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柱干槐花 两男一女的双龙挺进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戚笼如今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层次,其实老实说,就连他不完全清楚。

肉身是人祖,仅次于人皇。

胎仙证就,五仙虽不圆满,但也过半了。

色空境界,便是上古大雷音寺中,也只有少数古佛能够媲美。

虽然弃了刀,但以他如今的境界,除非化身上一世,不然戚笼怎么想,都不认为单凭自己能达到如此境地。

佛门、上一世、诸葛侯、乃至自己的意志混在一起,才能诞生出的这么一个奇葩。

看着五仙之中,渐渐显露出的宁乞道、百灵子等人的面孔,方圆不知道想到什么,皱了皱眉,略显厌恶道。

“诸葛老四的手段。”

方圆眼前的宇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五座漩涡,漩涡缓缓运转,将时光、因果、轮回、有无、善恶一起吞噬,包括重重叠叠的‘方圆’影像。

方圆被五大漩涡拉扯,一道道人影被扯了出来,落入漩涡之中,每一道方圆,都是时光长河中的真实存在;对于他们这类超越某种极限的怪物,除非将时光长河中的烙印全部清洗,不然单是杀掉一个,这方圆随时随地能复活。

这种手段,同样超过了色界的层次。

方圆两条长眉毛微微飘动着,像是道士的浮尘,眼神看似僵住不动,但又好似飞快转动着。

下一刻,两条眉毛一左一右,电速扎入太初和太始两个漩涡中,眉毛好似无限长,在漩涡的转动间,居然一浪又一浪卷入。

无形无质,有形无质,这分别代表着‘太初’‘太始’的两种状态。

有形、无形,剑在其中。

方圆并指一挥,一道能切开星辰的剑意便斩出。

他不用剑气,他的剑意已能实质化,是‘遁去的一’的一。

最中间的‘太易’漩涡瞬间崩裂,一时间,仿佛宇宙坍塌、群星洒落。

太易,无垠虚无的宇宙状态,也是开天第一层。

戚笼闷哼一声,五太具消,脚步毫不犹豫的往后一退,剑意直指眉心。

色空重重叠叠压入戚笼身体中,再重重叠叠绽放出来。

时无间、空无间、受者无间。

戚笼肉身一黑,无间地狱绽放而出。

在无间地狱之中,一日有亿万次死生,一步有八千万里。

这种距离,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层次,是宇宙级别的长度。

然而剑意却同样像是无止境一般,直接射穿无间。

然后被戚笼双掌合十,接在眉心。

戚笼肉身全开,人道雾气虚拟出的巨人,一会长出十万丈、一会筋脉具现,变成一个肉胎巨人,一会儿又变成人身,但背影重重叠叠,仿佛有无数上古人族在嘶吼呐喊,壮其声势。

戚笼的十指也消失了,变成手指大小的开天斧、断渊矛、刺神枪、裂地锤、分命戟……死死卡住这道开天剑意。

但眉心之上,一滴滴的血水流下。

戚笼没用刀,因为刀断了。

方圆也没用剑,他在等三仙四灵给他铸造一口无敌之剑。

但二人的差距很明显了,此时的戚笼远不是对方对手,甚至于挡住对方的剑意都很难。

从对方的剑意中,他能感受到先天十功活跃的变化。

道德、阴德、阳德、功德、圣德、法德、元德、恩德、恶德、妖德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独一无二的剑意。

这股剑意虽然还未完全成形,但一寸一寸深入,人祖血脉自带‘毁灭十兵’,居然一件又一件崩掉。

戚笼见状暴吼一声,脸上青筋暴涨,双手合十,猛的一转,仿佛一道刀影斜斜斩下,‘咔嚓’一声,剑意崩掉一半。

下一刻,一条银河匹炼隔在二人之间,群星闪烁,二者

傻柱干槐花 两男一女的双龙挺进

的距离在疯狂拉远,仿佛二者之间,差着一个星系。

等方圆反应过来时,戚笼的身影已然小到看不见。

‘宙剑怎么会在这时出鞘?’

方同皱眉,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宇、宙二剑,正是他在历史长河中所炼。

宇宙为剑,同样宇宙为鞘。

“是你么,老九。”

此老九非彼老九,方同眼光深远,无限星辰不断收缩,最后变成了一张脸。

戚笼的脸。

“你可真行啊,老九,有意思。”

“等我杀掉天帝,你会是我漫长永恒时光中不多的乐子。”

方圆转身,消失,同样,那张面孔也再一次化作了无尽的星辰。

……

飞过了上千颗星辰,阴素女终于追上了第三剑仙。

第三剑仙转过头,身子却不转过来,空荡荡的黑眼眶看向对方,迟疑片刻,道:

“你…法力……怎么回事。”

除非与天道合一的上界仙家,法力永无止尽,不然就算是仙人级别,单凭法力,也飞不过一个星系,半途就会累死。

阴素女看着对方那张熟悉的面孔,笑嘻嘻的晃了晃手中的天鬼诛仙剑。

“此剑用六道轮回所铸,天地间诞生的业力、生死、阴阳变化,都会源源不断的给剑主人注入法力,所以说,只要天地不灭,我的法力就不会用尽。”

“这口剑…真是……”

凭借剑仙的本能,第三剑仙颇有些嫉妒,但很快,这类情绪就被吞噬干净,只剩下空荡荡的混乱。

“哦。”

看着对方这般模样,阴素女暗叹了一口气,曾经锋芒毕露,剑挑南江群雄的少年剑仙,已经成为了外神的傀儡。

那么她呢,三仙四灵之一,算不算是圆道人的傀儡?

“不管如何,你我当年曾约过一战,你说过,你战胜了我,便改名叫做第二剑仙,等杀了圆道人,便是第一剑仙,曾经我失约了,如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第三剑仙没有说话,双手张开,一条条剥皮大蟒飞快生出,每一条都无限的变大,不过十息,便能环绕星辰一圈,便是人间最大的也比不上它,大蟒身上,更多的蟒蛇分裂出来,似乎要将整个星系变成蛇巢。

阴素女暗叹一声,她知道对方之所以交战,不是为了赴约,而是外神本能的攻击性。

人性,已经没有了。

她振奋精神,准备完成这虎头蛇尾的一战,然而下一刻,第三剑仙身子一僵,空荡荡的眼眶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惊恐。

然后,它便融化了。

喜欢刀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