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是不是欠C 我们去沙发上试试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不少主播都被吓了一跳。

因为决赛轮是一场定胜负的赛制,所以,隐藏是绝对同步的,不可能一个团队刷出了隐藏,其他团队都没有,那岂不是靠运气躺赢?

所以,这个隐藏一出来,反而是局势突然一下大变。

因为美服的BoBolther,看到1号Boss的时间,比如龙和路人都落后了,所以……他们在遇到隐藏的时候,面前是只有这一个Boss,而同步刷新在如龙和路人猎荒团相对应位置的隐藏Boss,让他们立刻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局面。

“这是今年世界大赛的第一个隐藏Boss吧?还是第二个?”有几个自由解说都站起来了,和朋友连着麦,大喊着,“竟然就出现在了这么关键的决赛轮,这么关键的位置,这么关键的时间……”

在现场的解说也及时切了一个三联镜头,给了在游戏里的三个团队。

BoBolther非常沉稳地拉开阵型,开始应对隐藏Boss,主播们都是一片惊叹:“虽然隐藏来得很突然,是直接破墙而出的,但BoBolther做出了最好的应对,如果他们再往前走那么一点……就要撞上1号Boss了,那就比较难打了……”

结果他们正这么夸着……

就看到陈谦那边瞟了隐藏Boss一眼,说了声:“哦。”

一片寂静。

哦是什么?

为钱而狂琴弦一响,用一个指向隐藏Boss的控制技能,回答了电视机前和游戏里所有人的问题……

“两个Boss一起打?”总算有人看出来了。

但看过如龙的海选的人,都知道,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对他们来说,这真的只是个“哦”。

让全体主播和现场解说们很是激动了一下的突发事件,在如龙的一个“哦”字里,就这么被按熄了。

好紧是不是欠C 我们去沙发上试试

当然,陈谦他们都知道,这里不是海选,这里是世界大赛,对手级别不一样,其实并没有一个“哦”那么轻松。

两个Boss被为钱而狂迅速地控在了一块儿,东门城手上的噬极兽也立刻换了一轮……看到隐藏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直接打破了一开始定下的稳扎稳打的策略。

但小玔0.1秒的犹豫都没有,迅速跑到了直线位置,一道凶猛的灵元爆发闪过,如一道激光将隐藏Boss击穿,又透过1号Boss的躯体而出,一个技能跳出两个大大的爆发伤害,直接把全体主播看懵了。

黑色金字塔还能这么打呢?

“我们是想低调,但系统不让啊。”人生如茶笑出声来。

陈谦的脸很黑。

临时调整策略,在决赛轮的风险巨大,但他们也没得选择了,两个Boss就这么怼上来,这是他们最擅长也最有优势的局面,固有特性必须要尽可能地放出,并把比赛给拿下。

好在他们这打法调整,十分之默契,所有人都知道陈谦是怎么想的,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一轮行云流水的配合,让观战的玩家们看得目瞪口呆,就好像一头头躲在草丛的狮子,突然暴起扑向了猎物……

当然,最先打完了隐藏Boss的还是BoBolther猎荒团——毕竟他们只用打一个隐藏Boss。

紧随其后的是路人猎荒团,他们用了两个人牵制住了隐藏Boss,避免了腹背受敌的局面,然后把1号Boss给干掉了。

这也算是狠了,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能以和正常战斗差不多的节奏,把1号Boss给干死……

但最后如龙猎荒团的两个Boss同时倒地,让全球无数的地方,不管白天黑夜,同时响起来一阵热烈的欢呼。

黑色金字塔的突发状况,竟然逼出了如龙猎荒团这么一手操作!

连绵不断的掌声在游戏内外响起。

“如龙要拿下这张图了。”虽然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在隐藏Boss出现在之前,首图尽全力并不是如龙猎荒团的本意。

++++++

在1号Boss和隐藏Boss同时倒地之后,如龙可以说是火力全开了,每个人脚下都是灵元涌动,直接连移动都是开技能了,清理小怪也是技能出手,一路推进到2号Boss面前,没调整一下直接开怪,开干。

其他两个猎荒团才刚刚开到2号Boss大概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如龙的名字就已经刷在了三个猎荒团所有人的手表上了。

第一张地图,在如龙并没有怎么要争取的情况下,因为一个隐藏Boss的意外,被他们给拿下了。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们这次领先其他两个猎荒团,不是几秒钟的时间,而是长达一分钟,所以,他们在结束自己的战斗之后,有充足的时间观看他们的战斗。

最后一分钟他们出了哪些技能,使用了哪些固有特性,他们都很清楚了。

同样,从最后一分钟的战斗里,也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在黑色金字塔的策略布置。

“保守第二。”九木看完之后,和陈谦说。

“那就是要努努力争取一下第一的意思咯?”陈谦摊手。

只是一个隐藏Boss,却意外的帮如龙猎荒团,锁定了这么一个局面,他们自己也是完全没想到的。

现在,第三已经可以肯定是BoBolther了,因为他们在黑色金字塔是完全分开打了三个Boss,导致他们的技能消耗,比如龙和路人都要大很多,路人猎荒团虽然技能消耗也很大,但他们可以换人啊。

他们是灯塔流沙和暗火两个同样冲进过世界大赛的二线队,组成的一个新队,所以,他们的替补水平也并不是就比正选差到哪里去的,有足够的人顶上来什么都好说。

所以,现在其实就只是如龙和路人之间的比赛了。

++++++

决赛轮每个猎荒团有一个叫暂停的机会,而第一张地图结束之后,BoBolther就叫了暂停并提交申诉,理由是决赛轮的猎荒团不大可能出现一分钟这么大的差距,怀疑如龙猎荒团作弊。

申诉作弊之后,他们要求看回放,但这个要求当然被主办方无情拒绝了。

像如龙那样先结束了比赛,出来看对手的后续,那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优势,而BoBolther这种走申诉途径,想看如龙第一张地图的打法,以及出的技能?做梦呢?

当然,BoBolther这么一通折腾,虽然没能如愿的看到回放,却让他们的一些技能冷却时间恢复了不少。

然而,这并救不了他们。

第二张地图是一张小型地图,名叫十字路口,路人猎荒团七分二十秒结束战斗,如龙猎荒团七分二十九秒结束战斗,而BoBolther花了七分四十一秒的时间,已经彻底失去了角逐第一的资格。

BoBolther在第二张地图打完之后,直接愤而退赛。

第三张地图,可以说

好紧是不是欠C 我们去沙发上试试

是一张无比规矩的地图,首先它不大不小,是一张中型地图,其次它作为比赛用图已经八年了,非常成熟,所有猎荒团都很熟悉,它也不是任何猎荒团的优势图,没有隐藏Boss。

名字也很平平无奇,就叫工程船遗址。

本身也是取自于游戏里的副本,一个素材副本,难度不高,新老玩家都很熟悉——不像是黑色金字塔,半数以上的玩家都只在比赛中看到过这张图,自己并没有亲自去探索过。

“我练的最少的几张图之一了。”小玔看到地图刷出来的时候,小脸就沉了一下。

她随队训练时间不够的问题,一直隐藏在了陈谦设计的战术之中,但终究还是会爆发出来的。

这张地图就像是她的照妖镜。

早不照晚不照,偏偏在决赛轮的最终地图上。

“我觉得,凛羽哥哥现在肯定已经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了。”小玔扁了扁嘴说。

“呃,你没有必要感到抱歉,之所以能有这个如龙,之所以我们能站在这个赛场上,和九皇,和谦神并肩作战,都是因为你。所以,即使在这类输给了路人猎荒团,也是我们能够接受的结果。”人生如茶看她脸色前所未有的不对劲,赶紧说道。

谁知道,小玔白了他一眼:“谁说我们要输了?”

人生如茶像是喉咙里噎了一只青蛙。

“我有些地图随队训练时间不够,这件事我哥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肯定早就有办法了。”小玔说着看向陈谦,“说吧,怎么办?要我下吗?”

“当然不,”陈谦怎么可能放她这么一个“人形自走爆发机”下场,立刻回答,“早就跟你九木哥哥练习过了,你只管打你的,剩下的我们来负责就行了。”

小玔朝着人生如茶挤了挤眼睛。

人生如茶眼睛鼓鼓,像是咽下了喉咙里的那只青蛙。

“什么时候的事……”轨迹愣愣地看着陈谦,他每天训练时间已经算是比其他人都要长不少的了,但他都没有发现陈谦和九木有过另外的训练。

“开了。”白纸呆呆地举手。

陈谦和九木什么时候针对这个问题做过训练的,其他人就不知道了,哪怕是当着他们的面练的,他们都有可能毫无察觉。

工程船遗址。

全身铁锈的船体晃动了一下,标志着最终角逐的开始。

潮湿难闻的金属味道,弥漫了整个空间,小型的噬极兽从四面八方涌来,而陈谦他们或跑或跳,几乎每个人都是原地在走位,和小型噬极兽们擦肩而过。

一群一群的小型噬极兽飞快地从他们身边跑过,钻进了他们背后的黑色大门里。

全场再次一惊。

“工程船遗址,还可以这样打的?”几个主播又站起来了,他们可以看到隔壁的路人猎荒团,都是开起了群攻技能战起了。

不过三十秒之后,咔地一声,工程船入口的大门打开了。

陈谦、九木、小玔、人生如茶、轨迹和白纸,六个人嗖嗖就钻进了大门。

而与此同时,路人猎荒团大门外的小怪都还没打完。

“呵,小玔练这张地图练的是不多,就那不多的时间,都有一半花在了进门之前。”陈谦忍不住自卖自夸了一下,“我安排地妥当吧?”

“啊?难道别人不是这么打的?”小玔一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当然不是,发现门口小怪是弹幕流的,是谦神——只要没有任何人碰到他们,他们就会怎么出现怎么离开。所以,在这里我们至少能领先十五秒钟,而且,这是这种打法,八年来在赛场上首次出现。”人生如茶激动地回答她。

喜欢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