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谢俞c到哭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李国久早就等着小野这句话了。

打头阵这件事儿他是肯定不想干的,毕竟现在还没有投诚过去,据点的独立团可不会留手,但是又不能让日本人瞧出来,怎么办呢?只能用这种作战不力,让日本人看不下去,亲自打头阵的法子。

鬼子的确是不怕死的,小野一声令下,日军大队第一步兵中队立马向着镇正南据点发动了猛烈进攻。

声势浩大的进攻,一点也没有留手,完全看不出来是佯攻。

在五座炮楼的机枪火力扫射之下,先头冲锋的鬼子倒下去不少,可后续的前仆后继,并没有半点畏惧。

倒是跟随作战的伪军,就算是跟在小鬼子屁股后面,还是畏畏缩缩的,要不是害怕临阵脱逃,回去会被鬼子军法处置,估计这会儿早就跑完了。

镇南据点工事后。

孙鑫璞笑道:“卫国,看样子是先前的伪军佯攻作战不利,没能吸引咱们暴露火力,小鬼子亲自上了。”

周卫国道:“鬼子不比伪军,虽然是佯攻,可要是压制不下去,他们随时有可能大胆到把佯攻变成正真正的进攻。

炮楼的火力怕是不足以击退鬼子中队,这样吧!前线工事的警戒兵力可以出手了,重机枪火力暴露他几处,作为诱饵吸引鬼子开炮,先把鬼子的进攻打退再说,只是鬼子一撤,立马给我撤退到第二道防御工事去,鬼子的重炮火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是!”孙鑫璞应道。

很快,日军中队那边再不顾死亡的进攻之下,冲破了五座炮楼的火力封锁,鬼子一面以机枪火力反击炮楼,一面向镇南据点的一线工事发动猛烈进攻。

镇南据点一线工事,两挺重机枪火力点夹杂着十数处轻机枪火力,同时从一线工事后暴露,凶猛的火力在半空中交织成毫无死角的火力网,向着进攻的日军中队倾泻而去。

如此猛烈的火力,周卫国正是想告诉鬼子,自己在第一道工事布置了相当比重的火力配置。

果然,随着轻重机枪的火力疯狂宣泄,进攻的鬼子也不敢猖狂了。

后方观战的鬼子大队长野更是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镇守镇南据点的这支中国守军手上的火力竟会如此凶猛。

若非此次旅团长特意下令给大队加强了几门重炮,小野甚至在这瞬间就会失去攻取镇南据点的自信。

伴随着凶猛的火力,鬼子的进攻部队被击退了,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后方跟战的皇协军更是忙不迭地往后窜去,生怕落在后面被子弹追上。

鬼子中队前脚撤下来,鬼子大队长小野后脚就下达了重炮轰击的命令。

这是近卫文为了对付镇南据点的半混凝土结构炮楼,特意配备给日军大队的几门重炮。

威力之强悍可以想像,重炮的榴弹轰击在镇南据点外伸的炮楼上,几炮下去,竟是能把半混凝土结构的炮楼直接摧毁。

这样的威力相比于小口径的掷弹筒和较大口径的迫击炮来说,当真不可同日而语,在八路军面前坚不可摧的炮楼,在这样的重炮面前竟是脆弱的像是纸片一般。

鬼子携带的重炮炮弹十分的充沛,将五座炮楼先后摧毁之后,榴弹继续朝着镇南据点的一线工事轰击过去。

就在片刻之前,那里暴露过独立团的两处重机枪火力与十数处轻机枪火力,鬼子的观察员将这些火力点一一记录了下来,并将坐标传达给了重炮阵地。

此刻重炮轰鸣声中进行的正是定点清除,鬼子大队长小野的嘴角挂起了得逞的笑意。

按照他从望远镜中的观察,镇南据点的一线工事与二线工事之间足有两三百米的距离,方才敌方重机枪火路暴露之后,他的重炮轰击接踵而至,对方绝对没有足够的时间将火力转移才是。

轰鸣声中,硝烟几乎将镇南据点一线工事整个笼罩。

在重炮轰击的恐怖威力之下,独立团一方的一线防御工事甚至被炸开了数道缺口。

鬼子大队长小野甚至已经开始了下瞎想,在自己的重炮轰击之下,敌方的防御工事支离破碎,轻重机枪火力尽数摧毁,布置在一线的防御兵力更是死伤殆尽。

接下来他只需要发起进攻,在重炮的掩护下,又有两辆坦克一路开进,直接将镇南据点一举拿下,攻取平镇,完成旅团长交给自己的任务。

这近来震动四方,让旅团长都大为头疼的抗日队伍,会顺利地成为他军旅生涯进阶的资本。

起风了……

征地上硝烟散去,露出一线防御工事满目疮痍的外形。

唯一让小野觉得有些不妥的是,工事后太安静了,甚至听不到半点声响。

五座炮楼早已经被彻底摧毁,从上而下坍塌了不少,里边若是还有士兵,必定已经死伤殆尽。

镇南据点惨烈的情形让进攻的日军为之大振。

后方跟随的皇协军团的军官们则是抱着截然相反的心态。

三营长更是一脸难看地凑在皇协军一团团长李国久的耳边,说道:“团长,情况似乎不太妙,这镇南据点的国军该不会是挡不住鬼子的进攻了吧?”

此话一出,听闻的皇协军军官们无不是脸色轻变。

他们这次之所以愿意答应李国久投诚平镇的国军,是因为他们原本也是国军的身份,骨子里也还良心未泯不假。

可更重要的是,在李国久、张德宝等人的口中塑造出来的国军独立团团长周卫国的形象,是战无不胜般的伟岸!

这些伪军是想投诚过来杀鬼子,一来摆脱汉奸的骂名,二来也想立下战功,博一份好前程的。

可问题是,如果这独立团并没有李国久说的那么厉害,反倒是像眼前这样纸糊的一般,直接被鬼子给消灭掉了,那这次的投诚根本没办法继续进行。

不少原本答应投诚的皇协军军官的目光开始飘忽不定起来。

一营长张德宝是为数不多还在坚持的人之一。

“团长……”

李国久摆了摆手,“兄弟,别说了,情况你也看到了,有些事不是哥哥我就能一句话决定的,接下来咱们的计划是否能继续进行,就看周团长他们能不能顶得住了。”

“唉……”

张德宝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认为鬼子

贺朝谢俞c到哭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的重炮威力太强,周团长他们未必能顶得住。

叹息期间,鬼子那边自以为得手,小野下令之后,日军大队主力已经开始向着镇南据点发起进攻。

小野同时传来命令,让李国久率领皇协军在后跟战。

到了必须拿定主意的时候,李国久当即安排部署,首先,让三营那批忠于鬼子的皇协军队伍紧随在鬼子身后,跟随作战。

自己则是带领暗中投诚的军官,以及信得过的队伍跟在后方。

李国久暗自打定的主意是,倘若周团长那边果真不敌,平镇被日军攻取,为了底下这帮兄弟的性命,他也只能继续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将此次投诚事件暗中作罢!

贺朝谢俞c到哭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是事情又有转变,他再伺机而动。

时间悄然流逝着,鬼子大队的先头进攻部队在两辆八九式坦克的开进掩护中已经接近镇南据点一线工事。

整个工事在重炮的轰击下已经被破坏的不成个样子,当鬼子先头部队抵达之后,两辆坦克轻易地通过工事被重炮炸毁的巨大缺口过去。

过了防御工事,鬼子们看到了工事后的情形。

只是紧接着就让小鬼子傻眼的是,他们并没有在工事后看到预期中被重炮炸死的敌方士兵的尸体,以及被摧毁的轻重机枪。

后续的鬼子主力紧接着跟上,刚刚跨过一线工事,不远处突然有暴喝声响起。

“打——”

凶猛的火力猝然爆发。

半空摇曳的炮弹簌簌地坠下。

鬼子终究是上了当了,这一线防御工事,周卫国是故意暴露出大量的轻重机枪火力,并给鬼子营造出自己是将一线工事打造成重兵配置防御线的错觉。

可实际上,这镇南据点的第一道防御工事,周卫国只是在这里安排了少量的警戒兵力。

为的正是提防鬼子的重炮轰击。

鬼子的重炮火力毕竟是太强悍了,正面作战的话没有人能扛得住,周卫国只能用这种阵地纵深的配置来化解鬼子的攻势。

至于先前暴露的轻重机枪火力,自然是真的。

在鬼子重炮轰击之前,将这些轻重机枪连同士兵一起转移到二线阵地,同样是真的。

其中靠的是什么呢?自然是联通第一道与第二道防御工事的暗中地道。

先前轻重机枪火力将鬼子第一进攻中队的进攻打退之后,孙鑫璞按照周卫国的命令,当即下令,让一线工事的轻重机枪和士兵们立马通过地下通道转移到第二线防御工事。

另外五座炮楼那边也没有落下,通讯兵早就以旗语传递过去了撤离的信号。

所以鬼子以重炮轰击炮楼与镇南据点一线工事的时候,五座炮楼和一线防御工事早就人去楼空了。

鬼子以重炮轰击的成效,仅仅是五座炮楼以及镇南据点一线工事的摧毁罢了。

鬼子重炮轰击完毕,发动进攻的间隙,周卫国已经部署好第二线防御工事的兵力。

原本的防御战,在第一线与第二线工事之间,倒是被周卫国布置的像是一处伏击阵地。

鬼子主力顺利地通跨过镇南据点第一道防御工事之后,周卫国当即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几挺重机枪火力,外加上多达二十多出的轻机枪火力,毫不留手地朝着日军疯狂倾泻。

后方还有配置的迫击炮和掷弹筒火力朝着日军猛轰。

零散在镇南据点一线与二线工事之间的各个散兵坑都有独立团的战士埋伏,作为零散火力点打击。

孙鑫璞更是提前安排了专门对付鬼子坦克的利器,独立团唯一的一门战防炮,从提前埋伏好的地点朝着鬼子的八九式坦克的侧翼装甲连开了几炮。

鬼子左侧的坦克当即被摧毁大半,失去动力,停在原地。

脸色大变的小野连忙怒吼着让步兵火力压制独立团的战防炮,掩护己方坦克。

这一通火力打击下来,别说是原以为胜券在握的鬼子了。

就连后方跟战的李国久这些皇协军也傻了眼。

原以为是日军的单方面重炮火力压制,谁成想,竟是这平镇国军故意布设的陷阱。

谁也不是傻子,此刻哪能不明白,先前的一线防御工事,甚至包括周围的炮楼的摧毁,根本就没有对平镇的国军造成有效的打击。

这支国军部队的指挥官相当的精明,以空虚的一线工事故布疑阵,诱骗了鬼子的重炮火力,紧接着设下陷阱借机反击。

可仅仅如此就能消灭眼前的日军大队吗?

那也未免太过容易了。

意外过后的鬼子大队长小野并不惊慌,他在瞬间变分析清楚了敌我的利弊,敌方利用空虚的一线工事诱骗自己上当。

但对方的火力与兵力终究远不及自己。

只要自己率领部队先撤出去,再重新组织火力,以重炮猛攻,定能一举攻克平镇。

小野下令之后,除了皇协军有些混乱,鬼子大队开始有序后撤,那辆在鬼子步兵的掩护下没有被战防炮摧毁的坦克,一面以坦克炮轰击,一面向后撤离。

轰——

一声巨响,竟是从镇南据点的外围工事传来。

就在镇南据点的外围,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辆八九式坦克,只是不待鬼子惊喜,却在愕然中发现,这辆坦克开出的炮弹精准地轰击在了己方八九式坦克的炮塔之上。

坦克短管炮是具有穿甲能力的,鬼子八九式坦克的炮塔直接被炸毁,失去了坦克最有力的炮火进攻。

原来周卫国布置的还有后手,就在鬼子主力越过镇南据点第一道防御工事的间隙,方胜利早率领了一支队伍协同在一线天缴获的那辆八九式坦克,从侧翼迂回进攻。

一同作战的还有突击队成员。

目的非常明确,从侧翼及后部进攻鬼子,前后夹击,突击队借机以小股兵力突击,力求摧毁鬼子的重炮阵地,以消除镇南据点的最大威胁。

突击队与方胜利一行出现的突然,又有坦克作为突击力量,鬼子来不及调转枪口。

鬼子大队长小野这才记起来,自己后面还跟着一支皇协军队伍呢!

偷袭的敌军火力虽然凶猛,又有坦克之利,人数毕竟不多,以后部皇协军的绝对兵力优势,肯定能够抵挡一阵子,掩护重炮阵地,等待自己回援。

可还不等小野给皇协军下令。

这鬼子少佐紧接着就懵了!

只见后方迅速与皇协军接壤的方胜利站在坦克顶上一声怒吼:“李国久,还他嘛等什么呢?动手!”

一道声音立马在皇协军队伍里回应道:“弟兄们,老子是你们的团长李国久,咱们弟兄忍辱负重这么久,今天就和他狗娘养的小鬼子拼了,好让小鬼子知道,咱们也他妈是中国人!杀——”

“杀——”

“杀鬼子!”

如此大势所趋,形势逆转,原本还在观望的皇协军军官再不犹豫,立马以枪口的调转表明投诚之意。

军官们坚决的态度很快调动了士兵的枪口。

皇协军士兵谁管那么多呢?

反正班长排长连长都他娘拿枪打鬼子了,自己要是不跟上,没听大家嘴巴里喊的,还算是中国人吗?

“杀——”

一时之间,就连原本忠于鬼子的皇协军队伍,甚至都跟着皇协军大军,朝着鬼子的后部开起了火……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