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陆醒见那双黑白分明的潋滟眸子一直在好奇的盯着自己看时,颇为难为情的转开了目光。

  开口自我介绍道:“小夫人您好,我叫陆醒。从今天开始,由我来接送您上下课。”

  “这也是阿晏吩咐的?”

  闻言,陆醒颔首,将钥匙cha进入,启动发动机驱车离开陆宅。

  “是。”

  千娆摸了摸自己的琼鼻,让一个可有管理几百家公司的王牌助理来给自己当专职司机,阿晏这是不是也太大材小用了?

  阿晏身边的三位得力助手随便拿一个出来那可都是行业内争相哄抢的人才。

  她作为他的枕边人,上一世自然也经常见到这三人。

  陆浔晏对她,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

  修文——号称三爷手里的刀,手段毒辣,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陆醒——陆浔晏助理之一,帮他打理风帝集团的事务,听闻是国外一流大学工商管理学兼经济学,双博士毕业的高材生。

  还有一位,号称风帝的智囊——孟琅。

  他很少现面,千娆也只见过他一次,不太记得他的面容,只依稀记得那是个很可怕的男人。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留在阿晏身边。

  一路沉默之中,时间缓缓地流淌而过。

  半个小时后,豪车缓缓地停在了榕城大学校门口,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

  “小夫人,到了。”

  这突然的低沉男声将千娆惊醒,她恍惚的回过神来,看着这熟悉的校门口,勾唇一笑。

  “谢了。”

  高跟鞋一脚蹬在地面上,修长纤细的美腿让人浮想翩翩,映衬着那小短裙,叫人忍不住目光上移。

  当他们看清那张惊艳得如初雪一般的容颜时,方才的惊艳猝然减轻了不少,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议论:“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千娆这毒蝎美人,真是浪费老子的表情。”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另外一名男同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还是我女神千雪比较漂亮,又善良亲和。千娆给她提鞋都不配。”

  “像千娆这种biao子就是欠教育,要我说就应该把她抓起来打一顿,看她还敢不敢欺负人。”

  “你敢?人家现在可是风帝集团总裁夫人了,背靠陆三爷,谁敢动她一根头发丝?”

  话音刚落,一道犀利嘹亮的清丽声音猝然的在他们身后响起,“不过是嫁给了一个老到快掉牙的老头子,有什么好骄傲的?”

  来人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身材高挑,穿着同千娆一样的校服,不过她的体型微胖,看上去要稍显得丰腴些。

  一张椭圆形的长脸蛋,五官清秀,一头及肩的小卷发,画着精致的妆容,脖颈上那条蓝宝石的流苏项链更是闪耀得亮瞎眼睛。

  在三五个女生的拥簇下,众星拱月一般,高傲而来。

  目光落到千娆身上时,充斥了恶毒与不屑。

  不过,千娆没有理她。

  叫陆醒先回去之后,她单肩背着自己的书包,一手插在校服的口袋里,一如从前那般,吊儿郎当的准备进去。

  刚走到校门口,刚才那名说话的少女突然伸出了一只脚,拦住了千娆。

  她身后的几名女生也很快的呈一排展开,将整个校门口完全堵住,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面前这单薄的少女。

  千娆好暇以整的抬眸,备懒的目光上移,抬了抬眼皮,盯着面前的少女。

  红唇轻启,冷声道:“蓝宝珠,好狗不挡道,让开!”

  蓝宝珠,榕城大学校长的独生女,也是千雪的好朋友。

  因为名字叫宝珠,所以她的给自己弄了一条蓝宝石的项链,整天挂在脖子上。

  不管穿什么衣服,春夏秋冬,都能看到那条蓝宝石。

  都快成为她个人的行为标志了。

  听到千娆骂自己是狗,骄傲的蓝宝珠小姐气得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双手抱胸,仗着自己的个头比千娆高出了一个脑袋,居高临下的用鼻孔看着她。

  “可恶,你说谁是狗呢?”

  千娆闻言,娇俏明媚的笑了,宛如珍珠般洁白的贝齿在和煦的阳光下显得极为晃眼。

  她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蓝宝珠,皱眉,“我刚才说的是好狗不挡道。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是条狗,你不是蓝宝猪吗?”

  “我一向认为猪与狗,可没有什么可比性。”

  “因为——猪只是愚蠢的食物,而狗则是人类忠诚的朋友。”

  话音落下,周围的人群中不断的发出来此起彼伏的闷笑声。

  大家虽然平时都看不惯千娆这草包美人,但是对于蓝宝珠这种仗着父亲势力在学校高调耍酷的富二代也没有什么好感。

  鹬蚌相争,渔夫看戏。

  蓝宝珠更是没有想到千娆现在变得这么胆大妄为了。

  她以前虽然也很嚣张,但是在自己面前还是会收敛写,毕竟她父亲可是校长。

  让千娆滚蛋也不一句话的事情。

  结果她现在不仅骂自己是狗,还调侃她的名字是“猪”,这可是她爷爷叫风水大师取的命,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如珠如宝!

  她一个庸俗的草包懂什么?

  “好你个千娆,你不就是嫁了个瞎眼的老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为有人给你撑腰,所以现在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吧?”

  “你最好现在就下跪给我道歉,顺便把我的鞋子擦干净,否则你今天别想竖着走进这道校门!”

  蓝宝珠凶狠的道,抬起手示意自己身后的小跟班们纷纷上前, 将千娆围绕在中间,气势如山。

  对方人多势众,千娆这次只怕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过大家对她可没有什么同情心,要不是她自己找死的调侃蓝宝珠的名字,对方也不会真的下手。

  对比众人的咸吃萝卜淡操心,千娆自己则是显得格外淡定。

   千娆挺直了腰身,目光一凌,冷得像是寒冬腊月的雪花一样渗人,红唇轻启,吐气如兰吐出了两个字眼。

  “瞎子?”

  她的变化让蓝宝珠心里觉得奇怪。

  这草包刚才是什么眼神?

  怎么感觉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全身上下都写满了“生人勿近”的阴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