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被男人cao了几天几夜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这个味道……!’

夹杂在风中的异香,在飘过沈未白鼻前之时,她眸光一凛,轻易的捕捉到了那丝淡得几不可查的香气存在。

沈未白的深邃的眸底划过一道幽光。

其他人却并无异常,仿佛那香味只有沈未白能闻到一般。

山风很快就过去,没有在峡谷中留下什么痕迹。

但,沈未白却站了起来,对众人道:“走。”

走?

去哪?

虽有疑惑,但却无人多问。

几乎在沈未白命令之时,十几人就行动起来,跟随着沈未白继续前行。

“阿姐可是发现了什么?”风青暝走在沈未白身旁,小声询问。

沈未白眼角余光扫过身侧一名属下的鞋面,淡淡的收回。“是发现了一些东西。”

“丫头,可是找到了蓝翼留下的记号?”老鬼这时也靠近问道。

一行人中,敢对沈未白这样询问的,也只有他们两人了。

而他们两人正一左一右的将她夹在中间。

沈未白眸光从他们身上一扫,在风青暝腰带暗纹刺绣上顿了顿。

接着,就察觉到了风青暝不动声色的提醒。

沈未白心中一笑,原来,他也发现了。

虽不知是何人所为,又是什么目的,但他们都默契的打算,暂不打草惊蛇。

“是啊。”沈未白视线移开,转眸看向老鬼。

老鬼眸中一亮,“在哪发现的?”

两人的对话,并未刻意避开其他人,哪怕声音不大,但对于天耳他们这样内力深厚的人来说,也能一字不漏的听进耳中。

于是乎,在听到主子发现了蓝翼线索时,天耳的耳根动了动,默默向主子走近了些,仔细听着接下来的话。

“这山风吹过来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沈未白也不打算藏着掖着。

“嗯?”老鬼仔细闻了一下,还吸了吸鼻子。“有吗?”他怎么什么也没闻到。

不仅他如此,天耳也同样暗自仔细辨认了四周的气味,并未闻到主公所说的什么香气。

其他手下,也同样如此。

一时间,围绕在沈未白四周的人,除了风青暝之外,其余的人都在耸着鼻子,四处寻找被山风送来的香气。

风青暝没有怀疑沈未白的话,也没有如其他人那样,只是嘴角噙着笑,茶色的眸子里是掩盖不住的温柔,凝着身边的女子。

这时,又是一股山风吹过,撩起了沈未白垂落耳侧的发丝。

不等她伸手去拨开,就有人的手比她更快一步,将在她面前捣乱的发丝给挽了回来。

沈未白眸光与风青暝轻碰,两人都忍不住无声而笑。

好在,在他们身边的人,都被‘香气’勾起了好奇,并未留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阿姐又闻到那香气了吗?”风青暝笑问。

沈未白唇角勾了勾,点头。

风青暝不再问下去,沈未白则看向一脸困惑的众人,“走吧,恐怕再耽搁下去,连这点微末的香味也都消散了。”

这话,成功的让老鬼,天耳他们神色冷凝起来。

不再纠结自己闻没闻到那股风中的香味,反正跟着沈未白走就是了。

沈未白顺着风中带来的香味前行,路上解释了一句,“这香味应该是蓝翼出事前留下的,而离她失踪已经那么久,所以香味才变得极淡,嗅觉没有达到绝对灵敏的程度,是很难闻到的。所以,你们闻不出来也是正常。”

最重要的是,如果对药物不是特别了解,就算是闻到了这个香味,恐怕也不会联系到蓝翼身上。

所以,蓝翼到底是遭遇了什么?

在如何无奈的情况下,才选择了这种风险极大的方式传递信息?

还有一点就是,如今时隔那么久,蓝翼还好吗?到底是生是死?

沈未白在心中分析出蓝翼的举动之后,心情也跟着沉重下来。

二十八星宿都是她亲自挑选出来,培养出来的,十来年的陪伴,他们虽然名为主仆,但实际上却如家人一般。

甚至可以说,沈未白对他们的在意,远超过与这具身体有着血脉关系的安亭伯府中的众人。

所以,她希望蓝翼还活着!

‘蓝翼,无论如何坚持下去,活着等我找到你!’沈未白眸色沉沉。

……

顺着风中若有若无的香气,沈未白带着众人走出了峡谷。

但,刚走出峡谷,那香气就变淡了。

就连沈未白,也都无法连续的捕捉到它。

当他们来到一条三岔路口时,沈未白站在交叉点,神色冷峭的沉默不语。

片刻后——

“丫头,往哪走?”老鬼忍不住问。

沈未白抬眸,清亮而入沉渊的眸子让人猜不出她心中所想。“三条路上,都有香味。”

“这……”老鬼一怔。他很想说这怎么可能?

但他了解沈未白,没有把握的事,她是不会乱说的!

既然她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说明,蓝翼曾在这三条路上都走过。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无论是自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被男人cao了几天几夜

己,还是被人挟持,都不可能在一条三岔路上来回,重复的走动。

老鬼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把问题留给沈未白解决。

沈未白垂眸沉思,“三个方向,都有香味,只是比之峡谷里的香味更淡,恐怕再过半天,就会彻底消散。”

“那我们走哪边?蓝丫头到底去了哪?”老鬼皱巴巴的脸上,褶皱更深了,显得特别凶狞。

沈未白双唇微抿,眸中若有所思的来回看向三个方向。

蓝翼留下的香气,出现在三条路上,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这里看似有两条路,但实际上其中两条是死路,她或者带走她的人,又比较倒霉,对这里很不熟悉,连续走了三次,才终于找到正确的路离开。

可,这个可能性荒谬得可笑。

眼前的三条路,被行人走过的痕迹很明显,且是经过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踩踏,才会形成的痕迹。

若其中两条路都是死路,那就不会和唯一能同行的那条路保持着同样的痕迹。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一种可能……

有人发现了蓝翼留下的香味记号,所以故布疑阵,想要混肴视听,迷惑他们!

这才是唯一的答案!

可,若这是答案,那也就意味着,蓝翼陷入了一个更危险的境地,且带走她的人很不一般,是个对药毒也很了解的厉害角色。

能把蓝翼轻松带走,还对药毒非常了解。

沈未白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一遍,她敢保证中原里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何况,这里是巫疆,那就只能说明,带走蓝翼的人是巫疆的某人,且很有可能出身于巫疆的大氏族,被族人培养得极好,很有能力,身份也不一般。

在沉思之后,沈未白从大海捞针的状态中,一下子锁定了有限的目标。

“天耳,这三条路分别通往哪三个地方?”沈未白突然开口问。

天耳上前,立即回答:“从王城往西而行,沿着我们正前方继续走,再翻过两座山头,便是巫疆九大巫姓之一的相氏族地,他们掌管着相城,周边族寨都是相氏附庸。”

要来巫疆寻人,天耳自然要有备而来。

哪怕巫疆封闭,消息闭塞,凭着无极阁,冥狱的情报能力,还是能摸清楚巫疆的大体情况。

“而往右边这条路走,连续翻阅五座山,跨过两个峡谷,以及横渡一条河后,就是九大巫姓樊氏的族地,樊城。”

“左边的方向,继续往前,大概五天路程,便是九大巫姓卢氏族地。”

结果,与沈未白预想的有些不一样。

沈未白轻蹙眉头。

三条路,分别可以去往巫疆大氏族之三,也就说明了,蓝翼有可能就在这三大巫姓的族地之中。

迷惑他们的人,不可能带着香气走太远,故布疑阵的人总会到了一定的地方后,就掉头回来,去往真正的目的地。

要想判断蓝翼到底去了哪,其实也可以一条一条的走,看看那条路的香气存在得最长,那这条路的可能性就越高。

可是,他们来得太晚。队伍中,只有沈未白能闻到香味,且按照她的估算,这香味只能残留半日,若她一条一条的找,无论运气如何,她都要把三条路走一遍,才能判断哪一条路的可能性最大。

这无疑是耗费时间的本办法,需要承担的风险就是,他们会因此耽误时间,从而错过追踪的最佳时机。

“看来,只能分头行事了。”风青暝说出了沈未白的最后决定。

沈未白颔首,“不错。为今之计,只能分三路而行。”

“阿姐,我与你一道。”风青暝道。

沈未白点头。

风青暝并不认识蓝翼,眼下最佳的带队人选,就是她,老鬼,天耳各带一队。

可是,老鬼显然不这么想。“我也跟你们一起。”

沈未白皱眉,“你若不去,那第三支队伍谁带?”

老鬼揪着自己下颌上的小胡子,沙哑的声音道:“我刚才仔细想了想,蓝翼应该不会忘卢氏方向走。”

“为何?”沈未白不由得问。

老鬼道:“因为据我所知,巫疆卢氏这三年内,都不会出他们的地盘。所以,掳走蓝翼的人应该不是卢氏。”

风青暝沉吟道:“巫疆上一任巫王来自卢氏?”

老鬼笑了起来,他哪怕是笑,神情也格外瘆人,“没错!小子,看来你对巫疆的风俗还是很了解的嘛。”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被男人cao了几天几夜

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