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点烟汀(师生)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帝辛手中的战戟上下飞舞,宛若三千弧雷,隐隐约约有闪电隐现,仆固怀恩看着帝辛刺来的银戟不敢怠慢,双手拿着战刀,迎面劈砍而下,两杆兵刃相互碰撞,一路闪电带火花,一交手,仆固怀恩只感觉虎口发麻,感觉自己的肌肉像是被撕裂了一样,面色凝重的盯着帝辛。

“落!”帝辛双眼一眯,手中的木龙白戟,带起丝丝的蝉鸣之音,轰然落下,帝辛的双目逐渐赤红,眼眶赤色,那副模样宛若是被魔神附体的野兽。

“哈!”帝辛猛然炸喝!看向下面的仆固怀恩,黑色的发丝在月光的照耀下,无风自动,寒风拂面而过,仆固怀恩看着帝辛的变化,却是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抹口水。

“杀!”声如雷震,宛若九霄龙鸣,帝辛猛然一招而下!一柱擎天,白色的戟影,狂暴之意如雷霆爆龙!直向着仆固怀恩砸去。

“叮,帝辛黑化属性发动!性格暴躁!武力加10!智力减10!一但发动,一年内无法恢复!特别提醒,此技能与白化相互对应!白化政治加10,武力减10!”

“叮,当前帝辛武力值加10,基础武力103,木龙白戟武力值加1,白乌雅马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115!智力减10,当前帝辛四维武力115统帅97智力81政治90!”

“轰!”戟影之下!仆固怀恩只感觉自己被巨人的巨手笼罩!抬刀正欲去阻挡!但不知道为何却总是慢了一步!只听得:“轰!”

一击之下!血似血花绽放,仆固怀恩如断了线的风筝,被帝辛刺落在马下,落在地面上,震荡起无数的积雪,口吐鲜血!嘴中不断的咳嗽着:“咳咳……咳咳!”

大量的血液从仆固怀恩嘴中涌出,好似喷泉,暴躁状态下的帝辛,异常的嗜血,手中的兵刃猛然一挥,咔嚓一声,一颗人头直接倒飞而出。

“仆固怀恩!“正在和太甲纠缠的乙支文德,看着仆固怀恩的尸体,虎目盯着帝辛,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身后的太甲手持金刀,怒视着乙支文德,怒喝道:“贼将休走!看刀!”

“你找死!”乙支文德看向太甲,眼中的杀意是愈发的凝重,调转战马,迎面一刀刺向太甲。

“蝼蚁!尔敢!“帝辛怒喝一声,周身的杀意爆发如山洪一般,胯下的战马追风似箭,不出三个呼吸间,帝辛就奔袭杀直乙支文德身后,周身上杀气翻涌,怒视着下方的乙支文德,帝辛的气息变得异常暴躁:“死!”

“叮,帝辛黑化第二属性发动!强化黑化属性!瞬间加5!事后恢复!”

“叮,当前帝辛武力值加5,当前武力值120!”

帝辛双臂上神虚无缥缈的劲气,宛若两条被染色的长蛇,在这一刻转化成猩红色的血气,别人的血气都是猩红色的,帝辛却是不同,身上虚无缥缈的劲气渐渐凝聚出一种黑色!黑的让人捉摸不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明眼人都知道,现在的帝辛比之刚才,将会更加的危险。

乙支文德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周身如坠冰窟,看着渐渐燃烧的烈火,乙支文德送了一口长气,起码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内心的羁绊也是消减了不少。

“咔嚓!”帝辛猛然白戟削首,人头滚落在雪地上,帝辛伸戟将其摘下,挂在腰间,虎目怒视着周边负隅顽抗的兵卒,怒喝道:“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杀!”

“这…!”执失思力,骑着战马,看着不断溃败的军阵,以及战死的三人,可谓是骑虎南下!想走,但也怕李世民事后问罪,毕竟李世民可是下达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完成此次任务,可如若不走!他怕是要步三人的后尘,此刻的执失思力犹豫了,半晌调转马头,怒喝道:“撤………!”

“撤…………!”

他们去的快,但眼下火势已然大了起来,帝辛等人也不敢久追,组织人马扑灭火海才是重中之重,帝辛只能快速的控制火势,以免蔓延开来。

“驾……驾……!”更赢骑着战马,黑色的双目时不时扫荡着战场的周边,可大营门前的喧闹不同,眼下他所处的环境,极其的安静,黑不咙咚的,更赢翻身下马,以免战马的马鸣,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更赢低着头,查看着周边的情况,眉头不由自主的紧锁了起来,回首看向身后的战马,更赢眉头紧缩,似乎犹豫了许久,半晌更赢摘下背后的冷箭,随意的抽打在战马的马臀上。

“呜呜呜…

鹭点烟汀(师生)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吃痛的战马撩开马蹄子就往前跑,马鸣声络绎不绝。

“嗖!”战马刚刚动弹时候,一到箭矢便是飞射而来,在寒光的照射下,正中战马的马脖子,瞬间巨大的战马直接倒塌在地。

更赢顾不得感伤,一个驴打滚,翻身射向李广,双目宛如鹰隼,一箭射去,破风而鸣。

一直躲在暗处的李广面色一愣,急忙撤步,仰头防备。

“叮当!”冷箭传风而过,正好射中了李广的头盔,此刻寒风拂面,李广顾不得头盔,两脚一抬,鹞子翻身,翻在了粮草车后,冲着更赢叫唤道:“阁下真是好箭法!啊!”

更赢听声辨位,找准李广的方位,持弓冷笑道:“阁下也不错!竟然没能一箭射死你”

“嗖!”李广却是看的继续发话,摸清楚更赢的位置,当即张弓搭箭,怒喝道:“射虎!”

“叮,李广射虎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5,飞将弓武力值加1,基础武力值100,当前李广武力值106!”

“糟糕……!”更赢瞳孔猛然一缩,李广这一箭太过犀利,更赢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翻身躲在木桩身后。

“咔嚓!”冷箭穿破木桩,擦着更赢的脖子,直直的射在了地面上。

更赢感受着脖子的温热,眉头却是紧锁了起来,反手卷起脖子上的围巾,用其包裹住自己的脖子,鼓着嘴咬着牙,盯着眼前的箭矢,伸手从后背的箭匣中抽出一只冷箭,张弓拉箭,箭头朝着地面,依靠在木桩上,屏气凝神,聆听着周边的动静。

李广猫着腰,松着弓,漫步向前,嘴中喘息着重气,嘿嘿一声怪笑道:“更赢!这都没射死你!有点本事啊!”

“嗯!”一只闭目聆听的更赢猛然睁开眼睛,双目盯着李广,怒喝道:“看箭!”

“嗖!”

“叮,更赢惊弓属性发动,因为了解对手,而做住足了充分的准备,个人武力值加7,当前更赢基础武力值99,玉华弓武力值加1,当前更赢武力值107!”

“嗖!”

“来到好!”李广眯着一双眼睛,似乎不畏惧更赢射来而一箭,向后射了半步,眼看着冷箭射在身后的积雪上,发出爆炸般的声响,李广强拉战弓,怒喝道:“去!”

“嗖!……嘭!”

“嗖……嘭!”

“嗖……嘭!”

两人转换战场,一连放射数十箭,周边都是两人射在地面上的箭矢。

更赢躲在一处灶台下,伸手摸索着箭矢,只模到一根,更赢面色瞬间一白,暗叫一声该死,打量着四周,半晌将目光定格在灶台口上的冷箭,更赢正欲伸手去摩挲,刚刚露出一个指尖。

李广却是嘿嘿一笑,反手一箭射出,在距离更赢半米的地方炸出无数的雪土,更赢被吓的赶忙缩回了手,眯着一双眼睛,捏着拳头,暗叫一声该死的玩意!

”嘿嘿!没有箭了吧!更赢!今日这胜负!你我算是决断出来吧!”李广嘿嘿一声怪笑,翻身弓拉如满月,四下打量着更赢躲在土灶上的位置,吐了一口雪土,怒骂道:“奶奶的…看箭!”

“嗖!”冷箭嗖的一声射中,正射中更赢依靠的灶台上,瞬间炸出了无数的土块,更赢脸色惊变,急忙侧着身子,猫着腰,倒下灶台下面,随手一模,却是摸到一柄斧头。

“嘭!”又是一箭射出,土壤制造都灶台,直接被李广给射的稀巴烂,传风而来的冷箭,直接定在了墙头上。

“奶奶的!欺人太甚!”更赢猛然站起身子,接住坍塌灶台的尘埃,迷惑李广的眼睛,手中的斧头直接投掷了过去,在空中发出一道靓丽的弧线,李广面色一惊,手中的冷箭直接射出,更赢顾不得许多,反手一把将地上的两支残箭给收集了过来。

“啪!”冷箭射中了更赢的小腿,疼得更赢龇牙咧嘴,眼下的更赢咬着牙哦,取出背上最后一只冷箭,咬在口中。

手中的两支残箭直接拉起,两箭连珠,直射向李广,怒骂道:“杂碎去死吧!”

“嗖嗖!”两箭齐射宛若双耳,两柄冷箭脱弓,更赢反手取下嘴中含着的冷箭,怒视着李广,刚才的两箭不过是为了迷惑李广,正真的杀招在这最后一箭。

“去!”

“嗖!”冷箭破风而去,两箭如同先锋在试探,最后一箭才是决定命运的最后一箭。

“去!”李广浑然不惧更赢,拉着一箭,向着更赢射去。

“嗖!”

“碰碰………碰!”

“嗖!”

四道冷箭纷纷响起厚重之声,李广肩膀和小腹,外加胸膛全部身中一箭,被射倒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更赢冷箭脱手,李广的最后一箭,拉了个强弓,手中的冷箭射中更赢的小腹。

“碰!”的一声厚重撞击声,更赢整个人被定在了墙上,嘴角咳嗽,流淌着鲜血,黑色的双眸盯着李广的尸体,似乎是不放心一般,更赢左顾右盼,喵了一眼先前射穿灶台被定在墙上的残箭,更赢咬着牙,忍着痛拔下刺箭,弓拉满月,深吸一口凉气,虎目盯着李广,嘴角不断在打颤,怒视李广,咬着牙怒喝:“死………!”

“嗖”更赢长箭破风,正正好好残箭射中李广的咽喉。

“呜…噗呲!”李广咽喉中箭,却是在难有活路,更赢似乎松了一口长气,手中的玉华弓直接脱手落在地上,艰难的呼吸着,刚毅的面庞愈发的疲惫。

“驾……驾……驾……!”薛仁贵骑着战马,看向李广的尸体,在打量着四周,看着被定在墙上的更赢,瞳孔猛然一缩,连忙翻身下马,来到更赢面前,神色凝重道:“更赢将军……更赢将军!”

“更赢将军你怎么样!”薛仁贵看向被定在墙上的更赢,急忙折断箭矢,将更赢扶了下来,更赢挥了挥手,嘴中猛烈的咳嗽了两声,从怀中掏出一块白色的布巾,交给薛仁贵,哽咽道:“劳………劳烦……兄弟……将……此书……送往安邑更府,送于我……妻小……!

“更赢将军!薛仁贵抓着布巾,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心在

鹭点烟汀(师生)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滴血,更赢真的算是南征北战的将军了,虽然他为魏国一降将,但从不争抢功劳,每每谦让,所有人都对这位将军颇有好感,可他就是死在了这片沙场上。

更赢气息逐渐萎靡,看着地上的积雪,浑身冰寒,宛若身如地窖一般,慢慢的好似在也看不到一样,喃喃自道:“今年的冬天真冷啊………把……把……把我……埋……埋……埋在……暖……暖和……一点的………地………………!”

“将军百战穿金甲!何须马革裹尸还!”

薛仁贵看着更赢带了尸体,急忙找来干草掩埋,以免一些流兵取了更赢的首级,同时摘下李广的人头,这是更赢的功劳,他们抹除不了。

战场上,人仰马翻,李世民骑着战马,看着自己的兵卒不断倒下,整个人头冒凉气,卫青此刻也做出了部署,蒙战和杨玄感两人兵分两路,呈现合围包裹势态,欲要将李世民拦截在此地,让他有去无回,李世民面色也是一阵骤变,虎目环顾四周,一但让蒙恬和杨玄感汇合完毕,他们就真的没机会了,李世民看向被缠斗住的李元霸,当即怒喝道:“李如松、苏宝同!速速阻拦贼将!元霸快回来!”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