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硕大一起挤入小雪 老师掀开短裙让我挺进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海上的战斗最终还是以迎驾军战败而落幕。

事实上本来也不可能打赢。

迎驾舰队

两根硕大一起挤入小雪 老师掀开短裙让我挺进

的核心无非就是十艘大型武装商船,另外再就是十二艘水师里面最小的斗舰,前者再怎么加炮也就是个薄皮大馅,在横海船的二十四磅重炮面前也就是死的能不能有尊严些。

它们的舰炮是打不动横海船的。

这四艘横海船是皇帝陛下原本准备用来称霸海上的。

一尺多厚的铁力木板子,基本上十二磅炮打上就是个坑而已。

这东西硬度极高。

铁力木的广西容县真武阁,从万历年间一直屹立到现代,近五百年风吹日晒雨淋还时不时扛个台风。

而且还不像胜利号这样的战舰一样,常年精心维护保养,实际很长时间里基本上没什么维护可言,但现代依然坚固如初,这种目前用途广泛的木料,除了价格贵之外就没有缺陷了。一根五尺长,周长一尺五寸的,就得一两半银子,这四艘横海船可以说银子堆的,但也对得起它们的价值,上次讨伐马尼拉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它们的实力,四艘横海船碾压了马尼拉的西班牙战舰,后者被它们轰沉六艘。

直接被打的老老实实退出大明沿海贸易,转而接受南洋公司的剥削。

而现在它们依然轻松击败了迎驾舰队,后者在损失了两艘葡萄牙船和一艘斗舰后匆忙撤退。

不过应该不是回广州。

更大可能是直接转往笨港去营救御营。

“陛下,些许海盗欲袭扰此地,臣已率军将其击退,幸未惊扰陛下。”

俞咨皋得意的回到皇帝陛下面前。

他没有继续追击,笨港如何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解决皇帝这里,只要皇帝这里解决,其他都不值一提。

“这是何人?”

皇帝陛下看着被拖过来的年轻男子。

“回陛下,此乃海盗,臣正要将其明正典刑。”

俞咨皋说道。

他就是来向皇帝示威的,告诉皇帝陛下别指望有人能救驾。

然而……

“陛下,臣乃迎驾使熊廷弼部下刘新,左都御史刘世赏,兵部尚书马鸣銮等人已经拿下广州,李廷机被韩擢逼着自尽,洪澄源等人被韩擢设伏击毙,广东各地多数都已与逆党划清界线。

迎驾使熊廷弼,副使傅宗龙率领臣等前来迎驾。”

那男子说道。

好吧,刘新就在一艘葡萄牙船上充当监军。

这些葡萄牙船依然是被俘的葡萄牙人驾驶,所以都有陆勇在船上监视。

他所在的葡萄牙船但被俞咨皋的横海船击沉,好在他水性不错游到岸上,但紧接着又被俘虏。

不过俞咨皋并没阻拦他,而是任由他把这些说完。

甚至俞提督还继续保持着之前的表情,明显丝毫不在乎这个,他并不怕刘新把实情告诉万历,因为告诉万历这些,就等于告诉万历他们是有足够诚意的,说到底他的目的是让万历赦免他们。对万历隐瞒实情是没用的,现在迎驾军都已经到了,万历猜也能猜到广州已经被保皇党控制,那就干脆挑明了。

但水师终究还在俞咨皋控制下。

保皇党控制广州又能怎样?

他和水师不放人,皇帝还是要在这里当囚徒。

那么既然知道广州已经被保皇党控制,自己只要回去就能结束一切,那皇帝陛下又何必为了点意气之争,非要揪着他不放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什么不能理智一些?

赦免他们。

让他们继续掌握水师,从此君臣回到过去不好吗?

“陛下,这贼人狡诈的很,他说的恐怕都是假的,但如今居然连海盗都敢来澎湖袭扰,足以见的广东已经乱了,为了大明江山,为了大明百姓,陛下应及早还宫以安社稷。”

俞咨皋说道。

“臣等恳请陛下及早还宫。”

他身后的那些舰长们齐声说道。

万历目光深沉的看着他们,突然微微一笑……

“那你们想要什么封赏?”

他说道。

俞咨皋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他都有点措手不及了。

“陛下,臣等此前被逆党胁迫……”

他欲言又止。

“赦免你?”

万历笑着说道。

俞咨皋赶紧忙不迭的点头,还堆起满脸笑容,很显然这是皇帝陛下终于明白形势回心转意了。

“赦免你们?”

万历看着他身后的舰长们说道。

后者也忙不迭的点头,一个个仿佛

两根硕大一起挤入小雪 老师掀开短裙让我挺进

赤胆忠心般。

“赦免你,还是赦免你们?”

皇帝陛下指着俞咨皋,然后又指着那些舰长说道。

后者依然没明白,都继续在那里堆着笑脸,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倒是地上的刘新笑了……

“赦免你们,就不能赦免你,赦免你,就不能赦免你们。

朕可以饶过水师,但今天必须有人死,要你死,要么你们死,不要以为你们打赢这场海战就有资格要求什么,连广东逆党都已经被清理,你们觉得你们还有资格跟朕在这里讨价还价吗?你们觉得广东各军打到福建,去把你们留在岸上的家人砍了,还能需要多久?

还是你们准备驾驶横海船去救你们的家人?

就算救出你们的家人,你们又准备到哪里去?只要朕一日不赦免你们,你们就永远是逆贼,大明陆地上再也没有你们容身之地,杨丰不会收留你们,山东沿海在杜松控制下,也不会要你们,李成梁也没这胆量。

天下虽大,你们又能去哪里?

去南洋做海盗吗?

你们的家在朕手中,你们居然还敢跟朕讨价还价?而现在朕念你们属于从犯就给你们个机会,你们可以得到朕的赦免,但是,你们和你们的提督,朕只能赦免其一,要么你们死,要么你们的提督死。

朕乃真龙天子,金口玉言,绝无虚假,也不会反悔。”

皇帝陛下笑着说道。

俞咨皋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他用惊恐的目光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那些舰长们……

“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啊!”

刘新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从地上一跃而起,猛然撞在了俞咨皋身上……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