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是不是欠C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电报员拿着即将发出的电文离开后,司令官立刻走到沙盘旁边,想了一分钟后自言自语道:“我终于明白敌人为什么可以在短几小时内消灭增援井陉煤矿的五千多皇军了!”

“为了加快行军速度,增援部队几乎都是轻装前进,除了迫击炮和重机枪,连步兵炮和山炮都很少携带!”

“这样一支轻装步兵遭到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的联合突击后,肯定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被杀得落花流水!”

“要是再有一些步兵配合围堵,增援部队连分兵突围的机会都没有!”

参谋长绝望的脸上也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司令官阁下,如果把这支装甲部队和骑兵部队算进来,我们之前想不通的问题现在都能想通了。”

“有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掩护,敌人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价就能全歼井陉县城派出去的两支增援部队。也有余力同时进攻井陉县城和井陉煤矿,并且分兵突袭我们刚刚派出去的增援部队!”

“好狠的八路军,竟然一环套一环,想了一个这么厉害的招数来对付我们!”

司令官突然摇头:“不对,这场仗不是八路军主导的!”

“从我们刚才的分析来看,敌人打赢这场仗的关键在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身上。而据我所知,活动在河北境内的八路军并没有组建战车部队,就连成建制的骑兵部队都很少!”

“所以这场仗一定不是八路军主导的,就算他们有参与,以他们现有的实力和装备情况顶多打一些配合。”

“不出所料,今晚出现在战场上的装甲部队和骑兵部队属于谁,谁就是这场大仗的主导人!”

“情报部门,侦查部队,立刻派人赶往战场,不惜一切代价搞清楚这支装甲部队和骑兵部队的真实身份,没有确切的情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休息,违令者军法从事!”

参谋长知道这是自己将功赎罪的最好机会,赶紧领命:“请司令官阁下放心,我亲自去安排这件事,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

参谋长刚刚走到作战室门口,一个急匆匆的身影直接朝他撞过来。

“八嘎……”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下意识就要骂人。

看到对方是报务员,表情非常着急,马上意识到前线又有大事发生。

果断放弃亲自给情报部门和侦查部队下命令的想法,找来两个参谋帮自己去下命令后,立刻回到作战室,想要知道报务员带来的新消息是好还是坏。

还没走到司令官旁边就听到报务员满脸紧张报告:“司令官阁下,我们给增援部队的撤退命令还没发出去就收到他们发来的急电!”

“他们在距离井陉煤矿大约十公里位置遭到敌人一个主力团的围攻,对方装备大量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出手就把部队分割成三部分,集中优势火力攻击皇军!”

“增援部队中的半个步兵大队已经伤亡过半,正依托一个小山包进行死守,最多坚持两三个小时,请司令部立刻派兵增援!”

司令官正好站在自己位置上,听完报告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分钟才开口:“八格牙路!我的反应速度已经够快了,没想到还是晚了。”

“增援井陉煤矿的部队完了,我们的对手不仅很强,胃口还很大。他们不仅想要拿下井陉煤矿和井陉县城,还想通过围点打援的吃掉我们所有增援部队!”

“石门驻军已经分不出多余的部队去增援他们,就算有部队

好紧是不是欠C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我也不敢派,谁也不知道伏击他们的敌人是否还有余力对付我们派过去的第二波增援部队!”

“立刻给增援部队回电报,让他们自行突围,回撤石门!”

报务员领命离开不到五分钟,之前来过一次的报务员再次出现在作战室门口,神色比刚才更加紧张。

看到司令官就一脸凝重报告:“司令官阁下,我们没法儿联系上井陉县城,电话和无线电都用上了,无论我们如何呼叫他们都没有任何回应!”

“给井陉县城派了增援部队的几个据点和县城报告:增援部队没有装备电台,没法儿立刻通知他们撤退,只能派传令兵骑马去联系!”

“完了!”刚刚站起来的司令官再次瘫坐在椅子上:“敌人胃口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肯定有好多增援部队已经被盯上,等传令兵赶过去什么都晚了!”

“参谋长你马上通知航空兵做好出击准备,天一亮就派飞机增援井陉煤矿和井陉县城,协助搜寻我们增援井陉县城的所有部队。”

“如果煤矿和县城还没有陷落,务必掩护当地驻军打退敌人进攻!”

“如果煤矿和县城已经陷落,立刻轰炸两个地方,我要让敌人在这两个地方缴获不到一点儿东西!”

井陉县城派出的第二波增援部队出发后,城内剩下的小鬼子瞬间锐减到一千人以内。但这些鬼子并没有意识到救国军的下一个目标会是他们,于是,留守部队中的大部分鬼子仍然躲在营房内呼呼大睡,导致井陉县城每一面城墙都只驻守了一个步兵小队和一个连的伪军。

井陉县城虽然不大,每一面城墙仍然有一千多米长。

一百多人的驻军还要分出不少人进行巡逻,再减掉提供火力掩护的机枪手和掷弹筒兵,剩下的日

好紧是不是欠C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伪军只能凑齐二十个三人组哨位,平均七八十米才能布置一个。

在侦查分队眼里,渗透这样的封锁线非常轻松,没有一点儿压力。

借助钩爪,几十个队员只用半小时就从哨兵的视野死角翻越城墙,进入县城。

装甲营突袭增援部队的战斗打响之前,侦查分队一直按兵不动,防止日军意识到救国军想要围点打援,临时撤回增援部队。

突袭战一打响,他们就动了起来。

兵分三路,有人突袭指挥部,有人突袭军火库,有人突袭粮库。

井陉县城遭到攻击后,因为留守部队严重不足,为了撑到增援部队赶过来,留守井陉的旅团参谋长把城内能用的部队全部送上城头。

旅团指挥部应该算是井陉城内最重要的军事重地,但为了增援城头,偌大的指挥部竟然只留了一个作战分队保护。

之前的军火库和粮库都有一百多个日伪军驻守,如今的防御兵力也锐减到一个作战分队。

侦查分队的单兵作战能力本来就比鬼子强,装备也好,躲在暗处突然发动攻击。同等兵力的情况下,绝对可以完胜小鬼子。

突袭开始后,他们几乎没有碰到强有力的阻碍,很轻松拿下三个目标。

司令部给井陉县城发电报时,井陉城内的日军旅团指挥部已经落到王铁山手里。

救国军前敌指挥部,通讯排副排长邓景华非常忙碌。

刚刚接收完一封电报,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电台信号灯又闪烁起来,不得不重新戴上耳机,打起精神接收新电文。

救国军同样因为铺的太开,分兵太多,好多参谋都被下派到参战部队协助指挥,导致前敌指挥部的人手严重不足,副参谋长李宏辉不得不承担起通讯参谋职责,在周成和电台之间来回奔走。

邓景华刚戴上耳机,他就拿着已经翻译好电文跑向周成:“团长,装甲营和骑兵营联名发来电报:他们成功击溃日伪军增援部队,正在分兵消灭残敌!”

周成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

举起望远镜看了眼两公里外的攻城战斗后命令:“攻击县城的团主力一直在克制自己,压着部队佯攻城头,肯定早就憋坏了。命令他们立刻收网,争取半个小时内拿下井陉县城,结束战斗!”

十分钟后,李宏辉再次出现在周成面前,一脸高兴报告:“团长,平定守备队董队长发来捷报,他们正在围攻石门派往井陉煤矿的增援部队,保证半小时内结束战斗!”

听完这个好消息,周成一秒钟都没犹豫,当场命令:“立刻联系参谋长,鱼儿已经咬钩,他可以收网了!”

井陉城北,八百多个八路军战士埋伏在公路一侧,静静等待日伪军增援部队的到来。

隔口袋阵大约两公里的管道上,三百多个鬼子,三百多个伪军,举着火把,扛着武器弹药,急行军朝口袋阵赶过去。

虽然司令部已经给他们出发的据点下达了撤军命令,但联系他们的传令兵还在赶路,最快也要半个多钟头才能追上他们。

所以这帮日伪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走向死亡。

八路军伏击阵地上,政委一脸忧心忡忡看着口袋阵入口,心情非常紧张。

要是把时间往前推一天,政委绝不可能同意团长打这一仗。

那时的部队装备太差,轻机枪全部加起来也就十来挺,虽然也有一挺重机枪,但子弹少的可怜,除非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不然绝对不会使用。

这样的装备水平意味着部队硬扛鬼子一个加强中队都非常吃力。

事实也确实如此,部队组建以来,打过的最大一仗就是伏击日军一个步兵中队。

最后虽然打赢了,但伤亡了整整两百多个战士,真正的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今天晚上部队面临的对手不仅有三四百个,还有一个营的伪军,总兵力超过六百人,在政委眼里绝对是巨无霸般的存在。

要是部队还是之前的装备水平,对上这样的强敌无异于自己找死。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救国军支援的武器弹药,部队的装备水平瞬间提升一倍以上,火力水平也提高了至少两倍,弹药也非常充足。

所以团长提出打这场伏击战的想法后自己才没反对。

可是底气归底气,随着日伪军距离口袋阵越来越近,政委又开始紧张起来。

装备和弹药的改善虽然大大提高了部队战斗力,但一场仗的成败关键还是在人。

麾下将士打过的最大一仗才对阵不到两百个鬼子。

一会儿要对阵的小鬼子足有三百多人,他很担心战士们一次看到这么多鬼子后心里发虚,影响到部队战斗力。

日伪军就快杀到伏击阵的袋子口了,政委想后悔都没机会,只能不断安抚身边战士,让他们沉住气,不要慌……

“团长,政委,日伪军过来了……”观察哨突然提醒。

黑黢黢的公路尽头先出现两三个火把,然后越来越多,连成一条快三百米长的巨大火龙。

火龙走到袋口时,团长和政委终于看清这股日伪军的真实实力。

跟侦查部队传回来的消息差不多,虽然他们兵力众多,但只装备三门迫击炮和三挺重机枪,只要伏击战打响后自己第一时间干掉小鬼子炮手和机枪手,这些重武器就会变成一堆没有人操作的废铁,威胁不到伏击部队安全。

团长边观察边下命令,顺便把之前的交待重新说了一遍:“重机枪排集中火力突击小鬼子重机枪小队和迫击炮小队,两挺重机枪对付鬼子机枪手,两挺重机枪对付鬼子炮手,战斗打响后给老子可劲儿的打,不要节约子弹,一定不能让鬼子带来的重机枪和迫击炮参战!”

“只要重机枪排做到这一点,这场伏击战我们就赢了一大半!”

“轻机枪集中火力突袭队伍中的小鬼子步兵,同样不要给老子节约子弹。”

“战斗打响后,所有轻重机枪用自己最快射速把子弹打出去,这样才能在第一轮火力突袭中干掉更多的鬼子。”

“要是一挺轻机枪可以干掉三个鬼子,我们就能在第一轮火力突袭中干掉一个多小队的鬼子。继续打下去,我们肯定能依靠地形优势和火力优势进一步杀伤日军兵力,直到把口袋阵里的小鬼子全歼!”

“步枪手自由射击,重点打击口袋阵里的小鬼子和伪军军官,普通伪军士兵能俘虏就俘虏……”

交待完以后后,日伪军前锋部队已经钻进口袋阵。

他们虽然承担了探路的任务,但为了保证行军速度,几十个日伪军就跟走马观花一样侦查前进,完全是给主力部队做做样子。

丝毫没有发现公路两侧的伏击部队,一头钻进来。

进入口袋阵往前走了不到一百米就给后面主力部队发出安全信号,导致主力部队走到口袋阵入口时也没有一点儿警惕,举着火把争先恐后往里面跑。

团长亲自操作一挺歪把子,半蹲在一个小土堆后面,机枪架在土堆上,肩膀顶着枪托,很小心拉动枪栓,透过准星观察公路上越来越近的鬼子兵。

很快找到一个肩扛大尉军衔的中队长,慢慢把他套进准星。

三个跟中队长形影不离的警卫也被套了进去。

只要一会儿自己打出去的火力足够猛,包括中队长在内的四个鬼子肯定都会被打死。

团长冷哼一声,右手食指慢慢碰上机枪扳机,做好射击准备。

今天二章合一!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喜欢抗日之敌后争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