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乱换全章(刘小玉) 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这一次,华紫嫣的语气格外坚定的回应道:“不怕!”

对于镜仙子的询问,那其中蕴含的意思她已经完全的明白了。

不过有时候,现实是现实,真虚是真虚。

之前镜仙子问的实际上就是她但同时也是云青萱——也就是说,镜仙子已经看出了她和云青萱身上存在的某些重大问题。

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次特殊的尝试。

但既然连死都已经不怕了,那么是要继续这样恶性循环的应对命劫,还是要真正的自命劫之中走出来?

历经了那样的一场真虚,这时候,华紫嫣心中已经有了极大的明悟。

那一幕的发生,非常的突兀,而且和真实的一些无比融洽的契合在了一起。

或者说,没如果不是那一道惊雷让她惊醒过来,她甚至以为她自己会在那巨大的神秘眼睛之中直接走向死亡。

而这一幕,正常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记起的。

可是她却都依然如历历在目。

所以,当这样的真相重新来一次的时候,华紫嫣这一次非常果断。

无论是在现实里会发生这些,还是在虚幻里,也已经并不重要了。

镜仙子已经为之前的事情,而给她们全部探了一次底!

镜默默的看了华紫嫣一眼,道:“嗯,你的情况我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那么我的判断也基本上没有错。”

镜说着,又看向了云青萱。

云青萱躬身朝着镜仙子行了一礼,恭敬的道:“镜仙子,青萱也不怕死,青萱也明白了该做什么。”

镜道:“是粉身碎骨的去报仇,不顾一切的强大,还是放弃这一切?”

云青萱道:“让自己在理性的同时,一定也要保持感性,其余的一切,再因现实的变化而决定。”

镜道:“何出此言?”

云青萱道:“既然有些局面必定会走向某种安排的情况,那么所谓的反抗,多半也只能成为弃子。”

镜道:“很多人,其实宁可成为弃子也不愿意继续被安排着走下去——记得我让诸葛青尘画的那个女子吗?”

诸葛青尘道:“莫非——”

镜打断了他的话:“不错,就是这样,但是,结果也未必很差,总有一群存在气急败坏。”

诸葛青尘道:“我好像明白了——也就是说,只要你胆子够大,那么成为弃子也好过被一直安排和利用。”

镜道:“你现在明白得不晚,所以许多事情想做的话,就放心的去做吧。”

诸葛青尘道:“仙子这是在暗示……青尘可以……嗯,青尘有机会吗?”

镜道:“你敢对我有想法,我会将你削成雕像挂在通天塔上。”

诸葛青尘:“……”

诸葛青尘心道:不是你说许多事情想做的话就放心的去做吗?

镜道:“话虽如此,但是做了的结果往往也不会很好,一般被吊起来毒打的那种估计是最轻松的。”

诸葛青尘:“……”

诸葛青尘:那说这么多,意义和在呢?

镜道:“是不是很迷茫?既然死都不怕还害怕被毒打吗?放心,只要你能炼成类似于‘滚刀肉’的绝学,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就奈何不了你——或者说是你们所有人。

当然,这所有人同样也不包括沐雨兮仙子。

她的命格在时间之中。嗯,具体就说这么多——若是哪路特殊的存在觉得我知道的太多的话,那不好意思了,欢迎你们来打死我。”

镜仙子说着,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的事情发生。

见状,她倒是也微微安心了几分。

沐雨兮还有些难以明白——不过她也知道,镜仙子的所有说法,确实到目前为止都无比的精准,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

“镜仙子,那我这命劫……如果我加重它的话,又该如何去做?”

这时候,华紫嫣也还是在迟疑之中询问了起来。

镜道:“这个我还没有能想好,等想好了我再告诉你。但是我觉得,机会应该快要来了。”

华紫嫣道:“那是用类似于真虚体悟的手段吗?”

镜道:“或许是,或许不是。对于你而言,不怕死了的话,那么是不是真虚其实没关系的——另外,其实你们也不用将自己太当回事,怎么说呢?就是,基于道法自然的理论,你们如果是自然,那么自然终究是因为天地的存在存在,因为天地的不存在而不存在。”

华紫嫣有些疑惑。

沐雨兮在认真思考。

云青鸿则似乎有了一些明悟。

诸葛青尘看了看他手中画了一半的界水荒原,道:“该不会现在的我其实就是被人画出来的吧?那么,有什么办法保证自己能保持着那种‘觉悟’吗?”

华紫嫣沉思道:“我听我父亲提及过,唯有平衡可以打破平衡,但是什么又可以代表平衡呢?”

云青鸿道:“陀螺可以代表平衡。”

诸葛青尘道:“那我画一个陀螺试试,看看其能不能保持旋转一直旋转下去。能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平衡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画出来的。

如果不能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是不平衡的,那么陀螺就会倒下。

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真实的。”

云青萱目光一亮,道:“这个方法似乎可行。”

镜默默的看着这群人在这里做着这样的尝试,不由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

有这样的心思,何愁不能搞事。

至于说被他们测试出真假来有关系吗?当然是没什么关系的,因为他们即便是知道,也并不能如何。

而一旦他们不想当棋子的话,就会做一些和棋子本身需要做的事情相违背的事情——这些事情一做,那么他们就会牵引出不同的因果来。

固然这样会扭曲后面的因果,但是当下的因果,却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换句话说,影响的是第二代,第一代的因果却会被真实无比的挖出来。

镜很清楚一件事——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唯有让无数的人去挖诸多的因果,才可以真正的看到更多的因果。

而这一点,才应该是皇主所最希望看到的。

镜其实并不知道,她这样的做法,苏离一直在关注着。

而且还非常用心的关注着这样的一切。

所以,镜的所有行动,苏离都全部知道了。

包括她的一些想法也是。

也是如此,苏离的心思无比的复杂。

他确实在某些方面看得还没有镜清晰。

这固然有轮回镜的原因,其实也有着‘旁观者’的原因。

对于苏离而言,在曾经的落霞荒山的一切,他的当局者。

嗯苏夏抑或者说是镜不同——她从头到尾,其实只能算是旁观者,是以一种‘游戏角色’的身份去做的。

甚至因为一些原因,因为心灰意冷和绝望等等,从一开始她就根本不怕死。

在立下文道之后,她又获得了他苏离给予的‘文道之心’,这就是‘文心’,一颗自然而又蕴含信念之心。

具体说,这东西就是系统赋予的,来自于天机商城,名为‘沧海之心’,也就是那‘破沧海’的诗句凝聚出来的‘文心’。

文心是什么?

文心,其实就是‘问心’,问心要如何问心?那就要‘问镜’了。

问镜有两层意思,一层是问镜仙子,这代表了她自己问自己。

一层,问的是轮回镜,问的是镜中仙。

镜子,永远会呈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而镜,则被苏离引导——再加上她自己的意志和执念,走上了这样的一条路。

这一次,仅仅是这话的方式,镜仙子就探寻出了好几份重要的因果。

第一个因果,沐雨兮存在于时间中的问题一直存在,而且其存在感的确非常弱,在不经意之间就会忽略她的存在。

苏离其实一直以为是他对于沐雨兮没有对魅儿等人重视,如今看来并不是。

第二个因果,曜和李娟以及镜的因果,这因果本身牵连极大,但是却被镜挖了出来。

也就是说,如果他早一些关注镜的因果,其实是可以预防李娟的事情发生的。

这件事怎么说呢?

因为如果他早些关注苏夏抑或者说是镜的事情的发生,那么壁画世界里的一切因为他的关注,和现实断开联系之后就会无比快速的发展。

或者现实之中只是一瞬间,壁画世界里已经发生了三四天的时间的事情。

这就意味着,如果他持续关注这一切,那么他将从镜这里反馈到李娟被诸葛青尘敕封为灭天道造化的六道轮回之主的存在。

那么,只要李娟出现系统给予的六道轮回加点的情况,苏离可以提前截断这一份因果。

可惜,这个因果摸得太复杂也太深了,但偏偏他苏离没有窥视到。

这等同于说,是镜给出了完美的答案,而在之前他却完美的错过了。

“呼——”

苏离默默的呼出了一口浊气,随即又调出了其余的画卷。

他觉得,他有必要分出几个分身,盯着每一个壁画世界里的因果看一看了。

他不关注的时候,这些壁画世界里的因果会自行的发展,但是其中的时间流逝方式就会有些不同。

而有些因果呈现出来,他暂时也是不知道的。

唯有他去‘看’了之后,才会知道。

但是,如果一直沉浸其中,他就没有办法干别的事情——因为牵连巨大的因果变化,一旦看的话,必须要投入巨大的精气神。

这时候,分身反而没有那么好用了。

再者,目前的形势是,别人到处在‘搜查’他,他若是大张旗鼓的窥视壁画小世界,也容易被发现。

沉思之中,苏离不由调出了系统,然后看了一下天机商城。

天机商城之中,此时倒是也没有什么全新的东西刷新出来。

不过——苏离还是可以刷新的。

“浅蓝,刷新天机商城。”

苏离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定向,因为他暂时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

以苏离的智力而言,一旦没有想到办法,那就是这个事情暂时还无法下手,还没有解决之法。

但是苏离没有,系统应该是有的。

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的放着不管。

果然,天机商城刷新之后,顿时出现了两份很特殊的商品。

这商品,却让苏离不由内心微微一颤。

同时,这其中也有了另外一份因果出现。

苏离盯着这两个商品看了许久,最终他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果然,果然这一切都有特殊的因果存在。

其实,在这之前苏离一直就在怀疑一些事情,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答案。

而如今看到系统刷新出来的东西,苏离才明白,很多事情忽然之间就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了起来。

那么,系统的天机商城里刷新了什么呢?

天机商城之中,刷新出了两件物品。

第一件物品为:风浅薇的玩具(百宝袋)。

第二件物品为:李娟的六道轮回魂血血墨。

李娟死了,似乎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但是李娟如今是否又活着,抑或者是以什么身份活着,苏离并不是特别清楚。

但是隐约之间他还是有些感应的——这说明了三点。

要么李娟活着的事情他知道,但是因果记忆非常关键,因而被斩掉了。

要么,李娟已经死了,但是同样因果记忆非常关键,因而被他斩掉了。

抑或者,这是一份巨大的因果,唯有以后他才会知道,现在是不可触碰的禁忌。

可无论哪一点,显然都不适合眼前去触碰。

系统刷新出了李娟的六道轮回魂血血墨,是血之墨水,而并非是血脉。

墨水用来做什么?

毫无疑问是作画。

那么第一件物品是什么?

第一件物品和风浅薇联系上了!

风浅薇的玩具百宝袋。

百宝袋里有什么?

苏离购买了这两件物品之后,随手打开了百宝袋,然后他看到了如同万千之心一般的海量的眼珠子以及一堆堆的像是血色的古佛佛塔般的陀螺!

那一刻,苏离倒吸了一口冷气。

佛塔陀螺什么的还好,但是那些血

家族内乱换全章(刘小玉) 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色的眼珠子……

这踏马的就吓人了!

好家伙,那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无数的眼睛如同在盯着他,苏离没有什么防备,是以差点儿憋住一口气,心脏都跳出来了。

要知道,那些眼珠子可不是什么琉璃珠,而就是虚空之中见到的那种血色巨眼一般的眼睛。

“卧槽。”

苏离心中吐槽了一句光荣的形容词,整个人差点儿窒息。

要知道,这血眼灭世苏离可不是一次经历,而是好多次了。

此时被无视的眼睛盯上,那刹那之间的头皮发麻就不说了。

不过,苏离还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然后他再次看过去的时候,这些眼珠子已经开始渐渐的蜕变,从那血红色的眼珠子化作了璀璨的琉璃色。

就是那种透明的珠子里面蕴含着七彩色的那种琉璃珠。

每一颗都无比的精美,无比的绚丽。

这玩具……

神踏马玩具。

苏离有一种很可怕的错觉——如果壁画世界套了十八层,是不是像是洗魂一样能套成真的?

“十八层,我能画出来吗?”

苏离心中想着,这时候就聆听到了浅蓝小精灵的声音,道:“自信一点,主人是肯定不能的。”

苏离:“……”

这浅蓝小精灵——哦不,是浅蓝胖球球真特么讨厌。

苏离看这浅蓝胖球球飞了出来,顿时也微微松了口气,道:“浅蓝宝宝,给点儿提示呗。”

浅蓝小精灵道:“如你所想,放心去做吧。”

苏离总觉得这句话有点儿让他心颤甚至是肝疼。

苏离看向了浅蓝小精灵,嗯,这时候不能是胖球球,不然会被好好的‘疼爱’的。

苏离道:“该不会我和那苏夏一样吧?”

浅蓝小宝宝道:“现在才知道?”

苏离道:“这样就没意思了,我苦苦挣扎求存,结果就是一幅画?”

浅蓝小宝宝道:“当然不是画,真虚体悟才是画,现在就是事实啊,主人你在想什么,你一直活在当下活在现实啊!白教你了。”

苏离道:“白交是一种什么姿势呢?”

浅蓝小宝宝道:“现在不嫌弃我的体重了?不嫌弃人家是胖球球了?”

苏离正色道:“没有,从来都没有,我发誓——”

浅蓝小宝宝道:“你快别发誓了,你发誓谁都顶不住。”

苏离:“……”

苏离道:“浅蓝小宝宝,那么我的想法真的可以执行?”

浅蓝小宝宝道:“那走失的一个天魂,是曾经没有完成的任务,而且曾经因为没有觉醒这些念头,所以走失了,所以呢,现在你要回到两万年前去办一件事,先行打开两万年前的那个空间节点之门。”

苏离道:“风浅薇?”

浅蓝小宝宝道:“对,而且做这件事之前,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接下来那一道天魂完成之后,你需要做另外一件事——嗯,你自己想。”

苏离道:“好的,那我明白了,只是如果让天魂回到两万年前的话……如何找到风浅薇?”

浅蓝小宝宝道:“舔狗。”

苏离闻言,心中一愣,随即立刻明白了。

因为这操作他熟悉。

浅蓝小精灵的意思是什么呢?

真虚体悟。

以及曾经风遥被镇压在了黑鸢之中的那份因果——曾经,他不是复印了风遥了吗?

真正的风遥不是已经被镇压在了黑鸢之中什么都不能做吗?

但是黑鸢之中并不是被镇压在镇魂碑上,可是当时的风遥却是被镇压在了镇魂碑上的。

那么这其中,其实是有可操作的余地的。

苏离深深的看了浅蓝小精灵一眼,道:“浅蓝宝宝,你真厉害。”

浅蓝小精灵笑道:“是主人厉害,这次竟然瞬

家族内乱换全章(刘小玉) 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间就明白了,这说明,主人已经渐渐的有资格进行上层博弈了呢!不过不急,继续沉淀一段日子,便如北冥之鱼一般。

不出世则已,出世便水击三千,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一鸣惊仙。”

苏离道:“仙?”

浅蓝小精灵道:“对,仙,我们的对手,从来都不是什么造化神王,那是什么?那就是现在你眼中的凡人。”

苏离心不由一沉,道:“好,我明白了。”

浅蓝小精灵很快离开了。

苏离知道,这一次还是因为这两件商品而让浅蓝小精灵被惊动了——这一笔因果实在是巨大。

但是既然已经惊动了,有些事情有资格去办了,那么就好好的去办就行了。

苏离召唤出了那一道多余出来的天魂。

这一道天魂也是被斩了其余的部分,光棍之极。

这一道天魂,也是之前绘画的时候多出来的,和曾经的十道进入那记忆禁区十层区域里的那些天魂的因果一一对应。

其中,那些天魂都进入了黑暗深渊之中,但是九道消失了,一道回来了。

如今这一道牵引的就是那样的因果。

回来了并不是好事,而只能说明任务失败。

当时这十道天魂是干什么的,苏离一脸懵逼。

如今,苏离却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苏离拿出了造化笔,运转大轮回术——是的,大轮回术!

以大轮回术的三千大道道韵蕴含在笔法里,然后蘸上来自于李娟的六道轮回魂血血墨,开始将自己在百宝袋里看到的那些眼珠的模样,开始默默的在那九张壁画上绘画了出来。

是的,这眼睛,苏离此时直接画了上去。

而且,苏离不仅仅是画了这样的眼珠子,还默默的运转了天脉谛听之眼的能力。

所以这九只眼睛,并不是普通的眼睛,而可以看成是天脉谛听之眼的分身。

抑或者说,这时候苏离便连笔法,都带着那种神笔马良的‘化真’道韵。

在六道轮回魂血血墨的加持下,在大轮回术的因果之下,在天脉谛听之眼的能力的构筑之下,这样的眼睛足以监听一切。

这眼睛,要比苏离的诸多分身直接观察这一幕因果,还要好用得多。

所以,这般绘画出来的时候,苏离才有种虚脱的感觉。

苏离看了一下天机值,天机值几乎已经见底了。

原本之前累积有足足近千亿,如今却只有不到三十个亿了。

除此之外,大量的造化点被损耗了——足足九只眼睛,每一只眼睛都损耗了3点因果、3点功德以及1点的造化点。

如果不是有些存货,只怕是这次就要倒贴。

倒贴也兜得住,但是会让浅蓝露出一些瑕疵,这是不利于发展的。

尤其是,如今不是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可以随意透支。

如今任何的倒贴都会让敌人抓住机会,这样引来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九只眼睛画完之后,苏离沉思之间,又看向了苏夏也就是镜所在的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是唯一没有绘画的壁画世界。

为什么没有画呢?

因为那个世界已经出现过一只血眼,已经无法去覆盖了。

不过苏离也并不在意。

他直接衍化出了一道天脉分身,亲自的去观察这个世界的变化。

而苏离的本体,此时在画完这些之后,他这才看向了那一尊天魂。

随即,苏离冥想记忆之中关于这一幕的因果之后,念头一动。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在其中以大轮回术作用在他的天魂身上。

然后,在大轮回术之中,苏离的天魂直接的替代了那个被镇压在黑鸢之中的风遥的身上。

此时,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在烈焰荒域之中的风遥忽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带着一抹奇异、诡异的神色。

这刹那之间,苏离就再次的打通了现在和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时间节点——因为,两者的时间在如今的时间上几乎是一致的。

就是说,曾经的这个时间点,风遥被‘真虚体悟’之后的档案复印给复印了。

真正的风遥就在黑鸢之中。

而此时,苏离以天魂取代了风遥,那么真正的风遥怎么办?

苏离的本体又在《皇极经世书》中画出了镇魂碑,并画出了七龙锁魂状态下的风遥。

然后大轮回术施展。

又是诸多底蕴被剧烈损耗。

但是,这一切是值得的。

这般手段施展出来之后,真正的风遥就被‘七龙锁魂’锁在了镇魂碑上,这样的持续时间并不会太长。

但是真正的风遥会有对应的记忆——当时的风遥是非常桀骜的,也是非常仇恨破坏镇魂碑的任何狂徒的。

可是,被苏离这样的‘大轮回术’击中的瞬间。

在苏离不知道的情况下,风遥也有刹那的迷茫,并在脑海之中感应到了海量的因果与造化。

便是这一刻,风遥的一颗心便忽然蜕变了不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了起来。

风遥被镇压在了镇魂碑上,却仿佛看到了血河尽头的部分因果。

见到了风朝歌悲惨的结局,也见到了他在向苏离道歉而苏离却许了他来世必为天皇子的承诺等等。

那最后的一次道别的场景,因为这样莫名的被镇魂碑镇压之下的风遥觉醒了相关记忆。

然后,风遥便默默的断了相关的记忆,斩掉了所有一切。

只是,内心对于‘苏离’的态度也发生了天大的改变。

当然,这时候他其实也意识到,他应该是被苏离‘逆命’了,但是他也不可能想到,苏离是运用大轮回术和大命运术来逆转了某些命运。

不能改变过去,但是却可以影响过去,可以通过逆转过去之人的命运来做一些布置。

那么,如同镜所判断的那样,如何让一个世界的人不那么愚昧的被利用呢?

一个人看因果终究太薄弱了,要很多人能看因果,那么所有的秘密就不会再成为秘密。

这就如同将所有的秘密曝光在太阳底下一样。

这般情况下,风遥的变化已经形成。

而因为风遥忽然察觉到‘逆命’的情况之后,又忽然斩了记忆,所以暂时也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苏离则因为天魂取代了风遥之后,天魂的身影默默的化作了虚无,套上了一层黑色的衣袍,戴上了衍化出来的鬼脸面具。

“嗡——”

下一刻,天魂苏离就出现在了另外一边。

然后他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流逝,很快,他等的机会到了。

当那个苏离被严重重伤,陷入昏迷之中被卷入幽冥海花月谷的时候。

那一刻,天魂直接冲入了那个苏离的眉心。

进入的刹那,天魂就遭遇到了记忆禁区的层层阻拦。

不过,天魂对于这记忆禁区的入侵是非常熟悉的——因为苏离自己知道自己的密码。

所以,非常轻松的,天魂来到了记忆禁区第十层,然后在这里找到了前往两万年前的时间节点。

“轰——”

刹那之间,天魂猛然出手,一击轰开了这个时间节点,并一举冲了进去。

真虚体悟之后,那种效果是可以持续很久的。

但是当时的苏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另外,当时苏离遭受重创之后昏迷了一段时间,醒来之后就已经在花月谷了。

这期间的一切,如今都是天魂在掌控。

这所有的一切,天魂都不会去理会。

因为那个世界,才是苏离曾经活在当下的世界,那已经是过去,很多东西已经不能更改。

但是——有些事情却可以安排。

天魂打开了记忆禁区十层之后,直接回到了两万年前。

他回到了两万年前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来到了镇魂殿区域,然后开启了系统功能‘真虚体悟’。

开启真虚体悟,天魂先直接跑去镇魂殿乱杀一通,然后在见到了风遥和风浅薇之后,天魂冥想天降镇魂碑,将整个镇魂殿灭了。

这般毁灭的举动,自然引来了虚空之中的异象生出。

星空巨兽出现,吞噬了一切,摧毁了世界,引来了整个世界的归墟浩劫。

不过这之前,天魂已经直接自斩,非常果断。

这是真虚体悟。

真虚体悟之后,世界恢复正常,天魂依然还在镇魂殿门口,却没有动手。

而是,在这时候,天魂施展出了‘档案复印’,直接复印了风遥。

他原本是考虑复印风浅薇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了风遥。

因为复印风遥容易出手,还容易洗魂。

但是复印风浅薇的话,有些事情就不好对自己出手了,因为复印风浅薇之后,真正的风浅薇就被镇压了。

复印风遥之后,在接下来两人去青云冢小世界试炼的时候,风浅薇很是意外的掉落到了大帝墓之中,然后因为看上了一个美丽的‘百宝袋’,而被吸引导致被困在了里面。

风遥则‘耗尽心力’的将风浅薇救了出来。

这个时候,两人的年龄都还并不大,七八岁的样子。

但是这时候,风遥依然拼命的保护着风浅薇,以至于,风浅薇非常的感动,决定这一辈子都当风遥是最好最亲的哥哥了。

其实,苏离原本也知道风遥是比较喜欢风浅薇的,以天魂办这事情,是想让风浅薇心中驻留一段关于风遥的影子。

可是,天魂在这么做了之后,根本没有想到,风浅薇因此而更进了一步,直接就将风遥当成哥哥了……

天魂在救出了风浅薇之后,自身也‘受伤严重’,以至于陷入了昏迷。

这些做完,苏离的天魂便直接取消了档案复印,然后自两万年前的世界离开了。

至于百宝袋里的东西——其实该怎么用,想来镇魂殿是绝对会研究的。

苏离不怕他们抢夺风浅薇的百宝袋玩具,而是就怕他们不研究。

但是——从大帝墓中带出来的百宝袋,其中还有那么多的琉璃珠,还有一枚枚的‘血塔陀螺’,则足以让镇魂殿明白,这其中到底蕴含着什么。

有些事情,其实只需要简单的安排一下就好了,其余的别人会办妥的。

但若是什么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反而并不美。

镇魂殿一旦研究那百宝袋,必定就会研究琉璃珠,必定就会研究‘血塔陀螺’。

一切,也便如苏离所想象的那样——当天魂离开之后。

镇魂殿最开始研究琉璃珠和陀螺了。

琉璃珠的因果本身已经有所接触,所以研究起来很快。

但是血塔陀螺的研究,却一直没有进展。

可越是没有进展,就越是研究得用心。

搞不定之后,镇魂殿请来了天机阁。

天机阁也没搞定,因此又请来了幽冥海。

于是,三大势力苦心研究陀螺的因果,但是几年都没有结果。

没有办法,这种东西越是研究不出来越是觉得厉害,隐藏着不朽的秘密。

但是,现实的时间不能这么干耗下去了!

而那时候,壁画世界也正流行,所以他们带着陀螺到了壁画世界里去研究。

然后他们惊奇的发现,带了陀螺,壁画世界就会显得很假,而且时时刻刻都会知道自己在壁画世界里……

壁画世界,梦境世界,记忆禁区,真虚幻境等等……似乎全部挡不住陀螺。

这时候,他们才开始研究陀螺背后的因果,以及……那血色的佛塔的意义所在。

……

苏离睁开眼,一切恢复正常。

随后他再去看自己的系统属性等情况的时候,上面所有的属性都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这时候,苏离才微微松了口气。

一旦他的天机值有一丝的不同,就说明产生了变化——造化了因果的牵扯影响,那就是不好的。

这会产生蝴蝶效应。

而在办这件事之前,抛开这件事本身的损耗,苏离对于系统属性所有的数据都有记忆。

事件接触之后,他身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就意味着,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了。

这些做完,苏离也隐约感应到,大因果术的沉淀,逐渐的加深了。

这种加深甚至已经是可以感应到的加深。

也就是说,离着他获取大因果术越来越近了。

苏离这时候更是深深的察觉到,不是系统的任务给的奖励,而是他自己累积的底蕴到了之后,浅蓝帮忙扶他几把,这样他就直接起来了。

就会拥有对应的能力,并且一步到位。

这其中省下的,仅仅是觉醒三千大道,以及将觉醒的这部分三千大道完全沉淀成为他自己的。

就好比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他的,但是因为记忆没了,所以就不会了。

但是有一天,记忆忽然回来了,然后就直接融会贯通了一样。

“我现在好像越来越能应付这些因果了,应付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苏离沉思着,随即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天魂——完成了这份因果,这天魂接下来要承载的因果,就不必说了。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之前不是将风遥镇压在了镇魂碑上吗?

马上就论到他了。

所以,趁着这时间,该享受就去享受一下吧。

苏离心道,然后挥挥手,准备将天魂先送入东泰山神域去。

可这时候,苏离感应到了灵荷秘境之中的某种异动。

心念一动,苏离的身影出现在了灵荷秘境之中。

苏离拥有灵荷秘境的自主权限,所以可以直接通过这样的手段进入灵荷秘境之中。

苏离出现在灵荷秘境中之后,直接就看到了大莲蓬正在焦急的四处观望。

见到苏离出现之后,大莲蓬才略微松了口气。

“苏皇主,苏皇主,大事不好了——”

大莲蓬尖叫道。

他似乎很焦虑也很恐惧。

“好好说话。”

苏离冷声道。

对于这大莲蓬,苏离从来都觉得此东西并不简单。

这东西的存在,浅蓝没有直接提醒,但是万千之心的事情,他记忆犹新。

所以这也是他没有照搬花月谷地脉和灵荷秘境地脉的原因。

这可能就像是木马病毒一样,你哪怕是用自己的方式,但是复制的一模一样的内容的话,那就是同样的木马病毒。

“苏皇主,你父亲被困住啦,被困在大帝墓了,他们四个去盗墓,却因为触碰到了禁忌被镇压了,现在生命危在旦夕——”

大莲蓬说着,直接飞出一颗莲子。

那如眼睛一般的莲子直接化作一面暗绿色的镜子,镜子里果然呈现出了苏星河四人的糟糕情况。

苏离扫了一眼,道:“我能怎么救?”

大莲蓬道:“苏皇主擅长画技,可以画画啊。”

苏离道:“谁说我会画画了?我怎么不知道?”

大莲蓬:“……”

苏离道:“没事的,他们如果是没办法活下去话,会主动死回来的,反正有轮回印存在。

当然,如果大帝墓能将他们彻底镇死而导致轮回印失效,那也只能说明,幽冥海这地府终究还是不行,上不得台面。

既然如此,那什么冥海秘境其实也没什么经营的必要了。”

苏离的语气很直接,也很是不客气。

幽冥海刚建立了地府,结果苏星河一行人有被杀穿的危险?

这不就是摆明了是鸿门宴吗?

想让他画画或者是出面?

这是很简单但是也很直接的试探。

关键是,大莲蓬本身只是感应到了这份因果,因而提了出来。

恰恰他可以通过灵荷秘境,来呼唤苏离——因为他必定是知道苏离拥有了灵荷秘境的掌控权的。

所以,这要么是个工具人,要么就是心怀鬼胎居心叵测。

不过苏离对于花月谷的权限并不看重——他有了东泰山神域有了造化玉碟有了五指山道场,还在乎这什么灵荷秘境?

更遑论,这灵荷秘境的因果会被慢慢撕开,这时候去接盘,不是白痴就是傻逼。

那冰魂天女给予了那巨大的天道本源是好心——但是背后的意义又何尝不是将计就计?

苏离也可以确定冰魂天女确实是感情用事,冲动了。

但是李娟的事情给了苏离当头一棒。

李娟之死是真心的吗?

她在最后一次投入的时候,是彻底的投入了,还自杀而死在了苏夏的面前,彻底的的人类她自己的心魔。

冰魂天女投入了,也动了感情,甚至被反向羁绊了。

那么,冰魂天女背后的天道会不知道吗?

若是知道了,反手就将灵荷秘境给予万倍级别的本源补偿,然后将权限放权给苏离。

这是好事吗?

是好事。

但是,这是最后的一份甜蜜,一旦接手之后,迎来的就是这灵荷秘境本身携带的无比巨大、恐怖的因果!

但是偏偏此时苏离不能斩断灵荷秘境的权限——为什么?

一来因为苏星河等人拥有了这灵荷秘境很多年,这时候丢出去,反而是做贼心虚!

另外一方面,一旦苏离主动断开了权限,反而立刻就会被怀疑——你苏离这么急着和灵荷秘境撇清关系,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灵荷秘境的秘密?

再者那女尸那么的推崇你,是不是你已经暗中发现了真相甚至已经答应了她们为她们出头?

一旦产生了这样的效果,那就是进退两难而又得不偿失。

所以,苏离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按兵不动,顺其自然,但是对灵荷秘境的使用,也一如既往。

甚至,连玩家模板,苏离也暂时不打算开启了。

因为只是删档内测,没必要弄出什么惊世的职业模板、精英模板或者是隐藏职业来。

完全没有必要——玩家们只要进来体验过一秒,就会离不开这个世界了。

换句话说,在这个‘游戏’里,呼吸一口气,就相当于在现实吃了一瓶顶级的基因优化液,可以提升至少一两年的寿命,解决绝大部分身体隐患!

这样的世界存在,现实还有多少人在乎?

便是无数次死又如何?玩家终究是不死不灭的,可以无限复活的情况下,死几次就死几次!

这般情况下,这游戏‘火’是迟早的。

苏离反而一点都不担心了。

所以模板苏离也不准备打造得多牛逼。

真要打造,那也一定是一些能被‘大命运术’选中的玩家,这样才会给他们开启‘隐藏职业’,才会给予他们的特殊的‘进阶’模板。

那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洪荒皇族军团’,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群乌烟瘴气之辈。

兵贵精而不不贵多。

这一点,苏离也已经有了清晰的认知——一个苏夏,顶了无数的玩家能带来的效果。

这样的不要求太多,能再来十个八个,那就舒服了。

苏离的话,也让大莲蓬不由一呆。

随即他想了想,迟疑道:“可是……可是苏皇主,这样一来,您的父母和岳父岳母他们,那会相当的危险啊,而且一个不好,怕是要出问题的呀……怎么可以将希望放在幽冥海的轮回印上呢?”

苏离道:“地府不是已经立下来了吗?若是第一轮就失效了,那确实是没什么意义,那这地府我那五成的权限我也不要了,他们需要赔偿给我对应的所有资源!

到时候,他们投入了多少,就以对于的份额来赔偿给我就行了。我这边的投入,我就不具体估算了,因为那样的话,他们赔偿不起。”

苏离淡淡的开口,语气却很强烈。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反将一军——想弄我父母和岳父岳母?

以此来压迫让我屈服?

出去?然后被镇压?

不可能的!

我就赌这轮回印能有效,他们在关键时刻可以自斩以死脱身。

如果轮回印失效——那么我这地府之主,好歹也是五成权限的半个主人对吧?

那么我这权限不要了,你们投入了多少资源那就将我这五成权限兑换成你们的投入,再筹备一份全部还给我,我将剩下五成权限全部给你们。

这样你们拿到完整的地府,多爽?

但是——他们敢吗?

他们固然想要五成权限,但是这五成权限对应的资源之强横巨大,足以瞬间将苏离养成造化神王!

哪怕不是,也差不多了!

这就是养出来一个超级无敌的爹,那时候还怎么窥视不朽的造化因果?

所以,这个结果其实已经注定。

果然,大莲蓬见苏离态度坚定,迟疑了一下,然后那绿色的眼睛莲子立刻灰暗了下来,并重新收回。

“好吧,那是小的多担心了。”

大莲蓬立刻回应道。

苏离扫了他一眼,道:“来几颗莲子,我清清火,最近比较烦。”

大莲蓬立刻唱道:“比较烦,比较烦,我梦见和饭——咳咳,没忍住。苏皇主切莫见怪。”

苏离若有所思的瞥了这丑陋的大莲蓬一眼,道:“我不见怪,来三颗莲子吧。”

大莲蓬顿时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的脱落了三颗暗绿色的莲子。

苏离也不迟疑,拿着莲子先送入系统空间之中。

“浅蓝宝宝,这东西能吃吗?”

苏离心中询问道。

能吃的话,这种号称是‘悟道莲莲子’的东西,他当然是要吃几颗沉淀一下智力的。

至于说被算计?

进了系统空间再出来,什么都给你洗光光了。

“嗯嗯,能吃吗?不知道哟,宝宝先尝尝看。”

然后,浅蓝小精灵张口一吸,三颗莲子就没了。

没了……

苏离呼吸一滞,随即看了大莲蓬一眼,道:“再来三颗。”

大莲蓬闻言,一个哆嗦,‘噗’的一声遁入莲池,消失不见。

苏离利用权限感应了一番,竟是没有感应到其存在。

果然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而这时候,‘轰’的一声闷响,苏离清晰的感应到,属于苏星河、穆清雅、穆清妃和沐君逸四人的轮回印炸了。

喜欢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