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po1v2阅读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钟溢一听梁珊珊在叫他,回过身子对着她问道。

“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如果让我帮你去教训你男人这种事就不要说了。”

“不是这事,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也不能出去上班。你能不能先借我两百块钱吃饭。”说完,梁珊珊还低着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淤青。

钟溢一听是借钱,又看了一下梁珊珊现在的模样,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钱,递了过去。

“我说啊,你那男朋友还是早点分手算了。你也认认真真的找份工作。别去那种地方上班了。”

梁珊珊接过钱后说道,“去那种地方上班,你以为我愿意啊,可是我连小学都没有读几天,家里人就不让我读了。连字我都不认识几个。我能去做什么啊。”

“酒店服务员什么的都可以做啊。也不需要什么文化。”

“那有几个钱,我老家弟弟要讨老婆,要造房子。我每个月都要把钱寄给我爸妈。服务员能有几个钱,我刚来的时候不是没有做过。”

“你做过服务员?那怎么去做这个了啊。”

“小姐妹介绍的呗,本来还挺抗拒的,但也就那么回事。只要我弟弟能讨上老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你弟弟讨老婆,这关你什么事啊,他自己没手没脚啊,要你这个做姐的这样付出。不是还有你爸妈吗。”

“你不懂,我们那边弟弟结婚,都是做姐姐的帮忙。我爸妈一点文化也没有,能帮上什么忙啊。还好我长的有点姿色,不然也没有能力帮我家里了。”

“那以后呢,你就没有为自己考虑过吗。”

“有啊,等我弟弟讨了老婆,我也回去了,反正回到老家也没有人知道我做这行的。再找一个疼我的男人嫁了,就行了。”

钟溢一听梁珊珊的话,只能感叹这女人已经被洗脑了,劝也没有用。

白洁虽然把钱都给了她父母,也不至于把整个人生给搭进去,而梁珊珊已经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那个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对了,我网吧的白静你就不要拉她去做这个了。”钟溢提醒了一下梁珊白静的事。

“你说那个小姑娘啊,放心,我也就是跟她开开玩笑。说真的,房东你对她挺好的啊。是不是想包养她。”

“不是,她跟我和我老婆住一起,你说有可能吗。”

“这小姑娘说真话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是男的没有一个不想上她的。房东你真没有这心思。”

“没有,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走了啊。”

“那房东,你觉得我怎么样,还能入眼吗。包养我怎么样。那我就不用去那种地方上班了。”说着梁珊珊还故意的提了一下自己的睡裙。

“算了,我包养不起,我也没有钱。”说完钟溢转身就往外走去。

梁珊珊看的哈哈的笑了起来,“放心吧,房东,我和你开玩笑的。别走那么快。如果你想到夜总会这地方玩,记得找我。晚上出台的话,我不收你钱。”

看着钟溢狼狈的走出自己的房间,梁珊珊在屋里喊到。

钟溢从梁珊珊那边出来以后,又去几家到期的房间去看了一下,还是没有人在,看来都还没有下班。

钟溢只好拿着笔记本,回到了网吧里。白静一见钟溢回来,对着钟溢说道。

“老板,你房租收回来了没有。”

“没有,她现在身上没有钱,过几天会送过来的。”

“她怎么会没有钱的,她每次说做那个有多少多少钱,这房租她一个晚上就赚回来了。”

“她钱被她男人拿走了,而且被打的上不了班。我还借了她两百,等上班了还我,如果我不在,你给我收一下。”

“噢,我看她也是傻,找怎么一个男朋友干什么嘛。”

“算了,不说他了,我上去看书了。这笔记本放你这里,等会万一有人来交房租你就收一下。”

钟溢说完,就把收租的笔记本递给了白静,自己出来网吧,去楼上看书了。

等到了吃饭的时间,白静又跑了上来,“老板,你晚饭是自己去吃,还是让他们把盒饭给你送过来。”

“送过来吧。等会你给我拿上来,我就不下去了。”

“老板,我看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地主老财了,吃个饭也要我帮你送上来。你真当我是你丫鬟啊。”

钟溢拉过白静,拍了她几下PP,“怎么,你不愿意做丫鬟啊。还想做什么啊。”

“丫鬟就丫鬟吧,但我要做贴身丫鬟。”白静搂着钟溢的脖子说道。

“那就贴身丫鬟。”

“对了老板,听我姐说,你买了一块地,在造好多房子,是不是以后你就可以收好多的房租了。”

“是啊,以后你就跟着我去收房子,还得背一个蛇皮袋,开不开心。”

“当然开心了,我最喜欢收房租的感觉了。而且还要用蛇皮袋,那得多少钱啊,老板,我们还是带上许哥他们去吧,这要是被抢了怎么办。”

白静已经在想用蛇皮袋装房租钱,那得多少钱的问题了。

白静又在钟溢腿上坐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下去给钟溢拿盒饭。

过了一会,白静拿着自己跟钟溢的盒饭上来了,吃好饭后,白静收拾了一下卫生,就拿着垃圾下去了。钟溢连动手都没有动一下。

等白静收拾好房间里的卫生,钟溢拿了装垃圾的袋子,和白静一起下了楼,到了网吧里面。

钟溢让白静给他拿了那本收租的笔记本,拿着网吧里的垃圾,就下了楼,往村里的房子走去,把手里的垃圾一扔,开始一间间的开始收租了。

路过梁珊珊的房间门口时,房间里传出了一阵声响,还带着梁珊珊的哭泣声。还有一个男的打骂声。

钟溢过去敲了一下房门喊到,“里面怎么回事,要把我房子拆了啊,把门给我打开。”

钟溢的喊声也惊动了另外几家租户,都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住梁珊珊对门的一个戴眼镜的小青年说道。

“房东,他们吵了好几天了,有时候还半夜三更的吵,我都睡不着觉了。你该说说他们了。”

“房东,是啊。尤其是住这屋的男的,我让他们小声些,他还想打我。而且凶的很,我都不敢在你这住了。”另一间的一个女孩子说道。

“对啊,房东,本来我也想跟你说这件事,有这个男的在,我也不敢住了,有一段时间三天两头带一群人回来喝酒,喝多了还乱敲我们的门,吓的我都不敢出来上厕所。”又是一间房间的女孩子诉苦道。

钟溢一听这还了得,这不是砸自己的生意吗。连忙对出来的租户说道。

“大家放心,我会给你们解决好的,以后有事就直接打我电话。或到网吧找我。”

钟溢说完,就又敲了一下梁珊珊的房门。“梁珊珊,你给我把房间门打开。我不来还不知道,你这是在砸我生意啊。快开门。”

门间门被打开后,只见上一次见过的男的站在门口。

“钟老板,不好意思,我们以后不会再吵了,下次一定注意。”

钟溢往房间里一看,只见梁珊珊捂着脸,跌坐在地上,身上白天穿的那件吊带睡裙已经滑溜下来。

还有几把凳子摔倒在地上,钟溢赶紧进去把几把凳子扶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还好没有损坏。回头看着那男子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这是要把我的房子给拆了啊。”

“不是,钟老板。我婆娘她不听话,我教训她一下。下次不会了。”

“你们今天搬走吧,这房子我不租了。梁珊珊,你把东西收拾一下。”

“房东,我不搬。这男的已经不是我男人了,你把他赶走就行。我以后不会带人来这里住了。”梁珊珊说完,从地上爬了起来,到了钟溢旁边,指着她男人说道。

“我是看明白了,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家伙吃我的,用我的,花我的。还要我陪他老大去过夜。我不同意她就打我。”说着又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