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女生小扇贝是什么意思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最快更新青萍 !

女贪狼竟凭一双眼睛就认出了他。

这倒让陈玄丘有意外。

殊不知,他是天狐之体,无论怎么变化,一双眼睛都天生带着狐媚之意。

而那么撩的一双眼睛,不管男女,都是极少能拥有的。

更何况萧红雨对那玄心儿念念不忘的,这还如何认不出来?

陈玄丘便顺水推舟了,如果萧红雨认不出来,他也要主动揭下面纱,叫她认上一认的。

推翻天庭,尚还路远。

就算夺下紫微星域,控制了北极天,也还差得远。

更何况对方如今竟有圣人插手,虽不确定娲皇能参与多少,但就凭圣人尊位,她的态度,就足以令许多摇摆不定的人,或者是想坐虎观虎斗的人,选边站在天庭一边。

所以,陈玄丘才决定以玄心儿的身份,救下萧红雨。

建立这层联系,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果然是你!”

女贪狼很激动,一把抱住了玄心儿:“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出了意外,你没事吧?”

女贪狼急急上下打量陈玄丘。

陈玄丘道:“我没事!红雨姐姐,紫微星君重伤遁走,如今大势已去,你快走吧!”顿了一顿,她又补充道:“不要去天璇星了。西方灵山、冥界鬼公子、还有当初曾遭天庭镇压的妖族、巫族已经联手,北斗七星,此时趁着空虚,恐怕都已被他们夺下了,

你快逃出紫微星域,前往昊天宫去吧。”

女贪狼大吃一惊,一时有些失神,北斗七星竟一朝失陷了?

“走!心儿,你跟我一起走吧。“

萧红雨断然下了决定:“姐姐带你离开。“

“不行不行……”

陈玄丘连连摆手,瞧见萧红雨有些迟疑的眼神儿,他迟疑了一下,才道:“红雨姐姐,你离开贪狼星后,我……我被一个妖王收为了侍婢,这才逃得性命。

他……他在我身上,种了妖术。如果我离开他超过十里,就会被他感应到。如今他们占了上风,若是被他们追来,姐姐你还如何逃走?“

“什么?怎么会这样?”

萧红雨丝毫没有怀疑陈玄丘的话。

在她看来,玄心儿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一定是接受了什么人的庇护,才能出现在这儿,那才合理。否则的话,反而解释不通了。

“小心儿,姐姐很喜欢你,这一次,又是你救了姐姐……”

萧红雨很纠结。

陈玄丘推了她一把,道:“哎呀,没关系的,不就是侍候人嘛,心儿以前就是侍候人的呀。姐姐,你快走吧,万一一会儿有人追上来,你就走不掉了。”

萧红雨咬了咬牙,果断地道:“好!我走!心儿,你现在依附了哪个妖仙?”

“呃……这个……那个啥……”

“嗯?”

陈玄丘倒没想到,她还舍不下一个小仙娥,情急一想,随口说道:“黄耳,他叫黄耳妖王,是陈玄丘的亲信,天地间第一只地厌成精!”

“黄耳么,我记住了!”

萧红雨磨了磨牙,没办法了,那就只能先让玄心儿这个小可爱,留在那个黄耳妖仙的身边了。

萧红雨道:“你放心,待我从天庭搬了救兵来,一定把那黄耳千刀万剐,救你出来!”

“嗯嗯嗯,红雨姐姐,你快走吧,迟恐不及!”

萧红雨转身欲走,突又转回身来,手指一勾,挑起了陈玄丘的下巴。

“啊?“

陈玄丘微微一讶,杏脯儿般的唇瓣微微张开。

萧红雨已俯下头来,狠狠地吻了上去。

舌吻!

陈玄丘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被她吮得麻了。

萧红雨才狠狠地结束了这一晚,看着“她“唇瓣濡湿、一脸呆萌的可爱样儿,柔声道:”小乖乖,你要好好的,姐姐以后一定会好好宠你的!“

说罢,萧红雨便驭风而去,自林中穿梭而行,瞬息百余里。

“嗯?“

萧红雨正欲望空一冲,改用遁术,化作一道流光遁走,忽然看见一株被撞折的合抱大树。

巨门星君大头冲下,“烙印“在断掉的大树树干里,昏迷不醒。

树下已经聚集了一群妖兽,只是忌惮昏迷的巨门星君身上若有若无的神威,还不敢扑上去撕咬。

“这个夯货!“

萧红雨冷哼一声,跃上树干,将巨门星君从那树干里抠出来,提在手里,看看离那战场已经远了,这才腾空而起,直往远处遁去。

很多逃散的天兵天将,都是往天璇星方向逃去。

但是萧红雨很信任玄心儿,心儿小可爱说天璇星已经失守,那她只能往中央天庭逃遁而去了。

……

这一战,天庭一方损失惨重。

其实高端战力只要想逃,大部分还是逃得掉的。

只要他避而不战,一味的逃跑,便是一尊准圣,轻易也奈何不了一个大罗。

天地之大,空间之广,只要不能即时把对方身周空间镇压下来,便很难约束他逃命。

可是中低端战力方面,紫微部属几乎是全军覆灭。

中低端战力看似没有用处,实则用处也不小。

高端战力决定了战争的胜负,可你要占领对方的星域,需要大量兵力。这就像,你可以用钢铁洪流的装甲战车冲溃敌人的防御,你可以用远在百里之外的舰炮轰烂对方的阵地,但你最后总是需要大量的步兵,去真正占领、统治这块攻占下来

的领土。

陈玄丘放走了萧红雨,眼见她走远,摇身一变,恢复了本体,重新返回战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陈玄丘立即就想呼唤鹿司歌。

因为陈玄丘在各路人马那边,都派了鹿氏族人,这样通过“鹿鸣呦呦”心法,他可以随时了解各处星辰的状况。

否则,星辰之间相距甚远,以紫微上帝准圣修为,从紫微帝星赶到贪狼星还用了两天时间,他根本无法及时了解各地的情况。

不料,鹿司歌还没找到,金灵已先一步赶了来。

“啊,金灵大天尊……”

陈玄丘对金灵可是极敬重的。

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无上天资与修为。金灵当年可是与慈航道人、普贤道人、文殊广法天尊,还有已经被迷惑了神智,沦为三大士坐骑的截教灵牙仙—白象,虬首仙—青狮,金光仙—金毛犼六个大能鏖战而不

落下风的。

另一点,就是因为她的忍辱负重。旁人是脱离不了封神榜,也只能依附封神榜才能生存,而金灵不需要。她是为了诸多同门,才接受了封神。

而且斗姆天尊,这是只比四御稍低一点的重要神职,可也不能收买了她。

金灵虽是女儿身,却实比大多数男儿还要豪迈,真正做到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陈公子,随我来!”

金灵圣母一把抓住陈玄丘的手腕,纵身便往高空飞去。

三霄姐妹正要冲到陈玄丘身边,突见金灵师姐一把抓住陈玄丘的手腕,拉着他飞上了高空。

三姐妹不由各自一愕。

碧霄瞄了两个姐姐一眼,有些好笑,拖着长音儿笑话她们:“大姐二姐,你们太心急了吧,这战事还没彻底结束呢,就迫不及待让大师姐去替你们作媒了?”

云霄瞪她一眼,嗔道:“小蹄子说什么疯话,我们哪有功夫和金灵师姐说起此事?”

碧霄呆了一呆,道:“你们还没说呢啊?那金灵师姐拖他去说什么悄悄话了?”

“妹妹!我的好妹妹啊……”

赵公明提着血肉模糊的金鞭,骑着一头黑虎从远处冲了过来,虎目含泪,激动的不能自己。

他已经见识到三霄姊妹一如当年的英勇威风了,只是方才正在混战之中,来不及过来招呼。

三个妹妹被折磨的七魄受伤,竟变成了唯唯喏喏、逆来顺受的小女子。

赵公明心中不知有多伤心,如今看到三个妹妹恢复如昔,那真是百感交集。

“陈玄丘通过圆光镜,告诉金灵师姐,你三人已恢复如昔时,大哥我还不敢相信,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赵公明喜上眉梢,哈哈大笑:“这个陈玄丘,还真有几下子。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居然真的帮你们修复了七魄,大哥我真是太开心了。哈哈哈哈……”

三霄姊妹,脸上都露出有些古怪的神气。

琼霄舔了舔嘴唇,讪然地道:“呃……陈……陈公子,是……是挺有几下子的。呵,呵呵……”

高天之上,金灵陡然定住了身子,但仍紧紧攥着陈玄丘的手。

陈玄丘讶然道:“金灵师姐,将玄丘唤到此处,可是有什么要事相商?”

陈玄丘想着,自己已答应接纳碧霄为道侣,从她这儿算,也该唤金灵一声“师姐。”

金灵对他唤自己师姐毫无反应,只是盯着陈玄丘,眸中有隐藏不住的激动,声音都微微地有了颤音儿。

“陈……师弟,方才……紫微帝君面露惊容,仓惶逃遁,高呼……高呼我恩师道号,说我恩师来了?你那小木屋呢?”

金灵一双眼睛烁烁放光,恨不得把陈玄丘看个通透。

陈玄丘一愣,这才明白金灵为何如此失态。

他沉默了片刻,才轻轻一叹,低声道:“金灵师姐,我那小木屋,乃是一间空间法宝,内中确实藏着一位修为不在圣人之下的高人。不过,她并不是通天道人。”

眼看着金灵眼中的光渐渐黯淡下来,陈玄丘心中着实不忍,但他也没办法给金灵变出一个通天来。

就算他的猜想是真的,他现在也证明不了什么。

而且,他已经想通了,就算他就是那个禁忌猜想中的那个人,这一世的他,有他这一世的经历、情感和记忆,他也是全新的他。

他可以继承曾经那个他的一切,也可以替曾经的那个他背负相应的责任,但他不会让曾经的那个他取而代之,丧失自我。

这也是在云霄和琼霄的说合之下,他答应给碧霄一个名份的原因。

曾经的他,即便就是他,也不能约束他什么。

但是看到金灵有了希望,又重归绝望的难过,他还是感同身受。陈玄丘低声道:“那个人,无法离开小木屋,而且她的身份,不能轻易泄露。所以,方才我诳骗紫微帝君进入小木屋的时候,她是以通天道人的形象出现的,只因修为相近

,紫微也误以为真了……”

金灵抓着陈玄丘的手指,一根根地缓缓松开,神态说不出的失落。

陈玄丘正不知该如何劝说,就听高天之下一声巨响,劲气声浪直冲天穹,一声大喝,哪怕他们是在高天之上,仍旧听得清清楚楚,宛如就在耳边大喝。

“罗汉归位,金刚伏魔,布不动明王十方如来降魔阵,困杀金灵圣母!”

陈玄丘低头望去,就见数千佛兵,各踏其位,宛如一朵绽放的金莲,向着他们的位置包围过来。阵心处,惧留孙、马元各执金刚杵和三股戟,杀气腾腾,直指金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