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福书网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无心和胡玉玲尾随着雪女的时候,却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

小青也加入了尾随。

原本她只是想要跟踪袁子荷,然后将袁子荷带回给主人。

现在袁子荷被雪女带走了,她自然不能就这么回去了,恰好又看到胡玉玲跟无心。

对胡玉玲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小青记得可清楚了。

面对别人,林云总是会温柔地呵护,唯独对胡玉玲,一开始就能被主人鞭笞,这个女人非同一般!

而且,小青一直呆在林云的体内,能感受到林云的气血状态,其中,面对胡玉玲的时候,林云的气血是最沸腾的。

这说明林云在面对胡玉玲的时候最为兴奋。

排名第二的,就是方雨。

因此,在小青眼里,她们的排名,也是某种东西决定的。

嗯,被其他人视为最大威胁的东方红月被排在了末尾。

言归正传,三批人分别进入了草原,以极致的速度,奔赴雪山。

雪女并不专精于速度,但突破至逆天境,也绝非寻常人能比。无心跟着她倒是没什么压力,在速度方面,无心还要胜出许多。

但是,她现在很不甘心。

雪女年龄多大,她是知道的。

年龄比她的尾数还小,实力却已经能与她比肩,而且真的较劲打起来,她还未必打得过。

无心越想越觉得委屈,自己这近万年的时间,到底都在干什么!

和别人对比起来,总觉得自己好废物。

明明在魔族之中,她不大不小也该算个天才,而现在,她一点天才的尊严都没有了。

连自己的日记本都被人抢走了,还要帮着那个坏蛋来监视别人,保护别人,太委屈了!

无心越想越气,恨不得马上跑路,但想到林云预支给她的鲜血,她又舍不得走了。

“罢了,我又不是白给人干活,也是拿了好处的。”

因为没有人安慰,无心安慰好了自己。

这才发现胡玉玲已经掉队了,因为跟不上她们的速度。

“哼,真是给魔族丢脸。”

无心想了想,还是回头捞了胡玉玲一手。

“谢谢。”

“不必,我只是想着之后要是打起来你也能出点力罢了。”

胡玉玲:“……”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无心,但她的确觉得这一刻的无心非常可爱。

入夜时分,雪女便回到了大雪山脚下。

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袁子荷不由瑟瑟发抖。

这大雪山的严寒本就难以抵御,即便是有修为的修士,也不能完全抵抗,何况袁子荷还被伏龙锁死了修为,这会儿,她取暖只能靠抖了。

当然,冻死是不会冻死的,只是有些难受而已。

雪女站在大雪山下,却没有第一时间前往雪山神殿,而是在山下伫立了许久。

看着风雪依旧的大雪山,雪女心中忽然感慨万分。

她本是个单纯的性子,很少会发出感慨,但这一次,却有万千情绪涌上心头。

一直以来,雪山神殿就像是她的家,这次,大概也是她离家最久的一次了。

骤然回来,还真有点不适应。

不过,都已经回来了,剩下的东西,终究是要她自己去面对的。

雪女虽然憨憨了一点,但又不是傻子,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她也不是拎不清。

她知道大巫祝可疑,林云应该不是无的放矢。

可是,对她而言,大巫祝也像是一个家人。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福书网

从小就是被大巫祝养大的,大巫祝说她是神的女儿,作为大巫祝,养育她是职责所在。

尽管如此,雪女对大巫祝依然十分信任和依赖。

这就是为什么,即便知道大巫祝有所图谋,雪女也想回来看一看,亲自确认一下。

除此之外,这也是雪女在突破之时,看到的自己的命运。

她不能畏惧任何挑战,大巫祝或许是她人生中最艰难的一道坎,但是她必须迈过去。

不必假手于人,她自己就能做到。

当风雪将袁子荷的脖子也盖住,雪女终于结束了思考,她看向雪山神殿所在的地方,内心再一次变得坚定起来。

抬头,迈步,雪女继续踏上了自己的道路。

入夜之后的雪山神殿格外安静,本就是在苦寒之地,少有人烟,雪女一手提溜着袁子荷,从山脚下缓缓走了上去。

看起来很缓慢,但不过数息的时间,她已经到了雪山神殿之外的台阶上。

她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肃杀的气氛,让本就冻得瑟瑟发抖的袁子荷更觉的不安。

“糟糕,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她这不像回家,分明是要打架……”

神仙打架,凡人要遭殃啊!

当雪女走上台阶,神殿的大门很快就打开了,里面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回来了。”

是大巫祝。

雪女的脚步没有变化,不疾不徐地走向神殿,缓缓道:“大巫祝派人传讯,让我回来,我当然要回来。”

“难得你还会这么想,难道雅若没能将消息传达给你?”

大巫祝的声音忽然变得年轻了许多,雪女走进神殿,便看到了和往日完全不一样的大巫祝。

她没有再用黑袍将身形完全盖住,阔大的兜帽也解开了,露出了她年轻漂亮的容颜。

雪女一直怀疑大巫祝是个老太太,没想到她居然是这个模样。

然而,一旁吊着的几个同样穿着黑袍的人,面色却格外的干枯,就像是一节节腐朽的枯木,也像是被人吸干了身体里的净化,变得皱巴巴的。

如此邪异的场面,以雪女简单的脑袋瓜,也能猜到个大概了。

那些同样穿着黑袍的,就是普通的巫祝了,是大巫祝杀了她们?

她们应该都是年轻的女子,却忽然变老,应该是老太太的大巫祝却忽然变年轻,这两极反转,也就只有可能是还存活的大巫祝干的。

“你杀了她们?”

雪女一手提着袁子荷,依然是面不改色,倒是袁子荷看着吊着的尸体,看着尸体身上绑着的绳子,不由想到了自己也是被林云这样吊着的,只觉得一阵恶寒挥之不去。

“错了,不如说,一直以来,她们就是我的化身,她们从不存在,如今,我只是收回了我的力量,毕竟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大巫祝平静的话语中隐藏着大恐怖,雪女的内心却无比平静,并没有因为大巫祝的话而细思恐极。

她只是从袁子荷的身上,将伏龙收了回来。

拿着伏龙,雪女平静地看着大巫祝,她眼里看不出悲喜,但大巫祝还是知道,她其实很失望。

有感情,也就有了弱点。

她就有可乘之机了。

不过,这比她预想中的场面还是小了一些,雪女的情绪波动并不强烈,没有达到最佳的状态。

她还不能贸然施展自己的本事。

这一次直接明牌跟雪女对上,大巫祝也算是孤注一掷了,一旦成功,她就可以从雪女这里窃取神明之力。

若是失败,也无妨,她有自信,雪女留不住她。

“在雪山,你能胜过我么?”

呆在雪山上,雪女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现在的她,就算是林玉站在面前,她也会大胆地喊出来:“我可以打十个!”

本以为自己弱小的时候才会有雪山神力的加持,现在她已经突破到了人世间的极限,大雪山却还能给她十倍增幅。

踏足雪山那一刻,雪女觉得自己应该是稳赢了。

即便大巫祝心存不轨,她也能一力破之。

这就是她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的原因。

“虽然要比过一场,但不是现在。”

大巫祝说着,又随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脸蛋,惋叹地道:“好多年了,我终于可以不用躲躲藏藏地生活了。”

大巫祝岔开话题的行为,雪女权当没听见,依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随时准备出手。

若非对大巫祝昔日的感情,如今,雪女也不会这么客气。

然而,她不接话茬,就是对大巫祝最大的折磨。

雪女这样普普通通的表现,让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算计和图谋有点像个笑话。

“你不好奇我到底隐藏了多少年吗?”

大巫祝绷不住,终于反问了一句。

雪女干脆地摇了摇头:“不好奇,我只知道,你现在已经是敌人了,你说的话,我不会再信,当然,你可以说,我以后见到了阿云,会让他帮我分析的。”

大巫祝:“……”

草……草率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雪女这么耿直且憨憨。

偏偏她憨得很有道理,让大巫祝想吐槽都无处可吐。

因为怕自己被忽悠,干脆选择什么都不信。

但可以听一听,以后给聪明人去分析,她只管打架的事。

一时间,大巫祝竟有些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

要知道,为了今天这出戏,她已经筹备了一年多的时间了。

若论蛰伏,她蛰伏的时间更久。

本来还想说一说自己这些年来的卧底故事,趁着交谈的时间动摇雪女的内心,谁知,雪女的内心毫无波动,倒是她自己心里都快滋生心魔了。

憨憨,是最好对付,也是最难对付的。

因为正常人的思路跟她并不在同一个频道,她心静如水,着急的自然就是别人了。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憋了这么久的话,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

现在这个情况说出来,总感觉没内味,而且这种跟老大汇报情况,等待老大做出指示的感觉太浓郁。

若是什么都不说,那就更加吐血了。

我操作这么秀,却不能装逼,难受啊!

喜欢仙界第一卧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