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宝书网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林秋琴怒不可遏地道:

“你是太久没去过小黑屋了,所以你开始学会放肆了是吧?

还是你去跟花想容学坏了?

是不是她拉拢你,让你一起对付我!”

林秋琴此时就像是一个末日审判者,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脸上冰寒的表情能把人冻住。

看到母亲这冰冷至极的样子,花想月瞬间被熟悉的恐惧笼罩周身,她双腿开始克制不住地颤抖。

听到林秋琴说小黑屋,她脑子就“嗡”地一片空白,双眼变得涣散无神。

“我得让你记住小黑屋是什么滋味,走,跟我去小黑屋!”

说完,林秋琴也不看花想月,径直往楼上走去。

花想月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偶一般,眼神空洞,面色苍白,战战兢兢地跟在林秋琴的身后往楼上走。

她一直跟着林秋琴乖乖走到了三楼屋子,在走廊最角落的一间屋子前站定。

林秋琴拿出钥匙,打开门,冷冷地对花想月说:

“进去!”

花想月乖乖地就像得到了指令的僵尸一样,缓缓走进了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宝书网

小黑屋。

如果是花想容看到这一幕场景,肯定不会相信,平时趾高气昂、尖酸刻薄的花想月,竟然有这么卑微、恐惧、弱小无助的时刻。

林秋琴回首看了一眼,见走廊没有其它人,便跟着花想月进去,把门关上了,还反锁了,然后才“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宝书网

啪”地打开灯。

小黑屋顾名思意果然黑,没有开灯的话,四下里连一点光线都没有。

灯光打开之后,就会发现这里的窗户都被用黑色的窗帘遮住了。

屋里堆放着一些杂物,最明显的是屋中间有一块橡胶垫,一张宽木凳。

林秋琴下巴一抬,喝道:“趴在凳子上!”

趴在凳子上,那就是要抽她,花想月吓得全身颤抖,又不敢反抗,流着泪水说:

“妈,不要抽我,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什么错?”

花想月看着女儿这副恐惧的样子,一种操纵她,完全控制她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这种控制欲让她一直对女儿施以暴力,每次看到女儿被她揍后瑟瑟发抖,恐惧地看着她的样子,无力反抗,她就觉得心里踏实了。

她要让女儿怕她、畏惧她、臣服于她,完全听她的话,按照她设计的人生道路走。

而不是像这样子突然间冒出一句:她喜欢纪晓舟。

这是什么鬼话?超出了她控制的范畴。

“妈,我错了,我不喜欢纪晓舟了。”

花想月抖抖嗦嗦地说出这句话,声音里带着颤抖。

她知道,如果不让母亲满意,她是不会轻易过关的,被抽的滋味她一想到就颤抖。

“哼,你说的一点都没有诚意!”

林秋琴气得发抖。

少女思春的感觉,她也是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人,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最容易被骗了,很容易在感情中迷失自己。

她当一次小三就够了,怎么能让花想月再当一次小三?

“混蛋,给我趴上去!”

林秋琴毫不客气地道,不给花想月机会了。

花想月知道,在小黑屋里没有人能够救自己,除非母亲肯放过她,她只能乖乖承受母亲对她的鞭刑。

叫也没有用,小黑屋密封得很紧,她喊破了嗓子,外面也没有人会听到。

花想月只能乖乖地趴到了长板凳上。

林秋琴厌恶地看着趴在板凳上的女儿,恨铁不成钢地说:

“把衣服掀起来!”

看来这一顿抽是免不了的。

花想月身体微微颤抖,艰难地把后背的上衣掀了起来。

待上衣掀起来后,可以看到,她原本应该雪白的后背上纵横交错,有密密麻麻的鞭痕存在,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鞭痕有的颜色深些,有的颜色浅些,颜色深的是近期才打的,浅的应是很久以前的留痕了。

林秋琴走到小黑屋的角落里,从一个袋子里抽出了一根荆条,来到了花想月的身边。

花想月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林秋琴抄起荆条,对着花想月完好的背部,毫不留情的抽了下去。

“咻”地一声响,声音并不是特别大,但是花想月却是一阵猛抖,尖叫了一声。

林秋琴并不留情,第二鞭继续送到。

第一条鞭痕已经抽得花想月皮肤绽开,渗出了血珠。

林秋琴毫不留情,第二鞭下去,血珠被抽得带起,溅在了边上的地板上……

林秋琴这次一共抽了五鞭,花想月疼得快晕过去了,呜呜哭着:

“妈妈,饶命啊!”

开始时花想月还有声音,被打到最后一鞭时,她的哭声已经不成声调,声音在嘴里破碎,呜咽。

林秋琴这才罢手,看得出她用尽全力抽人也挺累的,罢手后还气喘吁吁了一会。

花想月疼得死去活来,趴在凳子上不再动弹。

林秋琴放下手中的荆条,突然发现女儿似乎晕了过去,这时,理智占了上风,她脸上猛然浮起了慌乱的神色,上前拍了拍女儿的脸,急切地问:

“小月,你怎么了?快醒醒!”

瞬间,林秋琴慈母附体,完全是一个疼爱、担心女儿的母亲的形象。

花想月在母亲的摇晃之下,悠悠醒转。

林秋琴喜极而泣,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

“小月,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抛下妈走了!要是没有你,我怎么办?”

花想月眼里掠过一抹慢慢清明起来的神情,知道这一茬又捱过去了。

果然,林秋琴忽然变身好母亲,飞快地医药箱里拿出了酒精棉球,用镊子夹着帮花想月擦拭背上的伤口。

酒精强烈刺激着伤口,带来一阵阵刺痛,但再怎么痛,也比不上刚才用荆条抽的痛。

花想月觉得,这种痛只有刚才被抽打疼痛的十分之一。

但她还是故意装着忍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哀鸣,就像一直受伤的小狗一样,让林秋琴听得心疼极了。

她小心翼翼地消毒着,用讨好的声音道:

“小月,我不该下手这么重,把你打成这样!呜……”她也哭了。

“妈,没事,是我做错了,该打!”

花想月幽幽地道。

“小月,你太好了,真是妈的乖女儿,妈对不起你!”

林秋琴擦着泪水,心里更恨花想容了。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