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唐城的善意从来都只对自己人释放,中统这些人不但闯进自己家里,还调戏周红妆和大姐,甚至还差点推到了自己的母亲。于公于私,唐城都不会轻易放过中统的人,哪怕是对方的大头目来了,唐城也敢当着对方的面,要对方赔礼道歉。“我刚才说了,我只想要一个解释!不过看你们的样子,这事是不想好好解决了?”

起身站起的唐城一脸凶色,话才说了两句,就被转过身来的张江和向后推了一把,还让旁边站着的队员把唐城拉到后面去。张江和此举可不是怕了中统这些人,他拦下唐城,是因为刚才有人悄声汇报,说中统那边又来了一个有分量的人。张江和拦下唐城,只是不想被中统的人抓住把柄,何况这么无休止的争执下去,也并不能解决问题。

事情闹到现在,中统的脸面算是已经被唐城踩在了脚下,所以张江和才会选择暂时让步,接下来就要看中统会如何应对了。和张江和一样,中统这边也不想事情闹大,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的他们,知道自己是理亏的一方。就算咽不下这口恶气,但现在并不是整治唐城的好机会,除非他们敢当着这么多军统特务的面,直接抓了唐城。

原本以为会闹大的事情,居然如此诡异的平息下来,这个结果,无疑令城中诸多看热闹的闲人们大为失望,他们原以为中统会为此,跟军统大打出手一番。“我早就警告过你,做事情的时候要多动动脑子,今天的事情固然是中统那边不对,可你也不能直接掏枪打人啊!幸好是没死人,否则这事就闹大了,到时就算局座出面,中统那边也不会善罢甘休!”

轰散了围堵在小街里的中统特务,又送走了军统赶来支援的熟人,张江和这才找到唐城,指着后者好一顿说教。对方连一

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唐城怎么可能会认为事情就这么算了,所以不管张江和如何说教,唐城却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唐城不说话,张江和却已经猜出唐城心中在想些什么,“现在不是搞事情的时候,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恢复平静,不要给中统抓你把柄的机会!”

张江和后面的话,听的唐城没忍住轻笑起来,因为他从这几句话中,听出张江和同样在想着报复中统。因为这件事,中统连续数天都没有太大的行动,就连搜捕地下党的行动,也都是小规模的。唐城得知消息之后,也并没有多出过激的举动,只是和往常一样,在城里监视追踪日伪特务,一切都看着平静下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中统内部却有人爆出消息,中统的人那天硬闯唐家,是因为他们早就怀疑唐城暗通地下党。这个消息立马在重庆城里传播开来,其中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个传言,可是架不住这个传言就是从中统内部流出的,难说中统都调查出了什么!所以听到这个传言的人,大部分都保持观望,只有少数一些人给唐城打来电话,通报了这个消息。

“说唐城强势莽撞,或者得理不饶人,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但如果说唐城暗通地下党,这绝对不可能。”在局座的办公室里,张江和表情激动的言道。“从还在南京的时候开始,唐城就帮着咱们做事,来了重庆亦是一样。搜索队自组建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参与其中,如果唐城通敌,我应该是第一个就知晓的。”张江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是在用自己的前程为唐城打包票。

坐在对面沙发里的局座,很是有些无奈的伸手挠着头,从得知这个诡异的传言之后,局座就始终没有表达。而且从张江和带着怒气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局座也没有说出哪怕一句怀疑唐城的话语,但张江和此刻的态度和反应,分明就是担心自拿唐城开刀。无奈的局座,忍不住心中纳闷,难道自己就那么好骗啊!

“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做调查的!如果这件事情跟唐城无关,那么,我一定会找出这个造谣的人,让他为此事付出代价!”面对张江和的坚持,局座只好先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还好张江和今天来找局座,并不是非得要从局座这里索要一个明确的答复,既然局座已经说了会调查此事,已经心满意足的张江和立马起身告辞离开,根本不给局座丝毫反悔的机会。

唐城好歹也算是局座面前的红人,就算没有局座的看重,唐城也是去过南岸别墅的,编造传言造谣污蔑唐城的人,不管是不是中统的人,局座都不可能轻易放过。已经知道这个传言的唐城,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还是照旧带着手下的队员,每

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日在城里监视目标,直到他被中统的人堵在了大街上。

“就凭你们几个臭鱼烂虾,就想绑我的票?”早已经看出这几人都是中统特务,可唐城却偏偏没有叫破对方几人的身份,只是当这几个人是一心求财的绑匪。因为一旦叫破对方几人的身份,一会打起来的时候,唐城不好下死手。中统的人在大街上堵唐城,当然不是没事可做,他们就是想要趁着唐城落单的时候,强行将唐城带去中统的地方。

中统内部也有不少刑讯好手,只要唐城落到他们手里,就不难撬开唐城的嘴。只是制定这个计划的人,显然是小看了唐城的能力和身手,在不开枪的情况下,中统派来堵唐城的这一队特务,几个回合就被唐城全都撂趴下了。打完了人的唐城,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就等在原地,等着中统后续人马的出现。

可是令唐城觉着意外的是,中统的人还没有等到,他就先等来了军统的人。“局座说,城里的治安,这阵子不大好,你真要是没事做,就老老实实的回家去,别一天天的在大街上瞎转。”军统来人是个生面孔,只是跟唐城说话的时候,口气却显得熟络的不得了。虽说来人是传达局座的原话,可是他说话时候的口吻,却听着跟像是老朋友之间的闲聊。

如果不是对方后来又专门提到了张江和,而且还说了跟唐城已故的父亲交情不浅,心态已经差不多快要崩了的唐城,恨不能给这货一记硬拳。军统的反应,已经说明他们一直在关注此事,只是他们用唐城做饵,来引诱中统犯错,唐城表示绝对不能接受。唐城很生气,可是在对方离开前塞给唐城一张纸条之后,唐城的心情却瞬间变好。

局座的确很看重唐城,所以他怎么可能让唐城吃亏,那张纸条上盖着局座的私章,而且还专门注明唐城凭这张纸条,就可以从军统总部后勤处领取足够搜索队一个月训练所需的弹药。虽说这张凭条的出现,让这件事看上去更像是一桩交易,可唐城却已经感受到局座对自己并非全都是利用。拿了好处的唐城表示无所谓,可再一次吃亏的中统,却表示不能接受。

原本唐城和中统之间的矛盾,顷刻间转化为军统和中统之间的事情,一众旁观者们一边拍手叫好,一边暗叹局座扭转乾坤的能力。之前因为从中统内部传出的那个传言,令唐城处于极度不利的局面当中,虽然中统没有正面回应那个传言,但他们硬闯唐家,事后对唐城实施秘密抓捕的举动,都在证明那个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军统出面做出解释,甚至强行将事情闹到委员长面前去,也不能彻底洗刷掉唐城身上的嫌疑。可是现在,局座的出手却马上扭转的之前的不利局面,唐城已经被彻底从这件事情中摘出去,事件中剩下的双方,只是早就是死对头的军统和中统。已经摆脱传言的唐城,心中却并没有觉着庆幸,他反倒对中统更加愤慨起来。

局座是要唐城先回家待一阵子,等风声过去之后再出来,可唐城并没有遵从局总的意思,还是继续带着手下队员整日忙碌自己的事情。连续两天,唐城都带着赵大山他们,在城里抓捕监视多日的日伪特务,一直暗中盯着唐城的局座,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他要唐城先回家待一阵子,并不是担心唐城出事,他是担心唐城会报复中统。

唐城的战斗力毋庸置疑,所以局座担心的对象不是唐城,而是招惹了唐城的中统。连日监控唐城的行动轨迹,确定唐城只是在抓捕日伪特务,根本就无暇理会中统那边,局座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可是局座并没有想到,唐城已经完美的骗了他,表面上,唐城这两天都在抓捕日伪特务,可实际入夜之后,唐城都悄悄外出,暗中确定中统中高层头目的住所位置。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