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生蚝挑运工满身是泥却脸带笑容 一日报酬300块
2017年3月1日
食物海洋风——蒜烤生蚝
2017年3月1日

牡蛎在北方称海蛎子,南方叫蚝,奉化区人叫“蛎旺”。小时候老娘做的自家名菜“蛎旺塌蛋”,真是色香味俱全,那味道特别鲜嫩,至今回味无穷。如今生活条件改善了,几次尝试做“蛎旺塌蛋”,就是做不出儿时的味觉。因为现在做“蛎旺塌蛋”,少了当时农家自制的油菜籽打的土制菜油,没有了那种原汁原味的青菜油子的香味,所以怎么也找不到儿时的味蕾。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收牡蛎的大哥)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采收归来)

眼下,又到牡蛎最肥时。新鲜牡蛎还可以生吃,把牡蛎肉用清水洗净,上盆后盆子中间复放上一只小酒杯,牡蛎上的水自然而然向酒杯心聚集,牡蛎就提鲜了。吃时,蘸些酱油,不但味美,营养丰富,而且易于消化吸收。难怪我们奉化纯湖沿海地区,独有的牡蛎米豆腐汤,名气那么大,吃了以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还想吃。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挑上岸)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撬牡蛎肉的大姐)

上几天,到我区的莼湖费家码头、塘头村美拍。看到本地牡蛎上市高峰期已经来临,几十间棚屋里妇女们拿着工具“叮叮当当”地对牡蛎进行撬肉加工。刚捕上来的牡蛎都非常新鲜,撬开后肉身呈浅绿色,肉质嫩,味道鲜。我们有时在菜场里看到的白色牡蛎,因为泡过较长时长的水,鲜味已经损失了。从十二月初一到年关前,妇女们每天都要开夜工挖牡蛎,男人起早出海收牡蛎,这一月时长是他们最苦也是收入最高的时期,他们在风浪间讨生活,很辛苦。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晨撬牡蛎肉的大哥)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刚刚撬出的牡蛎肉鲜嫩欲滴)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撬出的新鲜牡蛎肉)

目前市场上牡蛎肉价格在每斤20元左右,去年同期差不多。据渔业部门不完全统计,奉化、宁海、象山等地的牡蛎养殖面积有近3万亩,牡蛎养殖在宁波已有700年历史。据元代王好古撰写的汉族药学著作《汤液本草》记载:牡蛎入足少阴,为软坚之剂。以柴胡引之,能去肋下之硬;以茶引之,能消结核;以大黄引之,能除股间肿……能益精收涩,止小便,本肾经之药也。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刚刚撬开的牡蛎)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撬牡蛎的大伯大妈)

冬季是吃牡蛎的最佳时候,民间历来有“冬吃海蛎子夏吃蛤”的说法。请到我们奉化区莼湖塘头一带走走看看,那里滩涂边的一艘艘装牡蛎小船成排结队,刚采收上来的牡蛎堆成了小山,请您带几斤新鲜的奉化“蛎旺”回家吧。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塘头村牡蛎堆放场)

冬吃海蛎子夏吃蛤,又到牡蛎最肥时

(塘头村牡蛎场快乐的下一代)

图文 | 方亚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