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嗖—”

黯淡的夜空下,一道黑影在广袤的荒野不停闪烁,觅食的蝙蝠也不比他鬼魅灵动。

每一次消失又出现,便在上一个地点一百米开外。

短短十来秒,他蹿出一里地。

“嗖—”

第二十次闪烁之后。

猎魔人突然停住脚步,一具披着破烂链甲的强盗尸体倒在杂草丛生的路中央,右眼眶里插着一枚羽箭。

显然是不久前从村子口逃出的强盗之一。

谁杀了他?

罗伊转动目光。

失去主人的马匹在不远的杉树下不安分地打着响鼻。

在那附近躺着另一具年轻的尸体,仰面倒地,额头被某种钝器给击碎、塌陷,血污和脑浆涌出破碎的颅骨。

看清楚他的模样。

猎魔人瞳孔收缩,霎时间好似被一个榔头敲中脑袋,脑子嗡嗡作响,一股轻微的酸涩涌出了鼻腔。

“我早就心有所属,小时候,我们家和隔壁家的另一个猎户定了娃娃亲,他们的女儿许给了我。”

“她叫玛利亚·巴林,可惜我们订婚后不久,他的父亲就生病去世了。后来的继父对她动辄打骂,她受不了逃去了北边。”

“这次离家,我打算等弗里克安定之后,去找她结婚!”

……

美好的憧憬眨眼成为过去。

巴维的理想彻底幻灭,尸体尤带余温。

哪怕躺在地上,他仍瞪圆眼睛,似乎准备拉弓瞄准敌人,然而他的瞳孔失去了焦距,好似发出苍白无力的质问。

他的心爱的榆木弓散落在身边,被马匹踩踏断成两截。

“呼…吸…”

罗伊立即拉开了时之环。

汹涌澎湃的魔力笼罩住自己和死去不久的年轻人。

然而很遗憾,二十秒的回溯,不足以挽回逝去的性命。

他静得吓人。

罗伊深深地揉了揉发胀的脸颊,替巴维合上眼睛。

伸手一抹,猎魔人把他的尸体和弓箭一起收进了空间。

一转身,半空中溢散血气的鲜红绸带笔直地向前飘飞,消失在远处的森林方向,猎魔人瞳孔中燃烧起熊熊火焰。

“唰——”

……

“呼、吸…”

弗里克和一群女人孩子躲在距离小地灵树洞不远的桃金娘丛里。

夜色下一双双怯怯的眼睛藏在枝叶间。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森林入口。

心头开始担忧起自家的弟弟。

猎魔人刚走不久,年轻气盛的巴维就跟了上去,想着帮他掠掠阵,协助他躲避。

虽然刚认识不久,猎人兄弟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他们,那位带着墨镜貌似一脸冷漠的年轻人,是个怀揣正义感和善意的好人。

正如他所说,这个世道战乱频发,太过残忍冷漠,热心肠的的人不应该随随便便就死掉。

他们的结局应该是一起到坐在玛耶纳的酒馆,举杯对饮。

弗里克看了眼身边小心翼翼的金发女人,心头涌出一股满足。

快了,等度过这一次难关,他就能娶上媳妇。

他的兄弟也将去追逐自己的幸福。

算算时间。

他们该回来了吧?

“哒哒哒!”

森林入口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却不是他等候已久的兄弟和朋友。

一名披着蓝色锁子甲,灰色大氅,头顶铁盔的骑士策马狂奔,仓惶如丧家之犬!

弗里克心头一凛,冲着身边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哪怕只是一个骑士也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最好能躲过去!

女人们一路走来,对苦难有了丰富的应对经验,主动捂住自家孩子的嘴巴,在他们耳边细声安慰。

但有一个例外。

尤格妮襁褓里的男孩儿不过一岁多,温柔的母亲担心捂坏了孩子。实在下不了手。

而这突如其来的激烈马蹄声,就像一面被敲响的铜锣,将襁褓里熟睡的孩子给吵醒。

“哇—哇—”

清脆而尖锐的啼哭在森林间回荡。

马上的骑士肉眼可见地身形一颤!

“聿—”

他豁然一拉马缰,调转方向,遍布横肉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朝着哭声传来的方向冲锋!

“跑啊!”弗里克大喊,同时拉弓置箭!

女人们立马炸锅一样四下逃窜。

“嗖—”弓箭精准地命中了骑士的脑袋,但他侧了一下头,箭矢被铁头盔挡开。

他的身体略一摇晃,但仍然稳稳坐在马背上,右手钉头锤扬在半空,放射状的刃流转寒光。

硕大的马头喷吐热气,马上骑士泛起血丝的瞳孔闪烁着亡命之徒的疯狂之色!

锁定目标!

血腥气、劲风如钢刀刮面。

“噗嗤!”

弗里克贴地一滚,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马匹的践踏和挥来的钉头锤,马匹错过他的身体,向前奔出七八米远。

背对猎人。

弗里克起身的一瞬间,松开捏住弦和箭尾的手指。

“嗖—”

箭矢瞬息跨越五米的距离,正中马后臀!

血花四溅!

马匹吃痛长嘶,高高抬起前腿。

骑士不够规范的骑乘姿态和劣势马靴让他吃了大亏,他被颠下了马背,坠落在地,贴着厚厚的腐殖质层翻了个滚,头盔和钉头锤被落在途中。

弗里克拔出腰间长剑冲了过去。

挥舞的剑刃劈中骑士的后背,若是没有那层锁子甲,定然能劈断他的脊椎!

而这次,倒地的骑士只是怒吼一声,像一条干涸河床上挣扎的鱼般猛地扑棱了一下,双手锢住了弗里克的双脚,将他扑到在地,顺势摸出腰间短剑。

一扬手!

林地间如水的月光流过一抹雪亮的剑刃。

“噗嗤!噗嗤!”

一连串令人心悸的利刃入肉声。

骑士压着弗里克,残忍的眼眸在夜色下泛起红光,短剑化作狂暴雨,破开了皮甲和血肉。

弗里克的身体被戳出几个大口子,鲜血哗啦啦地涌了出来,染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红了他灰扑扑的衣裳,浸入地上的落叶和枯枝…剧痛和无力感裹他的身体。

他脑海中突兀地钻出了几个场景,篝火边,尤格妮抱着孩子冲自己温柔浅笑,巴维和妻子玛利亚坐在对面,大声描绘美好的未来。

都没了。

不!

持剑猛戳的骑士突然向后栽倒。

寡妇尤妮格举着一根带血的树枝站在他身后,瞪圆眼睛,紧张地地浑身发抖。

压制弗里克的力量消失,他回光返照般起身身摁住倒地的骑士,反守为攻!

他手中没有了武器,而牙齿成了他的武器。

他就像一头饿得发狂的野兽,一低头,“歘—”

惨白的牙龈撕碎了敌人的喉咙,血肉之中露出一截断开的气管。

喷涌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嘴巴、咬住一块带皮血肉的牙齿、半张面目扭曲的脸。

啃食、撕咬!

骑士倒在地上手脚抽搐,渐渐失去动静。

十秒过后,弗里克浑身力量退潮,他仰面栽倒在血淋淋的尸体边。

喘着气,呼吸衰竭,瞳孔放大,

“弗里克!”

“弗里克!”

尤格妮背着孩子,死命捂着男人肚子上的血口,把滑出肚皮的肠子塞了进去,更多女人和孩子围在他身边,手忙脚乱地开始撕扯衣服,做成绷带。

但那血怎么也止不住。

也有人抽噎着说,

“没救了,肠子都断了。”

“巴维…我的兄弟,找到玛利亚了吗?”躺在地上的男人突然神经质地问,嗓音断断续续,发散的瞳孔凝望着半空,仿佛他的孪生兄弟就在那里。

女人将他指节粗大的右手捧到光滑细腻的脸上,

他感觉到了一抹温度,却双目无神地对着空气,焦急追问,“亲爱的尤格妮…给我吗!”

“我发誓,用生命守护你和孩子!”

“我愿意!到了玛耶纳,我们就结婚!”金发寡妇疯狂地点头在他耳边大喊,眸中闪烁着泪光。

襁褓里的孩子停止了哭泣,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男人鲜红和苍白交织的脸庞,竟然没有害怕。

但无法挽留。

那只手还是无力地垂了下去。

……

罗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分钟后,小黑狗汪汪叫着跑到他脚下撒欢。

一路闪烁,他耗光了魔力,用掉了激活,喝了几瓶魔力药剂,副作用导致脑子嗡嗡作响。

当他回到树林里,月光和跳跃的篝火只照出一片乱糟糟的场景,十几个无助地原地徘徊的女人,有的人在低声祈祷,有的人在嚎啕大哭,孩子脸色通红,一边哭一边既憎恨又畏惧地看向一具披着锁子甲的尸体。

那个金发寡妇坐在林地上,将浑身染红的弗里克搂在怀里。

她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地注视黑漆漆的夜空,身上散发着一股绝望和茫然。

罗伊深深叹了口气。

心头一片惨然。

对自己而言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杂牌骑士。

对普通人,对这群女人,却是致命的威胁。

可为什么?

巴维,弗里克,不是让你们藏好别动?!

“奥克斯回来了!”一个身材瘦削,面孔黝黑起皱的女人哭哭啼啼地冲向了罗伊,其他人也好似找到了主心骨,冲到他身边,冲他发泄心头惶恐,“呜呜…弗里克不在了,为了保护我们和那个畜生同归于尽!”

“弗里克是好人啊,他不该死!”

“仁慈的梅里泰莉女神!”有个脸颊浮肿的女人崩溃般大喊,“为什么带走遵从您教导心怀善意的人?!”

“巴维呢?”还有女人急切地追问,“他不是去帮你了,为什么你独自回来,他在后面吗?回答我啊!”

“呜呜,他要是再出事,叫我们一群孤儿寡母怎么办?”

罗伊默然片刻,分开了人群,走到弗里克的尸体边,伸手一挥,空地上出现另一具尸体。

来自上索登猎户之家长相酷肖的,身材矮壮的孪生兄弟,于此时重新聚在一起。

但他们已经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脸上再也看不到那抹豁达灿烂的笑容。

“巴维死了!”哭喊声变得更大,此起彼伏地在整个树林间回荡,连深处的狼嚎都被彻底掩盖。

难民队伍这下子彻底乱套。

也有女人意识到不对劲儿,这个带着墨镜的男人从哪儿突然取出了猎人的尸体。

“奥克斯阁下,照我说你最开始就不该去帮那个野孩子!”一个脸色涨红、体型魁梧的胖女人大喊,“你要是不离开,不去招惹那堆强盗,他们就不会跑这儿来!巴维和弗里克都不会死!”

“都怪那个卢汀地精的蛊惑!”

“不,当时要不是尤格妮的孩子控制不住大哭,”另一个女人提出相反见解,“不会引到逃跑的骑手,弗里克不用死。”

金发寡妇闻言肩膀一颤,不由抱紧了襁褓中的孩子,单薄的身体蜷成一团。

“都给我闭嘴!”

一个愤怒的咆哮响彻整片树林,其中蕴含慑人的魔力!

所有女人都被吓了一跳,杵在原地噤若寒蝉。

一阵夜风呼啸而过。

树林里一时之间只能听到火星噼里啪啦的声响。

“抱歉,奥克斯,大家不是故意要怪你…我们害怕极了,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你不会也要离我们而去吧?”

“求你,留下来,一起去玛耶纳!”

罗伊没说话,目光徐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徐扫过女人们的脸,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漠。

林间有了一段漫长而难熬的安静。

“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一个面容清秀、胸前鼓鼓胀胀的女人的挺胸抬头地说,“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失去?除了孩子,就只有这身体,你要和弗里克一样也行。”

“随便选一个,等到了玛耶纳,她就嫁给你!”

女人们争先恐后地说。

仿佛慢上一步就会失去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你喜欢尤格妮吗?”那个清秀的女人突然开口问,走到脸上挂着晶莹泪珠儿的金发寡妇身后,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猎魔人身前,尤妮格匆忙地抱住猎魔人的大腿。

而罗伊轻缓而不容反驳地把她扶了起来。

“她未来的丈夫已经英勇牺牲!她再次变得无依无靠,你要接纳她吗?”

“这绝非强迫!不信你问,她巴不得嫁给你!”

猎魔人没开口。

尤妮格看了眼怀里的孩子,通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怜悯和痛惜,猛地咬紧银牙,将猎魔人一只手搂进柔软的怀里,

“带大家去玛耶纳,我以后就跟了你!”

罗伊凌乱的剑眉蹙起,心头突然涌起一股荒谬感,然后是极端的愤怒,双手攥成拳,牙齿咬紧。

对尤妮格怒目而视。

嫁给我,那弗里克呢?

你把对他的承诺置于何地?

你就用背信弃义来报答他一路看护之情?

……

后者被这凶狠的眼神瞪得心头咯噔一跳,视线中隐隐浮现出一条可怕的血色腕足,在猎魔人身后虚空中挥舞,她不由尖叫一声,抱着孩子疾退,不成想绊住一根藤蔓重重摔倒。

然而她回过神,却发现刚才的可怕幻觉消失。

“奥克斯阁下,我知道你讨厌累赘,”她抱着襁褓里的孩子跪倒在猎魔人面前,婴儿柔嫩的嘴唇含着大拇指,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女人仰头,嘶声哀求,

“但孩子是无辜的!”

“再有三、四天就抵达难民营,帮帮我们!”

……

几个五六岁的孩子躲在母亲身后,朝罗伊投来畏惧的目光。

刚才那个暴怒的男人形象,和平时安静温和截然不同,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冷漠。

不再是他们平日里熟悉的墨镜叔叔。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丢下这个烂摊子。

猎魔人心头的愤怒却像太阳照到的积雪般缓缓融化。

颓然叹了口气。

“明天继续前进。”他的声音出奇的沙哑、干涩、好似重病了一场,却令惶恐不安的女人们松了口气,“现在好好休息。”

撂下一句话。

罗伊扛起两具尸体,走入树林深处。

“噗嗤噗嗤…”

双剑舞成残影,迅速将柔软的林间空地刨出一个大坑。

他从巴维尸体上取出了玛利亚·巴林的木雕塞进怀里,暗自做了个决定。

再将两兄弟的尸体躺进简陋的土坑。

掩埋。

一节木头被削成牌匾,插在坟堆上。

罗伊用小刀刻上了一排字——巴维、弗里克,索登山区猎人兄弟,恪守仁慈与勇气,锄强扶弱,生于平凡,死得伟大。

……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身后传来一个啼哭声,尤妮格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越过猎魔人的身体,抱着孩子径直跪倒在墓碑之前。

金发在肩头颤动。

“如果不是我们,他们本来早就该离开索登!”

她泪眼婆娑地抚摸那排字迹。

……

罗伊没去安慰。

沉默地带着歌尔芬和黑狗爬上了橡树,安静地坐在粗大的枝干上,守护下方篝火边的女人和孩子。

眼神明暗变幻。

弗里克,巴维,这到底算什么?

明明昨天还跟我笑着描绘未来。

就这样离开了!

“普通人的生命如此脆弱。”

这一夜。

墓碑边不时传来响动,队伍中的几个女人带着自家孩子,对着坟包下跪、祈祷。

罗伊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

而在天亮之前。

小地灵带着身上焕然一新的辫子姑娘找了回来。

喜欢神级狩魔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