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让爷爷好好滋润你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夜婉一口一个贱人叫的倒也顺溜,尖锐的声音却让人觉得格外刺耳。

  夜魅不由自主的握紧的拳头,双眸燃起熊熊的怒火,正欲回击却看见阮氏战战兢兢的跪在一旁,深吸的一口气将怒火压制住,低头沉声道:“多谢夫人。”

  “不必客气,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沈氏笑道,一副慈母的样子,可却也没有叫她二人起来。

  夜魅点头,站起来将阮氏从扶起,脚步却一阵虚浮。

  “管家,把钥匙给她。你们二人即刻启程吧。”索性快些将他们赶出去,他也来个眼不见为净。

  当然,夜魅也巴不得夜天云能这么做。

  无极山在都城的郊区,三面被水环绕,出行十分不便,而且周围多是石头,根本不能耕作,所以鲜少有人住在那里。

  这夜家之所以在无级山有个别院,是因为以前一个赌鬼没钱还帐,把自己房子抵押给了候府。

  那管家给了夜魅钥匙,指了一下路,便将他们二人从侯府赶了出来。

  夜魅扶着阮氏,小心的走着夜路。幸好今晚月圆,外面不算太黑。

  初冬的天还是很冷,二人趁着还不算太晚,急急的往无极山敢去。等到了无极山那处所谓的“别院”时,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震惊了一番。

  没想到这家大业大的夜家,竟然也有这般景致的“别院”,土做的房子低矮陈旧,一根粗木头抵着墙壁,破开的窗户任凭冷风从中灌进。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

  夜魅和阮氏对视一眼,“魅儿……”

  “娘,我们先进去再说。”夜魅开口,打断了阮氏的话。

  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把门打开,灰尘扑面而来,霉味遍布整个屋子。夜魅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摸着黑把蜡烛点燃。

  屋内布满了灰尘,蜘蛛网结的到处都是。一个古朴的桌子和几把椅子,还有一张旧的不知什么年份的床。除了这简单的几样东西外,便再也没有其他。

  这沈氏果然是一副菩萨心肠!

  夜魅皱着眉,一脸的不悦。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多少离开了候府,从这一点来说还是好的。

  “魅儿,让你跟着娘受苦了。”阮氏一脸自责的走了进来。

  夜魅摇了摇头,拉着阮氏的手,“是魅儿不好,让娘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阮氏欣慰的点了点头,忽然觉得自己的女儿长大了。

  夜魅从未被这种眼神注视过,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双眸闪烁了一阵。”娘,你累了吧,我收拾一下,你早点休息。”

  不过话一出,她便发现这里根本没有能够睡觉的地方。

  不好意思的对着阮氏一笑,轻轻的把椅子上的灰尘擦去,扶着她坐了下去。

  “委屈娘了。等明天天亮,我去置办点东西。”这里的环境,和前世确实没法比。不过,有一种东西却是夜魅在前世怎么都寻不到的。

  阮氏点了点头,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放在夜魅的手中,“娘没用,这么多年就积攒了这些银两,你明天出去,看到什么想要的就买下来。”

  夜魅这才意识到,自己身无分文。而离开了候府,就意味着所有的生活的开支都需要自己出,可二人的经济基础,连温饱都是个问题。

  “等天一亮,娘明天出去找事做,魅儿放心,娘一定不会让你受苦的。”不过一眼,阮氏便看穿了夜魅的心思。

  夜魅摇了摇头,看了眼破开的窗户,或许自己种地也可以养家糊口?她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无极山连老鼠都不愿意过来,除了荒地还是荒地,而且贫瘠的很,就算是开垦也无济于事,不然也不会没有人在这里居住。

  夜魅忍不住在心里一遍遍的问候那个假惺惺的沈氏,一阵冷风从窗户里刮进,二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来的匆忙,她们也没有带避寒的衣物,而这具身体虚弱的很,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躺在床上。

  夜魅吸了一口发霉的空气,将外衣脱掉,披在阮氏的身上。

  “魅儿,你这是干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夜里冷,娘你穿着吧,我还年轻,身体好。”

  阮氏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或许是真的累了,不过片刻便睡了过去。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让爷爷好好滋润你

  夜魅舒缓了一下筋骨,却发现身体已经冻得僵硬,想起那种能发光的武功,她敢肯定自己三招之内一定会败。

  从她的记忆里,夜魅才知道,那种武功叫做玄力,若是玄力修炼的好,一定会受到皇室之人的重用,而且会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只是她地位低下,根本没有修炼的机会。

  “玄力?”夜魅冷笑一声,自语道:“我倒要看看,是我中华武术厉害,还是你这什么玄力厉害。”

  这幅身体虽然弱,可还是能够塑造,凭借夜魅丰富的经验,不出三个月,一定会有所收获。

  夜魅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一阵风吹过,却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灌了一口风,似乎也清醒了很多,环视了一下四周,夜魅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开始了自己重生后的第一次练功。

  那个玄力看起来确实十分厉害,可和武术里的内力也是高深莫测的,普通人只当学武是强身健骨,可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东西——内力。

  要不是夜魅前世的地位特殊,恐怕也没机会学习。若是内力练成,再加上诡异的招式,夜魅敢肯定,那个夜婉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把身体锻炼结实,不然根本不能练内力。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缓缓从东边升起。夜魅轻轻的推开门,探着头向里面看去,阮氏趴在桌子上还没有醒来,一旁的蜡烛已经燃尽。

  小心的把门关起来,夜魅微微一笑,拿着阮氏昨晚给自己的银两,向着都城走去。当务之急是把家给安置好,然后就是找一份赚钱的工作。

  都城中永远都是一片热闹繁荣的景象,侯府的大门紧闭,夜魅不禁冷笑一声,快速的绕过了这个地方。心里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那个没心没肺的爹,三叩九拜的请自己回来。

  匆匆的将东西买好,向着无极山的方向走去。

  都城的门口站着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而那个昨日在侯府见到的襄王爷正在站在当中和一个男子说着什么。

  夜魅立刻低下头,快速离开了都城。

  那襄王爷轻咦了一声,偏头看着夜魅刚刚站过的地方,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夜魅抱着一堆东西,到了茅草屋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魅儿,你怎么了。”阮氏的声音随之响起。夜魅循声看去,只见她急匆匆的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跑来。

  “娘,我东西都买好了。”她把手中的东西举起来。

  阮氏心疼的看着她,那一袋大米少说也有七八斤,竟就这样被夜魅抱了回来。

  “幸苦你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长大了。

  夜魅摇了摇头和阮氏走进了屋中,将这个破房子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番。而后又布置了一下,看上去,才像个家的样子。

  “娘,这是剩下的钱。”夜魅掏出几个铜板放在阮氏的手中,目光中闪过一道窘迫的神色。

  这几个铜板已经是二人全部的家当了。

  “娘,你别担心,我一会就去找工作,魅儿肯定不会让您挨饿的。”夜魅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忙开口保证。

  阮氏这才将目光转向她,轻轻摇了摇头,“娘是怕你受苦。”说到底,她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不愿意苦了自己的孩子。

  “女儿不苦。”她连忙回到。忍住想哭的冲动,“我这就去找活干。”说着,夜魅便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魅儿,你去哪,快回来。”阮氏连忙追了出去,然而夜魅早已经不见了人影。“这孩子什么时候跑得这么快了?”阮氏喃喃自语,轻轻叹了口气也走出了茅草屋。

  再回到都城已经没有了清晨那会热闹,不过人依旧很多。城门口襄王爷和那个说话的男人早已离开,可其他几个士兵并没有散去,坐在桌前,一群大汉有秩序的排成一队,一个个的前去和士兵对话。

  夜魅眉头微皱,疑惑的走到一个大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请问大哥,这是在做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