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长安也入冬了,白雪皑皑,天寒地冻。

而王弃则是在太液池边赤着上身挥汗如雨,一遍遍地演练着‘雷兽拳’。

一开始他只是带着去疾练,可是练着练着,他仿佛如有神助,想到了一些关窍……

‘雷兽拳’能够引动体内的生物电流并且使得身体受到持续刺激以达到增强体质的效果,是对人体潜力的高层次运用。

但因为核心功法的缺失使得这些被引动的生电流总是无法储存,最终会慢慢散去……

王弃的思路是,既然他缺乏核心功法,为何不换个角度,用一种对他来说更为简单粗暴的方式来保存这些生物电流呢?

他在自己的肚脐附近的位置设置了一个‘封邪印法’……他干脆利落的将‘雷兽拳’产生的生物电流都给封印了进去!

于是这个地方就成为了他身体的‘雷池’,每次练习‘雷兽拳’的时候都将这里的电流放出,结束后又再次封印。

久而久之,他如今练习‘雷兽拳’的时候浑身携带的电流那个叫做暴烈,甚至五米范围内都不能有人在,不然肯定会被这电流影响而全身毛发耸立。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他的肉身在一次次的‘过载’焦糊之下,再次得到了突破性的强化!

在《五气元灵术》的支撑下,他的身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增强着对电流的承载能力,也让他的身体属性在这段时间内突飞猛进。

这种情况下他每次练习‘雷兽拳’时体内滋生的生物电流也越来越强……这意味着他的生命层次正在从根本上得到快速强化。

练着练着……他忽然意识到那存在于太古的‘古雷门’恐怕很可能是一个炼体门派,这‘雷兽拳’就是他们的炼体之法。

王弃得到的只是‘古雷门’的传承残篇,能够想到用这种方式来做到强化肉身的目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唯一的‘缺点’,可能是他原本已经积蓄了四成多的灵窍又空荡了许多,现在只有三成满的样子。

并非他的修为降低了,而是他自身的根基得到了极大的拓宽!

这太古传承,固然偏激危险,但是效果也是真的好。

他不知在那个时候古雷门的人是怎么应对那练拳时必须面对的‘过载’问题,那对于身体的损伤几乎不可逆。

但他万幸有五神山传承的《五气元灵术》在,否则他可能现在也已经练得一身伤。

‘雷兽拳’可以在‘封邪印法’和《五气元灵术》的辅助下进阶修炼,这个发现王弃很快就发回了五神山让师尊去品评。

可以预见,五神山中真正能够以此法练拳的人其实不多,毕竟‘封邪印法’和《五气元灵术》一个需要极高的天赋一个则是需要足够扎实的根基才能够掌握。

……

这段时间,北地的战况也是陆续传了回来……

大臣们首先知道五原郡的东部都尉竟然造反,打开长城让胡人入关……他们激愤不已。

可是没过多久一份战报过来,却让整个朝堂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龙骧大将军携龙骧营大破胡人西祁王部三万骑,其中杀敌一万,俘虏一万六千于人……白龙将军生擒西祁王于龙骧大将军皇旗之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龙骧大将军’就是他们皇帝的‘小号’吧?

还有那‘白龙将军’,那不就是冉夫人的‘马甲’?

最重要的是,他们留意道这军报上所写的战争发生时间……好家伙,就是他们家皇帝‘翘班’的那两天中!

众臣目光呆滞脑筋打结……这货该不会真的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就去到千里之外来一次别开生面的‘御驾亲征’吧?

这份军报也是一种佐证,作为重号将军的卫将军桓远竟然全程在给那‘龙骧大将军’和‘白龙将军’歌功颂德马屁不止。

再看看御座上听着太监念诵的皇帝,那眯着眼睛分外陶醉的样子是做不得假的……

然后又有军报来。

就是桓远对叛乱平灭的奏功,以及五原太守的报平安……

嗯,那五原太守在奏折里很是隐晦地提了一句,让朝中大臣们下次一定要把这位陛下给看好了……这么乱来,太危险了。

满朝文武当时那个面红耳赤……

摊上这么个‘神奇’的皇帝,那是能随便看得住的?

那五原太守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然后再传来的,就是那位‘白龙将军’率军出塞,把草原上本就艰难的胡人部落给绞得七零八落的事情……

龙骧营的机动能力太强了,冉姣率领着龙骧营不断出击,而桓远的羽林卫居然只能充当‘运输大队’,将龙骧营打下的战利品运送回去就完了。

而最新的战报上说,那位已经在风雪中连续灭了十几个大小胡人部落的白龙将军正要收手,准备回家过年……

于是当天的早朝,王弃很是阴嗖嗖地问了满朝文武一句:“众卿家,朕的白龙将军要回来了,请问朕该给个什么封赏好呢?”

“不给个骠骑将军、大将军之类的,不足以酬其功啊。”

众脸懵逼之下,陈昀只得硬着头皮站出来说道:“陛下,不如就封冉夫人为皇后吧。”

皇后好啊,这也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王弃对此满意极了。

这可真不容易,别人当皇后只要人美性格好就行了,冉姣当皇后还得要军功碾压当世……没办法,谁让冉姣没有个能够当大将军的外戚兄弟,她只能自己来立军功了。

本来朝臣是一致认为冉姣不能为皇后的……但现在……算了吧,人家为了当皇后已经走出了一条可以把后世的皇后都逼死的路来,他们就别掺合皇帝的家事了。

……

冉姣果然以军功立后,她从北地回来之后就被拖着完成了一个封后大典……

严格来说,这个‘封后大典’甚至比王弃的‘登基大典’都要盛大一些,毕竟朝臣们做得更用心了……

他们依然记得……那白马银甲,夹带着冰霜直接踏过渭水冲入长安北门的飒爽英姿,那场面是有多么地动人心魄。

冉姣不是由紫儿带回来的,而是骑乘在一匹她在塞外偶然间遇到的龙马背上回来。

这,竟然真的是一匹‘日行千里’的神驹!

王弃好好地研究了一下这匹纯白龙马,发现它的确是隐隐间有着一些龙血激活的症状。

在四蹄处竟然似有龙鳞般的角质结构密密麻麻地蔓延到小腿关节处,就好像是踏着一片白烟一样。

而这些角质结构也是极大地保护了马蹄不会磨损,令它何止能够日行千里?

甚至王弃还能够从它身上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龙威……看起来真的是‘返祖’进化,算是了不得的异种。

也正是因为这样,则匹白龙马在马群中显得是那么地格格不入,可在冉姣面前又是那么地乖顺。

王弃也在回忆着那一天,他的妻子冉姣一身银白,唯有黑发青丝迎风飘扬,在雪原之中如同一个精灵一般踏过渭水直入城中……真是一副美丽极了的画卷。

他忽然有些心动,想要做一中年能够将这种美好景象留存下来的东西……以他的机关术,这应该不难吧?

他琢磨着,随后就有了主意……

为此他还特意向紫儿讨教了一下幻术,开始为实现自己的想法努力了起来。

……

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即将终结,来到年终的时候,朝臣们又要开始准备新年大朝会,这将会是订立接下来一年基调的大事。

其实王弃觉得那也没什么多说的,就是将此前交代的事情总结一下再说一遍而已。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新年朝会上他正式确定了自己的年号为:玄真。

而这一年便是玄真元年。

这充满了道家气息的年号使得众臣都有些不太适应。

只是最终却没人多说什么……毕竟武皇帝求长生,那是消耗着国家资源来寻仙访道。

可是他们这位皇帝是修行者当了皇帝,反而是在意修行者的独特视角和强大能力引领着帝国的发展。

也正是在这一天,王弃还出人意料地封了一位国师。

玉磐子国师,当众臣看到那满头乌黑头发脸盘圆润的道人含笑站在御座旁边接过圣旨的时候,他们才忽然意识到这朝廷的情况又一次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玉磐子此时的表情那怎叫一个精彩了得?

他怎么就来上朝了?

王弃那个混蛋啊,做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竟然都不通知他一下……还有灵机子那个孽徒,居然什么都不说就稀里糊涂地把他给送入了皇宫。

他在下山之前也知道这边已经有各路同道汇聚,都是瞄准了那国师的位置。

他还准备要为此好好地争夺一番,也好在朝廷之中给自己的弟子寻些依靠。

结果好家伙,他跑来一看发现,坐在那皇位上的居然就是他的徒弟……那这国师位置,一下就成了唾手可得。

可是好嘛,直接上朝听封了……他没有准备啊,该不会丢人了吧?

王弃则是没有理会大家复杂心情,直接对林触道:“林爱卿,你的后将军府一直暗中处理着修行者事务,以后若是有什么地方遇到了困难,可以直接去国师府上寻求帮助。”

林触依然扮演着他‘孤臣’的角色,安安静静地领命,却不去看那国师玉磐子一眼。

但他知道,王弃对于这个朝廷的掌控力已经越来越强了,甚至就连国师这修修者一脉都成为了他掌控朝堂的一种手段。

可朝堂之上终究不是王弃的一言堂,终究还是有一人顶着王弃的压力硬着头皮站出来道:“陛下,臣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说。”

王弃讶然道:“你是朕的御史大夫,有话直说即可。”

那御史大夫深吸一口气,双手抱笏躬身道:“册立国师一事,还请陛下三思而行……微臣不愿陛下因为那虚无缥缈的修行事而耽误了朝政。”

他是以为王弃又要像武皇帝末期时一样,一心扑在寻仙问道上而把天下糟蹋得一团糟。

王弃则淡淡地说:“国师乃是朕的师尊,怎么就不能当国师了?”

“还是说,你当朕的师尊是沽名钓誉之徒?!”

他稍稍有些怒意了……他可是好说歹说才把玉磐子给‘哄’下山来,谁知道手下人这么不给面子。

“陛下赎罪,此乃微臣肺腑之言。”御史大夫有些心惊地连忙说道,显得有些卑微。

玉磐子原本还在懵逼中呢,结果看到了这种情形……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依然有些不适应王弃已经成为大彭之主这个情况……

不过他可不会畏惧王弃身上的威势,只是看这御史大夫好像紧张得连话都要说不出了,便无奈地出言说了一句:“弃儿……嗯,陛下,你的威势太盛了,他们不过是一些凡夫俗子。”

他终究还是个老好人脾气。

王弃忽然醒悟,他这段时间吸纳恐惧与痛苦来不断强化自己,看起来果然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看着这满朝文武越来越战战兢兢的样子,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于是连忙闭上眼睛默诵《心经》来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总算是让自己的心境慢慢地又恢复了平和。

《心经》不愧是修炼心灵的经典,哪怕是他被恐怖与痛苦沾染的心灵,也是能够很快地从中恢复安宁。

他身上的气质立刻为之一变,又回归了最初的平和温润。

只是这一个变化,满朝文武竟然都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就好像是一直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因此被搬开了一样。

王弃则是看着玉磐子苦笑道:“多谢师尊提点,我差点就要走差了……这修行触及帝王之道,果然是处处是危机,只能如履薄冰事事小心。”

“师尊,还好您现在来到我身边了,弟子需要您时时提点,否则很可能还会像先前那样行差走错还不自知。”

玉磐子浅笑道:“你为我徒,本该如此。”

王弃点点头,看向御史大夫道:“既然爱卿有异议,那册立国师之事便先再议吧。”

众臣的神经才刚刚放松下来,但是听到王弃这么说忽然间就又绷紧了起来。

上次王弃说类似的话以后发生了什么?

冉姣直接化名白龙将军,立下可怕军功,直接让他们在册封皇后还是大将军之间二选一!

罢了罢了,这种事情他们是拗不过皇帝的……

值得庆幸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的是,玉磐子看起来还真的是个有道高真的样子,而且似乎能够管得住他们的皇帝?

这就很厉害了。

“微臣认为,如果是玉磐子真人这样的有道高真成为国师,倒不失为一桩好事。”陈昀不动声色地出来说了一句。

而后御史大夫见状立刻说道:“既然相国这么说了,那么微臣也就没有异议了。”

顺势就缩回了朝班中,配合默契极了。

于是玉磐子就这么成为了国师,并且还成为了朝臣们致力拉拢的对象……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