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妈妈的朋友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十九岁?”

“我怎么记得,张兄是二十八岁才以圣境一重天的身份加入的大夏皇朝?”

质疑声起。

呼。

众人视线再次转移,从邬羁身上转移到张天千身上,充满困惑。

毕竟,邬羁吐露的这些和他们知晓的事实,差距太大了!

在他们很多人的印象里,张天千虽然也算是个小天才,但绝对没有邬羁所说的那么夸张。

十九岁的圣境,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二十岁之下,若是能突破圣境,无论你是哪个皇朝的,必然会被各大圣宗皇朝争相拉拢,从而名震天下!

因为,这是洞天苗子!

历史证明,凡是在二十岁之前突破圣境的,实力爆发期都特别长,只要中途不陨落,后世十有八九会成为洞天。

张天千……没听说有这么光辉的历史啊!

然而,当他们的视线落在张天千身上,这才发现,后者的脸色不知何时已经阴沉到极点,一双眸子缩成针眼大小,难掩其中震惊和骇然,双唇紧绷,似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

邬羁仿佛也没打算等他回答,自顾自道。

“张前辈本该名震天下,只可惜,却被血月魔教耽误了。”

“血月魔教一位宗师隐藏镇中,即将突破,陷入疯狂,杀人夺血。那一天,前辈还在闭关,当终于觉察不对出关,却发现家中……”

“够了!”

轰!

一股绝强的威压骤然从张天千的身上爆发,自从来到这里,他一直是在场所有人里最镇定的那个,但是现在,却因为邬羁的一句话,破防了!

众人大惊。

而与此同时,他们望向张天千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怜悯。

他们明白了。

哪怕邬羁刚才的阐述被张天千生生打断,但是也足够他们明白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原本两年之后才会突破的他,提前突破了。

因为仇恨。

因为杀戮!

谁能想到,在他准备突破的关键时刻,有血月魔教宗师也在城内,并且比他突破地更快?

他的家里人,因血月魔教而死!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从未和第二人提及!”

张天千睁大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邬羁,竟然有几分欲要择人而噬的架势,令人心悸。

邬羁也不由心头一震,但立刻稳固了下来,道。

“关于前辈这些,当然是吾主所说,我只是代为传话而已。”

“并且,不仅是张前辈……”

邬羁说着,话音一转,视线也从暴怒的张天千身上转移到了他身边另外一人身上。

“洪秋,洪兄。吾主让我问问您,可否还记得十八年前之事?”

“若不是当年洪兄的弟弟为君替死,若是得到了那株千年火凤花,洪氏家族今天应该有两大圣境……不,是两大道君坐镇了吧?”

“洪兄也不会因为那一战道基受损,至今还困足在圣境二重天中期……”

哗!

此言一出,张天千旁边的洪秋立刻也是脸色瞬间大变,如闻鬼魅一般望着邬羁,心头悸动难以压制。

“你……”

洪秋正要说“你怎么知道”,突然想到,张天千刚刚才说过,整个人猛地愣住了。而另一边,邬羁已经看向其他人。

“薛凡兄……”

“林晓兄……”

一个个名字被邬羁提及,同样被提及的,还有他们身上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几乎每被邬羁点到一人,他都会身体一震,脸色大变,愤怒之色从眸子里迸发而出。

但。

这愤怒只有小半是针对邬羁的,针对他提及了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剩下的一大半都是……

血月魔教!

而就在邬羁把这些事娓娓道来之时,众人也终于明白,为何是他们被“选中”了。为何邬羁刚才会说,当说明真相,他们不会再离开。

他们,都和血月魔教有着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仇恨!

并且……

他们都曾被血月魔教重创,从而耽误了自己的武道突破!

呼。

在邬羁的话音里,他们余光对视,突然彼此之间的距离近了一些,有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但同样增加的,还有他们眼底的惊骇。

对邬羁的惊骇。

对……业果之主的惊骇!

“他全都知道!”

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邬羁此时所说的,都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往事,和张天千一样,他们从未对第二个人提及过。

但。

全都被邬羁说了出来。

“他是鬼么?”

“或者是……神?!”

人人精神一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望向娓娓道来的邬羁,眼底忌惮莫深。

这是对他们无法理解的世界的未知的恐惧!

业果之主……究竟是什么人?

哪怕是无敌洞天,恐怕也……不,是一定没有这样的手段!

可是。

业果之主有!

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们半点怀疑。

终于。

当邬羁的口中连连说出十九个名字,视线落向最后一人时,所有人心头震荡更加剧烈的同时,也忍不住扭头望去,眼底多了一抹好奇。

第二十个,也是最后一个,是个黑袍人,浑身被黑色斗篷遮掩,不见容貌。

同样,在刚才对抗周庆年时,他也是众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出手的,也是身份最为隐秘的。

他是谁?

他和血月魔教有何仇怨?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不知道的是,邬羁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之所以把这人放在最后一个,也是因为,在李云逸交给他的那信息中,其他人的信息都能依靠容貌很轻松找到对象,只剩下这一个,并且信息最少,没有什么故事。

起码,邬羁没有从中看出后者和血月魔教之间的仇怨。

但,他还是开口了。

“邱影兄……”

可是,令邬羁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斗篷猛地一震,一道沙哑如铁索摩擦的声音突然响起。

“够了!”

“你道破我们的秘密,无非是想证明你背后之色的力量。我承认,在这一方面,他很强。但是,想用它们作为让我们替你卖命的筹码?”

“你以为我们会上当?!”

邱影?

陌生的名字。

没有听到邱影这个名字背后的故事,众人不免有些失望。毕竟,他们的往事都被邬羁说出来了。但后者此话一出,所有人还是精神一震,望向邬羁。

这是胁迫?!

这时,邬羁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提及了邱影的名字,后者反应就这么大,但很快镇定下来,道。

“卖命?”

“邱兄误会了。在本人看来,这是一场合作,并且是好处远远超过各位想象之外的合作。”

“吾主此举当然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否则,诸位也不可能安心留下,对吧?”

“并且,吾主可向诸位承诺,只要此事结束,各位付出了相应的努力,取得足够的战果,吾主不仅会给各位足够的酬劳,甚至,就是诸位体内的伤势,吾主也会在第一时间帮助诸位恢复,重获完整道基,突破之路再无桎梏。”

什么?

重获完整道基?!

砰!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包括张天千也是如此,情绪难以稳持。

这可能么?

如果是其他人对他们说出这番话,道出这些承诺,他们肯定不相信。毕竟,这些年来,他们哪一个不是走访过各大神医,企图恢复大道之伤。可结果……都失败了。

业果之主能做到么?

他们也无法完全相信邬羁,但,后者刚才如鬼魅般的表现……起码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人人眼底神光闪烁,显然已经动心了,只是还没有达到足够让他们下定决心的程度。而这时,邬羁也看出了这一点,眼底精芒一闪,轻轻一笑,再下重手。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甚至不需要吾主出手。”

“各位不要忘了,此事关乎的究竟是什么。是南蛮山脉遗迹,更是天地大变之兆……其中或许隐藏了何等机缘,即使我不多说,诸位心中亦有自己的思量。”

“现在,各位可以做出自己的决定了,究竟是去,还是留下,跟随我主步伐,共抗血月魔教之谋。”

呼。

邬羁说完,真的后退了一步,一副不再多言的模样。而他最后这些话,也真的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天地大变!

遗迹传承!

轰!

邬羁此言一出,所有人再次眉心一颤,眼底精芒如潮。

虽然是圣境,他们哪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天地大变,是连中神州各大圣宗皇朝的洞天至强者都争相讨论的存在,他们哪能不在乎?

哪怕,它是假的。

但。

南蛮山脉遗迹总是真的吧?

这些遗迹,都是数万年来奔赴至此的道君,甚至洞天境至强者身死所化,其中的传承和好处,是经过时间检验的!

数千年前,当巫族和人族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严峻,可是有不少人从中得到巨大好处,一飞冲天的。

即使现在,中神州也流传着各种关于它们的传说,只是人人都知道,以现在巫族和人族的关系,想要从南蛮山脉遗迹里得到好处几乎不可能了,连靠近都难。

可是现在。

世人梦寐以求的机缘,就在眼前!

并且。

“复仇!”

人人心头一团烈焰蒸腾,是复仇的欲望和怒火。而在这三道诱惑的驱使之下,他们的脚步,哪里还能挪动半步?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