的讽刺小说,但是在不同的人眼中是反应的不同的生活态度。

张爱玲的作品极其擅长运用比喻,对照、反讽、色彩描写等手法,但是同样她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吃货。

上世纪20年代俄罗斯文学席卷中国知识阶层,《铁流》《毁灭》《死魂灵》等在圈内传阅广泛,但是在张爱玲的眼中,看到的就是美食与享乐主义,她是一个因为没有吃到俄式鲶鱼肉包而感到扼腕不止的人。

假使有人说他爱我,我并不会多一丝欢欣,除非他的爱可以折现。假使有人说他恨我,我不会担心,太阳明日还是照样升起来,他妈的,花儿不是照样地开,恨我的人可以把他们自己的心吃掉,谁管他。这是亦舒《喜宝》中喜宝说过的一段话。

亦舒笔下的女性都是现代社会无数女性的楷模,具有平静、自信的姿态,表现出干练、透彻与飒爽。性格独立坚韧,有些倔强并包含智慧,看透一切却又淡定自若。亦舒是个倡导平权的女性作家,略微倾向于反父权主义,这也是在作品中表现出最多的地方。亦舒也一直在作品和现实生活中,表达了做人最要紧的是姿态要好。

而在亦舒也曾经描写过自己的生活细事,并为在作品之外并未拒绝过男友资助。

“唯一对穿衣服真正有兴趣的时候,只有两个阶段:十七到十八。廿三到廿五。

廿三岁到廿五岁的几年,因为有一位男朋友,对我极之钟爱,经济上常给予援助,故此异常的爱穿,挥着汗到国货公司订做丝棉袄棉裤,八月还没过就从诗韵捧回长大衣,皮草店进进出出,似乎颇为风光,一切名店都有折扣优待。

之后,之后。

之后钞票就比较有正当用途,而且年纪也老大,穿啥子都一样,精神别有所托,非常心平气和。近年来身上衣著十之八九靠友好捐赠,穿得非常得意,略不合心绪者再转交侄女儿,故此倪匡吾兄曾困惑地说:「这些衣服,是由倪小姐给倪小姐给倪小姐?」”

平静下的亦舒如此波澜不惊,但真实世界的亦舒并非完美。坊间流传的亦舒和男友分手,持刀将男友家毁坏殆尽并非空穴来风。亦舒脾气太大,“发火时将岳华西服绞烂”,岳华后来在《志云饭局》里自爆,亦舒有次甚至举刀要砍自己。 为啥偏偏砍他?因为亦舒醋性极大,当年同画家老公冷战期间与岳华相好,后有郑佩佩赠字事件所以导致感情破裂。

看到这里您是不是就理解为什么《我的前半生》原著小说中罗子君将会和贺函在一起。逆袭成为成功人士,成功和闺蜜唐晶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唐晶终究是个垫脚石。而亦舒也希望有一个唐晶一样的女子,成全自己,成全别人。三观感人,但这是为自己祝福,并没有对错。

就如张爱玲在《死魂灵》中看到的是美食,鲁迅看到的是饥饿和阶级一样,每个人的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也许美好,也许不美好,没必要一定要同化或者被同化。不用去理解,只需知道不同。


《我的前半生》三观怎么了?

罗子君&贺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