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句子秒湿 皇叔我错了疼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杀破狼三星手镯的气息离着有些远,但是还是可以感应到,这就证明此物依然还在此地,只是被什么秘法屏蔽了气息。

这边说明,对方似乎不仅想要弄到杀破狼三星手镯,还想获取更多的好处。

苏忘尘看了身边的姜鸾一眼,道:“别乱搞了,跟上!”

姜鸾立刻乖巧的答应,同时收回了那如同莲台般的手段,道:“天皇子,我这边已经有所察觉,嗯我们从这边——嗯?我们换一个方向走吧。”

姜鸾说着,原本带着苏忘尘从西南方向走,结果却直接转了方向,从东南方向走。

苏忘尘见状,微微屈指卜了一卦,顿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是明面上知道了,苏忘尘看在姜鸾的面子上,也不会去计较什么。

如今他推衍出来了一些因果,见姜鸾有心回避,顿时也同样没有说什么。

好歹这姜鸾也是他的女人,他不可能真的表现得那么绝情的。

姜鸾刚换了方向,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苏忘尘。

苏忘尘见状,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没事,哪里走都行,这等地方本身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方向可言,实际上都处于地脉变化的区域里,方向反而没有什么用处,都只是迷惑人心的东西罢了。”

姜鸾心情立刻好了几分,立刻点头,笑嘻嘻的道:“这边,嗯,这边一定会有更大的机缘,到时候我们的——”

姜鸾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只因为,这一次她有心避免的存在还是出现了。

这些存在倒不是敌人,而是她自己的一些族人。

而且这些族人平素是和她并不那么对付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她来自于冥山府冥山主城麒麟圣地,也就是冥山府的姜家。

但是冥山府的姜家其实严格说来并不是那么高贵——姜鸾所在的一系其实也远远谈不上核心,只是她身份地位稍微特殊一些而已。

就像是她嚣张孔云曦这样的存在一样,姜家有一批特殊的天骄,效忠的是通天塔大位面世界那边的姜家,平时都很少出现,但是关键时刻往往总会出面解决事情。

他们的实力未必有多么强,但是却极其嚣张——平时,便是那名气极大的姜启也会无比的忌惮,不愿意与这样的一群人有任何的牵扯。

但是,姜鸾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竟是在这里遇到了这群人。

抑或者说,这群人多半还是循着她的某种气息而直接追寻到了这里……

姜鸾不想让天皇子苏忘尘和姜家发生冲突,更加不想苏忘尘和这群人发生冲突——毕竟,这一行五人,几乎都可以算得上是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之中的天心圣地姜家那位真正的神子‘姜天心’在这个世界的代表了。

而姜天心,则是真正的大位面天骄,一身实力震惊万古八荒,便是那韫姬公主之流,都比不上他。

而且这样的人物也非常的睚眦必报,心胸狭隘,对于这个浅蓝世界的存在,天生就非常的看不起。

姜鸾心中知道这些,却不想和天皇子苏忘尘说。

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更遑论,以苏忘尘的脾性,当真就是管你什么来历,全部活生生打死再说。

这样绝对是会和那姜天心冲突上的。

到时候无论是姜天心出事还是天皇子苏忘尘出事,姜鸾都势必会非常的难做。

而此时,出现在姜鸾眼前的,正是冥山府冥山主城麒麟圣地的守护者级神灵姜瑜、姜切、姜静瑶、姜虎和姜浩廷。

是的,这五人天赋其实并不是特别强,但是有那姜天心适当照拂之后,一身实力也达到了化神境九重圆满的境界,相当于是低级神灵巅峰的境界了。

这样的境界,结合他们获得的传承《天心战魂》和《天心镇魂道》,一身实力其实是非常强大的。

此时,这一群人以姜浩廷和姜瑜为首,这一男一女几乎已经将狭隘和戏谑写在了脸上。

这群人其实并不愚蠢,智力层次也已经打破了第一层极限9层的智力,达到了十一层左右的智力层次。

但是这群人仗着追随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里的绝世天骄姜天心,而从来不曾将浅蓝世界的一种天骄放在眼里。

而诸多天骄在知道了他们的来历之后,往往也会无比的从心,收敛自身的傲气各种低头。

这般情况下,这么多年以来,这群人当真是声明臭不可闻,曾经便是诸葛九凤、夏心宁等人都不愿意招惹这些人。

姜鸾见到这群人之后,几乎本能的将苏忘尘挡在了身上,俏脸上也显出了几分微笑和一丝温和之色。

“姜鸾,自己滚过来!好好汇报一番,不然休要怪我们不念及族人情面!”

这时候,为首的女子姜瑜冷冷的扫了苏忘尘一眼,然后将无比冷冽的目光落在了姜鸾的脸上。

姜鸾闻言,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却还是保持了谦卑的微笑,带着几分忌惮之意和微微的讨好之意,道:“原来是姜瑜师姐和姜浩廷师兄,不知你们所来,所为何事?”

姜瑜淡淡道:“听说你跟了那个废物孔雀孔云曦?然后又被她抛弃了,甩给了这个什么天皇子?”

姜鸾闻言,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这时候,苏忘尘则只是眼神带着几分淡淡的冷意看向了姜瑜等人。

姜瑜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成熟妩媚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种比较开放的那种。

不仅如此,这人的相貌等方面,一看就是那种比较刻薄尖酸之人。

这种人是不太好相处的,因为狭隘,可能交好很难,但是要得罪很容易。

“就这种智障竟然还能活着?这样的世界都嚣张到不愿意动脑子了?”

苏忘尘一眼就看出了部分底蕴——不得不说,这就是本体变强之后,那来自于三千大道以及谛听之眼等能力的被动加持。

很多事情几乎都可以一眼看透。

如果一眼看不透那就看两眼。

此时苏忘尘也就看了这姜瑜两眼——对比起来,还是这小山鸡听话,耐操。

苏忘尘又看了那什么姜浩廷一眼,嗯,一样的,智障玩意。

这是被人捧杀、惯养多了吧,被惯养成这样的废物了?

这是没被毒打过?

苏忘尘想了想,就准备拿出莫邪剑心来,试试这刚到手的碎片法宝的威力。

虽然是个碎片法宝,但是该有的威力还是有的。

苏忘尘判断,应该是可以一下将这群人全部钉死在空中,甚至是直接杀穿,一个活口不留的。

苏忘尘心中比划了一下,然后已经有了对应的判断。

而这时候,姜鸾则轻轻的握住了苏忘尘的手,柔声道:“天皇子,此事交给小****。”

姜鸾说着,顿时俏脸一红,立刻补充道:“小山鸡——也就是小鸾。”

苏忘尘微微点头,收敛了一丝杀机——他虽然并不认为姜鸾有能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却也还是给了姜鸾一点儿面子的。

毕竟明面上来说,姜鸾是他的女人,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还是当着姜家人的面。

姜鸾见状,顿时立刻松懈了几分,整个表情都安定了不少。

姜鸾心中也有些恼恨——这些白痴得罪谁不好,非要凑上来挑衅天皇子?这莫非不是有病?

天皇子的战力你们难道心里一点儿逼数都没有吗?

姜鸾心中吐槽,但却还是不卑不亢的道:“无论是孔大人还是天皇子,能跟着都是姜鸾的荣幸。”

那姜瑜闻言,言语刻薄的道:“看来他们说得不错,你还真是一只舔‘机’大师呢。失敬失敬。”

姜鸾闻言,脸色顿时沉冷了几分,却也没有反驳,语气微冷道:“不知诸位前来拦截,这是何意?”

那姜浩廷道:“天心大人听闻这什么天皇子实力不凡,倒是让我等来见识一下,不过在我们看来,这种废物有什么值得大人在意的?不过是仗着法宝之利罢了。

如今没了那法宝,他算什么东西?”

姜鸾沉声道:“天皇子来自于归墟皇族,乃是一等一的高贵身份,我劝你们莫要自误!

而且,既然是天心大人高看之人,莫非你们认为你们的眼力比天心大人还强不成?不知死活!”

姜瑜冷笑道:“什么时候天心大人高看了?不是打算瞧上一瞧么?再说了,不知死活?就凭你这只杂毛山鸡也配?!”

姜鸾沉声道:“我配不配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是不配的!”

姜鸾的声音冷冽了许多,一股恐怖的气势翻滚如惊涛骇浪,冲击天地。

一瞬间,便是这股气势,都震荡得五人差点儿站立不稳,身形摇晃了一下。

这时候,姜瑜的脸色也微微凝重了几分。

而姜浩廷则反复的打量了姜鸾一眼,忽然道:“对了,你还没被那苏忘尘睡过吧?以你这火辣属性体质,倒是颇为符合天心大人的胃口,不如我带你去伺候伺候他,伺候得舒服了,你立刻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姜浩廷一说这话,顿时姜瑜眼中毫不掩饰的呈现出了极其疯狂的嫉妒和不甘之色。

姜鸾闻言,顿时努力,怒声道:“你让你娘去伺候他吧!”

姜浩廷不以为耻,立刻道:“只要他看上了你,上了你,那么别说你想当我娘,就是我祖宗那我也认了。”

姜瑜道:“说不定早就被苏忘尘这货睡了不知道几千万次了!”

姜虎闻言,忽悠哈哈大笑道:“他们认识才多久,这就睡了几千万次了?看样子这天皇子不行啊!哈哈哈哈哈。”

姜切也同样嘿嘿怪笑。

只有姜静瑶微微冷静了一些,但是脸上也显出了几分不愉之色——这姜鸾,有点儿不识抬举!

跟着这么个苏忘尘有什么出息?

在这个世界修行得再厉害有什么用?

出了这个世界依然大部分能力没用,只能被别人碾压。

还不如找个强大的靠山,一旦能跳出去,立刻会成为真正的天骄,修行更加完善的法则与功法,身上没有一些瑕疵或者是弱点,这样战力会更加强大无敌。

姜静瑶沉思之间,姜鸾已经气得有些瑟瑟发抖了。

这群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我挡住,你们早就死穿了好吗?

你们以为那什么姜天心大人真能保你们不死?

真是天真,也不好好瞧瞧天皇子到底是什么战力!

真是有病,想死都没有这么急的!

姜鸾冷声道:“我劝你们积点儿口德,念在同族,有什么事情你们尽快,没事的话就别拦着我们办事!”

姜瑜冷哼一声,还想出言嘲讽几句,但是姜浩廷却忽然道:“听闻你们手中的法宝不少?似乎还拿到了混沌珠?交出来吧,这样的话,我就不与你多计较了。”

姜鸾闻言,气得差点儿笑了:“先不说我真的没有,就是有,凭什么给你?”

姜浩廷淡淡开口,语气桀骜张狂:“凭我是姜浩廷,天心大人的追随者!这个够不够?!”

姜鸾深吸一口气,道:“我不仅是姜鸾,也是仙凰孔雀一脉的顶级皇女孔云曦大人的核心追随者,孔云曦大人在大位面世界也是有核心地位的!姜浩廷,今天这事情我不想闹大,给我姜鸾和孔大人一个面子,这事情就这么算了!之前你言语无礼,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姜鸾语气肃然了几分,却还是妥协了几分,姿态放低了几分。

姜浩廷闻言,眉头微微舒展了开来,脸上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眼中却精光闪烁:“嗯,孔云曦确实算个人物,不过她能在大位面世界有核心地位?可笑之极。

那仙凰孔雀一脉,整体都是落地凤凰不如鸡,还不如你这小山鸡呢!

所以,她的面子不好使!

至于你?

你有什么面子?

你算什么东西?

给你脸了?贱货,天心大人不跟,跟这种稀烂卑贱的反骨仔!”

姜浩廷一字一句。

此时,姜浩廷说这些话的时候,虚空深处,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里的法宝投影之中,也同样显化出了这样的一幕。

而施展这种投影手段的,正是姜天心。

天心圣地的绝世神子,姜天心。

“哈哈哈哈哈,天心神子好手段。”

“这群人真是智力低得可笑啊。”

“区区十曾十一层的智力,就和如今那苏离一样,能有什么智力,随手就可以耍得他们团团转。”

“确实,不过这般直接,甚至都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确实是颇为有意思。”

“的确,便像是普通人较之于猪狗,的确是随意拿捏了。”

“关键是,都说这天皇子嚣狂霸道,结果就这?一听到天心神子你的名号,顿时就龟缩着不出来了。”

“这种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真是个铁废物。”

“凤夕颜仙子还是看错了。”

“这姜浩廷也是该死,这么遍地仙凰一脉?夕颜仙子的面子也不给的么?”

“夕颜仙子也不是孔云曦啊,孔云曦那也仅仅只是沾了点仙凰血脉而已,天心身子也没有针对的意思,就是这姜浩廷太白痴了,乱引因果。”

“在罪域世界,仙凰孔雀一脉有一说一,真不行了。”

“目前没一个能看的。”

“九凤还行。”

“弱鸡一只,不堪一击,一掌能拍死十个。”

“也是,上次魔心神女就将其直接差点儿烧死了。”

“九凤那只杂毛鸡?别让我姜墨月逮着,不然这次将她烤了,吃烤鸡腿。”

“天皇子不行?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瑶光仙子觉得他还有胆量反抗不成?这种人往往都是遇到弱者特别嚣狂,看起来威风霸气,遇到强者就从心了的。”

“不错,而且一看那姜浩廷眉心的印记——毫无疑问,天心神子一定是种下了天心守护,这苏忘尘不动手还好,动手几乎就是与天心神子为敌,那就一层守护之力印记,一旦激发,爆发出天心神子的绝杀一击,立刻就能将他彻底的杀穿!”

“这次,天心神子你大意了。”

这时候,凤夕颜淡淡的看了姜天心一眼,轻声道。

“是吗?若是如此,倒是也有一些乐趣。”

姜天心不以为意,接着又道,“再说了,本就是试探一下此人到底有什么实力,能将被夕颜仙子如此看中的苏叶都压下,那苏叶,在姜某看来,其实也不过如此。

不过想来夕颜仙子多半还是被对方的一些底蕴所影响,以至于太过于谨慎罢了。

是龙是虫,让这群废物直接正面碰撞一下就知道了。

若真是龙,死几个废物而已,也算不得什么,这种追随者,随便一声令下,便会来上一堆,如饿狗抢食。

若只是个废物,那杀了便也杀了,什么归墟皇族,都是一群失败者,偏偏还自诩桀骜,不堪一击!”

姜天心语气嚣狂,桀骜而又自信。

凤夕颜闻言,看了青瑶光一眼。

两人似乎都有所明悟。

“天心神子所言也颇有道理,如此,夕颜有事在身,先行一步。”

凤夕颜也立刻不再在此地驻留。

而青瑶光也以类似的接口直接离开了。

其余也有一些天骄离开,并没有看这一场‘好戏’。

姜天心当然明白这些人的意思——这群人是觉得那苏忘尘将来不凡,此时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以免将来被牵连!

姜天心的情绪顿时都冷冽了几分。

同时一股意志直接的影响了过去,那姜浩廷顿时战力狂飙,杀心暴涨!

而在一旁的离苍澜和离苍月,却也只是冷笑连连。

离苍月在凤夕颜离开之后,也只是冷声道:“她看样子已经过气了,已经不是曾经的凤夕颜了。什么仙凰雷炎凤夕颜,这名号也不是那么配得上了。”

离苍澜道:“不过她其实还是颇为优秀的,她若是有眼光,可以考虑选我当道侣,这样我还是可以拉她一把的。”

离苍月道:“这样的确是她的机会,不过可惜,她似乎对那苏叶抑或者是苏忘尘颇有兴趣。”

姜天心冷声道:“这就是她过气的原因,眼界终究还是太低,那等卑劣的下等位面,还真指望出什么天骄?以我们的修行条件而言,那是何其优越何其逆天,通天塔几乎每隔几天就可以进一次,而且还能有免死的资格。

他们有什么?

九成九以上的所谓的天骄,都是一些连怎么凝聚金丹元婴都不懂的废物。

拿什么和我们来比?

我们的势力沉淀了几代归墟汇聚的底蕴,他们想凭借一两代的无脑苦修,就能追上?天真了!”

这时候,姜天心说的这些话,可当真是完全不客气的。

而他的话,很显然现场的诸多天骄还是非常认可的。

至于说姜家那群人挑衅天皇子,说到底还是之前凤夕颜太优秀,以至于碾压了他们所有的天骄,而被凤夕颜夸赞了的苏叶和苏忘尘,自然就引起了他们心中的不适。

这群人是骄傲的,而且也是自视甚高的。

被凤夕颜直接说不如苏叶不如苏忘尘,哪里能认可?

表面上不怎么表现出来,实际上却已经动了证明这一点的心思。

而要证明,其实也极其简单,派几个追随者去闹腾一下不就行了。

对付这样的低劣卑微下等贱民,也完全不需要动脑子去做什么布局,直接烙印一部分战力下去,让其强势碾压就行了。

姜天心看似随意,实际上也还是非常稳健的——至少在加持战力之后,他还提升了这群追随者的一些战力底蕴,帮助其蜕变了有希望元婴婴魂的品质。

而且还加了一道特殊的印记守护,这样关键的时刻还能保命!

保命也绝不是因为看重姜浩廷一行人,而是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死了给他丢人现眼。

当然,这般真正的原因姜天心也是不会说的,这样,他们就会认为自己被重视,还有底蕴守护,自然也就悍不畏死,更加的勇猛,更加的忠心!

此时,青瑶光和凤夕颜离开之后,两人在另外一方天地重新呈现出了身影。

“这姜天心和姜墨月一行人,真的是顺风顺水习惯了,完全已经不思进取,生出了骄奢之心,已是如逆水之舟不进则退。”

此时,见青瑶光跟了过来,又有一些天骄也已经远离那群人,凤夕颜美眸之中倒是略微多了几分欣慰之色。

是以,她忍不住点评了一句。

青瑶光一身灵性的灵荷纱裙,看起来像是浅绿色的莲叶一样,格外的灵气逼人,也格外的清纯可爱。

正是这样的一身气质和装扮,也让凤夕颜对她其实颇为喜欢。

只是因为大家之前不熟悉,她也是那种比较高冷的性子,是以平时也不怎么接触,也不怎么了解对方的具体为人。

此时,青瑶光闻言,表现出了深以为然之色,语气温柔而悦耳动听:“我一直觉得那苏皇主不简单,而能力压苏皇主的苏忘尘,定然更加不简单——我之所以忌惮,乃是因为你那苏皇主身上蕴含着一种令我无比敬畏、恐惧和忌惮的气息。

这种气息,似乎是远古瑶池的气息。

但是那不是一种因果和灾厄,恰恰是救赎般的气息。”

青瑶光说着,语气微微压低了几分,道:“我曾见过类似的气息出现在一尊半步不朽级的造化神王级强者身上,只是那强者太过于神秘,而且也行事匆匆,没有来得及搭理我。

但是我可以肯定就是那样的存在级别的气息。

如这般的存在,不可能普通的。

而现在的浅蓝世界即便是小世界,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它作为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核心枢纽,地位其实是一种没有改变的。

落地凤凰不如鸡?

凤凰就是凤凰,只有是在不断崛起,迟早超越一切。

而现在的浅蓝星,刚刚地府重新出世,震惊三界六道——如此,浅蓝世界虽然依然不完整,但是重要性更加重大了。

其中的天骄在浅蓝世界的核心之地浅蓝星成长,本就是一种极大的蜕变。

而且,这浅蓝星一直占据着镇魂碑的投影,三天两头上镇魂碑投影,几乎就是驻在上面不下来了。

这还看不出其蕴含的天道意志?

换句话说,这就是天命之子,天道之子一般。

而浅蓝星的核心天骄,将来的地位如何,可想而知!”

青瑶光的话,可谓是非常真心诚意了。

她其实对凤夕颜也非常的钦慕,而且她的道,其实受到凤夕颜的影响很大——凤夕颜远远比她成名要早。

而凤夕颜曾经以一身火焰莲叶纱裙力压诸天,以‘仙凰雷炎战魂诀’打穿了三十层通天塔的记录,也让她彻底一战成名,立下了‘仙凰雷炎凤夕颜’的名号!

此时的凤夕颜,恰恰就是那样一身火焰莲叶花纹汇聚的纱裙,看起来热情如火、高冷如仙,却也格外的俏美动人。

是以,青瑶光也本能的更加亲近了几分。

凤夕颜闻言,对青瑶光立刻多了几分认同之色,微微点头,道:“不错,的确就是这般。而且,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因果,从来没有变化过,浅蓝世界的核心地位的确也从来没有变过,这一点没有想到你也看了出来。

这的确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以现在地府的变化而言,浅蓝世界恐怕已经成为了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核心中的核心——这意味着,如果浅蓝世界是嫡系传承者的话,就是皇子的身份了!

这样一来,浅蓝世界里的那些天骄的地位如何,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你可以想到,证明你瑶池圣地迟早是会崛起的,这一代,你是真不错了。”

凤夕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而事实上,青瑶光的确拥有这样的潜能和魄力,也是因为她,整个瑶池圣地也才彻底的有了希望,有了明显的崛起。

当然,不仅仅是她,在她的带领下,瑶池圣地如今也挖掘出了大量的全新一批的天才,就等着更进一步的崛起。

或许几年,或许连几年都不要就可以出世了——有壁画世界磨砺,这一切也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然这样成长起来的底蕴会差一点,但是节省的是真正的时间,然后在外界沉淀一番,崛起就是必然。

青瑶光想到这里,俏脸上也多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她想了想,显化出一面特殊的镜子,道:“其实,我们也可以关注一下他们的下场的——既然那姜天心打开了通道,有了烙印,我这东西也就可以照一照了。”

“昆仑镜碎片?厉害了。”

凤夕颜美眸一亮,眼中神采斐然,顿时也多了几分兴趣之色。

她和青瑶光平时也是那种高冷的仙女,如今却反而因此而放下了一些戒备,都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息。

这样的状态,也让两人不由自主的相视一笑,好像忽然之间,双方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

“夕颜姐姐你猜这次,他们几个人会是什么下场?”

青瑶光捂嘴轻笑道。

她娇美的身段儿轻轻颤动了几下,看起来各位的动人。

而凤夕颜则也不由一笑,道:“估计都要死穿,而且以那天皇子的性子,多半这姜天心要损失惨重了!他以为他留下守护印记能稳住那一批人,吓唬住那些天骄——对付普通的天骄甚至是一些神灵,那的确好用,但是这天皇子的本质是什么,我虽没法轻易看透,但是此人走的就是真正的有我无敌之路。

谁让他不痛快,一定会杀到他自己痛快为止。

这一点,其实是和那苏离苏人皇是非常相似的。”

“这其实也正常,从冰魂天女那边来看,这苏忘尘的来历,其实说到底还是那苏离斩出的恶念,这一点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昆仑镜法宝碎片。”

青瑶光笑道。

说着她又道:“这其实也是我忌惮和觉得那批人恐怖的原因之一,那苏人皇,以区区如此境界和战力,逆天屠神,杀了风止水!

风止水很弱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种能成为浅蓝世界镇魂殿殿主级的存在,怎么可能弱?

这种存在都是上面抹除了记忆派下去的,这意味着什么不用说了吧?

这风止水,就是我们这边的神灵级的天骄,类似于姜天心之类的战力。

说到底,下去了无非就是境界拔高了一些,规则压制了一些,能力削弱了一些而已,但是整体其实改变并不大。

但这一点他们都看不明白,所以我确实是完全没有和他们交流的想法了,太浅薄了。”

凤夕颜叹道:“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吧,大环境如此——通天塔对于我们而言只是机会和机缘,所以成功和失败影响不大。

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彻底的生与死、崛起和沉沦的结局,所以我们成功失败,结果只是会让自己过的更好或者是过得稍微好一些,但是他们拼的是活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差距会表现出来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其实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也是很想延续浅蓝世界的规则的。

这其实涉及到了更深层次的博弈——甚至我其实一直都觉得,浅蓝世界是先行者。”

凤夕颜说着,随即释然一笑,道:“话说超出范围了,理解一下,非真相囚笼。”

青瑶光笑道:“姐姐多虑了,若瑶光是这般存在,姐姐多半不会多说半个字了。”

凤夕颜道:“你倒是真聪明,真是不错。”

青瑶光道:“这一切,其实也都是效仿姐姐的,姐姐莫要责怪。”

凤夕颜道:“你说你走的道受到了我的影响吗?若是如此,那是我的荣幸。”

青瑶光点头道:“是小妹的荣幸才对,可以有姐姐这样的领路人。”

凤夕颜道:“那我们之间也不用客气了,其实很早就听过你青瑶光的名字,但那时候也只是听一听,称赞一声罢了。

如今真正接触,却不想是这般投缘之人。

我若是男子,必定要好好追求你一番。”

青瑶光闻言,捂嘴轻笑道:“那姐姐是女子其实也没有关系的。”

凤夕颜错愕,但见青瑶光可笑的笑容,顿时知道她这是打趣,不由也失笑道:“瑶池圣地很久都不曾出这么好的天骄了。”

青瑶光叹了一声道:“我又好什么呢,还不是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正常情况下,我们其实没必要和他们区分的,但仅仅是因为一缕忌惮,我就直接和他们分道扬镳,表现得可谓是极其现实。”

凤夕颜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能一起交流是因为大道的求同存异,而不能一起交流,则只是因为不是一条道。

既然不是一条道,还走在一起做什么?

再者,我早有怀疑浅蓝世界是先行者——先行者即便是再落魄,别人是开拓之人,开荒之存在,地位能低了?

而如果是一嫡系皇子派出去开荒,意味着什么?

将来承接大统啊!”

青瑶光闻言,微微愕然,随即道:“姐姐是真敢说。”

凤夕颜道:“我见妹妹似乎想知道,也敢听,我便敢说。再者,我们的路其实确实一致——朝闻道,夕死可矣。

既如此,何必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呢?”

青瑶光深以为然,道:“其实我一直怀疑——瑶池被浅蓝世界埋葬了,不止瑶池,那所有的一切都成为其开荒的粮食。”

凤夕颜道:“慎言,你这个就真的太猛了,让我消化一会儿,接不住了。”

青瑶光错愕,随即笑道:“嗯,那就暂时不言。好在我们这一方天道整体其实还是非常稳定的。”

凤夕颜道:“那是因为我们的道心强大,并非天道稳定。道心强,自然内心强,自然意志强,自然不会被轻易反噬。”

青瑶光道:“的确如此。”

凤夕颜道:“这一点,且看天皇子如何表现,这次我估计,那姜天心很可能会有巨大的浩劫,这天皇子绝对是个能捅穿天地的狠人。”

青瑶光道:“如此,那一定要好好看看。”

……

两人交流之间,姜天心一行人也是丝毫不觉得他们会有什么因果种下,反而想看看,那苏忘尘如何被吊打——有他姜天心加持的战力,杀这样的一只下等位面卑贱的蝼蚁,岂不是有手就行?

姜天心本人如此,离苍月离苍澜一行人同样如此。

而连姜天心都这样了,被姜天心影响的姜浩廷和姜瑜一行人,自是更加的嚣张跋扈。

此时,姜鸾听到了姜浩廷如此不给面子的话,脸色也终于有些挂不住了。

其实对于姜鸾而言,很多东西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在苏忘尘的心中的分量,却是极其有重要意义的。

可偏偏,她放弃了这种意义而想要维系姜家的一些因果,却被这么的对待!

孔云曦是山鸡?

落地凤凰不如鸡?

这样的话也敢说?

这是要给姜家招来灭族之祸吗?

你姜浩廷追随那姜天心本身是一件好事,也是家族的荣耀,但是对于别人而言,你只是一只狗而已,所以要认清自己的身份,要有自知之明!

自己的因果自己承担了,但是不要口出狂言牵引其余的因果,这就是对于家族的不负责任!

家族如此培养了你们,你们却不思祸患,惹出如此因果,当真是不配被家族栽培!

姜鸾不由想到了她先前追随孔云曦的那些经历——便是她拥有五色神光传承,都没有这么嚣张过。

平时甚至宁可所有的风头都让给姜启。

在面对苏离的时候,甚至明明很多时候可以出手,却也没有出手,为的就是怕牵引更大的因果,惹来家族的祸患。

可这姜浩廷一行人,唯恐天下不乱——你们针对天皇子也就罢了,还把仙凰孔雀一脉全骂了,真是该死之极!

仙凰孔雀的来历是什么?

是那种传说中不朽大佬的舅母!

就你这一句,有可能就导致整个姜家彻底没了知道吗?

姜鸾的呼吸起伏,以至于风景很是美丽无双。

苏忘尘欣赏了片刻,见她面子有些挂不住,也很是生气,不由淡淡道:“小鸡,还是我来吧。”

说着,苏忘尘上前一步。

“别。”

“我——我再试试吧。”

姜鸾脸色一白,努力的稳住心中的恐惧以及大脑之中深深的不安。

历经了那地脉深处的三天多的屠杀,苏忘尘如今有多强,姜鸾想起来都瑟瑟发抖。

让他出手,那这群人没了不说,很可能和那姜天心都打起来。

至于从这边杀到那边的事情——有印记通道,杀机是可以杀过去的。

更遑论,以天皇子苏忘尘的能力,杀过去很奇怪吗?

纵地金光的速度就不说了,特别是那三清一气化盘古,如今天皇子的造诣比那苏离都厉害多了,这一击打出来,杀机绝对能跨越空间法则!

这样的洪荒杀道,那什么姜天心也是挡不住的!

若是真打起来,无论是哪一方出事了,姜鸾都可以想象,一定是捅破天了。

归墟皇族第一代天皇子被罢黜了,第二代天皇子这才刚崛起,显然投入了更大更逆天的资源,要真是被姜天心废了,那绝对是要出现大佬狂屠的!

这一点,见过了‘不朽浅蓝’的手段的姜鸾,已经不敢想像。

更遑论,有不朽浅蓝守护,谁吃亏?

毫无疑问!

姜鸾的心情无比的复杂,却还是再次借口道:“天皇子,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我来吧。”

姜鸾这么说了,苏忘尘其实也完全明白

开车污的句子秒湿 皇叔我错了疼

姜鸾的心思——毕竟在谛听之眼的能力范围,姜鸾的大多心思都还是很清晰的。

有些不清晰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是姜鸾自己都迷糊疑惑的地方。

苏忘尘也没什么偷窥的心思,只是这能力就是这么逆天,什么都知道。

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强大——苏忘尘也不想一眼扫过去万物心声都能聆听到,其实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一股很是嘈杂混乱的信息流。

苏忘尘见姜鸾恳求的眼神,也就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交给你处理。”

他刚说完,那姜浩廷顿时嗤笑一声,辱骂道:“废物!”

姜瑜怪笑连连,狭长的凤眼带着明显的戏谑与轻蔑。

而姜切和姜虎则是直接哈哈大笑,那嘲笑的意味十分明显。

姜静瑶则微微皱眉,对于姜鸾的不识抬举更是不满了。

这姜鸾还以这样恳求的语气和那苏忘尘说话?

那苏忘尘是个什么玩意,配吗?

天心大人这样的奇男子有机会抓住,还不下手吗?

如果是天心大人看上她,她立刻都恨不得冲上去跪舔了!

姜静瑶脸色也更冷漠了几分,她也在等着,等着看姜鸾的笑话。

姜鸾二话不说,抬手拍出一朵红莲,道:“既然不给面子,那么休要怪我无情了!”

这红莲蕴含着强大而凶魂的洪荒气息,乃是被炼制完毕的黑暗雪莲法宝碎片,蕴含着一定的洪荒道韵杀机。

姜鸾没有了凤凰尾羽,战力削弱了很多,但是有了这两枚碎片,战力又恢复了不少。

再加上苏忘尘的倾‘囊’相授,好处是极大的。

所以,姜鸾如今的实力其实已经比原来的她的实力还要强不少。

已经和当时的苏离的战力平齐了。

只是,这法宝气息才刚呈现出来,那姜浩廷目光不由一亮,非但没有忌惮,反而还极其的兴奋。

“果然是法宝,碎片级法宝,但是气息深邃。这是十二品莲台的碎片?没拿到混沌珠,拿到这个也是不错的。”

那姜浩廷说着,忽然屈指一弹,一枚纽扣大小的古黄铜钱直接飞出,陡然衍化出一股巨大的沉重道韵,猛的往那姜鸾的莲台上一震。

“噗——”

姜鸾浑身一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同时,姜鸾那莲台竟是直接失去了光泽,掉落了下来。

“不懂吧?落宝金钱,专打法宝,和我斗?什么鬼天皇子,没有那杀破狼三星手镯也就罢了,若是真有,一样的打落,成为我囊中之物!”

姜浩廷说着,手中忽然开启了一道豁口,其中有如霹雳布袋一般的光影呈现。

接着布袋猛的一吸,姜鸾的莲台就直接被吸走了。

不仅如此,姜鸾都差点儿被吸进去。

姜鸾神色凛然,毛孔炸开,整个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候,姜浩廷则直接将霹雳布袋对准了苏忘尘。

“小崽子,跪下吧,不然将你吸进其中,炼化成为脓水!”

姜浩廷无比的嚣张。

这时候,姜鸾也已经沉默了起来。

这时候,姜浩廷则冷笑连连,又道:“姜鸾,别怪我身为同族不给你面子,是你自己下贱不识抬举的!早点儿将混沌珠交出来不就行了?

那什么卑贱的狗东西,将你身上的法宝交出来,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有得你好受的。”

苏忘尘此时其实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好几次都差点儿想动手,却还是被姜鸾有意的挡在了身前。

不过这般,苏忘尘其实还是能理解——因为有情,念旧情,念家族。

也是因为这样,这姜鸾苏忘尘才收了。

若非如此,真是无情狠毒之人,苏忘尘最多玩几次就直接抛弃,或者连玩都不会玩。

“玛德,就让你们一群小比崽子多活两分钟。”

苏忘尘何曾遭遇如此对待?

不过这件事,苏忘尘也打算以此来让姜鸾明白一些道理——妥协求存,不可能有真的生存空间,唯有以强势求存,才有一线生机!

如果姜鸾一开始就果断出手,以莲台直接引爆,炸死三四个,估计现在就没什么事儿了。

而以其莲台的底蕴而言,一旦引爆,那边是有守护印记的这几人,也足够喝一壶了。

其一身实力不说全废,也得废一大半。

之后再以另外一座莲台强行镇压,打死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可惜,姜鸾一步失了先机,再要打斗,基本上已经没什么获胜的机会了。

苏忘尘看出了事情的因果,却也暂时没有插手。

所以,他只是冷冷的瞥了姜浩廷一眼。

而姜浩廷见到苏忘尘这样的眼神,嗤笑道:“哟,这眼睛还挺冷厉的啊,待会儿便挖了,当鱼鳔来踩,想来踩爆的声音一定会非常清脆而响亮,悦耳动听!”

姜浩廷一行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挖修士的眼睛然后以巨力踩爆,那爆发出的声音清脆有力,仿佛一个世界崩灭一般,确实是很让人兴奋。

这种事情他们一直在做,当然这件事并不是姜天心指使——事实上姜天心也厌恶这样的举动,但是一群蝼蚁的喜好,他作为上位者是不会干涉的。

难道一个人养了一条狗,而且并不是名贵品种,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土狗,这条狗喜欢吃翔,狗主人还去强行干涉么?

一般是都不会的。

姜天心同样也没有干涉。

而此时,苏忘尘听到这话之后,也是微微有些动容——这世界,修士的双眼里是有世界的。

这么踩?

有得你受的!

姜鸾呼吸急促,整个人都同样快忍不住了。

但是她也很清楚,一旦动手,就真的是天崩地裂,更可怕的是——这有可能是一个针对天皇子的杀局,不能踩啊!

这姜浩廷一群人被利用了,但是她不能眼看着天皇子也卷进去!

可眼下又该怎么办?

“这是另外一朵莲台,你们拿去,可以了吧?这是我最后的法宝了,你们拿了,立刻离开!”

姜鸾再次妥协了。

不过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

她受辱没什么,天皇子被如此羞辱,如果不是看在她一直卑微讨好用心付出的面子上,估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姜鸾拿出了另外一朵莲台。

这莲台呈现出来,立刻就再次被霹雳布袋吞噬了。

姜浩廷顿时满意了不少。

“不错,这莲台品质很是不俗,确实是不错!早这样多好?!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姜浩廷这么一说,姜鸾顿时微微松了口气,可算是搞定了。

只是,她才刚呼出了一口浊气,这时候,姜浩廷又道:“现在,小杂碎,该你孝敬了,是主动交出来,还是我将你剥皮抽筋,一点点的剥离出来?”

姜鸾闻言,浑身如坠冰窟。

完了,还是来了。

这时候,姜鸾还本能的拉住了苏忘尘的胳膊,她害怕。

不害怕这五人死穿,而是害怕姜家被灭,害怕姜天心丢脸而暴怒,出手针对苏忘尘重创苏忘尘,抑或者是苏忘尘杀死了姜天心引来了姜天心背后的强大存在出手,然后又引出不朽浅蓝出手……

那就彻底的崩了!

可是,这一次,无论姜鸾怎么拉苏忘尘的手臂,都拉不动了。

“所以说了,一开始你就不该站出来的,你看,完全是耽误我的时间不是?好了,安心站在一边看着,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对于我而言,都是蝼蚁罢了,什么天心魔心,全部打成一条死狗,剥皮抽筋,踩爆眼珠子。”

苏忘尘一字一句,然后,他走了出来。

“嗯?小贱种你想做什么?!还反了天不成?!”

姜浩廷微微皱眉,语气冷冽,也带着警告之意。

他还没有想到,这个龟缩在姜鸾后面的废物,竟然真的敢站出来!

“你说呢?!”

苏忘尘抬头,脸上露出了无比温和而阳光的笑容。

“噗——”

下一刻,苏忘尘忽然抬手一抓,直接凌空就将姜浩廷的脖子抓住,拉了过来!

接着他手中的力量一吐,一震。

姜浩廷浑身炸开大量的血雾。

“剥皮抽筋,踩爆眼珠?如你所愿!”

苏忘尘这一震之力,乃是异常可怕的入微级手段,对于他而言,如今这群人连蝼蚁都没资格当,弱得和风城风羽似的。

当初杀这两人都如斩草一般轻松,如今就更不用说了!

一击一震,姜浩廷的身体就已经被剥皮抽筋。

而后,苏忘尘手中的劲力猛的一吐。

“噗噗——”

姜浩廷的两颗眼珠子立刻迸裂而出,滚落在了地上。

苏忘尘身上飞出两道光影,化作两名黑袍男子,轻轻一脚踩踏虚空,两颗眼珠子立刻爆开了。

“轰轰——”

两声无比清脆如雷霆炸裂般的声音,就像是忽然对于战场的助兴一样,无比的清晰。

“啊——”

姜浩廷发出了无比凄厉痛苦的惨叫声。

“我要炼死你这个小杂种!”

“啊啊啊啊啊——”

姜浩廷咆哮如狂,手中的霹雳布袋猛的释放而出,朝着苏忘尘的脑袋套了过去。

苏忘尘眼中显出轻蔑之色,抬手一抓,直接抓住了霹雳布袋的豁口。

“撕拉——”

“轰——”

苏忘尘的动作也不快,当着姜浩廷的面,双手从中间撕开。

那霹雳布袋法宝硬生生的竟是被撕裂,然后承受不住内部空间规则的羁押,直接爆了。

可是其在要爆炸的瞬间,苏忘尘眼神一凝,定身术施展,这爆炸的过程就定格了。

苏忘尘抬手一抓,将这爆裂的气团抓在了手心,用力一捏。

“噗——”

这恐怖的法宝爆裂的冲击,就被他湮灭于手心之中。

而他松开手的时候,手心连一丝淡淡的痕迹都没有。

这一幕,让全场都一片死寂。

别说是姜浩廷一行人如见鬼一般,就是那姜天心那群天骄,也全部的面面相觑。

那霹雳布袋虽然是个低劣的法宝,可那也是法宝啊,而且还是正版的法宝碎片汇聚而成的法宝,其自爆的威力,堪比风止水的全力一击了!

也就是说,他们这个层次的全力一击,苏忘尘一掌就捏爆了了?

手心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嘶——”

现场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家伙,这什么天皇子,有点牛逼啊!”

“这是障眼法吧,这么凶残?徒手捏碎法宝爆裂劲气?”

“估计是假的吧?演都不敢这么演啊!”

“但是不至于吧,这不是试探这家伙吗?天心神子不至于和他们联手来演给我们看,让我们知道天皇子很牛逼吧?”

“应该不会,所以这天皇子还真就有点儿实力了?”

“看看再说,或者是手上有顶级至宝法宝手套,隐形不显的那种,别被吓住了!”

“不错,有道理!”

……

另外一边,青瑶光和凤夕颜见到这一幕,也同样美眸之中异彩连连。

“这个天皇子,好像不错哟。”

凤夕颜美眸明亮了几分。

青瑶光绿色的莲叶裙子随风舞动,俏美之极。

她美眸如水,捂着嘴儿轻笑道:“他很喜欢小凤凰呢,你看姜鸾,其实这一次姜鸾有些过了,这样的家族不该保的——一个家族出现了这样的一两个也就算了,一起出现了五个,而且还能说出如此牵扯因果的话,那实在就是这个家族有天大的问题了。”

凤夕颜白了青瑶光一眼,道:“你这种清纯得骨子里都蕴含着灵性的,多半才是他喜欢的。粗暴和清纯天生的一对——说真话,遇到了就别客气,不然总会有些女人像是姜鸾一样缠上去的。

你没发现吗?那天皇子其实对姜鸾并没什么感情,但是姜鸾愣是缠上了——有时候,缠住一个男人,真的就是缠住他的腰就可以了。”

青瑶光闻言,俏脸绯红一片,这么大胆的话她还真是无法想象。

不过想到凤夕颜高冷的另一边是火辣的性格,炽烈而又敢爱敢恨,顿时也就释然了。

她可做不到这样呢,多羞多尴尬呀。

青瑶光一脸惊呆的可爱样子,也让凤夕颜不由失笑,道:“话不好听,但是实在。”

青瑶光红着脸点头,道:“太霸气了我其实不太喜欢,不可否认他无事不可在散发出璀璨的魅力,而且天生带着类似于攻心的极道魅惑神韵——一个男人竟然将这样的魅惑本体镌刻到了骨子里,比玉狐族的那些神女都还厉害,也是难以想象。

可我喜欢的,还是那种儒雅君子类型的吧,淡淡的感情,却可以至死不渝的那种。

当然,如果身怀那种浩然正气,就更容易令人动心了。

若是还能擅长仙词,那就真的很幸福呢。”

凤夕颜道:“这种那你别想了,是仙子都会爱得死去活来的,有了也轮不到你,我先第一个抢了。”

青瑶光:“……”

青瑶光也没有想到凤夕颜还有这样的时候,而且还真就不像是开玩笑的。

青瑶光道:“可惜没有。”

凤夕颜道:“可能有一个比较接近,只是不确定,目前来说还看不透。”

青瑶光道:“谁?”

凤夕颜道:“天衍神子。”

青瑶光闻言,芳心一颤,道:“此人……的确看不透,不过此人似乎……不喜欢女子,多半好男。”

凤夕颜道:“哦?此事你如何知道,我如何不知?”

凤夕颜这话,似乎有些看不起青瑶光,但实际上她的资历和阅历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的。

青瑶光当然也知道凤夕颜不是这般意思,是以解释道:“他和那韫姬公主、韫紫夜小公主关系不错,而且天衍神子身边的天衍神女,就是给他匹配的道侣……

结果,人家从来都不正眼看一眼。

那天衍神女吕依依也是几次与他暗示,结果人家直接答应,然后与那吕依依真就讨论阴阳之道,还破口大骂那吕依依不懂什么才是阴阳。”

凤夕颜吃惊道:“还……还有这种?人家仙子都找上门与他论阴阳,他还真就论阴阳了?”

凤夕颜的表情也是非常的精彩,可想而知这种人……这是真的连忘尘寰估计都救不回来了。

青瑶光道:“嗯,那一次之后,吕依依也死心了。而韫姬公主——代表的其实就是‘殒寂时代的第一公主’殒落之帝姬;韫紫夜小公主,就是‘殒寂时代第一天子死亡的因果之夜’,所以为殒子夜。

这两人才情不凡,存在的意义更是纪念意义级,是明显会彻底崛起的时代天骄。

这般存在,太阴皇朝其实也有意与那天衍族联姻,但是那天衍神子却是完全不予理会。

之前还以为他们关系不错,也能算是朋友,还能又一段佳缘,可实际上……实际上就不说了。”

凤夕颜道:“如此说来,恐怕真的是性趣和正常修行者不同,多半物极必反了。”

青瑶光道:“可不是呢?还有,他的仙词水平当真是一言难尽——当时好像是在天衍族的禁地大衍湖边,那天衍神子看到湖中荷叶上有只蛤蟆,因而心有所悟,做出仙词一首……那之后,天衍神女就对他所有的想法都没有了。”

凤夕颜好奇道:“什么仙词,竟是能一曲让天衍神女彻底死心?”

青瑶光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憋得可爱而绝美的脸蛋儿都红了。

“嗯……我说了姐姐可不要笑。”

青瑶光憋住笑,很吃力的说道。

凤夕颜道:“放心,我绝不会笑,我这人天生不喜欢笑,或者说笑点极高——都从来没有人成功逗我笑过。而平时笑也就是对待一些知心好友呈现过,那是源自于涵养与礼节。”

青瑶光轻咬芳唇,忍住笑道:“大衍湖,衍湖大,大衍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啊,蛤蟆啊蛤蟆,一戳一蹦达。”

凤夕颜:“……”

凤夕颜有些内伤,她说过不能笑就一定不会笑,因为她是专业的。

好一会儿之后,凤夕颜呼出一口浊气,没有在意憋青了的脸色——嗯,上次被苏叶镇压,有点儿内伤还没恢复,脸色青点儿也很正常,没什么的。

凤夕颜静下心来,好奇道:“这般事情,你却如何知晓得如此清楚?”

青瑶光道:“因为吕依依和我情同姐妹啊,她还没成为天衍神女的时候,可是我身边的好姐妹呢。我们也经常联系——嗯,稍后我将夕颜姐姐你介绍给她,她若是知道,也一定会非常开心,因为姐姐也是她特别尊敬崇拜之人。”

凤夕颜道:“原来如此——不过我所了解的天衍神子绝非如此。”

青瑶光道:“哦?那……小妹愿闻其详。”

凤夕颜道:“具体……具体不记得了,记忆丢了。”

青瑶光道:“啊?这……这还有这般因果?”

凤夕颜道:“是啊,所以反而越是说明应该是绝非如此的——因为我本能否定你的判断,但是我丢失了记忆,那势必就是他在感情方面、仙词方面的顶级造诣造成的。

不过既然是不该记得的,就不用去记得好了。

这其实也是我没有主动靠近的原因,不然我也早抢了。

这世间天骄,多多少少还是离我的要求差了一点点啊。”

青瑶光道:“那姐姐肯定是会等到合适的,毕竟如今已经是‘云皇时代’了,是一个推衍出来的皇者辈出的时代,天骄将会多如过江之鲫。”

凤夕颜道:“不错,妹妹也肯定会遇到心中期待的那般奇男子。”

两人说着,却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镜子中的投影。

而此时,苏忘尘则以雷霆万钧的手段,直接镇压了姜浩廷。

姜浩廷还想反抗,苏忘尘直接显化凶残的《钉头七箭书》功法,要将姜浩廷杀穿!

“竖子住手!”

这时候,姜浩廷的眉心之中,炸开如惊雷般的声音。

那声音恍若真正的大位面神灵一般,居高临下,高高在上,带着冷傲与怒意。

声音如雷,不怒自威,带着一股上等位面的强烈碾压威凛气势。

苏忘尘的钉头七箭书攻击,微微停顿。

然后他双眼眯了眯,眼中带着一丝玩味之色。

“你就是姜天心?哦?不过一缕印记,也敢在本天皇子面前如此放肆?!

苏忘尘言语戏谑,话语之中也带着一抹淡淡的挑衅之意。

说话之间,他原本汇聚的钉头七箭书反而消散了。

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顿时狰狞了几分。

眼中,更是显化出了极其残忍之色。

“死!”

刹那之间,苏忘尘施展出了定身术,直接连同姜天心的守护印记一起定住。

随后,他直接衍化一缕仙魂,汇聚修罗冥狱镰刀,狠狠一镰刀刺穿虚空,直接斩杀在了姜浩廷的眉心上。

“噗——”

那一击,蕴含仙魂之力不说,苏忘尘手中的修罗冥狱镰刀更是同样的真正法宝!

这是正版法宝,品质也是先天灵宝级,专戮元神,受其攻击肉身和元神同时受损!

这法宝一直都存在,从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就刷出,一路跟随而来,不知痛饮过多少天骄之血,沉淀过多少时间与法则。

如今,苏忘尘以仙魂摧动,这修罗冥狱镰刀顿时像是开封的宝剑,立刻璀璨如光。

其原本造型为一长柄镰刀,灵巧精致,柄长十寸,刀勾长三寸,通体乌黑,柄上光滑,隐隐有符篆流转。

而此时,这修罗冥狱镰刀被仙魂摧动之后,顿时浑身仿佛骨头打造,一节一节、一颗一颗纷纷逸散出刺目的幽冷寒光。

而镰刀的转角如7的角落之地,那并不是一个角落,而是一颗真正龇牙咧嘴的巨型龙头。

龙骨狰狞,双眼圆睁,其中的凶残戾气,已经令人见之色变。

法宝本身威力有多强,其实往往在于使用法宝之人。

而此时,这修罗冥狱镰刀呈现而出,便如修罗手持龙魂巨龙龙头与骨身,切割天地万道一般。

这一击杀出,别说是姜瑜等人差点儿吓尿了,便是上层虚空的姜天心也不由一颗心猛的一沉!

“大意了,这下要糟!”

姜天心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但是这时候他想的还是,一旦印记被斩断了,等同于他栽在了一个卑微仔身上,这将会让他颜面大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