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十年来最大破产潮 污小短文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最快更新明尊 !

“好险,好险……”

钱晨拿着夺来的祝融魔刃,暗中擦了一把汗,若非骗来了徐福垫背,恶来的双戈只怕要砍在自己身上!而且这货是仙秦之祖,仙秦和天商国运凝结的图腾皆是玄鸟,只怕其中有些莫名的干系……

传说之中,商祖阏伯和秦祖大业,皆是其母吞玄鸟之卵而生!

天命玄鸟,非但降而生商,甚至还次而生秦,这背后的种种一定大有问题。

钱晨朝后一瞥,看到九幽阴河之中影影绰绰的天商鬼神,以及他们身上浮现而出,连成一片的气运。

在楼观道的望气之术中,冲天而起的黑色气运双翼遮天蔽日,俨然一只玄鸟形状。那气息令钱晨身躯微微一僵,心中战栗……

“一样的!”

“天商神朝的玄鸟气运和仙秦的玄鸟国运,如出一源!”

“不对,不仅仅是商和秦,甚至连最早的神朝——天夏,也与玄鸟有关!”

钱晨心中微微有些沉重:“天夏起源于最后一任神王禹……”

“黑暗时代,五色神庭陨落,帝喾率众退回地仙界,护佑地仙界的人族部族。由神庭降格为神朝,于是帝喾传尧,尧传于舜,是为三王!而神王禹意属的继承人,却是仙秦的始祖——另一位吞玄鸟而生的神人大业!”

“但大业死于禹之前,所以禹又定其子伯益……”

“期间不知经历了什么,最后,伯益失位,才让禹之子启上位,从此父死子继,开创天夏神朝!”

“若是将三王相继的唐虞神朝算入,玄鸟一共延续了三世神朝。只不过继承天虞神朝的伯益被启篡位,而后才有商汤覆灭天夏,建立天商!天商覆灭之后,又有伯益之后于西陲复起,开创仙秦,差一点就反天成功,化为天秦神朝……”

“如此一来,脉络就十分清晰了!”

“玄鸟一系,源自于五色神庭的帝喾。五色神庭陨落之后,其一部分势力在帝喾的率领下,回归洪荒地仙界,从天界神庭降格为人间神朝。帝喾战死前,禅与其长子帝挚,帝挚亦战死,禅让与其弟唐尧……“

钱晨算到这里,神色不禁有些古怪。

因为自己这具肉身,亦传承至唐尧,因此后世才以唐为李氏国号。

“没想到我也和玄鸟一脉有关……”

“但到了唐尧,玄鸟一系传承出了岔子!在和万族征战之中,妖庭掀起大洪水欲覆灭地仙界人族,大禹率领人族战水妖,平龙族,声望渐隆,极得人心,因此唐尧并未传位其子,而是禅让与大禹。”

“大禹本来要将神王之位,重新传回给玄鸟一系的大业,但大业战死,只能顺延至秦祖伯益。”

“而这其中出了问题……禹在位期间,太上与元始、灵宝反攻天界,覆灭了妖庭,占领了天界!”

“太上清理妖庭之后,还清算了天界五色神庭的残余势力。那时候,玄鸟一系只怕就失去了天界势力的支持,所以禹禅让王位,飞升天界,受命太上,开辟天虞神朝的时候,地仙界大禹禅让的伯益和禹之子夏启发生斗争,最终启获得了胜利,原本将传回玄鸟一系的天虞神朝,变成了天夏神朝!”

“所以当天夏衰微之际,成汤受命,覆灭天夏,开辟天商。然后就是天商伐天,天周人皇自号玉皇,建立玉皇天庭直至今日!”

“期间还有天周神朝被天商的忠臣恶来之后,玄鸟一系伯益的子孙所立的仙秦所灭

美国现十年来最大破产潮 污小短文

的一段历史!”

“天虞-天夏-天商-天周-仙秦,这么看下来,这一段历史,简直是神朝在玄鸟一系手中反复横跳的历史。”钱晨表情有些感叹,五色神朝的影响力,只怕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地仙界人族正统传承,在五色神朝玄鸟一系之中不断反复并不意外。

因为实际上算下来,地仙界五层以上的世家,都有传承至五色神庭的血脉……

“看来玄鸟就是白帝和帝喾一脉的传承!”

钱晨握着祝融魔刃,心中有点慌,因为他选定的另一位祖巫蓐收,便是白帝亲子少皞的魔魂。

“不能光逮这一只羊薅!玄冥魔魂,还是选一尊更古老的魔神吧!最好是冥古时代死掉的那些,因果更少,与现世的牵挂也更少!”

钱晨心中下定决心,下一次玄冥的魔魂,一定要换一尊其他来历的道君,不能再从五色神庭死掉的道君选了!

携着祝融魔刃赶上了众人,一众元神真仙自是注意到了他虎口夺食之举,不禁都暗暗感叹其胆大,竟敢悍然对商祖寄托的青铜神祇出手,更是夺得了其中的那件密宝。

那尊带着黄金面具的元神,显然已经不再是先前的新恒平,他的身份各人都有所猜测。

但更令众人侧目的,还是钱晨手中的祝融魔刃。

这柄如战刀一般的魔刃通体漆黑,在钱晨的手中,散发出一丝古老,凶厉,强横的气息,让竺昙摩双手合十,不断念诵佛号,就连那尊魔道天魔,也在暗暗揣测钱晨费尽心思谋夺此物,究竟有何玄妙。

端坐炉盖上的丹沉子凑到了钱晨的身边,小声问道:“钱道友,这东西究竟有什么说头,能叫你费那么大心思谋夺?”

他竟是也看出了钱晨之前三炷香的玄机。

钱晨微微思忖,暗示他道:“此物干系九幽一尊大人物(烛九阴)的布局,那人布下这十二尊青铜神祇和这白骨长桥,从九幽之中

美国现十年来最大破产潮 污小短文

呼唤魔魂降临,图谋甚大。此物便是其中一环,掌握在我道门之手,便是一种制衡之道!“

听在了丹沉子耳中,却在心中道:“果然!”

“通往九幽秘路的钥匙,不掌握在九幽魔道手中,反而被楼观道得到,只怕就是为了此物!若真是那两位魔祖布的局,复活十二尊九幽魔神……嘶嘶嘶,这是要对付天庭啊!”

丹沉子暗暗抽了一口凉气,不敢再问下去。

“同是道门同道,钱道友,前面还有没有如这白骨长桥这种可怕的存在了!如果有,还请提前说上一声为好!”丹沉子拉上少清的老道,悄悄问钱晨道。

“嗯……”

钱晨陷入了长考。

这神色让丹沉子心中一凝,这态度,摆明了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地方啊!

“对于此路,我也所知不多!”钱晨正色开口提醒道:“前方乃是一道名为万神窟的所在,应是娲皇道统的遗留,除此之外,便无其他了!娲皇心怀慈悲,道统地位尊崇,想来只要我们心怀敬意不造次,并无多少凶险。”

钱晨伸手向前指去,只见在更远的地方,一座无边无际的石壁突然峰起,犹如幕墙一般横绝众人眼前。

在这面石壁之上,有不知多少个洞窟散布其上,一些洞窟流露出神秘的气机,它们笼罩在九幽之气的黑雾下,影影绰绰,十分神秘。

一个个星罗棋布的洞口或如山中天地,或只容人探身爬入。

甚至不乏一些极为微小,宛如弹子、鸡蛋大小的小洞,犹如蜂窝一般,仿佛是某种异虫的洞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