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1v1小蓝莓 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太上皇抬手,“不仅仅是讲课,民办的孤儿院办的不错,赏赐是朕对你的肯定。”

竹兰可知道自从朝廷有了航线后,皇室得了许多好东西和财富,不再推辞,“臣妇谢恩。”

太上皇示意杨氏坐,“朕听你讲朝廷法律,让朕意外,你对法律很熟悉。”

竹兰回着,“只有熟悉法律,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穷山恶水出刁民,刁民不知无谓,臣妇听长子所讲感触良多。”

啧啧,普法啊,在古代没有义务教育,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更应该普法,虽然很艰难,可不去做更不会改变。

太上皇叹气,对于法律,皇上要细分法律了,这些年随着发展已经补充了不少法律条例,可还是不够细,这不是一早一夕能补充好的,每一条法律的颁布都不容易。

太后问,“这些孤儿的先生可找好了?”

竹兰回着,“教导男孩子的先生已经找好,附近村子的几个童生愿意来启蒙教孩子们识字,女孩子的女先生还未请到。”

太后身边的女官都是识文断字的,可女官不适合讲课,“你说未请到,可是有人选?”

“是,有两个人选,都是丧夫的寡妇,也因是寡妇不愿意出门。”

太后叹气,“也不能让你去教。”

竹兰清楚,她可以讲几节课,却不能一直讲,古代讲究师徒,而且民办孤儿院是为朝廷培养人才,皇家不愿意她一直教导。

太上皇,“朕有人选。”

竹兰动了动耳朵,估计是死士了,“臣妇谢过太上皇。”

皇室同意办民办孤儿院,全因看到了未来的价值,皇室对于孤儿院的孩子是一定要捏在手里的。

太后问,“你会继续给孩子讲今日一样的课吗?”

竹兰不敢有大动作,嘴角带笑道:“还是要讲的,这些孩子年纪还不大,正是要人引导的时候,而且相公说过,孩子们心理或多或少有些问题,需要多关注他们,多讲讲故事,对他们是好的。”

太后笑着点头,“你是个会编故事的。”

竹兰的确会编故事,谁让她来自现在呢,“臣妇不会讲太久,这些孩子正常上课后,只会偶尔讲一次,哎,准备一次课太难了。”

太后失笑,“我看你挺自信的,原

娇宠1v1小蓝莓 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来准备了许久?”

竹兰苦笑着,“是啊,还请教了相公。”

好气啊,明明是她自己想的,还不能让皇室觉得自己厉害,就怕忌惮自己收回她的权力,在古代女子想作为太难了。

太上皇一直没吭声,耳朵却一直听着谈话。

李氏站在婆婆的身后,已经灵魂出窍了,她第一次发现婆婆这么能说,还是面对太后,而且刚才婆婆讲的真好,啊啊,婆婆还说让她学着些,她一辈子都学不会这本事啊!

孩子们的饭点到了,今日杂粮饼子和鱼汤,鱼汤里还有些海菜,冬日难得菜了,孩子们吃的很满足。

竹兰启程回京时,太上皇走了也没说捐些什么,粮食减产,皇室的粮食要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下午,周书仁回来,兴冲冲的问,“第一次讲课感觉怎么样?”

“不好,太上皇和太后也去了,我改了一些故事。”

周书仁挑眉,“的确让人意外,不过,这也说明皇室对孤儿院的看重。”

“嗯。”

周书仁给媳妇捏肩膀,“今日辛苦了。”

竹兰嘴角含笑,“不辛苦,对了,下午的时候徐家来人,将我要的种子送了过来。”

“徐家办事倒是快。”

“徐家是皇商,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效忠皇上,现在徐家在皇商中最有脸面,到哪里都有人给面子,如果不是咱们家对徐家有恩,咱家的地位又一直再变,想请徐家办事不容易。”

周书仁感叹,“商人逐利现实的很。”

“你什么时候再去讲课?”

竹兰思考着,“一个月一次吧,太频繁不好。”

“好。”

接下来几日,竹兰没去过孤儿院,都是周老大和李氏代替她去看看,别看孩子们不大,也是有小团体的。

竹兰在家走与于家的亲事,选定了正式走礼定亲的日子,已经是十日后了。

还赶巧是周书仁休沐的日子,于家上门,昌廉两口子不在家,李氏作为周家长媳代替的。

大人们在聊天,于越阳被几个未来舅哥带走了。

于越阳咽了下口水,他自从起了心思就不敢来周府,今日头皮有些发麻。

明瑞指了指椅子,“别站着啊,于公子请坐。”

于越阳哪里敢坐,“三哥不用了,三哥说什么我站着听就行。”

他提亲成功后,特意请了柳二公子吃饭,打听了不少未来大舅子的脾气,没提亲前,他不怕周家公子,提亲成功后,他怕啊,尤其是听了柳二公子对未来舅兄的恐惧,没少吓唬自己。

明凌也没看口,笑眯眯的吃着点心看未来姐夫冒冷汗,没有想帮忙的意思,想娶姐姐必须要考验,两个酒窝对他们兄弟是没用的。

明云笑着道:“于公子坐,说来我们家的兄弟多,我们坐着你站着不好。”

明瑞接话,“你要是不坐,我们陪你站着?”

于越阳,“......”

他坐,他坐下还不行吗?

明云道:“我家的四妹妹是几个妹妹中最文静的,我就没见四妹妹大声说过话,你未来可不许欺负她。”

明凌觉得点心都不好吃了,她亲姐的确不大声说话,真惹急了戒尺不离手,几个姐姐都怕他亲姐。

于越阳不知道啊,他的印象里周四姑娘说话的确柔柔的,“我,我会保护她,绝对不会欺负她。”

成亲后才知道信谁都不要信舅兄的话。

玉宜红着脸从主院出来,玉蝶笑嘻嘻的,“我们去看看你的未婚夫?”

玉娇眉眼弯弯,“于二公子一看就是好欺负的,他被哥哥们带走,太惨了。”

玉宜,“我看你们是去想看热闹的。”

玉蝶拉着玉宜,“好妹妹,走了,走了。”

她定亲的时候,她们也没少看热闹。

玉宜心想去就去,带头先一步走了,玉娇和玉雯对视一眼,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玉宜到的时候,于越阳后背都要湿透了,明静几个见到四姐姐,麻溜的闭上嘴巴,还讨好的笑了笑。

于越阳没注意到,反应过来对着玉宜傻笑,他们定亲了。

玉宜嘴角微翘,笑的太傻!

喜欢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