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深点小说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第二天继续早餐后到市府大楼开会。

潘大章七点钟准时醒来,养成了有规律的生物钟。

只见曹向东还在香甜睡梦中。

也不知道他昨晚是几点回来的。

昨晚他窝在被子里,开始想构思一下《陌生城市》接下来的走向,梳理一下几个人物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他只是写了一个粗略的大纲,写作时按照事件的发展塑造人物性格,再推动剧情。

他并没有开灯。

也听见了外面有人轻轻地推门声音。

他也懒得去开门。

这个点了还不睡觉,想跟我聊什么?

晚上在会议室,在场还有男作者在场的情况下,几个女作者都表现了超乎常态的热情。

他担忧是某位女作者,长夜漫漫想约自己谈谈人生长短的深奥问题。

我一个金童男孩才不会轻易被你们得逞。

也不知何时,睡得沉了。

朦胧中感觉房间门开了,一个女音低声问:“小潘好象睡着了。”

“小伙子今天特别兴奋,现在睡得很沉了,还打呼噜呢。”

“那你快去洗澡吧,一身汗臭的,把衣服换了,明天我再帮你洗!”

“要么一起洗,在我床上挤挤也行。”

“老曹,你疯了。明早小潘看见了,你怎么解释。还有柳姐知道了,面子上也不好看。以后还是要谨慎点好!”

……

潘大章早上起床,洗涮后,到二楼餐厅吃了早餐。

他并没有叫醒曹向东。

直到在餐厅吃了早餐后,见他们几个人还没出现,于是又重新返回房间。

见曹向东已经起床在洗涮,徐梅娟在帮他洗衣服。

“我以为你们还起床呢?”

徐梅娟:“小潘,你换的衣服呢?拿来我帮你一起洗。”

还有半个多小时还来得及。

“两件秋衣秋裤我自己洗了,不用麻烦徐姐了。”

隔壁的柳梦秋也开门走了出来。

“小潘吃过早餐了?”

“柳姐,我去吃过了。”

“昨晚上那么晚回来,还起这么早?”

柳梦秋顿觉失言了。

“我10点多都回来了,洗完澡就睡了。”

潘大章想:难道昨晚推门的是你?

曹向东笑着说:“小潘来开文代会是大鹏展翅高翔了,以后不管飞得多高,可别忘了你是俞督人就行。”

这时房间门口探进一个头,是曾其崧。

“小潘,下餐厅吃过早餐没有?”他热情地问。

“吃过了。”

他看见曾其崧,内心充满郁闷。

你不是吧?

一大早又来开始采访了。

你不管是写报道也好,还是写报告文学也罢,得了稿费是否会分我一半?

但是又不可能表面上显现出来。

曹向东此时牢骚满腹地说:“曾记者,我们俞督县的大才子,来到文代会就成唐僧肉了,连我们几个想找他说句话都没机会了。”

曾其崧笑着说:“小潘虽然是你们俞督县的大才子,但也是冈州地区的骄傲呀。小潘长年累月生活在俞督县,你们要交流也早交流了。来开文代会才三天时间,我们找他交流也就三天时间,曹部长不会那么小气吧?”

潘大章:“我是我,不是物品,不要把我当作唐僧肉。”

“呵呵,小潘还是很有个性的。”

曾其崧上前拉着他去坐电梯。

“走吧,即然吃过早餐了,就去下面广场上呼吸新鲜空气。”

两人来到广场。

有许多代表吃过了早餐也聚在一起等坐班车去县政府。

这些人打扮得光鲜亮丽,衣冠楚楚。

个个都谈吐不凡的样子。

要是换在前世,他需要仰视他们,可是现在,他跟他们换了一个角度。

潘大章想到这里,又崩出一个灵感,于是歉意对曾其崧说:“我灵感来了,别打扰我。”

他找到一个水泥蹲,从兜里掏出记录本和圆珠笔。

嗦嗦嗦,旁若无人的写下一句句诗行。

仿佛周围没有一个人,眼睛也根本不看一件物一个人。

也就十几分钟时间,他写完了一首诗的草稿。

曾其崧面对他这一番操作,当场惊讶得目瞪口呆。

若是写作的人都能象他一样,进入无我的境界,何愁写不出惊世骇俗的文章。

这一幕已经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

不久两辆班车又带众人到了市府大楼广场。

又到了大会议室开会。

这回连市府老三也来了,讲了一番激情四射的话。

然后马曲原宣布选举新一届文联领导班子开始。

每人发一张填好名字的表格。

每个县和几个直属机关代表,都可以先商量选举人选。

市文联党组书记由上级指派。

文联主席、副主席,秘书长,作协主席,以及市文联委员会委员,都有多位人选。

特别是委员会成员有九人组成,上面表格有十五六人,还可以推荐自己认为合适的人选。

曹向东低声跟潘大章几人说:“上面这些人选都是经过组织上考核过的,我们也不节外生枝,就在表格上这些人选中勾选。”

几分钟后四人都做出了选择。

工作人员把选票收集起来,开始唱票。

最后还是凌铁生获得最高票数当选文联主席。

蓝天白副主席。

周雷作协主席。

马曲原任秘书长。

除了四人外,还有另外几人也当选了文联委员会成员。

曾其崧也意外当选为委员会成员之一。

市府老三表示了祝贺,说了一番鼓励的话。

希望市文联新的领导班子能够把冈州市文联事业搞得更有起色。

潘大章看这次选出的文联领导,跟上届基本没什么变化。

只是换了周雷当作协主席,上届的主席据说调到省府高升去了。

另外换了两个文联委员会成员而已。

主要的领导都没有换。

所以说并不算是新的领导班子。

接下来,休息半小时。

然后各协会单独开会,选举各协会委员会名单。

二十多人进入小会议室。

一位年轻人给每个参会代表也一样发一张选举表格。

反正表格上的几个人潘大章也只认识周雷、曾其崧,还有一个在《钟山》上发表过诗歌的叫许珞的青年人。

出乎意料的是作协委员会一栏中竟然有他潘大章的名字。

他是刚进入文坛的萌新,就有资格进入作协委员会了?

“大家都是熟面孔,对了,就是潘大章同学是今年冒出来的新苗,当然,小潘同学,现在大家也熟悉他了。我们市作协常驻办公处,除了我这个作协主席外,也要一位副主席和秘书长人选。另外还要送五名委员会委员,参予作协的各项决策。”

很快结果也出来了。

曾其崧是副主席,许路是作协秘书长。

许路建议:“周主席,我们作协是否可以定期举办一些座谈,邀请一些名作家或诗人定期举办一些讲座什么的,象小潘昨天讲的,就很受启发。那样可以培养更多的作者,壮大我们作协队伍。”

周雷:“尽量争取资金支持吧。看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建议,都可以提岀来。”

有几人都做了发言。

“小潘,以后你也是作协委员会成员之一了,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也可以提出来,争取我们冈州作协的作品在全国文坛上闯出一片天下。”

周雷特意点名潘大章。

“周主席,作协委员会不会要求经常开会吧?”

“小潘放心,真正统一来冈州开会,一年也不会有多少次。上级有文件会分发到下属各个县,当然你回去后,曹部长应该会为你设置一个办公室,因为你是学生,肯定要以学习为重,也不会要求你天天去办公,有事可以星期六或星期天去处理。”周雷解释说。

潘大章感觉又多了一件事。

他脸上露出郁闷神情。

“小潘,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你好象并不高兴呢。”

“小潘,即然给你一个岗位编制,肯定会付你一份报酬的。以后你就有工资拿了。”

“对了,小潘是名诗人、名作家了,自然不会在乎那几十块钱工资的。”

潘大章自然不好说自己不干这个委员会成员了。

不管怎样试试再说。

午餐又是坐车回白云宾馆餐厅解决的。

这回曹向东不顾其他作协成员邀请潘大章,执意把他拉到自己餐桌。

席上,曹向东对他说:“小潘,你现在是市作协委员会成员之一,所以不用选举,就可以成为俞督县的作协负责人,以后我们县文学方面的事,你说了算。当然回去后,我会替你在县政府大楼安排一个会议室,一些日常文件处理工作,你可以指派一个人负责。”

果然是如周雷所说的一样。

柳梦秋:“这个职位小潘是名至实归,非你莫属。”

徐梅娟:“恭喜小潘!”

曹向东:“当然不会让你白干的,以后你每月都可以领份工资,其他待遇都会有的。”

做为县政府大楼的干部,一年其他的福利待遇也是不少的。

“我不知道干不干得好,以后还要靠你们几位多提携?”

潘大章歉虚地说。

吃完午餐后,回到房间,曹向东索性让潘大章跟他来到609柳梦秋两人住的房间。

“因为小潘是学生,情况特殊,所以我们要讨论一下,关于市作协发来的日常文件处理由谁来负责,平时有事谁跟小潘联络。”

反正这事回去也要讨论,不如现在几个人都在,大家协商一下。

徐梅娟想:这事肯定是落到自己头上了。

文联现在的琐事基本上都是由她负责。

曹向东是老大,又要负责县委的一摊事。

柳梦秋架子大,背后有靠山,谁都不敢指使她。

所以文联做实事的基本上都是她。

“还是我来吧,以后有小潘这个大作家的指导,我的文学水平应该有很大的提高。”

她心想:这是一件好事,况且小潘是一个名人,以后希望能粘他一点光。

这时柳梦秋说:“平时徐梅娟这么忙,这事就让我来干吧。我也觉得自己差距太远了,希望接触这摊子后,也试着写写散文,望小潘多指点。”

曹向东神情复杂。

徐梅娟开始揽下来,他担扰黑美人会因此迷恋名人。

柳梦秋自荐担责,内心来说他是最愿意看到的。

“那以后就多辛苦柳副部长了。”

下午是两场专题讨论会。

一场是蔡凝阳油画作品《野性的山村》鉴赏会。

第二场是潘大章诗歌、小说鉴赏会。

潘大章几个人还在讨论俞督县作协工作的安排问题时,秘书长马曲原特意找了过来。

告诉了他下午的会议安排。

“第一场是蔡凝阳的油画鉴赏会,第二场是你的诗歌、小说鉴赏会。小潘,你要准备一篇发言稿,介绍你写作这些作品的心得体会。”

“马秘书,我怕我说不好,毕竟我是学生,这样的场合还没经历过。”

潘大章表示心里没底。

“象昨晚你在作协分会上说的就非常精彩,连老周都说内涵很丰富,受益匪浅。你跟你们专业的作协会员都有话说,更别说对其他人了。我相信你!”

你一个人滔滔不绝说了一个多小时,所有在会的作协会员都听得如痴如醉,所以他们一致要求开场专场讨论会。

你现在跟我说怕说不好。

欺负我写作水平不行么?

闲聊了几句走了,去找楼下的蔡凝阳女画家去了。

曹向东惋惜地说:“唉,这些事应该我们去办的,可惜我们水平不够,考虑不到位。现在潘大章作品讨论会,潘大章作品专访,在这里,人家都捷足先登了,没我们什么事了。”

本来这是一件宣传俞督县的好机会,可惜还是缺少专业的名记人才。

这功劳才被市文联抢去了。

真是郁闷。

柳梦秋和徐梅娟都愧疚地低头无话可说。

到了市府大楼八号展厅,众人看见震撼一幕。

墙壁上挂满了十八幅蔡凝阳的油画作品《野性的山村》

油画上是一位健硕,肤色古铜,狂野不拘,邪魅性感的年轻男人形象。

全身不着寸缕,跟多种猛兽和谐共生,与大自然结成完美结合的画面。

男人似乎懵懂无知,但又仿佛充满智慧。

骨骼间充盈的力量之美,让男人看了嫉妒发狂,女人看了痴迷入梦。

十八幅油画构筑了不一样的艺术境界。

显现了画家深厚的艺术功底。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