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魔道祖师番外篇污草丛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苏蕴身体后仰,靠在了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贺斯言:“贺三少,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想入股人家的公司就直说,还说是为了靠近我?”

被质疑了,贺斯言也不恼,笑容不变:“我真的没有骗你。之前赵正弘就找过我让我给他们注资,我拒绝了。现在我成为股东,的确是为了你。”

正说着,赵正弘已经走到了贺斯言身边。

“贺三少?”赵正弘伸出手,十分热络地和贺斯言打招呼,“真的是您啊。”

“赵总。”贺斯言微微一笑,“会议快开始了。”

“是是是。”赵正弘立刻点头,“会议结束,不如一起去喝杯茶?”

贺斯言轻轻点头:“好。”

赵正弘那边宣布会议开始,苏蕴感受到有一个不善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脸上。

抬头一看,是赵正弘的妻子,李艳。

李艳的位置在赵正弘右手边第三个,可见她是赵氏集团的大股东。她今日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职业装,气色很好,一副标准女强人的打扮。

苏蕴知道她这么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看着自己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因为她宝贝女儿,赵姿。

苏蕴窝在宽大的真皮转椅里,勾唇,朝着李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因为苏蕴的眼型是凤眼,她灿烂而笑的时候,会显得神采飞扬,配合着她清傲的气质,让李艳瞬间觉得她是在挑衅。

李艳瞬间觉得更窝火了。

自从赵姿被迫出国之后,李艳的心理就因为担心自己女儿而有些扭曲,她就日夜盼着苏蕴也过得不好,到时候就可以好好收拾她了。

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还是没有等到苏蕴倒大霉。她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可是都被她给平安化解了。

就导致即便她已经不是沈家未来的儿媳妇了,李艳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去招惹她。

谭彦达也是个没用的,枉费她之前在谭夫人面前旁敲侧击地提赵姿和苏蕴的恩怨。李艳知道谭彦达是个急躁的性子,他喜欢赵姿,他一定会替赵姿出气的。果然,谭彦达是动手了,可是依旧啥也不是。

什么用都没有,反而让苏蕴愈发的得意了。

越想越气,李艳的眼神变得愈发的恶毒了。

忽然,她看见一份文件拦在了苏蕴面前。

李艳的目光从那份文件上,移到了那只拿着文件的手上,接着,是贺斯言面无表情的脸。

不知道怎么的,李艳忽然心虚了一下。

贺斯言面无表情地看着李艳,手中的文件依然挡在苏蕴面前,为她隔绝了李艳恶毒的视线。

李艳立刻收回目光,看向另外一边的大屏幕。

而苏蕴抬手,将贺斯言挡在她面前的文件拿了下来。

两人的动作相当流畅,就好像贺斯言递了一份文件给苏蕴,而苏蕴接了过来而已,并不知道这份文件是为了隔绝李艳的视线。

“看样子,她对你颇为怨恨。”贺斯言对苏蕴说。

“是啊。”苏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所以说慈母多败儿,她现在都不觉得她女儿错了,而是觉得我对她女儿过分。所以啊,母亲是一个身份,也是一个角色,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扮演好的。”

贺斯言不置可否。

赵氏集团这次的股东大会是在总结上半年赵氏集团的利润,分析得失,同时说出了下半年的企划和蓝图,足足开了两个小时。

散会之后,赵正弘立刻来找贺斯言。

“贺三少,我前几日看到公司的股权变动,知道您以个人名义入股了我们公司,相当高兴。”赵正弘笑容灿烂,“更没想到贺三少会来参加我们的股东大会,实在是荣幸,荣幸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魔道祖师番外篇污草丛

啊!”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魔道祖师番外篇污草丛

得不说,赵正弘真的是个市侩的商人。其实按照赵氏集团的市值和地位,他可以对贺斯言客气,却完全不必恭敬至此。赵正弘正是把握住了许多人的虚荣心,降低自身做派,将对方捧起来。

果然,贺斯言不咸不淡地道:“赵总客气了。”

“哪里,哪里。”

赵正弘知道,贺斯言的盛银投资替不少公司都注资了。贺斯言只是入股了他们赵氏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完全不必亲自来参加这股东大会。然而他却来了,可见是重视他们赵氏集团。

既然这样,那他们就更应该好好把握和贺斯言的关系,为赵氏集团未来的发展争取更多的可能。

“忽然想起今日还有些事情,怕是不能陪赵总喝茶了。”贺斯言朝着赵正弘很抱歉地一笑,“不如改日?”

“可以啊,可以。”赵正弘连连点头,“贺三少去忙,咱们改日再聚。”

贺斯言从地库开车出来,在大门遇见了正准备打车的苏蕴。

他鸣笛,苏蕴走了过来。

“不是说要去喝茶吗?”苏蕴没有上车,而是隔着车窗问贺斯言。

“茶什么时候都可以喝,送你才是最要紧的。”贺斯言笑道,“上车吧。”

说罢,车门自动打开,苏蕴坐了上来。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啊。”苏蕴道,“不必劳烦你特意送我一趟的。”

“不是说最近有人贩子出没吗?还是小心一些好。”

苏蕴有些惊奇地看了贺斯言一眼:“你练这个都知道?”

贺斯言没再说话,只是轻和一笑。

苏蕴晚上还有两节课,所以没去工作室。

易子明也来上课了,看起来没精打采的。进来之后直接将书包扔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

“这么困?你昨天熬夜直播了?”苏蕴问。

易子明闷闷的声音从胳膊底下传来:“没直播,打了个单子,没想到打了一天一夜。”

“你这么拼干什么?”

“我也不想这么拼,可是对方给的实在太多了。”易子明哈欠连天,“让我睡一会儿,我明天还要去训练。”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耽误了比赛。

苏蕴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在她看来,易子明这赚钱已经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他为什么这样?他就真的这么缺钱?

下课之后,易子明浑浑噩噩地呆坐在座位上,苏蕴也没有走,而是对着他道:“易子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我,我们是朋友。”

易子明扯了扯唇角,揉了下鸡窝一样的头发:“我知道,我没什么困难。放心,要是有困难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的,你是富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易子明嘴上嘻嘻哈哈,心中却万分沉重。

苏蕴没猜错,他爸爸又来找他要钱了。

可是他怎么能告诉自己的朋友,他有个那样的父亲呢?

而且他父亲做的那些事情,完全就是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的那种。

易子明不想让人知道他有一个那样的父亲,一点儿都不想。

从教室出来,易子明打算回寝室。他实在太累了,已经没有精力再大老远回公寓了。

苏蕴走在他身侧,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忽然道:“刚收到主办方的消息,咱们比赛总决赛的时候可以邀请选手家长过来现场观赛,你有想邀请的亲人吗?”

“没有!”易子明立刻回答,拒绝地飞快。

对上苏蕴有些不解的面容,易子明意识到自己态度的确太硬了。他摸了摸鼻子,又道:“我爸妈没时间过来,他们到时候看直播就行了。以后要是再有更大的赛事,我再请他们过来。”

苏蕴点了点头:“那也行。”

易子明脚步飞快,逃一般地出了教学楼。

幸好,她没怀疑。

“父母”这两个字,对易子明来说就是噩梦,也是他最深的伤痛,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不敢提及,也不敢被旁人触碰。

喜欢豪门团宠:大小姐每天都在打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