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被歹徒糟蹋了一夜小说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你说什么?”王公屿眼神在逐渐变冷。

“我需要人手!”唐刀淡然道。

“我奉令以四行营为基础成立43军独立营,承蒙吴、郭两位长官看重,一个小时前将松江警备营也全部划归到我的麾下。”唐刀继续说道。“但,兵力依旧不够!”

“警备营成立之初就已经有兵力八百余人,连绵大战虽有战损,四五百人依旧还是有的,再加上你唐副主任四行营余部,接近600人的兵力,已经足够一本步兵营的编制了。”王公屿脸色泛出冷色。“为何还要打我保安团的主意?怎么?是几位总指挥对王某人有何不满?在这个时间点还要来做此同僚倾轧之事,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冷静下来的王大专员将矛头直指指挥部的几位大佬,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得到那几位的授意,唐刀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拿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来刨他这个松江保安团司令的根。

这样的乱世,荣华富贵都是虚的,有人有枪才是真理!

“和几位总指挥无关,我是自己来找您的!”唐刀摇摇头。“只有您同意了,我才会对他们提出这个请求!”

“那,断无此种可能,唐副主任你还是彻底死了这条心吧!”王公屿直接了断的拒绝了。“王某虽然不才,但也能率领着这些松江男儿杀敌报国!”

“现如今日寇就在防线外虎视眈眈,军务紧急,我就不再留唐副主任你了,有缘再见!”说完后,王大专员就打算拂袖送客。

显然,没有冲想来刨根的唐刀恶语相向,已经是王大专员最后的克制了。

“嗤!”唐刀一声轻笑。

轻蔑之意,哪怕是黑暗都挡不住。

竖子焉敢如此?转身欲走的王公屿眉毛都快竖起来了。

对唐刀观感良好的时候,唐刀这种表现叫年少轻狂,狂是狂了些,但因为年轻,一切都可以原谅,现在恶感满满,自然就只有盛气凌人四字可以与之形容了。

“王专员您说杀敌报国,那我问您,嘉善一战之后,您欲去往何方抗敌?”顶着王大专员可以将人突突成蜂窝煤的眼神,唐刀神色不变。

“我部将退往金陵,日寇一日不还,我部将一日不返家乡!”王公屿多少还是有几分书生意气,虽然看唐刀的眼神恶狠狠的,但依旧一字一顿的回答。

“可若是金陵都没了呢!”唐刀石破天惊。

“金陵都没了......”王公屿脸色难看至极。“这不可能!”

这个可能性,除了唐刀之外,再无人想过,不光是中国人,也包括日本人自己。

因为,金陵是首都,是整个中国的心脏。

连发起战争的日本人,都没想过自己能一举占领庞大对手的心脏。

日本大本营制定的作战计划现在都还在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的案头,而那已经是修改之后的第二版作战计划了。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来说,中国得感谢日本国内那些野心不断膨胀的战争野心家,正是他们将战争的扩大化,导致整个日本不得不像一个上足了发条的战争机器,全力投入战争,被拖入了持久战的泥潭不说,还被迫发起了太平洋战争,最终将放在战争赌桌上的国运输的一干二净。

战争,打得从来都是经济和工业实力,别说现在的日本,就是让他再发展数十年,他们也不一定能够支持这么大规模的战争。

在这一点上,整个日本,或许只有一个堪称天才级的战略家看得清。

那正是时任日本大本营作战部部长的石原莞尔。

淞沪会战的前期,日本人傲娇的不行,认为两个师团就足以扫平一切敌人,谁知道,此时的中国军队与当年九一八时已是天壤之别。

松井石根带领的2个师团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被歹徒糟蹋了一夜小说

进入中国后立即陷入了苦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抵抗,无奈之下只得紧急向日军大本营求援,希望立即增兵。

日军大本营对于松井石根的要求感到惊讶不已,他们甚至不敢相信中国军队能够挡住日军整整两个师团。于是日本参谋部派了一个叫西村敏雄的人前往中国调查情况。

不久后西村敏雄带回了让日军大本营十分震动的报告,大致如下:第一、中国军队作战极其勇猛,顽强,不管是被压倒性的炮火袭击,亦或是陷入包围都绝不后退;第二、中国军民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第三、中国军队大量增兵,一线有十几万军队,二线已集结二十多万军队;第四、松井石根带领的2个师团陷入了苦战,后勤补给亦跟不上,事态十分严重。

西村敏雄的报告非常真实而客观地反映了当时淞沪会战的情况,如果日军妄想用2个师团击败中国,其结果只能是被中国军队赶进大海里喂鱼。

虽然日军大本营了解了真实的情况,但是对于是否增兵依然犹豫不决,争论不休。

其中日本陆相杉山元支持立即增兵,越快越好,而担任作战部长的石原莞尔却坚决反对,二人争论不休。

石原莞尔作为日军中唯一的一位天才级的战略家,他对于侵华战争有着完全不同的认识,如果日军按照他的设计思路走,恐怕抗日战争的最终结局都会发生改变。

石原莞尔认为自日本明治维新以前,中国在亚洲乃至世界上都堪称霸主级的存在,拥有让世界颤抖的先进文明和科技。日本不能因为一场甲午战争就天真的认为中国是老弱国家,不堪一击。更不能妄想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一旦进入持久战,日本将前途未卜。

石原莞尔还十分超前的寓言空军以及原子弹在战争中的作用,因此他坚持主张对中国实施“不扩大计划”和利用超级武器“最后决战计划”。

如果日本真的按照石原的步伐走,在占领东北后就死死的守住不放,而放弃战争扩大化,最大化的利用东北丰富的资源,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根据后世的中国军事学家战棋推演,若是按照这位的战略实施,中国,将永远的失去东三省,除非中国有堪比全面抗战的勇气,不惜将剩下的国土卷入绵绵战火。

幸好,那样的结果没有发生,日本大本营决定增兵,总共五个师团外加两支海军舰队浩浩荡荡杀往淞沪。

石原莞尔也因此辞职。

但日本大本营多少还是听取了石原莞尔的意见,前期打算先在淞沪稳住脚之后再行发动全面侵略战争,第二版的作战计划中,上海派遣军攻至几道国防线之后就会先收住兵锋。

可是,日军向来有‘下克上’的传统,从华北调来的第十军并不打算如此‘循规蹈矩’,一路势如破竹直接杀奔至金陵城下,并最终花费巨大代价攻克金陵。

日军,从那一刻起,就必须要上紧发条,全力开动战争机器。

日本人自己都想不到,中国人当然也想不到,从淞沪退下来可还有几十万大军,如何会被一击即溃?

可事实是,会战大败之后,士气低落、军心涣散、那些位居高位的大佬们却还在忙着勾心斗角互相扯后腿,焉能不败?

王公屿当然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淞沪重镇都能丢,金陵如何不能丢?”唐刀再度冷笑一声,伸手拔出插在绑腿上的三八刺刀,就以地面做纸,以刀为笔,画出当前战图。

一个方向,第十军主力正沿着京沪铁路狂奔,另一个方向,十八师团和嘉善前线正在对阵。

唐刀指指嘉善防线之后,淡然道:“如果日军从太湖边上绕过来,王专员您认为,你还有没有机会一日日寇不还,你和松江保安团一日不还乡?”

.......

王公屿脸色猛然一僵,迟疑良久回答道:“可你独立营以及大军同样在这里。”

“所以,撤退是必然的!”唐刀眼神从自己画的战图上挪开,看向幽冷虚空,幽然道:“不光是要向金陵撤,更要向更远的地方撤,而后积蓄足够力量,和日本人干!”

“你唐刀能行,我为何就不行?”王公屿想起了唐刀曾经说过的‘持久战’,脸上露出无力,但依旧还在挣扎。

“因为你是少将,而我不是!我未来要去的地方是......”唐刀微微一笑,轻声说出两个字。

王大专员瞳孔不是猛然一缩,而是差点儿没放大。

不是有足够的克制力,他都惊呼出声。

那个从唐刀口中吐出的地名,听着是中国著名大山,但他却是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因为目前在那里活跃着的,是中国另一支著名军队。

那分明就意味着,唐刀要.....

“你这样说,不怕我去告密吗?就凭你刚刚说的那个地名,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会失去。”月色下,王公屿眼神幽冷。

“你不会!王公青年时你担任‘铁血’团刊主编之时,不也是想着救国家民族于水火嘛!”唐刀淡笑着,指指东南方向道:“此次大战结果王公你也看到了,那些人救不了中国!那我们,何不换一个思路,换一些人?而你所说的告密,你那样做的话,日本人恐怕才是最开心的吧!”

脑瓜子嗡嗡的。

王公屿心里当然明白,唐刀的判断没毛病,他绝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做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而到这时候,他脑袋也终于转过弯来,唐刀所谓的‘风投’投的是什么。

那是国内目前存在的两种方向。

只是,那股力量现在还很弱小。

那投的真的是未来!

迷茫而未知的未来。

风险巨大,而且疯狂!

恍惚间,唐刀的声音还在传来,“那座大山的物产,可是足够丰富,如果能运出来,王公你觉得是不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呆立了足足五分钟!

“这笔生意,我做了!”天人交战良久的王公屿鬼使神差般的做出了决定。

未来的事实证明,这笔生意,是这位大专员一生中所做的最明智抉择。

生意挣得盆满钵满,方向还选择的很正确。

不过,用他的话说,当时与其是说他想投资那个方向,不如说他是投资唐刀这个人。

从松江到这里,唐刀所预言的,全部出现。

而唐刀也没看错他,这位做生意,真的是一把好手,比他统兵打仗要强的多。

唐刀,是真的想和他做生意来着。

未来的敌后战场,需要一个代理商来将物资变成钱粮和各种军备的。

有着足够爱国热情的官场和商界两者跨界的这位,有着这样的资质。

当然了,此时最吸引唐刀的,还是被战火考验过的五百之军。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