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杀人啦!”

“抢银行了!”

大街上的人群快速逃散。

短暂的混乱以后,街上的行人就已经很少了,第一时间找地方躲避。

“哇,不是吧。”

阿健半低着腰藏在轿车车身后面,往枪响的位置看了看:

“港岛什么时候这么刺激了,听枪声,这是微冲的声音啊。”

“嗯。”

钟文泽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冲马克李说到:“小马哥,你开车先送他们回去。”

这件事发生在西贡警署的辖区,现在刑侦组一二三组又无比的和谐,到时候肯定还是归钟文泽他们来处理这个案子。

“好。”

马克李点头应允了下来。

李芸欣也没有逞强,非常懂事的示意钟文泽小心一点。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阿健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看向钟文泽:“正好看看港岛到底什么行情。”

“算了吧。”

钟文泽摇头拒绝了:“没有避弹衣,万一被流弹扫中就扑街了。”

“你不是让我跟你当差么?”

阿健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我倒是有点兴趣了,如果真跟你当差,这种场面还不是要面对的。”

“这....”

钟文泽一时间没说出来下一句。

马克李考虑了一下点头表示赞同:“阿泽,你就让他跟你去看看吧。”

马克李对于让阿健去当差这件事还是表示赞同的,毕竟他自己以前走错了路。

虽然说现在洗刷了一下,让阿健去当差也是间接性的洗刷自己身上曾经的罪恶。

当下。

两人不再纠结,送走马克李跟李芸欣后,钟文泽伸手摸出后腰别着的点三八递给阿健:

“这玩意会用吧?”

“小意思。”

阿健接过点三八,弹开弹桥检查了一下而后合上:“枪给我了,你呢?”

“我随便就行了。”

钟文泽伸手在兜里掏了掏,虚拟的空间储物盒里储存的伯莱塔随即出现在手里。

烤蓝色的枪身保养的极好,在阳光下闪烁着独特的金属光泽。

“靠!”

阿健脱口而出,翻着白眼道:“伯莱塔!这玩意比点三八靠谱多了,你还真是随便啊!”

“嘿嘿。”

钟文泽龇牙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走了走了。”

两人猫着腰沿着墙角,逆流人群对着枪声扫射的位置而去。

很快。

距离拉近。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藏在墙角后面,侧身看向事发点。

有人在抢银行!

街尾银行门口,一台运钞车车身起火侧翻在路上,碎裂的玻璃碴子掉了一地。

想来。

刚才的爆炸声应该就是运钞车发出来的。

四个戴着头套的劫匪人手一把微冲将运钞车围住,两人负责警戒,持枪对着周围时不时开枪威慑。

另外两人则是拎着大帆布袋,正在运钞车打开的车尾位置接力往外面装钱。

很快。

旁侧的位置。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距离事发银行最近位置巡逻的军装警赶到现场,手持点三八对准四个劫匪:

“不许动!”

“哎!”

钟文泽看着直愣愣出去喊话的军装警,直呼“无脑”,这种劫匪,你还喊个屁的话,一看就是实战经验不足。

刚想叫住他们,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负责警戒的两个劫匪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对白。

“哒哒哒....”

劫匪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微冲枪口喷射着火舌宣泄着子弹。

“啊...”

惨叫声跟着响起。

刚刚冒头的军装警惨叫一声直接倒地,身体上爆开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好几团血雾。

“哒哒哒...”

劫匪手指不停,手指扣压着扳机,一口气把弹匣里的子弹直接打完,然后更换子弹。

两人配合很好,无缝衔接。

两轮扫射下来。

刚刚赶来的这几个巡逻警瞬间扑街三个,强大的火力覆盖下,打的剩下的两人不敢冒头。

“衰佬!”

钟文泽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伸手把倒在自己身边的巡逻警拉进墙角。

巡逻警的对讲里发出声音:“003,情况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呼叫支援!”

钟文泽拿起对接喊了一句:“呼叫支援。”

他的目光看着银行门口的位置。

这个时候劫匪已经抢的差不多了,背着两个装的满满的帆布袋往轿车靠去。

负责警戒的两人也立刻往那边靠。

“要跑了。”

阿健蹲在角落里,看着要走的四人,随即猫腰探头,点三八对准其中一人。

“砰!”

点三八枪口冒烟。

这一枪直接击中劫匪的后背,但是意料中的应声倒地并没有出现。

中枪的劫匪在中枪后身子一个趔趄往前走了两步,而后快速转身,端着微冲对着枪声的位置直接扫射。

“卧槽!”

钟文泽眼疾手快,一把把阿健拉了回来,子弹瞬间打在阿健原本冒头的位置,火星四溅。

“尼玛的!”

阿健甩了甩头发,吐了口唾沫:“这他妈的打劫还穿了避弹衣?搞这么专业?就很离谱!”

刚才他这一枪,就是被劫匪穿的避弹衣给抵挡下来了。

劫匪似乎动了怒,一边开枪边往他们这边靠了过来。

这时候。

远处传来警笛呼啸的声音,支援的差人正在路上。

“走了走了!”

劫匪中有人喊了一句。

开枪的劫匪有些不爽,冲着他们这边再度压了几枪,这才退向轿车。

钟文泽见枪声停止,短暂的停顿以后,冒头往劫匪的位置看了看。

这时候。

四个劫匪都已经全部上车,正在伸手关门。

“阿健!”

钟文泽手中的伯莱塔往前一压,枪口对准轿车的位置:“打胎,打胎!”

阿健跟着蹿了出来。

两人心照不宣,枪口各自瞄准目标。

“砰砰!”

钟文泽半眯着眼,枪口对准轿车前左车轮,两声干脆利落的连击。

车轮在子弹的击中下,瞬间爆胎。

“砰!”

“砰!”

相比起钟文泽的连射DoubleTap,阿健的开枪没有连击,但是精准度同样不错,车子左后轮跟着也应声炸裂。

“嗡嗡!”

轿车刚刚点火启动,劫匪刚刚给油,车胎正好爆了,而且都是炸的左边,车身失去平衡直接往左边窜去,险些失控。

“砰砰!”

再度两声枪响,轿车的右后轮再度炸裂,炸裂的轮胎没气,轮子压在地面上根本跑不起来。

“草你妈的!”

开车的劫匪一巴掌拍在反向盘上,气急败坏的看着后视镜里角落冒头开枪的钟文泽与阿健:

“下车,干死他们!”

一时间。

四个劫匪纷纷下车,拉动的枪栓对着钟文泽、阿健两人藏身的位置,疯狂扣动扳机。

“哒哒哒...”

四把微冲同时喷射着火舌,子弹倾扫在两人藏身的位置,边打边往这边压。

看得出来。

这伙人是真的怒了,子弹就跟不要钱一样。

墙角里。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身子紧紧的贴着墙壁,两人都很心照不宣的一动不动。

“这伙人还真是有钱啊。”

阿健接过钟文泽递给自己的子弹,弹开弹桥往里面压着子弹:

“四把微冲,就刚才这几分钟,得有几百发子弹了吧。”

“嗯。”

钟文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在心里粗略的估算了一下:

“我就纳了闷了,这伙人怎么会有这么专业的装备,又是避弹衣又是微冲的,子弹还管饱管够。”

“我觉得....”

阿健半压着脑袋,听着越来越近的微冲枪声,有些苦逼的说到:

“我觉得咱们应该要跑路了。”

枪声越来越近。

但是。

两人的这个位置却非常的尴尬,再继续往后退的话,就会进入劫匪的视野,瞬间会成为枪靶子。

但是不退的话,这四个人马上压上来了。

“未必!”

钟文泽右手紧攥着伯莱塔,整个人精力高度集中,耳朵无比灵敏的捕捉着枪声。

响亮的枪声,在下一个瞬息弱了几分。

应该是有人在更换弹匣。

钟文泽右脚点地发力,右手攥着伯莱塔就要开枪还击。

就在他身体刚刚支棱起的时候,耳朵里忽然传进来一个拉环卡扣跳动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

钟文泽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继而感觉心脏都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我草你妈!”

他怒吼一声,原本右手伯莱塔抬起的枪口继而一转,枪口指向阿健。

阿健看着指向自己的枪口,顿时愣了一下。

“砰砰!”

钟文泽直接扣动扳机,子弹对着阿健的方向,打在了他身后商铺的落地钢化玻璃门上。

钢化玻璃门瞬间龟裂,密密麻麻的蜘蛛裂纹往四周扩散而去。

钟文泽整个人猛地蹿起,抱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阿健,对着商铺的钢化玻璃撞了过去。

两人撞破落地钢化玻璃,翻滚进里面的商铺,在玻璃渣子中翻滚了好几圈。

也就是这个瞬间。

原本两人藏身的位置先是响起重物弹跳的声音,跟着传来一声剧烈的炸响。

“轰!”

剧烈的爆炸伴随着热浪袭来。

即便是两人早就提前跳开,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震得两人感觉心脏都颤了一颤。

“卧槽!”

阿健灰头土脸的甩了甩头发,把夹杂在头发中的玻璃渣子甩掉,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耳鸣声,整个人额头冒汗:

“这他妈的...还有手雷?这伙人什么来路啊!港岛的劫匪已经狂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此刻。

他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钟文泽提前预警,估计刚才两人都全部嗝屁了。

“哒哒哒..”

随着爆炸过后,枪声再度响起。

劫匪完全无视了越来越的警笛声,势必要做掉钟文泽与阿健,再度往前压。

有人无比疯狂的嘶吼着:“草,这都没炸死,快做掉他们!”

阿健快速的打量着四周,寻找店铺的出口。

此刻。

他有点慌了。

相比起阿健,钟文泽则显得无比沉稳,整个人压低着身子一动不动的躲在柜台后面。

“靠!”

阿健扫视了一圈,硬是没看到出口,破口大骂:“这群扑街差佬,怎么还没有到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

“别急,有我在!”

钟文泽声音无比沉稳,跟着他侧了侧身子,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原本面向柜子的身体调整成侧身。

储物空间。

最后一枚高爆手雷出现在手里。

“呼!”

阿健深呼吸一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右手手掌活动了一下,紧攥着点三八。

他整个人精神高度紧张,眯着眼盯着上方位,等待着劫匪现身露面,就能第一时间把枪对着劫匪的头部位置开枪。

须臾。

枪声愈来愈近。

几个人已经出现在墙角。

原本半眯着眼聆听声音的钟文泽猛然睁眼,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大拇指弹了一下。

手里的高爆手雷拉环弹开。

“呼。”

右手在空中划过,好像带带阵阵风声,手心的高爆手雷顺势脱手而出。

手雷出手。

钟文泽立刻调整着身姿,背靠着柜台,双手自左右紧紧的捂着耳朵。

阿健有些傻眼,双目聚焦在从钟文泽手里脱手飞出去的手雷,有些呆滞。

他的目光就随着高爆手雷的运动轨迹跟着移动,而后这才跟着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咚咚...”

高爆手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而后落入街尾拐角的位置,落地后弹跳了两下,稳稳的落入四个劫匪站立的位置。

刚要露头的劫匪看到脚下忽然落进来的手雷,整个人直接人傻了。

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都忘记了开枪,枪声戛然而止。

“轰!”

一声剧烈的炸响。

整个地面好像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爆炸过后。

整个世界好像都陷入了清净,只剩下路边停放着的车子警报声以及呼啸而至的警笛声。

“这....”

阿健喉结耸动,吞咽了一口口水,先是看了看劫匪的位置,再看了看甩着脑袋站起来的钟文泽,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

“现在...港岛的差人都随身装备手雷了?现在都玩的这么高级了么?”

说着。

他扑向钟文泽,伸手在他的口袋里掏了起来,试图寻找,心有余悸:

“你这个人也太恐怖了吧,口袋里随身装着手雷?”

“好家伙,你刚才装着这玩意跟我一起吃饭?!你就不怕误触了?!”

“你难道就不怕咱们这几个人吃饭吃着吃着,忽然就炸了?!”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