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公主的成人礼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谢明承刚要说话,就听到门外小丫头的说话声。

“姑奶奶,春嬷嬷说天暗了,该点灯了。”

韩莞和谢明承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屋里已经非常暗了。

这是春嬷嬷在提醒他们了。

韩莞忙说道,“进来点灯。”

蜜香走进来,先点亮高几两侧的两盏玻璃落地灯,又点亮一盏玻璃台灯,端去八仙桌上。

屋里立即明亮起来。

再把窗帘拉上,请示道,“春嬷嬷问,需要准备酒菜吗?”

谢明承侧头跟韩莞说道,“有些事,我要喝了酒才能畅所欲言。”

即使他不提醒,韩莞也会留他吃饭喝酒,她还有许多事要问。

韩莞道,“跟春嬷嬷说,多弄些下酒菜。”

蜜香答应一声出去。

春嬷嬷还在院子里等,听了蜜香的传话,立即笑得一脸菊花。

蜜香小声问道,“嬷嬷,姑奶奶能重新再嫁给谢世子吗?”

春嬷嬷用手指戳了她的头一下,笑嗔道,“好好服侍主子,那些事不是你能问的。”

说完,就腿脚麻利地往厨房走房走去。

路过桂园时,在院子里玩的两只虎和两个小姐妹拉住了她,“春姥姥,我娘亲同我爹爹还没说完话啊?”

“嬷嬷,想姨姨了。”

春嬷嬷笑道,“姑奶奶和谢世子在谈正事,忙得紧,哥儿姐儿莫过去捣乱。”

屋里,韩莞看向谢明承,等待他回答那三个她关心的问题。

谢明承也看向韩莞,没说话,咧开嘴笑起来。

韩莞皱了皱眉,“我问你话呢。”

谢明承道,“那些事是绝密,只有我和我爹知道,连我祖父和二叔都不知道。”见韩莞露出失望之色,又笑道,“不过,你也算是当事人……”

韩莞眼里又盛满希望,“是啊,我还要配合你们演戏,有些事不知道容易演砸。”

谢明承左顾而言他,“至于怎么演戏,我还要回去跟和王爷和我爹禀报,听他们示下……不过,酒后吐真言,酒喝多了……”

韩莞有些生气,似笑非笑道,“不说算了,我也不留你了。我这个人笨,不会演戏,那些事不要找我。”

谢明承不敢再拿乔,“看看你,说两句玩笑话就当真了。你就不能软和软和,求求我?我这个人心肠软,特别经不起女人恳求……”

韩莞起身道,“天晚了,谢世子请回吧。”

谢明承坐着没动,无奈地扯着嘴角苦笑,“好好,我说。刚刚你问的什么,小丫头一打岔,我忘了。”

韩莞无语,又坐下说了刚才的几个问题。

谢明承说道,“先说前两个。哪有那么神的东西。再好,也会有缺憾,或者说克星。血月,月为阴,只能女子用,也只能女子被重生,重生不到皇上身上。拿到血月的人也不可能一直重生,最多三次,且一次比一次疯癫。利用血月杀人重生,这是损阴德的。苗人也怕这东西,几百年前被头人沉入湖底,不知为何重现于世,还流传到了中原。

“第三个问题,我三叔和华氏一直在那个人的监视中,当然知道血月在他们手里。具体那个人要怎么做,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好了,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知道多了,有麻烦。”

原来如此。

他知道这么多血月的事,应该是从苗寨头人那里听懂来的,而周大娘和华氏并不知道。

“那个人”在宫里,又跟和王不睦,韩莞曾经在听壁角的时候听谢明承提到章老东西,也就肯定“那个人”是章贤妃。也有可能是五皇子,只是五皇子的岁数小,今年才刚十七岁。

华氏和章贤妃暗通款曲,也就说得通卢氏让原主设计谢明承时,于婆子怎么先得知消息做了那个局。应该是章贤妃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传给于婆子……

又想着,这一世白苏已经够疯癫的了。若再次重生,不知会做出什么疯癫没有下限的事。

谢明承也是这么想的。他起身又给韩莞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公主的成人礼

作了个揖,“莞莞,谢谢你,这次你又帮了我,帮了我们谢家。哪怕那个妖孽不可能再重生,也让我们知道了她的险恶用心。她太坏,等到那件事了了,一定要好好收拾她。她想一刀插进胸口里,哪儿那么便宜。”

韩莞道,“你们要想办法把那两个孩子救下来,不能让他们被杀。”又若有所思地说,“青山元君一直不愿意让佳儿和好儿进宫,就是怕有人害她们。那么,你指的那个人应该是宫里的人吧?”

谢明承笑道,“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你又聪明了。的确是宫里有人在找祭童,把小郡主弄去,既方便,又能嫁祸于人……好了,那些事你知道多了不好。”

韩莞知道了想知道的,也不再纠结那件事。

谢明承又道,“媳妇娶不好,真是个灾难。碰了不该碰的女人,更是灾难。这两个灾难,非常不幸地都落到了谢家男人身上。我何其有幸,与你有了交集,还生下两个儿子。

“等到那件事完了,我家就真正清静了。莞莞,你能不能多想想我的好,我有很多优点的。比如洁身自爱,品性高洁,比如容貌绝佳,气质不凡,比如骁勇善战,身居高位,再比如心肠软,会体贴人……”

韩莞被逗得笑出声来,揶揄道,“谢世子夸自己还真不客气。”

她起身出门,让丫头把孩子们叫进来。

院子里立即喧嚣起来,几串零乱的脚步向正房跑来。

谢明承的笑容更大。自己叫她“莞莞”她没有生气,还笑了……

六个孩子跑进屋里,两只虎倚进爹爹的怀里。

“爹爹,我们好想你。”

“做梦都想。”

儿子的话这么暖心,让谢明承开怀不已。

他抬头看到赵佳儿和赵好儿羡慕的目光,心里一痛。这两个孩子可是皇上的孙女,软软嫩嫩,有人居然想让她们当祭童……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公主的成人礼

招了招手,赵家小姐妹高兴地倚进他的怀里,两只虎非常识趣地让开地方。

谢明承摸了摸她们的包包头,又看向站在那里扭着手指头的周西和周南。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